鬼医狂妃

第186章 出乎意料

第一百八十六章 出乎意料

可,尽管沈云溪的出招猛烈,但夜冥轩到底不是常人,闪躲起來不费吹灰之力。

但是,他越是不让沈云溪得逞,便越是加大沈云溪心中的疑问和要拿下他脸上面具的决心。

他若是她不认识的人,他不会这么‘担心’让她看见他的庐山真面目。

“云溪,你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住手吧。我不想伤你。”夜冥轩再次守住沈云溪的攻势,然后劝说道。

“不可能!”沈云溪冷声道,手上的攻势半点沒有减弱。

同时,她脑中生出另一主意出來。

如果就这样一直跟他斗下去,怕是三天三夜也得不出她想要的结果來。但是,既然武不是他的对手,那么毒与他來说,应是弱项了。

有了这样的决定,再向夜冥轩出招时,指间已带了她最近几日刚炼制的新毒药,许是基于对她的那份信任,夜冥轩沒有想到她竟会对他下毒,是以,对她在毒上沒有半点的防备。

只是,当他察觉时,那专属新毒药的馥郁香味已经充斥了鼻息。

“该死!”夜冥轩咒骂一声,踉跄着步子向后退去。

见沈云溪禁闭着再向他发掌过來,夜冥轩迅速的点了身上几大要穴,然后足点地,腾空而起,从她的头顶飞跃而过,飞向窗旁,似有逃跑之势。

沈云溪敏捷的察觉到他要逃走的意图,立即收住掌力,旋即,转身,袖中的银针向夜冥轩的身影飞驰而去。

夜冥轩耳朵明锐的听见银针在空中发出的细微的声音,微侧过头,有些沉重的身子在空中旋转翻身,躲过向他射來的银针。

然,躲过一根、两根,却沒躲得过第三根。

尖细的银针,正中他腰间,他吃疼的冷呼一声,然后‘嘭,,’的一声坠落在了地上,摔得夜冥轩屁股生疼,他紧咬牙关,这个狠心的女人……

心中一面骂着,但动作却沒有停下,只是,还未爬起身,他就觉得胸前一麻,然后身子便不能再动弹半分,抬眼就见沈云溪一脸得逞的看着他。

“你下毒使诈!”夜冥轩皱着眉头,控诉着沈云溪的罪刑。

沈云溪微抬了下下巴,浅浅一笑,却笑得妖娆,“下毒又如何?你现在奈我何呢!”

说着,纤长的手指伸向夜冥轩的脸颊处。刚触及到面具,夜冥轩就转眸对她说道:“看了你可别后悔。”

“不看我才会后悔。”哼,想唬她是吗?

可是,她沈云溪可不是普通人,又怎么会因为他一句话就打消了她早已生出的念头。

说完,两指揭开银色的面具,顿时,夜冥轩掩藏在面具下的脸庞便赫然出现在沈云溪的眼前。

然而,看着这张脸,沈云溪整个人都僵住了……

虽然还不至于说如夜冥轩方才话所说,看了会后悔,但这张脸着实让沈云溪有些懵。

但,同时又松了口气。

这张脸,不是她所熟悉的,也不是什么绝美容颜。别说美了,俊了,连这两字的边儿它都沾不上。

因为,它非常的……丑。是,丑陋。

他的眼睛仍旧那般深邃迷人,鼻梁也还是那般英挺,可是他的整张脸上都交纵着长短不一的疤痕。

还有一条足有半指宽的疤痕从他的左眼下方跨过鼻梁延伸到他的嘴角边上,嘴唇微动,牵扯着所疤痕,更显恐怖。

这个处处透着神秘气息的人,怎么会拥有这样的一张脸?

到底是遭遇了什么样的事情,他的脸才会如此?!

“后悔?害怕了吗?”夜冥轩有些暗哑的声音突然在沈云溪耳边响起。

沈云溪倏地回过神來,就看见他薄唇微勾,点点苦笑在他嘴边荡漾开來,那赫然在目的那道疤痕更显得有几分诡异。

然后,她收回视线,轻摇了摇头,说道:“沒有。”

说着,将面具交到夜冥轩的手中,“只是有些意外罢了。”

“那就是很失望?!”夜冥轩望着她,追问道,目光黯淡。

沈云溪抬眼看他,神色坦然,她本沒有期望,又何來的失望?!

她摇摇头说道:“只是有些出乎意料而已。”

毕竟,与她之前所想的要相差太多。她根本沒想到看见的竟是这样的一副脸。

夜冥轩看着她,沒说什么,但唇角却漾起一点点笑意。似因沈云溪这回答而有些高兴。

她到底不是那些普通女子。

沈云溪将他的神情看在眼里,沒有再继续这个话題,只说道:“我先给你解穴吧。”她说着,便伸手解了他身上的穴道,然后又用内力,将之前刺进他腰间的银针吸出。

桌前,沈云溪看着已经将面具重新带上的夜冥轩,暗自想着,果然,面具带上后更让人遐想。

不过,带面具与不带其实与她并无太大的关系。

然后递给他一颗药丸,“给,解药。”

“沒想到你还真下得去手。”夜冥轩瞪了她一眼,说道,然后接过她手中的解药吞下。

“我只是想证明你是不是我所认识的人罢了,只是沒想到会是这样。所以,对不起。”沈云溪说道,毕竟这样子将他的伤痛被迫展现在别人的眼底,是一件有些残忍的事情。这无非是再让他忆起这伤疤是怎样产生的。

夜冥轩轻笑一声,说道:“沒关系。”说着他摸了摸面上的面具,似在摸那一道道疤痕,说道:“就算你沒看见,它也仍在,所以你不用感到抱歉。”他话虽是这么说,但沈云溪听來却分明感觉到有几分沉重。

说完,放下手,对沈云溪一笑,然后端起茶杯轻抿一口。

沈云溪看着他,秀眉微蹙,却又欲言又止。

夜冥轩自茶杯里抬起头,望着她说道:“有什么话就问吧?这样可不像你。”

沈云溪想了想,说:“这伤……跟凤轻尘有关?”

夜冥轩一怔,目光冰冷嗜血,他说:“不是,可是他对我的伤害却比这强上几百倍。”随即话锋一转,目中的冷意散去,他继续说道:“不过,你是你,他是他,我不会因为与他有仇而与你结怨。我知道,你们这桩婚事你本就不愿意的。”

“那我们到底有什么关系?就凭这玉佩你就断定我是你要找的人吗?难道你不怕你认错了对象,投错了情?”沈云溪从脖间取出那枚玉佩,对夜冥轩说道。

既然他跟凤轻尘的仇恨那么深,那又何必与她这般关系,难道看着她就不会想起凤轻尘吗?心中不会有任何其他想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