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235章 有眼无珠

第二百三十五章 有眼无珠

虽说她们有时候很强硬可到底她们是姑娘哪能不会顾及到自己的声誉呢

“怎么难道还想我亲自动手不成还是说你们真不想在府里呆了

”见她们不动叶婉仪又怒喝道而那焦灼的眼神则投放在素心的身上

许是因为刚才被素心那一狠推她不敢再上前只远远的站着看着

她这话自是含了几许威胁对于如珠等人來说到富贵人家为奴为婢是因为生活所迫走投无路所以有时候就算受尽主子的白眼和刁难她们也只能咬牙忍着

毕竟这样至少证明了她们还活着……

所以叶婉仪这话一出对她们是极具杀伤力的

即便她们心中百般的不情愿可也将自己的外衣脱了下來幸得这会子她们人多一人脱下一人便足够了

可衣服虽然有了但她们却沒人敢上前刚才素心那凶狠的模样还历历在目

几人正踌躇间突然从人群中腾空飞來一人直冲向还未罢手的素心而去

那人沒有半点的犹豫

手起掌落直劈向素心的颈后刹那间还在与繁杂衣裳作斗争的素心在这一掌之下虚软的向地上倒去

但下一瞬却被那人一个旋转将她牢牢实实的揽在了怀中稳稳的站在了地上

当他深沉的目光落在她敞露在外的酥胸时眸子一紧下一瞬便快速的拉拢被她扯开的衣裳

不但如此他还脱下自己身上的外袍披在素心的肩上待确定她沒碍之后他方才抱着她走到叶婉仪的身前低垂了脑袋说道:“对不起夫人让你们受惊了”

这时叶婉仪终是松了一口气垂眸看着他怀中昏迷的素心说道:“总算安静了”

说完她转身看向周围沒有离去的人群最后那目光怨毒落在刚刚诋毁素心的那几个人身上接着手指一指说出的话更是不带半点感情:“王俊将那几个人带回府里好好‘招呼’一番”

这招呼所包含的意思很大让那几人听了不禁心生惶恐之色

“是夫人”王俊的目光投在那几人身上更是阴寒刺骨令他们无处遁形瘫倒在了地上正欲开口说话然几个石子大小的药丸从王俊的手中弹出精准无误的进了他们的嘴里

这一举动他们着实沒有料到当他们意识到的时候那药丸已经吞下了肚一番抠喉呕吐也无济于事

最后只得木纳的瘫倒在了地上脸色苍白

此时他们虽说心中万般悔恨可怕是也躲不过这一劫了

祸从口出也不过如此了

虽知道叶婉仪不是平常人家可却沒想到背后还有如此身手的人也沒想到竟会有胆将他们带回府里只要带到府里他们有的是罪受了

但她就不怕这种私刑传到刑部的耳里再置她一个目无王法之罪吗

然王俊似有看穿别人心理的本领这念头他们才有人想及他就向前一步冷眼看着他们说道:“如果想自己的罪受得少点就不要动到刑部去告状的念头夫人背后的人不是你们这些平常百姓可以抗衡的今日你们由此一劫要怪就怪自己有眼无珠”

几人一听更觉天旋地转

千不该万不该就是自己不该起色心呀

这可真正的应验了那句老话了

色字头上一把刀呀

不过现在就算他们心有悔意也已经來不及补救了只得如一滩泥一般被王俊的人拖着离开了

而周围的人看着那几人遭遇了如此后果不禁暗自庆幸自己不过只是在一旁看看并沒有口出狂言然后唯恐叶婉仪一气之下牵连无辜人士便怀着紧张的心情快步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是以一时之间围观的百姓便散尽开去

王俊抱着素心正欲抬脚离去可却看见叶婉仪皱着眉头在人群中寻找他走上前问道:“夫人是在找什么人吗”说话的同时心底是奇怪的对她的举动还有素心为何突变如此

在散去的人群中并沒有看见那抹身影叶婉仪的目光不免多了几抹怨毒转头看着王俊怀中昏迷不醒的素心说道:“先回府再说”

王俊见她不多说眼光却又复杂便知此事另有情况而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确定素心的情况如何所以他也不再多耽搁抱着她快步跟上叶婉仪的脚步

只是看向怀中人儿的时候他无淡的眼神终有了闪动

凡是对小姐不利的人他都不会放心

一定不会

如果早知道她会发生这样的事他定不会离开她半步也不会由着她的性子有轿子不坐反而要到此闲逛

虽然有些日子沒在京都可到底也是在京都生活了十几年在他看來并沒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可他毕竟只是侍卫她是小姐所以他唯有听命的份儿

更何况在她面前他更见不得她有半点的不高兴

至于这其中的原因他也说不清道不明

只是当他明白过來的时候他方觉已经晚了

……

叶婉仪坐在轿上手指使劲的扯着手中的丝帕目光怨恨

素心有那般失去理智、心智的行为并非偶然这绝对是有人从中作梗而这个人就是沈云溪

刚刚她的目光在人群中穿梭寻找的人便是她

她沒有正面回答王俊的话是与他一样考虑着素心的情况

毕竟凭着她的手段和背景想找出一个人來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次回到京都她的心情本就不佳可不想还沒回到府里就又出了这一茬事情

可真是一口闷气塞在胸口无处发泄

但那个贱人她是不会放过的

……

其实沈云溪早在素心推开叶婉仪的时候便唇角含笑的悄悄的离开了

到底沒有那本事去将那场好戏看完

但心情仍旧愉悦不已

所以当她回到马车前柳叔看见她时还有些奇怪的问她这么会时间遇见了什么事竟让她高兴至此

自然这实情她是不会跟柳叔说的所以只跟他说了一句“值得高兴的事”后她便上了马车

柳叔对沈云溪这打哑谜的行径只挑了挑眉便跳上马车驱车离去

这种好心情一直维持到马车到了王府门前也沒有散去

虽说沈云溪进入瑞王府也有不少时日可大多时间她都是淡淡的模样像今日这般神采飞扬的模样他们还从未见过所以当她走进王府时那站岗的侍卫都不禁对她这高兴劲儿产生了几分好奇

然而沈云溪不知道的是在她进入王府沒多久就有两辆轿子还有一行人停在了王府门前

沈云溪回到碎玉轩就直接提了药去了双儿的房间还沒走进屋内就听见屋内阵阵嬉笑声从内传出

她亦是挑了挑眉看來双儿恢复得不错

可是当她推开房门却被眼前看见的那一幕惊住了

房屋中间巧玉掂着脚尖手中一张纸被她高高的举着嘴角挂满了笑容而那腹部受伤的双儿竟一手抓着她的胳膊一手抬起跳着竟试想从巧玉手中夺取那一张纸

而她们那专注劲儿连她推门进來都沒有发觉

瞬时沈云溪就沉下了脸她这是不要命了吗

“双儿”所以一声历喝从她口中吼出震得那在疯闹中的两人顿时僵住了身子

至于原本在巧玉手中的那张纸因她一时闪神脱离了指间最后飘落在地

双儿本是要回头可看见飘落在地上的那张纸她便又立即转身……

“双儿不许动”

可是她的手才刚伸出沈云溪再一声厉吼又在身后响起

所以手便再次僵在了空中

听着这语气她知道小姐真的生气了

低着头的两人面面相觑然后战战兢兢的转过身來看着站在门口一脸怒气的沈云溪

“小姐……”

“王妃……”

两人低低的叫着不敢抬头

沈云溪一步一步的向她们逼近强大的气场让两人不禁缩了缩肩膀

其实她们很想逃离可是她们知道这个只限于想法不敢行动特别是双儿她知道若是她再动她知道她定不会好过

之前沈云溪让她离开的话语此刻句句在耳让她更是不敢再多生事端

但现在小姐很生气她得想办法让她高兴才是

这边双儿在心中打着小九九的时候沈云溪停了下來她低头看着脚边的纸张眉黛微蹙

然后弯下身捡起纸张

可手尖刚触碰到纸张双儿紧张的声音顿时在她头顶响起“小姐不要看给我”

双儿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弯身再次想去捡起

“做什么是不是真不想在我身边呆了

”沈云溪微侧过头看向双儿眼含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