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303章 顺其自然

第三百零三章 顺其自然

凤临烨的担忧,沈云溪明白。

凌婕妤不是他众多妃嫔中第一个怀孕的人,但那么多位嫔妃却沒有一个能保住龙胎,包括苏怜蓉。是以,凤临烨此刻会露出这样的神情來,并非沒有理由。

“云溪,这宫里的情况我想你应该也有所耳闻,有时候我也在想是不是……”

“太后,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去想了。刚刚我也说了,凌婕妤这一胎我保证她能平安生下來。你相信我。”沈云溪再次坚定的保证着。

“是啊,太后。瑞王妃的能力您也清楚,您老人家的病宫中太医都无能为力,但瑞王妃却有办法将您医治好,就足见她的医术之高了。有她在,凌婕妤不会再出事的,所以您就不要再杞人忧天了。您的身体才刚康复,不宜操劳。现在您要做的事就是相信瑞王妃,相信凌婕妤能为你诞下一位好孙儿。”萧逸寒附和着说道。

其实,皇太后凤临烨他们有那样的想法一点也不为过,若说有一位两位沒保住,可是偏生是无一幸免,也难怪他们会觉得是皇家沒有福气,是要绝了他们皇家的后这种想法。

这事要是搁在平常人家,也难免瞎想一番,更何况是这帝王之家呢。

要说凤临烨还算幸运,他沒有因此而导致群众朝臣的联名弹劾,比他禅位。毕竟,身在帝王之家,沒有后是很大的一桩大罪。或许,他们觉得凤临烨现在年龄尚轻,还有时间。

皇太后看着一脸风轻云淡的沈云溪,想着她这些日子以來的作为,又想起她自己的病,好似有了自己的一番领悟,然后连连点头着说道:“是是是,云溪的本事我是知道的。我相信,一定相信她。”

说着,抬头对神色已有些松动的凤临烨说道:“好了。烨儿你也不要想多了,派人好好保护凌婕妤就是。至于其他事就顺其自然吧。这种事也强求不得,越是强求就越是不能如意,就好像我的病一样。原本以为沒方可医了。但却被云溪治好了,所以呀,什么事儿都不要太执着了。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万不能太强人所难了。”

凤临烨抿头想了想,似乎事情也就这么一个理儿。

这事又岂是强求得來的,只需要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就是了。其他的那些又哪能处处随了他呢,即使他是皇上,可也并非万能。

他轻嗯一声,浅笑着说道:“是,母后,儿臣知道怎么做了。”

皇太后松一口气的说道:“你知道就好。”或许,以前就是他们太强求了,老天爷反倒不给他们这个机会。每每燃起了希望,到最后又硬生生的将它掐灭了。这个中滋味也唯有他们这当事人方才有深刻体会。

见此,沈云溪萧逸寒相视一眼,眼底含笑。

这时不知何时离开的陈公公走了过來,对他四人恭敬的行礼后,对皇太后说道:“太后娘娘,酒已经准备好了。”

“端过來吧。”陈公公领命招呼着宫女将酒及温酒的一些工具端过來。

皇太后抬头眼含笑意的对萧逸寒,说道:“逸寒呀,今天你可有福气了。这长相思你不也惦记着有些日子了吗?今天在这里就好好的饮上几杯。”

萧逸寒喜出望外的说道:“是吗?”说着,转头对沈云溪问道:“难道刚刚你手里提的就是长相思?”

“嗯。”沈云溪点点头。

“怎么以前沒听你提过,你藏有这酒呢。”萧逸寒皱眉问道,似还带了点点不满。

沈云溪笑,“你也沒跟我说你喜欢喝长相思呀。”

“好了好了,逸寒你也别再追究这个了。待会儿多喝两杯就是了。”皇太后笑说道。

“是,太后。”萧逸寒低头有礼的应道。但目光在投向沈云溪时,仍旧含了几分埋怨,沈云溪见了,无奈的一笑。

这倒怪起她來了。

说话间,宫女熟稔的将青铜酒壶放在装有热水的青铜小盆里,然后又取了四只青花瓷盏放在他们的面前,最后才恭恭敬敬的退到了一边。

顷刻间,袅袅酒香,溢出铜壶壶嘴,气味方向醇厚,皇太后不由得赞美道:“果然是好酒呀。光闻这气味,怕是贮藏有二十來个年头了吧。”

沒有年头的酒,又怎能散发出如此醇厚的香气呢。只要稍微懂点酒的人就应该知道,这新酿的酒,酒气散发的快,但若是经久贮藏的酒,就会沉淀了一份浓香,随着温酒的时候,便慢慢的将那香味蒸腾了出來。就像那含苞的花一样,它会随着花瓣的打开,慢慢的释放出來香味來。

沈云溪看着皇天后说道:“太后果然好本事,只需一闻就知道这酒的年头。”只是,看着这盛酒的青铜酒壶,她却是皱了皱眉,说道:“不过,这酒这样喝却是糟蹋了。”

“这话怎么说?”萧逸寒奇怪的问道。身旁,凤临烨亦是疑问的望着她。

怎么说这酒是糟蹋了?这说法,他们在宫中可是从來沒有听说过的。就算是太后亦是如此。

沈云溪笑着看着他们几人,说道:“如此说來,太后你们都不曾知道这‘长相思’是不能用青铜器皿温热了?”

三人互视一眼,凤临烨说道:“朕这么多年也未曾听过这般说法。”

沈云溪淡笑不语,然后转头对陈公公吩咐着说道:“陈公公,麻烦你取一个瓷器酒壶來,沒有上柚最佳。还有一木盆和小木勺子。”

“是,瑞王妃。”陈公公点头离去,但刚转身又被沈云溪叫住了,说道:“等等。”

陈公公回头,疑问的望着沈云溪,听她问道:“不知这宫里有沒有腌制的青梅?”

“御膳房应该有的。”陈公公如实回答。

“那便取些过來。速度要快。”沈云溪催促着说道。

“是。”陈公公应着,快步离去。

“云溪,你这到底是要怎么做?”皇太后不解的问道。

但沈云溪却卖了个关子,说道:“您待会儿就知道了。”说着,看了另外两人一眼,说道:“今天,我会让你们喝到以往从未饮过的长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