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320章 宁可错杀

第三百二十章 宁可错杀

落香苑

素心脸色铁青的坐下,负气拍案,可沒伤到桌子,反而震痛了她的手心。

“这该死的沈云溪,我倒小瞧了她的本事!”素心忍痛握着有些红肿的手,阴毒的呢喃着。

叶婉仪淡淡的凝了她一眼,“不要这么沉不住气。今天我们虽然被她阴了一把,但至少我们成功的除了淑宁。”

说到那淑宁,素心便皱了皱眉,有些不解的看着叶婉仪,“娘,为什么我们要这么急着除去淑宁。她不过是沈云溪捡回來的一个臭丫头而已,我们又何必在她的身上花这么多的心思?为了她,我们还险些被沈云溪算计了一把。要我说,这笔帐怎么算都是我们亏才是。”

叶婉仪剜了素心一眼,有些责备她的不懂事,她说道:“你当真以为淑宁这丫头简单吗?”

素心皱眉,有些委屈的看着叶婉仪,然后继续听她说道:“你可别忘了淑宁是会武功的,一个身怀武功的人能甘愿被沈云溪捡回來,那她的目的还单纯吗?难道你还以为她真的是为了沈云溪?这些日子朝堂上本就不太平,盯着尘儿的人也不在少数!”

“她淑宁到底是谁的人我虽然沒查清,但她对沈云溪所说的是进京來寻亲的话其实根本就是谎话,那城东那员外根本就不是她的什么远亲,不过是她当时随口说出來搪塞沈云溪,以找寻机会潜进王府的借口而已。所以,为了不出意外,只有除去她,宁可错杀一百不可放过一人!”叶婉仪阴恻恻的说道。

“哦,原來淑宁竟有这样不让人知道的身份。”素心恍然大悟的道:“可是,在王府这些时间也沒见她做出什么事來呀?”

“哼!她倒是想,可她有这机会吗?刚刚在碎玉轩你不是沒听见沈云溪的话,她早就防着她呢?更何况在这瑞王府的都是些什么人,岂会不知道她那点小心思,不知道这背后还有多少人盯着她呢。我们不知道是因为我们沒发现罢了。”叶婉仪沉稳的说道。她所说的这一点,也正是值得她骄傲的地方,这瑞王府,不,或者更准备的说是凤轻尘身边的人都不是什么好骗的角色。

突然,叶婉仪似想起什么一般,转眸冷盯着素心说道:“素心,淑宁的事我虽然沒有全部告诉你,但早时你也是知道一些的,怎么这会反而向我问起这些來。说吧,这些日子你都干什么去了?”

这些日子,有关她与王俊走得近的闲言闲语她也听了不少,但她一直焦心着淑宁的事,所以也沒有机会跟她聊起这事,这会子她突然想起,她就好好与她说道说道。

“好了,娘。我都知道了。这段时间,我不是在应付王俊吗,所以淑宁的事我一时沒怎么放在心上。”见母亲是真的生气了,素心立即讨好的说道,还撒娇似的拉着她的手,认着错。

叶婉仪睨着她,淡声道:“王俊这枚棋我们是要保住,可娘希望你也要知道分寸,不要失了你大家闺秀的样子,更不要让其他人说闲话。”

听了这话,素心面色一僵,想必也是猜着了母亲定是听见了些什么。

“娘,您就放心吧。我都知道的,我做这么多都是为了娘,为了我自己。王俊是什么身份我心里有底,这些日子只是与他的解除多了些,并沒有其他越矩的行为。”素心脸上又堆上笑容,否认了她早就与王俊发生了关系的事情。

她心里明白,若是这件事被叶婉仪知道了,她怕是得一阵好训了,或者被暴打一顿。这,都是她不可预计的。

“知道就好。娘可不想再听见不好的传言。”听了素心这话,叶婉仪脸上的神情稍微缓和了些,但却也不忘告诫的说道。

“是,娘。”素心状作乖巧的点头说道,然后想起在碎玉轩受的那番委屈,她又小心的问道:“娘,现在除去了淑宁,我们接下來怎么办?要不要让王俊着手去处理了?”

叶婉仪抬手,制止着说道:“不。先缓一段时间。现在并不是一个好时机,沈云溪的本事今天我们也再次领教到了。想要除去她委实有些不容易,但有一点你要清楚,如果沒有十足的把握将她除去,就不能贸然对她动手,否则遭殃的不是她而是我们自己了。”

之前,她叫王俊去对付沈云溪,她还有些信心能办成,毕竟王俊是从凤轻尘手底下出來的。不管是胆识,还是能力,都是拔尖的。对付一个满身铜臭气家族出來的大小姐,想必也绰绰有余了。

然,今天她的表现却震惊了她,打破了她以往对她的看法。同时,她也知道了,她就是那林中凶猛的一只虎,千万不要凭着一时之气而爬到她的头上去拔毛,否则不但不能拔掉它一根毛,反而还会被它咬一口,这一口下去的伤重也就可想而知了。

所以,她必须好好斟酌斟酌。

素心尽管心中觉得有些不甘,但沈云溪的手段她这一次也真正的见识到了。

就算现在已经离开了碎玉轩,可想起之前的情景她心中都还有些后怕,所以,她也不敢再造次,只得听叶婉仪的话,暂时终止一切对付沈云溪的行动,再从长计议。

她们有了这样的想法,也让沈云溪多了些许的清闲日子。

自淑宁被打关进天牢之后,碎玉轩里就安静多了。沈云溪见此,也自是乐得清静。

因为巧玉要学武,所以平日里就只有巧玉忙进忙出了。

在巧玉精读了那些书卷之后,然后沈云溪便对她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番,待觉得她有那基础习武后便与她去了后山在那林间悉心的教导她武术。

当然,因为体质原因,沈云溪沒有传授她自身的武功,而是找了一套适合双儿的武功及心法。

要说这双儿也具备了练家子的底子,所以领悟能力很强,沈云溪也沒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双儿就学会贯通了。这也是她乐意见到的事情。

而在双儿习武的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凤轻尘沒有再出现过碎玉轩,只有一次,那是在不见他的十天时,在她跟双儿出府去买东西时远远的看到他一眼,之后的时间便再也沒有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