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371章 别样心情

第三百七十一章 别样心情

洪紫渝看着那站在窗前一动也不动的颀长身影,她唇角轻勾,转身将房门轻轻关上,好像生怕声音大了一点打扰了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凤轻尘。

她将托盘轻放在桌上,然后走到凤轻尘身旁,仰头与他一同看着窗外的美丽景致。

凤轻尘所住的房间位于西南角,窗户后面三尺的距离有两颗梅花树,这会儿正开得正旺,微风吹拂而过,枝头摇曳,一股淡淡的馨香涌入鼻息,洪紫渝闭上眼,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与美好。

“真的好美。”脑海中,尽是梅花随着微风漫天飞舞的身姿,一点点艳红,侵在雪白的世界里,煞是美丽,令她不禁感叹出声。

然而,下一秒她这份好心情却被一股阴冷的气息所破坏,她睁眼,就撞进凤轻尘阴沉的眸子,“你找我有什么事?”

他的声音冷冰冰的,不含一点感情。

洪紫渝唇角的笑意瞬时散去,愣了下回过神來,侧身指着桌上的托盘,“给你送饭來了。”

凤轻尘顺着她指的方向望过去,然后看着她说道:“以后这种事还是交给其他人做的,就不必劳烦洪大小姐了。”

闻此,洪紫渝立即微笑着说道:“不劳烦,我很乐意的。”但话刚落音,看着凤轻尘阴沉的脸,她方才反应过來,他这话并不是担心她受累的话,实则是不想看见她罢了。

想到此,洪紫渝嘴角的笑意顿时僵住,她问:“你就这么不愿意看见我?”

凤轻尘抿着唇,只看着她,沒有说话。

但有时候,不说话却是对人的一种无言的伤害。

瞬时,洪紫渝心底的失落便掉了一地。

一个男人如此狠心的对她,这表示着什么,可说是不言而喻。

她知道这个时候,但凡她有点脸面就应该马上离去。

可是,她却不能。

书房里,洪岳对她说的那些话还清清楚楚的回荡在她的脑海里。为了那一线希望,为了洪家上白条人的性命,她必须留下來。

然后,她好似沒看见凤轻尘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一般,径自转身走到桌前,一边将饭菜从托盘里端到桌上,一边对他说道:“饭菜快凉了,你快过來吃吧。吃了饭之后我还有些事情跟你说。”

凤轻尘站在原地,沉默的看着洪紫渝,好一会儿,在洪紫渝以为他要开口赶人的时候,他终于迈出了步子在桌前坐下,洪紫渝立即为他递上筷子说道:“给!”

凤轻尘看着她递过來的筷子,抬眸就看着她笑脸如花的脸庞,微微一怔,在她的身上他看见了一种坚持。

若是换成其他人,他定会直接冲她毫不客气的吼出一个‘滚’字,可是,对着洪紫渝他却沒有这样的想法。

至于这其中原因到底是什么,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或许是因为她乐观的性格,也或许是因为其他……

然后,他无声的从她手中接过,低头吃饭。

洪紫渝在他身旁的空位上坐下,定定的看着他,目光随着他夹菜的动作而转动,然后她笑盈盈的问道:“怎么样?味道还合你口味吗?”

凤轻尘眼也沒抬的轻嗯了一声,可这反应已经让洪紫渝高兴得不得了。

“真的?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喜欢的,虽然这些菜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都是我们辛辛苦苦,一颗一颗种出來,饱含了我们辛勤的汗水,这味道定是不错的。”

凤轻尘抬眼看着她绚烂的笑容,微微皱了皱眉,洪紫渝沒想到他会突然抬起头來,笑容再次僵在嘴边,又见她定下动作,她喃喃的问道:“怎么了?我说错什么话了?”

说这话时,洪紫渝显得很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她哪一点又惹得凤轻尘不高兴了。见她如此,凤轻尘眉头皱得更紧了,但终是一个字也沒有说,继续低头吃饭。

洪紫渝奇怪的看着他,他这是什么意思?

但,因为凤轻尘这有些莫名其妙的一眼,在之后的时间里洪紫渝沒有再说话,在她开來,既然他皱着眉头那多少说明他是有些不高兴了。

不管是因为哪一点,至少她不说话就对了。

洪紫渝这想法其实是对了。

因为,凤轻尘在吃饭的时候是不喜欢有人在他耳边聒噪,包括在军营里不管军事多忙,他都不喜欢有人在他耳边不停的话语。

他宁愿以最少的时间吃完饭,然后听他们细细话來,也是不愿意他一边吃饭,一边听他们说军要正事!所以,凤轻尘刚刚抬头本是想让洪紫渝闭嘴的,但看着洪紫渝那小心的模样,最后却沒有说出口。

他所接触的人不是军中那些五大三粗的军人,就是那些言不由衷的朝廷命官,更或者是宫中的那些贵人,不管哪一种人,都不会露出像洪紫渝这样的神情來。

不过,好似除了……那个人。

但,这段时间以來,似乎因为跟沈云溪的关系,他已经很少想起那个人來了。也不知那人最近的境况如何。

可是,想到那个人,又想到沈云溪,凤轻尘顿时沒了吃饭的心情。

他‘啪’的一声放下手中的筷子,吓得正支着下巴定定的看着他吃饭的洪紫渝一大跳,顿时坐直了身望着他。

凤轻尘转头看向她,看着她有些傻傻的模样,径自问道:“刚刚你不是说有事情要说吗?现在说吧。”

“你吃完了?”洪紫渝纳纳的指了指桌上其实并沒有动多少的饭菜。

“嗯。说吧。”凤轻尘轻嗯一声,应着。至于,这其中的原因他便沒有必要跟她细说了。

洪紫渝虽觉得凤轻尘这话明显有些敷衍的味道,但见他沉冷的神情,她也就不再在这个话題上多说了。她收回目光,看向他,说道:“其实也沒什么大事,就是想请教你一件事。”

凤轻尘只望着她,沒应答,继续听她说來:“我想知道昨天除了你们掉下这山崖外,还有沒有其他人?如果有的话,她跟你们的关系又如何?”

她这话一问完,凤轻尘就立即联想到了沈云悠,昨天他掉下來之后他就想过她可能还活着的可能,但后面发生了那样的事,他也就沒有心思再想起,但却沒想到此刻洪紫渝会主动向他问起这件事。

这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