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421章 因财生恨

第四百二十一章 因财生恨

李管家管好门追上沈云溪“小姐今天你怎么回來了”话虽是如此问但担忧的目光却落在她脏而凌乱的衣服上

沈云溪思绪烦乱根本沒有听清楚李管家的话

李管家皱眉如此模样的小姐他已经很长时间沒有看见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他正欲再开口但前方的沈云溪却突然停下了脚转头神情有些木讷的看着他她说:“李管家你刚刚跟我说话了吗”

看着这样的沈云溪李管家更担心了但不等他说话沈云溪又自顾的说道:“哦我想起來了你问我今天为什么会回來是吗”说着她灿然一笑好像根本沒事一样的说道:“我回來看爹前段时间回到王府只带了消息告诉他我平安回來了也沒有亲自來看他所以今天有时间我就回來了”

微停了下低头看着她身上脏乱的衣服她抬头继续道:“李管家你是不是觉得我今天有点不对劲其实我沒什么你不要想多了我现在有些累想回房休息待会儿起來后再去给爹请安你忙你的去吧不用跟着我了”说完沈云溪向他扬了扬手转身离去了

转身的瞬间笑容从嘴角敛去

李管家站在原地看着她颓然离去的背影眉头深锁

尽管她笑着可是那笑真的看起不对劲话也说得有些语无伦次根本不是那沉着冷静的大小姐

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她变成这等模样

不管发生了什么这事先告诉老爷如此想着李管家就快步向沈沐天的院子而去

他刚來到沈沐天的房前还沒敲门沈沐天就开门而出看着李管家一脸的担心沈沐天问道:“李管家发生什么事儿了”

“老爷大小姐回來”李管家苦着脸说道

“云溪回來了”沈沐天欣喜的道:“她现在在哪快带我过去”他一边说着就一边往外走但刚走出几步就被李管家拦了下來“老爷等一下大小姐她……”

“她怎么了”沈沐天终于发现了李管家的不对劲然后皱眉问道

于是李管家就将刚刚他所看见的还有他的想法都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了沈沐天

大厅里沈沐天沉叹一口气想了想说道:“我们现在在这里胡想也不是办法等云溪醒來再说吧”

“嗯”李管家赞同的点了点头现在似乎也只有这样了

厅外沈夫人拨弄着头发缓步走了过來还沒走进大厅就听见厅里两人的说话声她微皱眉头缩回脚站在外面将他们的话一字一句的听在了耳朵里

沈云溪

她低喃着她的名字眼底划过一丝阴毒

想着她就转身向沈云溪的院落而去

门前沈夫人一边重重的拍打着门板一边怒道:“沈云溪给我开门开门”

但回应她的只有敲门声

沈夫人顿感愤怒她盯着那紧闭的房门然后退后一步提起脚就就向结实的门板踹去

一脚沒成功再第二脚第三脚……

“砰”

门终于踹开了

沈夫人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脚低低的咒骂了一声方才走进屋内

“沈云溪别以为你不做声我就不知道你在……啊”

沈夫人一边叫嚷着一边怒冲冲的走进去但一句话还沒说完迎面就袭來一阵强烈的掌风她触不及防亦沒有任何的防备能力所以她整个人在强劲的掌风下被劈了出去然后一屁股重重的跌倒在地

她飞出房间的瞬间房门再次关上

沈夫人被摔出來险些砸到了正走进來的一个丫环幸得那丫环机警连忙躲开了才沒有受免于难

当她看见从屋内摔出來的竟是沈夫人时她顿时吓了一大跳立即奔过去扶起地上的她说道:“夫人你沒事儿吧”

“你说呢”沈夫人只觉得屁股腰部生疼得厉害抬头就瞪着那丫环反问道

丫环缩了缩脖子不再言语这会儿夫人的心情不好她还是不要多话了说多错多啊

待沈夫人站定后看着那又关上的房门气得牙痒痒正准备开口大骂但屁股上的疼痛提醒了她冲动误事所以她只得咬牙将气吞回了肚子里

然后对那丫环吼道:“还不快扶我回去愣在这里干什么”

“可是我还要进去问大小姐沒有想吃的东西”丫环愣了一下然后说道

“你这死丫头故意跟我做对是不是在沈府到底我是主子还是她是”沈夫人气愤的一把揪住丫环的耳朵使劲的揪着揪得丫环嗷嗷直叫但还得回答她的话她艰难的说着:“当然是夫人可是是老爷让我过來的”

“老爷也不行扶我回去”沈夫人喝道一点也不留情面

看着她气惨的样子燕萍无法只得点头应下扶着她回她的自己房间去

但心中却是一阵哀叹她今天真的太倒霉了不过是來这里传个话也能遇上夫人

……

因为沈云溪突然回來所以原本要去谈生意的沈沐天决定向后缓缓可是沈云溪直到夜幕时分才起來一开门就看见燕萍守在门口听见开门声她立即转过身看着已经穿戴一新的沈云溪微笑着说道:“小姐你终于醒了”

沈云溪轻嗯一声道:“我爹呢他在哪”她的眼睛虽然还有些红肿但已经沒有刚回到沈府时的颓废之气

“在书房”燕萍应道

沈云溪点点头迈步向前翠萍见了立即跟上去“小姐你现在就去找老爷吗可是今天你一天都沒有吃饭要不要先吃了饭再去找老爷老爷之前就已经交代了小姐醒來后先去吃了饭再去找他他会一直在书房等你的”

“好”沈云溪应道她也着实有些饿了

待她吃了饭來到书房的时候沈沐天俯身在桌前沉心写字听见声音他抬起头來看着沈云溪见來他立即放下手中的毛笔脸上是和蔼的笑他说道:“怎么样睡了一觉可舒服些了”

“嗯好多了爹一定担心了吧”沈云溪浅笑着道

沈沐天笑着饶过桌案在那高桌旁坐下抬头看着依旧站着的沈云溪他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说道:“过來坐吧我们父女俩也很久沒好好说话了”

沈云溪笑着走了过去从沈沐天手中接过他递过來的龙井茶

“喝口茶暖暖身子”沈沐天说着轻啜一口

沈云溪喝了一口后将茶杯放下垂眸想了想抬头对沈沐天说道:“爹我将云悠留在黑风峡你沒有怪我吧”

沈沐天手上的动作一顿想起那日在玉山山顶沈云悠对他所做的一切心中不禁觉得痛心和苦涩然后微叹一口气后说道:“不怪你你做得很对云悠她是鬼迷了心窍竟做出那般万恶的事情來如果让她回來又不知道她要做出什么事情让她留在黑风峡底也可以磨练她的性子希望她能明白你一片苦心”

“谢谢爹”沈云溪轻声道感激他能理解她旋即她话锋一转的说道:“可是我担心二娘她想不通”白天时她大闹她院子的事她可是记忆犹新

对沈夫人她一直都顾念着一分亲情但并不表示她就可以在她头顶嚣张适当的时候给她一点狠头也是对她的一点点警告

“嗯对于这件事依兰她是很气愤不过你不要担心我会找时间与她好好谈谈的让她明白的”沈沐天点头说道对沈夫人他也有苦难言

沈云溪轻勾唇角想让沈夫人明白这其中怕是有些艰难的吧

抿唇想了想她说道:“其实爹二娘和云悠会这样对我们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沈沐天狐疑的看着她听她继续说來:“云悠想除去我会威胁爹都是因为一个钱字二娘这些年來对我的敌意亦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爹有沒有想过将财产现在分配一下让她们明白你不会少了她们那一份”

“财产”沈沐天听后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沈云溪虽然那次在玉山上对沈云悠的所作所为他都赶到很痛心很失望虽然他也想过她的目的只为了钱但此刻从沈云溪口中听说他还是狠狠的被震了一下

好一会儿他才缓过神來极度痛心的说道:“她们怎么能因为家产这样对我们我是她们最至亲的人怎么可能不会将家产留给她们反而要通过如此残忍的手段威胁逼迫我因财生恨”

说着他重重的捶了下桌子一眼看过去竟突觉一下之间老了许多

沈云溪看着不觉有些痛心她知道这样的话说出來会伤极了他的心但因为家产他们沈家已经闹到了这个份上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还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

这样对他來说更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