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430章 存心隐瞒

第四百三十章 存心隐瞒

龙五舒了一口气但目光投在手中的玉簪上时他刚沉下的心倏地又提了上來希望不要是真的否则……否则他不确定王爷能不能承受得住

然后推门而进看着屋内一片的黑暗时他眉头微蹙

他走过去伸手准备推开窗户但这时凤轻尘低沉的声音就响了起來:“不要打开”

龙五手僵在半空回头看着桌案后的黑影收回了手然后转身点燃了屋内的蜡烛

微弱的烛光瞬间点燃了房间虽然依旧暗淡但却比刚才好了许多但龙五转身看见凤轻尘唇角的那一抹红时心狠狠的震了一下

王爷又吐血了……

“有什么重要的事”凤轻尘突然开口问道声音听似无波但实则心中波浪翻滚

龙五视线从他的唇角收回收起手中的玉簪说道:“刚才我听说夜冥轩已经离开天祁回楚国了”

在这一刻他竟然沒有勇气将玉簪拿出來他害怕从凤轻尘哪里得到肯定的答案他更害怕凤轻尘会受不了这个打击

几乎是毫无疑问的如果那人真的是沈云溪那凤轻尘定然会将她的死全怪罪到自己的身上他本是想着她离开他离开王府可以回到沈家好好的生活却沒想到竟会因为自己而葬身火海

如此之事连他这个旁边人都有些承受不住更何况是他本人呢

所以他选择不说了如果真的是沈云溪那就让凤轻尘以为王妃离开王府不再出现了吧

至于府中的其他人他会好生交代清楚一定不能让王爷知道王妃曾经向佛堂的方向去过更不能让他知道这枚玉簪是从那尸骨的身上找到的

不过夜冥轩离开天祁的事他沒有说谎是刚刚他來书房的途中遇见龙九从他的口中得知的

“什么时候的事”凤轻尘似是沒有发现他的小动作沉冷的问道

“大约半个时辰之前”龙五回道说完他微微皱了皱眉似乎他离开的时候正是佛堂被烧的时候他怎么会选在这个时候离开

他的这般神情一点不留的落在凤轻尘的眼里他问道:“怎么还有什么其他问題吗”

“沒沒有我只是奇怪他为什么选在这个时候离开”龙五连忙找了个借口搪塞道

凤轻尘轻哼一声“还能有什么原因因为云溪走了他就离开了”

龙五猛然睁大眼睛有什么想法在他脑中炸开他必须派人去查查今天夜冥轩离开时可有什么异样

只是有一点他还不明白即便佛堂被烧是夜冥轩搞的鬼可也沒有必要弄出沈云溪死在里面的样子吧毕竟凤轻尘已经放沈云溪离开连休书都给了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

“王爷沒其他我就先去忙其他事了”说着龙五拱手就要转身离开一副急冲冲的模样

但刚转过身凤轻尘就出声阻止他道:“慢着”

“王爷还有事要吩咐”龙五转身问道

凤轻尘沒有说话站起身走到他的身前龙五皱眉心中升起一抹不好的感觉旋即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看向腰间时他猛地一惊遭了玉簪露出了一截

龙五想转身就逃跑但他沒有那个胆量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凤轻尘从他的腰间抽出那只玉簪翻來覆去的看了看许是因为被火烧了的缘故这玉簪与原本的样子有那么一点点的差距但如果熟悉认得它的人还是能看出來

凤轻尘抬头对龙五皱眉问道:“这是前段时间我送给云溪的玉簪它怎么会到了你的手里”

“轰

这一句话犹如一声炸雷从龙五的头顶响起

但看着凤轻尘唇边的血迹他觉得那在佛堂被烧的人可能就是沈云溪的事不能告诉给他

龙五咬唇脑袋快速的运转然后说道:“这是我刚刚在院子里看见的本來是想问王爷是不是王妃的可被夜冥轩的事一下忘记了”龙五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是吗”凤轻尘有几分怀疑的道目光落在那被烧的痕迹上眼神不明

“是真的”龙五看着他肯定的说道话已经说出就算明知道说的是假话他也必须错下去而且待会儿他还得出去向外面的那些人一番好交代

凤轻尘抬眸再看了龙五一眼看得他胆战心惊然后他收起玉簪说道:“好了沒事了你下去忙吧”他说着转身回到桌案前

见此龙五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点点头快步离去不管他相不相信他的话至少现在的他沒有露出其他异样來这他就放心了

但他沒有发现在他转身的瞬间凤轻尘倏然回转过了身看着他近乎逃跑似的背影他眉头深锁然后低头看着手中的玉簪指腹轻轻的摩擦着

他一定有什么事瞒着他而且肯定的与沈云溪有关他必须查问清楚

“來人”凤轻尘冰冷的出声道

须臾就有侍卫推门走了进來拱手道:“王爷”

“去问问王妃离开王府沒有还有在她离开轩辕居这段时间府里可有发生什么事情”凤轻尘说

“属下刚听说佛堂起火了还烧死了一个人至于王妃从轩辕居离开之后就回了碎玉轩拿了医书就离开王府了”侍卫如实回答只是手心里满是汗水

刚刚龙五出门在门口向他小声的交代如果王爷向他问起王妃的事就让他这么回答至于结果他自会承担

“起火”凤轻尘眉头紧皱

“是的是负责打扫佛堂的丫环如兰不小心碰倒了烛台所以被烧了”这些话也是龙五让他这么说的只是在王爷面前说这些话他可知道这有多么的难

他说这些话时凤轻尘目光始终落在那只玉簪上他眼眸垂下卷翘的睫毛遮挡了他眼里的所有情绪

侍卫站在他的面前垂在身前的手紧紧握起好不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