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442章 前尘往事

第四百四十二章 前尘往事

她怎么会知道她受过伤,想逃离以前的生活,想要重新过日?

难道……

他还来不及往下想,沈云溪就打断了他说道:“你不要想太多,我只是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想事情而已。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所以有时候你们当事人未必能看清事情,反而像我这种陌生人比你们看得更清。”

闻此,萧逸寒顿时苦笑,她的模样他已看得清楚,她根本就不是云溪,他怎么还异想天开呢。

不过眼前的这位女子说的话倒也有几分道理。

以前的他们,或许真的太执着找到她,完全没有想过她的想法,所以连自己都生活得很累。

然后,他抬头对沈云溪轻笑了笑,道:“谢谢,或许我们真的太执着了。”

“嗯,你不怪我说太多就好。”沈云溪摇头,说道。

这时,副将走到萧逸寒身后,对他恭敬的说道:“王爷,我们该走了。”

萧逸寒微侧过头,对他轻嗯一声,然后转头对沈云溪说道:“我有事先走了,有缘再见。”然后,向他点点头后,转身跟那名副将上了马。

他坐在马背上还是那么挺拔,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保重。”

“保重。”沈云溪回声道。

萧逸寒浅浅一笑,收回视线,手中马鞭一扬,马儿就驰骋向前奔去。

沈云溪站在原地,看着他们一众人马离去,没多会儿就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中。

此刻,说实在的她不知道应不应该庆幸她遇上了他?

也许,今天他看见她,他心中有了一抹希望,然而,她却想,她一直不出现在他的前面却是最好的。

就好比刚刚,心中本没有希望,却在看见她那双眼睛时,心中升起了希望,到最后却失望至极。如此心境,人却是极累的。

不过,她现在知道了,原来他们已经知道她死了。只是,为什么他们又不愿意相信呢?

夜冥轩跟她说过,在将她救出火海的同时,丢了一名死囚的进去,所以,他们一定会在火场中发现一具尸体,还有她的玉簪。

那枚玉簪,是凤轻尘送给她的。

那是他送的唯一一件物品,随着那场火也泯灭了。

所以,即便他们不能从尸首上辨认出她的身份,但那枚玉簪却是可以的。再加上她的消失无踪,更能确定她葬身在那场火中。

他们不相信,或许根本不愿相信她已死的消息吧。

不管如何,她不再希望再与他们再见。今天这一面,就算是她跟他之间的告别吧。希望他能听见她所说的那段话,不再执着着找她的事情。

沈云溪轻叹了口气,收回了视线,提着药往客栈走去。

饶了几个圈,沈云溪方才回到客栈,见她回来,店小二殷情的迎上来,说道:“客官,你回来了。”

沈云溪轻嗯一声,将手中的药递给他,说道:“把药熬了端上楼来。”

“好好好,小的一定办好。”店小二连笑着连连点头的道,然后取过药,转身就要走。

“记得三碗水熬成一碗。”沈云溪在他身后提醒着道。

“放心吧,客官,小的知道的。”店小二一边往前走,一边回头对沈云溪说道。然后,就消失在了拐角处。

沈云溪微挑了挑眉梢,转身上了二楼。

刚走到王叔房间的门前,门便打了开来,王叔站在门口,唤着她道:“莫兮姑娘。”

“王叔?”沈云溪停步,微侧过身:“有事吗?”

“哦。刚才我去你房间找你,发现你不在,原来是你出去了。”王叔跨出房门,和蔼的笑着道。

沈云溪轻嗯一声,道:“出去买了点药。”

王叔点头,看着她明显不如刚才的神色,他问道:“没发生什么事儿吧?”

“……没有。”沈云溪微顿了一下,说道。有些事,她觉得没必要让他知道,更何况那些人那些事都是以前的。

王叔心中虽有疑问,但也没在继续刨根问底,“没事就好。这些天赶路都累了,早点休息,明天还要赶路。”

“好。”沈云溪应下后,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王叔在后看着,目光沉沉,然后轻摇了下头,退回到屋内,关上房门继续休息了。

沈云溪回到房内,轻靠在门上,目光深沉。

王叔刚刚的话,听似是在关心她,实则是在暗示她不要太去管有关瘟疫的事,虽然他也只字没有提及那小姑娘的事,但他已经很明显,不管她如何,明天一早他们就得离开靖州城,赶往京都。

其实,王叔有这样的想法,沈云溪也明白。

毕竟这里是天祁的地盘,他又是夜冥轩的人,自然对天祁,对军队的人,对凤轻尘都会多一分敌意。此刻,他按捺在她的身边,已经很好了。

她低下头,看着她受伤的右手,沉叹一口气,如果她右手健全的话,她就可以忽视郑丘林的关切,就能不让王叔在身边,自己一人独行。

不过,眼下看着王叔的态度,她或许应该在明天跟他提出,让他先回楚国的想法。至于马车,她出了靖州城,雇一可靠的人就行了。

即便那人有歪心思,她也有能力保护自己。

右手虽然废了,但她并不是废人。只是不能用重力罢了。

打定主意后,她便迈脚向前,抬眼就看见**的小姑娘已经醒来,此刻正睁着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她。

“你醒了?”沈云溪轻问道。

因为此刻沈云溪蒙着面纱,小姑娘并没有立即将她认出,但一听见她有些熟悉的声音,那小姑娘就骨碌一下从**爬起来,接着又噗通一声跪倒在她的身前,“谢谢小姐救了我,小姐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举手之劳而已,你起来吧。”沈云溪看着她,说道。

但,小姑娘却并没有站起,反而挺直着身子,恳求的望着沈云溪说道:“小姐,我叫清沅,我能不能求求你也救救我爹我娘,他们都被衙门关了起来,他们真的没有被感染瘟疫,只是前几天到那药铺去抓了药而已。如果他们一直关在那里,过不了多久他们都会被感染,最后会死去的。”

清沅说到这里时已经上气不接下气,许是想到不久之后她的爹娘就会抛下她,去那遥远的地方。微停了下,她又红着眼睛继续说道:“我知道我这样求你,有些强人所难,可是现在我没有其他人可以找了。所以,我求你救救我们!”

说完,清沅便弯身向沈云溪磕起头来。

沈云溪向后一步,看着清沅瘦弱的身子,没有向前扶她。

清沅一个接着一个的磕着,半点不停歇,好似一直要磕到她点头答应为止。

“清沅。”沈云溪出声唤着她的名字。

清沅顿时停下磕头的动作,抬头看着沈云溪,面露欣喜之色,“小姐,你答应我了是吗?”

沈云溪摇摇头,“你太看得起我了。”这趟浑水她真的不想去淌。

清沅不愿接受的连连摇头,“不会的不会的。小姐你能一挥手将那几个官兵弄倒,所以我知道你有本事,你不是普通人。”

沈云溪轻叹,“是,我只一挥手就将那几个官兵摆平,可是并不表示我能救得了你爹娘。你也应该明白瘟疫的恐怖性,连官府请去的大夫都无能为力,我又怎么可以?”

“你真的不行吗?”清沅跪坐在地上,满脸的失望之色。

“对不起。”沈云溪轻说道,只是,她面上虽然平静无色,但心中却潮起潮涌。

她看着清沅失望的神情,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狠心。

其实,她并非没有办法,只是不想去趟浑水。况且,现在萧逸寒他们已经来了,或许他们带来的人有这方面的能力。

如果她出手帮助官府的话,这势必会引起他人的注意,甚至凤临烨可能还会一纸圣旨选她进宫,犒劳她的这番功绩,这一点是她最不愿意看见的。

她有今天的结果,全因那一纸圣旨。如果当初风铃也没有下旨,她不会进瑞王府,更不会有之后的事情发生。

所以,对宫廷,沈云溪现在是逃避的。也正因如此,她才会让晨曦离轩辕逸远远的,然后待处理好叶婉仪之后她就会带着她离开,只因她不希望晨曦步上她的后尘。

说她太过杞人忧天也罢,说她胆小也罢。她都坚持这样做,固执着以她的能力保护晨曦。

“那我该怎么办?难道就只有看着他们眼睁睁的死去吗?不行!我不允许这样!”清沅无助的低喃着,自问自答,目光刹那间闪现出坚定的光芒。

然后,她豁然站起身,目光灼灼。

“我必须回去把爹娘救回来!”她坚定地说道。尽管她现在的力量很渺小,可是她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在官府的高权之下死去。如果让她在外面安心过日,她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说完,清沅就向沈云溪鞠了一个躬,说道:“谢谢你救了我,但我现在必须去救我爹他们,等我把我爹娘救出来之后,我会向你报恩的!”然后,站直身,径自越过沈云溪,就往屋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