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459章 擦肩而过

第四百五十九章 擦肩而过

听着萧逸寒的话,沈云溪微微皱了皱眉,沉吟半会儿,她终是语带抱歉的说道:“对不起,逸寒。”这话中之意已然很明显。

到了这个时候,她真的不想在这里耗下去了。

萧逸寒虽觉得失望,但并没有勉强她,他微笑着站起身,说道:“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尊重你的决定。我现在送你出去。”

“谢谢。”沈云溪由衷的说道。

萧逸寒伸手轻拍了拍下她的肩膀,“走吧。”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两人一边往外走,他一边问道。

沈云溪点点头,道:“我过来找你的时候,已经让西城先回房收拾了。”

“哦……”萧逸寒轻应道,虽只是一单音节声,但隐约的还是能听出他话中的失落。对于这一点,沈云溪唯有抱歉了。

两人走到门口的时候,梁西城已经等在那里了,他斜靠在马车上,嘴里含着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草,神情慵懒。听见说话声,抬头就见沈云溪两人走出来。

“西城,照顾好莫兮姑娘。”萧逸寒停在西城身旁,对他叮嘱的说道,然后从腰间拿出一块腰牌说道:“这是出城令牌,有了它,你们出城会容易些。”这段时间,出城排查得比较严格,所以有了令牌会省去很多麻烦。

梁西城站直身,笑得灿烂,从萧逸寒手中接过令牌,然后他道:“王爷放心,我会照顾好莫兮姐的。”

“嗯。”萧逸寒轻点点头,转头又对沈云溪嘱咐:“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让我们担心。”他望着她的目光里含着些许的不舍。

“我知道的。”沈云溪重重的点点头,眼里噙着泪光。

虽然她要急着离开,但她知道这一别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了。是以,心中怎么都是有些不舍的。

听着她语中的哽咽,萧逸寒向前一步,伸手揽住她的肩膀,轻声在她耳边说道:“云溪,珍重!”

“你也一样。”沈云溪靠在他的怀里,哽咽的点头道。

梁西城在一旁看着先是微微一愣,但也没觉得有多么的震惊,毕竟他们之间的关系,他多少是知道一些的。

好一会儿,萧逸寒松开沈云溪的肩膀,微笑着道:“走吧。”话里,眼里,尽是不舍。

沈云溪噙着泪光,轻嗯一声,然后饶过他,在他的注视下终是上了马车。

她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离开,这离别的愁绪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离别,总是愁!

虽说跟他们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毕竟还是有些感情。所以,难免会出现这种不舍的情况。

有些人,看着这边的这一幕,停下了手中的活儿,静望着这边,目含伤感。

梁西城跳上马车,向萧逸寒拱手道:“王爷,保重!”

“保重!”萧逸寒微点头,道。

“驾——”

梁西城手中马鞭一挥,马车便向前狂奔而去。

沈云溪撩起帘子,看着跟着马车追了几步的萧逸寒,挥了挥手,浅笑着轻语道:“逸寒,有缘再见!”

哒哒哒的马蹄声虽然掩盖了她的声音,但萧逸寒依旧听清楚她的话。

他伸起手,向她挥了挥,目含笑意:“云溪,希望你能幸福!”

他的话,沈云溪同样听清楚了。

没多会儿,马车就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

萧逸寒望着那有些空旷的街道,低头轻叹了一声,然后方才转身进了客栈。

沈云溪放下车帘,靠坐在车壁上。

脑海里想着萧逸寒最后那一句无声的话,她唇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有些苦涩,有些无奈。

她的幸福……

已经远去。

现在剩下的就只有晨曦。

晨曦就是她的幸福。

所有的。

想着晨曦,她便经不住的想到了凤轻尘,一口气微不可闻的从她口中吐出。

她沉沉的闭上眼睛,一滴泪,无声的从她的眼角溢出。

最后一次……她在心中如是说着。

许是这几天睡得不够好,沈云溪靠在车壁上,没多一会儿就睡着了。

因为有萧逸寒的令牌,所以到城门口安检的时候,很快就通过了。在他们出了北城门的时候,十几匹军队的马从南城门驰骋而进,为首的人一身凌冽,浑身散发出王者的气息。

他们的到来,引起了城中很多人的注意。

一队人马一路驰骋,最后在一家客栈的门前停了下来。

守在客栈门前的侍卫远远的就看见了他们,当看见最前面马匹身上的人时,猛然睁大了眼睛,然后立即奔向客栈内。

“属下见过瑞王爷!”

马匹停下,众人立即跪倒在地,恭敬的道。

凤轻尘手持缰绳,深邃的目光看着敞开的客栈,此刻他的心情很是复杂,心脏处还伴着隐隐的疼痛。

但,已四年多了。

这种痛,他已经习惯了。早已没了最初时的难忍。

“尘!”接到侍卫禀告的萧逸寒,从客栈内小跑出来,看着马上一身凌冽的人,他惊道。

这一道声音,换回了凤轻尘的思绪,他目光投向萧逸寒,轻嗯一声后翻身下马。

“人呢?”他停在他的身边,说出的话,有些迫不及待。

萧逸寒微微一怔,说道:“已经走了。”

“该死!”凤轻尘低咒道。一收到萧逸寒的消息,他就快马加鞭赶了过来,因为萧逸寒在信中说得急,所以一路上除了吃饭,基本没有停歇。即便是睡觉,他也只是小眯一会儿便再次启程。但没想到,赶了这么急还是没能来得及。

但,他没有被这冲撞了理智,他又连忙问道:“走了多久?”

“应该刚出城门。”萧逸寒说道。

凤轻尘闻此,立即转身上马,向北城门而去,跟在他身后的人马亦是追了上去,没有半点停顿。

看着疾驰而去的一队人,萧逸寒恍然大悟。

他猛地一拍巴掌,“糟糕,忘记告诉尘,云溪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了。”

说完,他转身向侍卫吩咐道:“马上去给我牵匹马来!”

“是!”侍卫领命立即离开了。

须臾,马就牵到了萧逸寒的身前,他不敢迟疑,立即上马向凤轻尘追去。

看着萧逸寒离去的身影,众人不禁皱了眉头,有些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回过神来。

但,心中却皆有些奇怪,怎么瑞王爷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

凤轻尘一行人驰骋出了城门,守城的人虽然不认识凤轻尘,但却认识他身后那些人身上的衣裳。所以,见他们一行人来,立即命人开闸放他们离开。刚想将闸门关上,却又见另外一马匹向这边冲来,见他来势汹汹,那守城的首领立即命令道:“关门!”

萧逸寒目光一凛,从腰中取出一令牌,对那人冷声道:“本王是安郡王,有急事出城!”

首领一听他是安郡王,又见他手中的令牌,眼见着马就要奔过来,他立即慌张的命令着正在关闸的人说道:“打开打开!快打开!”

那侍卫看见飞奔而来的马,吓得手一哆嗦,然后来不及将闸门打开,那马就从他头顶嘶叫而过,吓得他魂飞魄散。

城门前的人,看着这一幕,无一不撑大了双眼。在看见那侍卫安然无恙之后,终是松了一口气。

马匹上的萧逸寒回头看了那侍卫一眼,见他无恙便不再停留继续往前赶。

“那不是王爷吗?”

梁西城站在距离城门外百米的距离的一店铺前,侧身望着那驰骋离去的马,微微皱了皱眉,低语道:“他这么急着出城莫非是出了什么事?”

“这位小哥,你要的干粮和水袋已经准备好了。”这时,老板将包裹好的干粮和水袋放在梁西城身前,笑着说道。

“谢谢。”梁西城从怀中取了银子,放在柜台上,道了谢,拿了干粮之后就向停在不远处的马车走去。

因为走得匆忙,所以干粮和水袋并没有准备妥当,本来梁西城是想在下一个站口再去买,但想着离下一个镇还有距离,所以出城后便随便寻了这一处地方将干粮等物品购置妥当。

回到马车前,梁西城撩起车帘,抬眼看见沈云溪仍旧闭着眼睛,并没有被刚才的那一幕而惊醒,看着她眼下的那一圈乌青色,他微微叹了口气,然后将干粮等物放在座位上,方才跳上了马车,驾马离去。

至于,看见萧逸寒一事,待她醒来再说。

其实在潜意识里,梁西城并不想将萧逸寒出城的事情告诉给沈云溪。

他们之间的那些事情他虽然并不十分清楚,但在客栈的这些日子里,他却知道沈云溪很多时候都是不开心的,虽有她有时在萧逸寒面前也是高兴的的,但不开心的时候居多。

即便本来就知道她性子有些冷,但却不会像这几天这般,眉宇间总是擒着那片哀愁之色。或许是因为之前他娘亲的那句话,又或许只是她的原因,他并不想看着她总是不开心的模样。

不过,萧逸寒这次出城,他也能猜到或许跟她有些关系。但,既然注定了他们这样擦肩而过,那便就这样吧。

所以说在某一定程度上,沈云溪此刻沉睡着正中了梁西城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