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463章 你的名字

第四百六十三章 你的名字

山老大此话一出,虎子等人便整齐的向前迈出一步,长刀在阳光下泛着凌冽的寒光,晃得梁西城微微眯了眼。

他灿然一笑,说道:“山大哥这么多人,我哪敢耍‘花’样啊。”这话乍听之下似有畏惧之意,但其实他心底却不然。

说完,梁西城微侧过身,谨慎的问道:“莫兮姐,我们怎么办?”

“等我片刻。”沈云溪轻浅的话传进他的耳里。

声音平静,没有半点异‘色’。

听此,梁西城的心顿时安抚了大半,想必莫兮姐定有脱身之计。

“好。这些人的脾气不怎么好,时间不要拖久了。”梁西城轻点点头,叮嘱的说道。

“知道。”

“废话说完没有?”沈云溪话刚落下,那边山老大就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马车内,沈云溪闭目平息,方才那一番颠簸着实让她很是不好受。

但,想让她将钱财全数‘交’给这些山贼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是以,她需要一点时间恢复体力,如此,她才有足够的把握击倒这些山贼。

从刚才这些山贼的话中,她知道他们是这一带的山寇,似乎还有几分能耐,就好比他们中间其中一个叫虎子的人,单是一眼就知道他们身上怀有重财。因此,她更是在出手的时候有半点的疏忽。

梁西城咬了咬‘唇’,回转过头,面上依旧笑容满脸,“山大哥,不要着急。家姐正在车内清点包裹,清点完毕就将钱财全数‘交’给你们。”

此话一落,众山贼顿时面‘露’喜‘色’。

果然,这一把他们可是要发大财了。

但山老大却不是那么容易哄骗,他皱了皱浓眉,盯着梁西城命令的说道:“清点就不必了,直接将包裹全部扔出来就是。”

梁西城倒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并未因山老大这一番话,还有他凶恶的神情而有所慌张,他瞥了他们一眼,然后说道:“山大哥,家姐这么做也是想给你们省去一点麻烦,清点完毕将钱财‘交’于你们,你们直接拿走便是。更何况,你们十几人,难道还担心我们两个逃出你们的手掌心不成?”

“放屁!少诓老子!你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们这是想拖延时间,哼,以为这样做就可以自救或者等到其他人来了吗?”山老大粗鲁的怒骂一声,说完便冲身后的众人命令着道:“动手!”

山老大一声名下,众人便运气挥刀向他们气势汹汹的而去。

梁西城本还想多说两句,但话还没说出口,就看见众山贼一窝蜂的向他们涌来,即便他再淡定,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很是心慌了。

他运功起身,踢到一个已经靠近马车的山贼,见他出手,山老大顿时大怒,更觉得刚刚他那一番话是在故意耍他。然后,他手中大刀一扬,眸光寒冷的对梁西城说道:“找死!简直是负隅顽抗!今天老子就让你命归于此!”

说着,对将梁西城包围起来的几个山贼喝道:“这个人‘交’给我,你们将车里的人拿下!”说完,他就扬刀而来,而那将梁西城围了个水泄不通的几人瞬间退后在一边,向马车行去。

“莫兮姐,行了没有!”看着一晃眼就纵跃到他身前的山老大,梁西城紧张的向沈云溪吼叫道。

“哼,老子倒要看谁能救得了你!”山老大眼中杀意浓烈,话落,手中的大刀就朝梁西城劈去!

梁西城睁大了眼睛,看着从天而降的大刀,一时忘了躲避。

望着劈斩而下的大刀,山老大‘唇’角扬起一抹残忍的冷笑,然而就在这时,一抹月牙白身影从马车闪出,“小小山贼也敢在此放肆!”

清冷的声音飘‘荡’在树林间,决绝的语气让人不禁后背窜起一抹冷汗。

然而,山老大对她这话不过是大放厥词。

一个弱小‘女’子,在他们面前说出这番话,简直可笑。

但,‘唇’角的冷笑还未漾开,他便觉得眼前一抹白粉洒落,接着手腕处一麻,手中大刀瞬间从他手中脱落,他立即提心伸手去抓,可是,手还未有动作,一股强劲的掌风便劈向他,他立即运气定住身子但奈何在这一刻却半点使不上力,强壮的身子在掌风之下直直的往后退,而在这种情况下,他只有眼睁睁的看见那把大刀被人从他身前夺走。

一直往后退出近十米,山老大方才险险的扶着树干停了下来,他定住有些发软的身子,抬眼就看见一身穿月牙白衣裙的‘女’子稳稳的落在梁西城的身旁,她的手中握着一把大刀,赫然就是他刚刚被夺的那一把。

山老大的眼中顿时闪出一抹不可置信,这么多年以来还没有人从他的手中夺去他的刀。

对于武者,不,对他们山贼来说,那武器就是他们的保命符,或者是他们凶悍地位的一种象征。

但此刻这象征他身份的刀竟被一‘女’子所夺,而且还夺得这般容易。这对他来说,无疑是在侮辱他。

是以,这一刻山老大的心中的屈辱感甚浓,但更浓的是那愤怒之情。

而其他山贼看着这一幕,着实是被震惊了。

他们打劫这么多年,还从没遇见过有人敢这么从他们手中夺去刀去。哪一个人不是在看见他们这么多人出现的时候吓得全身发抖,不等他们开口便乖乖的将手中的钱财送到他们的身前,哪会向眼前这个‘女’子这般,竟还与他们动手。

这胆子可真是小!但,也可恨!

可是,对于他们这些想法,沈云溪可没心思多去想。

她淡淡的扫了众山贼一眼,然后转头对梁西城问道:“西城,没事吧?”

梁西城听见声音,顿时回过神来,无疑,刚刚沈云溪出手这一幕也令他吃惊不少。

虽然他早就从清沅的口中知道沈云溪有些本事,但却没料到她竟会强悍至此,只不过一招就夺了那山贼的武器,还将他震出去那么远!

这让他看来忽然有些自愧不如。

或许,他也得好生修炼武功了。

但,如果他知道沈云溪那一招还是在她一只手能用力的情况下,不知道这些人心中又会做何感想。

“放心吧,莫兮姐,我没事!”梁西城脸‘色’有些发白的淡笑着对沈云溪说道。

“那就好。”沈云溪松了口气的道:“下面,就‘交’给我好了。”

说完,她微侧过身,凌冽的目光扫向在场所有的山贼,杀意顿显。

望着她透过来的目光,众人不禁缩了缩脖子,可是,作为男人,作为已经成为山贼的男人,他们没有在这一刻撤退的理由。

在他们看来,她再厉害,也不过是一名‘女’子,而且还只是一人。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便是他们心中此刻的写照。

梁西城站在沈云溪的身后,看着她消瘦却‘挺’直的身影,心中再次涌起一抹愧疚。

在这一刻,本应是他将她护在身后,可现下却完全反了。这让他如何接受。

他心中的想法,沈云溪自是不知道,她最后将目光落在那山老大的身上,“你们一起上吧!”

“狂妄!”山老大咬牙切齿的对她说道。

他站直身,冷看着沈云溪,“刚刚老子说了,你们休想平安的离开这里!除非从老子的尸体上踩过去!”

沈云溪完美的‘唇’角微微向上扬起,霎那间,映衬了整片树林,风华绝代,美得不可方物。

但,有时候越美,就越有毒。

这话,落在沈云溪身上也是一样。

“那便踩着你们的尸体过去。”她轻声吐语,虽笑着,但眸底的那抹冷意却让人不能忽视,若是被她一时展‘露’的笑容所‘迷’,那这人注定了要葬身在此!

山老大顿觉受到了极大的耻辱,即便此刻他的身子已经受到了创伤,但他也不允许自己就这样倒下。

他知道,在刚刚她出手的那一刹那,从她手中洒出的粉末不是普通东西,而是毒粉。

没想到这‘女’人看上去仟瘦美丽,但做起事来却是这般狠绝。

旋即,他咬牙道:“一起上!拿下她的命,回去泡酒喝!”说话间,他已将体内的毒‘性’暂时‘逼’迫在一边,最后一个字刚落下,他就率先向沈云溪飞驰而去,硬掌出击。

而在他一声令下,众山贼皆是满脸愤怒的向沈云溪一拥而上。

无疑,她刚刚的话彻底的‘激’怒了他们。

他们必须通过实力来教训教训这个‘女’人,有时候话可不是‘乱’说的!

“只怕你们没有那个命!”沈云溪冷眼看着向她冲来的众山贼,说罢,手中大刀摔落,对付他们,还不需要武器,然后长袖一挥,无比强劲的掌风便向他们击去,有实力弱小者,只这一招便向后倒去,呕一个鲜血吐出。

站在战斗外围的梁西城看着沈云溪的一招一式,不禁长大了嘴巴。

真,真的强悍!

然而,突然一名山贼突然停下攻击沈云溪的动作,转而将目光投向战斗外的梁西城身上,眸‘色’暗茫!

旋即,他冷冷的瞥了一眼在与其他山贼‘激’战的沈云溪,转而向梁西城攻去。

他们可真是差点忘了还有这样一个人,沈云溪他没有把握拿下,但梁西城却不是太难。

只是,沈云溪没想到这一场战斗会引来那个人,当看见他从天而降出现在他们身前时,她站在原地顿时不知所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