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481章 正中下怀

第四百八十一章 正中下怀

这人会这么想,全然是因为对沈云溪不了解。

但,这一点,并怨不得他。

毕竟,这些年在江湖上,的确鲜少有人能从七星捶阵中全身而退。

可,即便如此,陈兴亦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说道:“等着。若不是她出现,我们现在已经栽在秦海的手中。这些年在夫人的手下,虽然做了些违背良心的事情,可我们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所以,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

陈兴既然发了话,其他心中有些想法的人也就将想法藏在了心中,安静的同陈兴站在一旁。

虽然,现在他们身上的毒没有解,不过,兴许在必要的时候能助沈云溪一臂之力。

沈云溪站在阵中,含笑的眸子扫向秦海等人,后者‘阴’冷一笑,说道:“给你最后一次投降认错的机会。错过这一次,待会儿就算你给老子磕头,你也没想从老子手中逃走。”

沈云溪浅浅一笑,道:“废话什么的就不要说了。有什么招就尽管使出来吧。”

“不自量力!”秦海冷哼一声,道:“以最快的速度给我解决她!”

他身后的人应声,运功而上。

沈云溪沉着面对,丝毫未将他们放在心上。可是陈兴他们却在一旁看着,却惊心不已。

但是,却也只得干着急,帮不上什么忙。

她在阵中,他们在阵外。

出阵难,想要进阵更难。

不过,阵中的情况似乎比他们所想象的要好上许多。

秦海哪一方的人虽然多,但沈云溪应付起来却并不吃力。但,她只用了一只手对付他们,另一只手却只垂放在身侧,似并无用处。

“老大,这姑娘的手是不是有点问题的?”一人在陈兴耳边轻声问道。这人并不是莽撞之人,知道在这个时候用大声,对阵中的人有一定的影响。

陈兴看着从容应对秦海等人攻击的沈云溪,微微皱了皱眉,抿头想了想,方才说道:“别管那么多,只要姑娘能从秦海的手中逃出来就可以了。”

“哦。”那人低低的应了一声,不再说话。

秦海等人见沈云溪在他们的连番攻击下,竟没有半点招架不住的势头,反而越挫越勇,不禁皱了皱眉,然后凝着她,嘲讽的说道:“没想到你还有些招数。”

沈云溪‘唇’角轻勾,些许不屑,并没有回答他的话。

在这个时候,与他们说话,说的不过都些废话罢了。

秦海见之,眼底掠过丝丝寒意。

旋即,转眼对同伴使了使眼‘色’,众人瞬间会意,变幻阵型,再向沈云溪发出猛力的一击。

面对他们的出击,沈云溪微微蹙了蹙眉,这个阵型显然比方才的要强上许多,但同是七星捶阵,并么有脱离它的‘精’髓。

陈兴等人看着,似觉得只在刹那间秦海这便突然就变得厉害了许多。这让他们之前稍微放下的心,又再次提了起来,更有甚者,额间后背都袭上了层层冷汗。

“今晚,老子会让你为你所做的决定后悔!”秦海话落,阵型就以他为中心,全阵的人将全数内力灌注在他的身上,然后从他的手中对沈云溪发出猛力的一击。

或者,可以说这一招就是成败的关键。

沈云溪眸底含笑,丝毫没有被他们的攻击所吓倒。

自然,她也看出了秦海这一招是想要了她的命。可是,她的命就真的是那么好取的吗?

他也去不打听打听她沈云溪是什么人!

而他们这一出击正中沈云溪心中所想,她也想速战速决。但刚刚她一直找不到最佳的攻击点。

但,他们这一招,正中她下怀!

如果秦海知道沈云溪的能力,他会为今晚的所作所为后悔!

但这世上没有后悔‘药’,所以不管今天晚上秦海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害,他都只有自己受着,半点怨不得别人。

陈兴等人在这时,不知道会在这场阵中谁输谁赢,手心都捏出了一把汗。

后来他们想,这时他们的胆子也是大的,竟然将自己的命‘交’给一个半点不了解的小姑娘手中,这种事稍有差池,就是毁了一生的事。不过,他们也庆幸他们在这时候这样做了。否则,他们后半辈子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儿。

为七星捶阵的厉害之处,秦海对自己这一击抱着百分之百的信心,他从未想过他这么多人会输在沈云溪这‘女’人的手中。

但,事情偏偏就这样发生了。

“啊”

随着‘啊’的一声剧烈的惨叫,那原本聚集在一起,成了形的七星捶阵瞬间瓦解,十余人从高空摔落,重重的摔在地上。

至于沈云溪却是稳稳的站在地上,居高临下,以睥睨天下的气质冷凝着摔了一地的人。

那秦海摔在地上,睁大了双眼看着沈云溪,他还没想清楚他应该怎么办,他人就从地上爬了起来,挥剑向沈云溪刺去。

背向站在他前方的沈云溪,纹丝未动,好似没察觉到身后的危险一般,令得陈兴等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只得高呼一声,“姑娘,小心!”

但那厢的沈云溪却依旧如常,陈兴等人更是焦急。

然而,在秦海离她一寸的距离时,她倏然转身,左手一扬,陈兴等人连她是怎么出手的都没有看清,那气势汹汹的秦海就已经昏倒在了地上,口吐鲜血。其余人见了,不禁再次睁大了眼睛,僵在原地。

“你”秦海痛苦的抬起手,指着沈云溪。

沈云溪缓步上前,在他身前停下,看着他‘唇’角扬起一抹冷笑。

下一秒,脚,毫不犹豫的踩在他抬起的手上,顿时惹得秦海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不知死活!”沈云溪冷声道。

微顿了顿,她又道:“早就跟你说过,谁输谁赢可不是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听了沈云溪这话,秦海顿时闭上了嘴,咬着牙忍着痛盯着沈云溪,额头上都冒满了冷汗,他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怎么?还想探我的底不成?”沈云溪轻笑着问道,显然没有回答秦海的意思。

而踩着秦海的脚更是用了几分力,秦海疼得浑身打颤。

“你若是有本事,就把我解决了。否则,以后让老子碰上你,一定不让你好过。”秦海咬牙切齿的说道。

沈云溪仍旧笑着,但眼底的寒意却让人不寒而栗,然后她说道:“本来我还想留着你回去给

叶婉仪禀告的,既然你现在说了这话,那我实在想不出要留下你的理由了。所以下了地狱可不要怨我,要怨就怨你自己不给自己留活路。”

“你,你敢!”直到这时,秦海心底才真正的感觉到了害怕,只是,他这话刚说完,一道白‘色’的光线便从他眼前划过,然后他人便直直的倒在了地上,双眼睁开。

其他人见了,恐慌的从地上爬起来,然而还没有站起身,一股刺鼻的味道便涌入他们鼻尖,接着他们便倒在了地上。

沈云溪看着躺了一地的人,‘阴’笑出声,“这可是你们自寻死路。”

她还是那菊‘花’,她没有必要给自己多留一个敌人。

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他们自然会害怕她,但心中更多的却是不甘。更何况,刚才在秦海的怂恿下,他们竟敢对自己有污秽的想法。这一点,是她绝对不能容忍的。

“姑娘,你没事儿吧?”陈兴等人走到她身旁,问道。

沈云溪转身,睨着他们的目光,寒气‘逼’人,然后她说道:“我要是有事的话,你们还能安全的站在这里吗?”

陈兴察觉到来自她身上的冷意,脸‘色’略带尴尬,“姑娘,你可真会说笑。”

“我从来不说笑。”沈云溪冷冷的否定了他的话,说完,淡淡的凝了他们一眼,转身正‘欲’离去。然而,刚转身,陈兴就拦住了她的去路,“姑娘,等一等。”

“还有事?”沈云溪停下脚步,淡声问道。

陈兴抿头有些为难的想了想,转头看了看他身后的人,说道:“其实,我们有事想与你商量。”

“什么事?说吧。”沈云溪说道。

陈兴再次顿了顿,在后面的人的鼓励下他方才出口,说道:“姑娘,其实,其实我们以后想跟着你。”

沈云溪微微一怔,旋即,好似听见什么笑话一般笑出了声,“我没听错吧?你们想跟着我?”

“姑娘,我们是认真的。”

陈兴身后有人站出来,很是一脸严肃的说道。

他们现在已经将叶婉仪得罪了个彻底,而且现在连秦海都已经死在了沈云溪的手中,虽然他们没有‘插’手,但因为他们是追击他

们出来的,所以叶婉仪定会将他们的死牵连都他们的身上。

之前,他们虽然希望沈云溪能赢得了秦海他们,但却没想过她会直接将他们了结了。

而且,在江湖上人人惶恐害怕的七星捶阵,到了她的手中不过就一普通的阵型,几乎是没有费什么力气的就将这阵型破了。这让他们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她的利害之处。所以,如果说之前他们只是抱着‘逼’不得已的心里想要跟在她的身边,那么现在他们可以说是心悦诚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