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484章 惶恐不安

第四百八十四章 惶恐不安

这些名头,沈云溪本是不在意的。

只是,这样一直推脱下去,反而觉得矫情了些。

而她自己本身并不会在京都一直待下去,所以,在这里不过是个过客。既然他们想这样,那便如了他们的意。

她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好了。这事就到此为此,我们还是继续刚才的话题吧。”她目光转向陈兴,“你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陈兴先是一怔,然后说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是对她最好的惩罚,所以莫兮姑娘按自己的想法做就是,至于我们,还是那句话,一切配合。”

沈云溪闻此,唇角微扬,“好。”说着,她站起身,向他们招了招手,陈兴等人站起身,聚集在一起,低头倾听沈云溪的吩咐。

沈云溪说完站起身问道:“都听清楚了吗?”

“嗯。都清楚了。”众人齐声回答。

“好,那大家都先回房休息,到点我再叫大家。”沈云溪点点头,道。

然后,众人纷纷转身出了大厅,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陈兴则招来屏儿,吩咐着道:“屏儿,带莫兮姑娘去东院休息。”

“是,少爷。”屏儿恭顺的应着,然后走到沈云溪身前:“莫兮姑娘,请跟奴婢来。”

沈云溪轻点了点头,看了眼陈兴,跟着屏儿出了大厅。而梁西城在经过陈兴身前时,冲他冷哼了一声,然后方才迈步离去。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陈兴轻笑一声,然后也不再多耽搁,提脚出了大厅。

穿过抄手游廊,便到了东院。

推开房门,屏儿转身对沈云溪恭敬的说道:“莫兮姑娘,这里就是你的房间了。对面那间房是梁少爷的。如果莫兮姑娘和梁少爷没有其他事要吩咐奴婢就先下去了。”

“好,下去吧。”沈云溪说道。

屏儿向两人欠了欠身,便出了东院。

待屏儿离开后,两人便进了房间。

“走吧,我们进去说。”沈云溪转头对梁西城说道,说完,就迈脚进了房间。

……

这厢沈云溪跟梁西城讲这一天她在瑞王府发生的事情时,那厢瑞王府里叶婉仪坐在高坐上,听着跪在地上人所说的话,她的脸色越变越铁青,不等他们的话说完,她手中的茶杯就绝情的向他们砸去,“你们竟然跟丢了?!你们二十几人,竟然搞不定一个女人,你们说我要你们又有何用?!”

“真是一群废物!”素心在一旁附和着说道,满腔的不甘。

跪在地上的人,听了这句话,垂放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拽紧,这话对他们来说可以是一种耻辱。

但,迫于双方的身份背景,这一切他们唯有忍了下来。

“那姑娘实在太攻心机了,所以我们也没有办法。”他们低埋着头,找着理由,希望叶婉仪不要太怪罪他们。

可是,不想叶婉仪顿时讽刺着道:“她攻心机,难道你们就没有长脑子吗?”

“我……”

“夫人,不好了不好了。”

不等他开口,大堂外就传来一阵惊呼声,话刚落音,那人就已经跑进了大堂。

“什么事这么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叶婉仪盯着踉跄着步子跑进来的人,喝道。

“夫人,出大事了!”那人面带惊恐的说道。

听见这话,叶婉仪终于正视起来,坐直身,眉头紧蹙的问道:“把话说清楚!”

“是,是秦海他们……他们在东街那边被人全部残杀了!而且,从他们死的方位,是在施展七星捶阵的时候。”想着当时看见那街上的那血腥的场面,他就不禁心中一阵作呕,甚感恶寒。

叶婉仪等人听见这话,不由得睁大了双眼,一脸的震惊与不置信!

秦海的身手在叶婉仪手下这些人中,本就是属于上乘者,但最厉害的还是他那一阵队,这些年在她的身边,但凡他们出手,从来没有失手的情况。

因为七星捶阵的原因!

但,现在有人却告诉她,他们被人杀害了!而且还是死在施展七星捶阵的时候。这话又如何不让她震惊!

叶婉仪尚且如此,其他人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好一会儿,叶婉仪才缓过神来,她颤着音道:“那陈兴他们呢?”秦海他们是她派出去追击陈兴的,现在秦海已经死了,那陈兴呢?

“在现场没有发现陈兴他们,或许是被他们逃走了。”那人说道。

“逃走?”叶婉仪眉头深锁,低喃着:“他们中了那丫头的毒,凭着秦海他们的本事应该很容易就能将他们追上才是。”微顿了下,她沉叹道:“看来,是有人插手了。”

“娘,如果真的是有其他人插手,那么这人是故意与王府做对了。这个人我们一定不能饶恕!”回过神的素心咬牙狠狠的说着。

虽然她不关心秦海的生死,可是现在却让那沈云溪逃走了。这一点是她心中的怨气。

她怎么想,心中都不痛快!

而现在既然有其他人插手,那么她自是不会放过了。

但她话刚说完,一个念头却猛地窜进她的脑子,她立即抓着叶婉仪的胳膊,震惊的道:“娘,你说这个人会不会就是那贼女子!除了她,我实在想不出会是什么人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公然与王府做对。”

叶婉仪转头看向她,目含探究,听着她的话,她也越发的觉得这话有些道理。

“娘,一定是她!那天她在客栈里跟我说的话,我听得很清楚,她说游戏才刚开始,她会慢慢跟我玩儿的。”素心有些惶恐的说道:“所以,这次她杀了秦海他们,一定是想趁机给我们一个厉害,让我们彻底的看清楚她绝对不是普通角色。虽然,她一再的隐瞒了自己的身份,但她这次一定是来寻仇来的!娘,我们怎么办?怎么办?”

想着沈云溪的厉害之处,这短短两天,他们几次交锋下来,都是被沈云溪占据了上风。而他们却半点没有还手的机会。

显然,沈云溪这次是有备而来。所以,这不得不让她心生畏惧。

“素心,给我镇定点!别什么人什么事情还没有弄清楚,我们就先乱了正脚。”叶婉仪紧紧的抓着素心的手腕,说道:“即便事情证明了是那女人杀了秦海他们,我们也没什么可怕的。她撑死也不过是一个人而已,但在我们的手中却有上百人。就算一个人给她一脚,也能把她往死里弄!”

叶婉仪话虽是这样说,但心中还是有些害怕的。

在前院的时候,沈云溪可以在她的眼皮底下,眨眼的功夫内就将陈兴那十几人弄倒在了地上,半点不得动弹,可见她的能耐。

若是秦海他们真的是被她所杀,一个能冲破在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七星捶阵,而且还将阵中的所有人全部所杀,那她的能力便不是她能所想的了。

但,即便如此,她身为王府的掌权人,她也绝对不能将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表露在众人的面前。

如果连她多害怕了,那恐怕王府,不,应该说是她就全毁了。

而这一点,是她绝对不允许的!

听了她的话,素心飘忽的眼神稍微有了些聚集,她望着叶婉仪,抖着音的问道:“娘,真的吗?”

“嗯。真的!你一定要相信娘!”叶婉仪重重的点了点头。

说完,她转身,对堂中的人沉声吩咐道:“立即去查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处理好秦海他们的身后事。”

“是,夫人!”

待那人离去,叶婉仪目光转向那还埋首跪在地上的人,她道:“你们也起来吧,去查清楚今天那女子的身份。至于下手地点就先从她所住的客栈下手。”

闻此,众人终是松了一口气,连忙答应着道:“是,夫人。我们马上去办。”说完,几人立即站起身,快速离开了大堂。

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叶婉仪眉头再次蹙起,如果不是秦海他们出了事,她身边少了人手,依照往日的性子,她定是不会放过这些人的。但,现在她正是用人之际,所以她才会放过他们。

而对于这一点,刚离去的那些人心中也是非常清楚的。

然后,她收回视线,对素心说道:“好了,素心,不要再想了。先回房好好休息,明天起来什么事都不会有的。”

素心恍惚中点了点头,“知道了,娘。我这就回房去。”说着,她便转身要往外走,可是,还没走到门前,她却又突然顿住了脚步,转身快步的回到叶婉仪的身前,一把紧紧的抓住叶婉仪,比之前更是紧张的说道:“娘,我不能回去,我不能回去。我现在必须去躲起来,否则我就完了,我就完了。”

看着完全没有半点冷静之态的素心,叶婉仪很是气愤,她猛地一把甩开素心的手,后者猝不及防,惊呼一声摔倒在了地上,但叶婉仪好似没看见一般,看着她说道:“你这是干什么?何时你的胆子变得这么小了!不过就是一点小事而已,就将你弄到如此地步!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