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485章 人为财死

第四百八十五章人为财死

叶婉仪愤怒不已的瞪着素心,心中有说不出的失望。

若非她不是自己的女儿,她早一脚将她踹飞了。

然而,对于她说的这些话,素心仿若未闻一般,她惶恐的连连摇头,然后从地上爬起,抓着叶婉仪的脚,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不是的,娘!我没有胆小,是她太厉害了!之前她在前院怎么将陈兴他们打倒的场景你也看见了,可是这都不是重点。娘,难道你忘记了她在下手之前,她说过她要是赢了陈兴他们,她就将我送给他们。”

“这话,她不只是说说而已。她是说真的!现在她不但赢了陈兴,还将秦海他们杀了,下一个,她的目标就是我了,说不定现在她就不知道藏在府里的那个地方,正等着我落网呢。娘,我不要被人强暴,我还要当瑞王妃的!娘,您快派人去把她给我抓出来,将她杀了。”

素心一边说着,一边往堂中堂外惶恐不已的瞧着,好似沈云溪真的就藏在王府里一般。

听着她的话,看着素心浑身颤抖的模样,叶婉仪心中愈发的生气,但素心有一句话却是触碰到了她的内心——那一句‘我还要当瑞王妃’的话。这一句话,可以说是她终生为之奋斗的目标。

自然,她早在老王爷去逝的时候就没了这机会,所以现在唯有素心帮她完成。

所以,因为这个,她不会让素心出事。

可是,素心似乎忘了,早在多年之前,她就已经将自己交给了王俊,没了清白之身。

“好了。你先起来,我这就派人去府里搜查。今晚上我也会派人守着你,不会让任何一人靠近你的房间。”叶婉仪拍了拍素心的手背,说道。

“小姐,夫人说得是。你不要想太多了,这一切夫人都会处理好的。”珑玉向前扶着素心,轻声安抚道:“而且,这么多年,还没有一个人敢在冲撞得罪夫人之后还能安然无恙的。虽然这位姑娘相较于其他人来说是要厉害很多。可是,比起夫人来她还是弱了许多。所以我们尽管等着看她的好下场就是了。

珑玉一番话停在素心的耳朵里还是有些效果的,然后她点了点头,轻嗯一声后在珑玉的搀扶下站起了身,不过,她心中的恐慌并没有因为她们的话全部散去。

“你先坐一会儿,等娘吩咐好了送你回房。”叶婉仪细声安抚着,就担心素心又失去理智。

“嗯。”素心又点了点头,坐在了座位上。

见她的情绪稳定了些,叶婉仪终是松了口气,然后她转身,开口唤人进来。

这时,素心突然在她身后说道:“如果王俊现在在王府就好了。”这样,他就可以一直守着她,她也无需害怕沈云溪了。

听了她的话,叶婉仪身子猛地一僵,她微侧过身,看着坐在位置上神情有些木然的素心,她沉声说道:“他已经离开王府已经四年了,不是我们容不得他,是他不想待在王府,如果不想惹娘不高兴,以后你就不要再在我的面前提起他的名字。”

素心抬起头,看着叶婉仪,问道:“娘,他离开得那么突然,连一句话都没有跟我说。您能告诉我,他到底是为什么吗?”

“娘刚已经说过了,他不想待在王府。”叶婉仪不悦地说道,显然不想再在王俊这件事上再多说。

但素心却追根问到底的说道:“可是,他为什么走得那么突然?”

“小姐,你快别说了,不要惹夫人生气。”看着叶婉仪铁青的脸,珑玉赶紧劝说着道。

虽然在她们来王府之前,王俊已经离开了,是不认识他的。

但这几年在王府,她们或多或少都对王俊这个人有所耳闻。因为这些年,在叶婉仪面前有两个人的名字不能随便被提起,一个就是前王妃,第二个就是王俊了。这两人的名字若是被她知道提起了,免不了一番狠狠的责罚。

而今天在这样的情况下,叶婉仪心中本来就是一堆的气,可素心还这样不听说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起,叶婉仪又怎么不生气?!

只是,现在仍旧处于慌乱恐慌中的素心并没有体会到珑玉的苦心,她微侧过头,望着珑玉很是无辜的说道:“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吗?”

珑玉暗自抚额,不敢抬头看叶婉仪铁青的脸,但后者还来不及发作,那被传话的侍卫就从面前走了进来。

“夫人,请问有何吩咐?”叶婉仪正欲冷喝,就自堂外走进一名侍卫,低头拱手顺从的问道。

叶婉仪瞪了一眼素心,回过头,说道:“今夜加强巡查,但凡发现有外来人员,或者异常情况,立即向我禀告!还有,在素心的房间外多派几个人监视着,没有命令任何人不许靠近她房间半步,否则格杀勿论!”

即便现在她很生气素心仍然执迷在王俊的事情上,可她不会因此而忽视了她的安危。

“是,夫人。属下这就去安排。”侍卫立即应道,然后转身出了大堂。

想着将要面临的总总事情,叶婉仪心中暗自叹了口气,这一次可以说是这么多年来以来她所面临遭遇的最严重的一次事情。

除了这女人,便是四年前在面对沈云溪的时候,她有种心身疲惫的感觉。

所幸的是,沈云溪已经在四年前死了。

她也除了一心头大患。

只是,但今天看见这女人,叶婉仪有一刹那她觉得在她的身上看见了沈云溪的影子,好像四年前那个时常膈应着她的沈云溪又回来了。但,现下看来,她的出现并不单纯,而且相较于沈云溪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她心中所以为的这个女人正是四年前企图将她烧死在佛堂里的沈云溪。

只不过,她换了容颜而已。

叶婉仪收起心中的复杂思绪,然后转身,对素心说道:“素心,时辰不早了,回房休息吧。”

“娘,她真的不会来吗?要是她来的话……”

素心忐忑的问道,脑海里一直闪现着沈云溪离开王府的时候,停留在她身上含笑的目光,总觉得她不会这样轻易的算了。

那天在客栈,她不过是在言语上冲撞了她,她就能对她们几人下毒,可想而知,这一次在她说了那样的话之后她还会安然不动吗?

“难道刚刚我的话还说得不清楚吗?都把这些想法都给我吞回肚子里去!不管你现在有多害怕,都不能再提起。”叶婉仪愤怒的道,微顿了下,她又道:“还有,我再重申一次,以后有关王俊的任何话任何事我都不想再听见,否则就算你是我的女儿,我也不会对你客气!”

他的名字,在叶婉仪心中是禁忌。

提及一次,她就想起曾经的那些事,至于那些事她又不想再想起,更不想再提起。

她说完,便转头对珑玉说道:“珑玉,扶小姐回房。今天晚上你跟珑玲就好好的陪着她,有什么情况及时告诉我!”说完,冷冷的看了一眼素心,径自转身出了大堂。

“娘,您刚刚还说陪我回房的!”望着叶婉仪愤然离去的背影,素心站起身,不甘的吼叫道。

但叶婉仪好似没听见一般,没有半点停留的往前走。

“小姐,你别叫了。今天夫人她很生气,你要是再这样,夫人恐怕真的就要动粗了。”珑玲向前,劝说着道。

珑玉在一旁附和着道:“是啊,小姐。今天府上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夫人已经心力交瘁了,所以我们就不要打扰她了,我们送你回房吧?”

素心转头,有些不悦的瞪着她两人,“今天之所以发生这么多事还不是怨你们,是你们怂恿我到娘面前去说那女人的不是,然后娘才会让你们去请她来王府,如果她不来王府,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我又怎么会变成这样?!如果待会儿她真的来了,我要是从她手中逃不了,你们也休想独善其身!哼!”

珑玉珑玲两人顿觉惊心不已,心中想着她怎么能说这些话?

昨个儿回来,她们虽然有说那女人的不是,但绝对没有怂恿她去夫人面前抓那女人来王府的事情。现在她既然会说她要是被那女人抓走,送给男人,她们也必须跟她受同样的罪!

这让她们如何接受!

但这些话,她们自然不能对素心总面反驳,除非她们不想活命了。

虽然有时候她们觉得素心俩母女语气态度恶劣了些,但她们在王府所得到的东西却要比以前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多。

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也不过如此了。

所以,她两人陪着笑,道:“小姐,你消消气,可不要气坏了身子。我们知道你现在是害怕,但我们也要相信夫人的能力,而且王府这么多人,就算那女人再厉害,也不能逃过这么多人的眼睛不是。所以,小姐你也不要杞人忧天,一切都会没事儿的。说不定啊,明早一起来,就会收到伤害秦海他们的人是另有其人也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