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559章 形势急转

第五百六十章 形势急转

无疑。沈云溪的话令凤轻尘受了伤。

他低垂下眼眸。抓着她的手也缓缓松开。

沈云溪转眼看着他抓着她的手。唇角轻扬。点点嘲讽在唇角漾开。然后。她迈脚向郑丘林走去。不再多看凤轻尘一眼。

然而。她还未走出三步。凤轻尘却突然出手。在她猝不及防之际点了她的穴道。

沈云溪定在原地。不得动弹。只得转动着眼睛看向他。眼中满是怒气。“你做什么。”

“对不起。云溪。这一次我不能由着你來。等救出晨曦。我会向你请罪。”凤轻尘走到她的身前。目光深沉的望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

“凤轻尘。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敢。立即放开我。否则我不会原谅你。永远。”沈云溪咬牙命令的说道。

她最后一个字刚落下。凤轻尘就伸手点了她的哑穴。然后他沉沉的望着她。唇角微动。点点苦涩荡漾。他说:“这个结果我四年前就已经料到了。”

所以。他无所谓了。

他这低沉的声音。让沈云溪心中猛然震了一下。

“你们说够了沒有。我们可沒有多余的耐心跟你们在这里耗。”郑丘林冷然的声音从那边传來。显然沒了什么耐心。

凤轻尘转身。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沒有回答他的话。

他侧过身。看向萧逸寒。“逸寒。云溪暂时交给你了。”

萧逸寒虽然对他的这般做法略有微辞。但在张了张嘴之后却是一个字也沒有说出口。然后。他点点头。“你放心。”

得到他的保证之后。凤轻尘又才看向沈云溪。眼底是浓郁的柔情。沈云溪看來熟悉而又陌生。

熟悉。是因为曾经他也这样望着她。

陌生。却是因为在他对她做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她觉得有些可悲。

但不管此刻看向他的眼神有多么的冷漠或者带着那刺眼的讽刺。凤轻尘都好似沒有瞧见一般。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乖。等我。”

沈云溪轻哼一声。偏过头去。一眼也不想看他。

凤轻尘无奈。却也觉得自己是咎由自取。

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再交托的重重的看了一眼萧逸寒。方才走到郑丘林身前两米的距离。“你的要求我可以答应你。”

郑丘林等人皆是一震。虽然他这话说得并不那么清楚。但他既然会说出这句话就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原本。他们是想利用晨曦來要挟他。可现在他就这样简单的答应了。他们反而觉得有些不可相信了。

“瑞王爷。我可警告你。不要跟我们玩什么花样儿。”郑丘林谨慎的冷语道。第一时间更新 说着他看了一眼他怀中还昏迷的晨曦。他又继续说道:“我们现在的命也不在乎了。但要是赔上小郡主的命。你瑞王爷可就得不偿失了。”

在说这话间。郑丘林目光扫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龙五龙九等那一大队人马。

显然。他对他们并不放心。

睿智如凤轻尘。自是明白他的意思。

所以。他伸手一扬。沉声吩咐道:“全部退后。”

“王爷。使不得。”龙五等人立即出声阻拦道。

凤轻尘剑眉微蹙。修长的身姿依然挺立。他铿锵有力的道:“如果还当我是你们的王爷。就立即按我所说的去做。第一时间更新 ”

龙五龙九不禁面面相觑。再看了一眼那边定在原地。却同样皱着眉头的沈云溪。他们在她的眼中能清楚的看见一抹震惊。虽然她隐藏得很好。可。还是让他们敏感的扑捉到了。

想着这些年王爷的模样。想着他现在身体所遭受的痛苦。龙五对龙九重重的点了点头。“按王爷所说的做。”

龙九轻嗯一声。指挥着其他人向后退。只留下托着夜冥轩的马儿站在那里。

“现在。行了吗。”凤轻尘冷声问道。

郑丘林望向夜冥轩。“把少主放下來。”

“龙九。”凤轻尘唤道。第一时间更新

依言。龙九快速的向前。将夜冥轩从马背上放了下來。解开了他脚上的绳子。却沒有解开他的手。

凤轻尘看了一眼扶着龙九的夜冥轩。对郑丘林说道:“把晨曦交过來。”

“我们一起走。”

“好。”

于是。凤轻尘扶着夜冥轩。郑丘林抱着晨曦一左一右。向中间走。

沈云溪看着凤轻尘。目光狐疑。

为了换回晨曦。他就这样把夜冥轩给他们了。

在他们交锋四年。不正确的说是九年。加上他曾经掩藏在瑞王府的那五年时间。他就这样放了他。第一时间更新

不管是她。还是在场的人。心中都十分的清楚。错过这一次机会。想要再抓回夜冥轩可就沒有那么容易了。

所以。可以说。这一次是最后一次机会。

就这样回天祁去。只怕在凤临烨那边他都站不住脚。

或许。因为这件事他手中的兵权都会被沒收。

因为这样就几乎是等于放虎归山了。

即便现在这个在敌人手中的人是他的女儿。但与两国的利益相比。牺牲一个亲人也是有所值得的。

只是。这些跟在他身边的人都可以说是他的死忠。犹如龙五龙九两人一般。第一时间更新

所以即便知道回去会是什么样糟糕的结果。他们也会全权听命于他。

这一点萧逸寒明白。沈云溪自然也是清楚的。毕竟。在他的身边也有些时日。

所以。在这一刻。因为他为晨曦所做的。沈云溪心中是有些动容的。

这一点点倾向他的情绪无关其他。只因为他看重晨曦。沒有辜负晨曦平日里念叨他的那一份心。

然而。龙九与郑丘林汇合。正欲交换手中的人。众人心情复杂。有喜有悲的时候。形势却在这个时候发生了逆转。

那原本昏迷不醒的夜冥轩。却在这个时候突然醒了过來。陡然从已经将怀中晨曦递交给龙九郑丘林夺了过來。他的速度很快。快到龙九反应过來的时候。他已经往后退出两三步。正一脸阴笑的看着他们。

众人被这突來的一幕镇住。同时。齐齐站在凤轻尘身后。随时听他吩咐。

夜冥轩无视凤轻尘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模样。他低头看着晨曦。伸手抚了抚她的脸颊:“原來。我们的小晨曦都这么大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目光若有若无的扫向那边神情复杂的沈云溪。后者对夜冥轩此举亦是震惊的。

沒想到他会在半路上使出这样一招來。

但相较于他们的震惊。郑丘林等人心中却是欣喜无比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少主。你沒事儿吧。”郑丘林戒备的望着龙九。退守到夜冥轩身旁。关切的问道。

夜冥轩轻笑。瞥了一眼凤轻尘。说道:“沒事。一点皮肉伤而已。我相信马上就会还回來了。”

他这话中是什么意思。众人自然明白。

不过是点老把戏。跟郑丘林他们一样的目的。就是借着晨曦來威胁威胁凤轻尘而已。

“夜冥轩。废话少说。你想怎么样就直说。别利用晨曦。”凤轻尘迈前一步。冷声道。

夜冥轩抬头。看向他。冷笑着道:“凤轻尘。话不要说得这么漂亮。也不知道当初是谁伤害了她。现在突然醒悟。是不是太迟了。”

他微微顿了下。 说道:“如果当初不是我的话。你的女人。你的孩子早就去见阎王了。何时会等到你在这里假情假意。”

听了他的话。凤轻尘心中更是大为火怒。“若不是你的话。我也根本不会与云溪分开。所以要真说谁是假情假意。那个人也一定是你而不是我。”

沈云溪震惊。四年前他赶她走。竟敢跟夜冥轩有关。

这么说來。夜冥轩他们早就是知情的。

所以。他也是瞒了她这么多年。

夜冥轩阴笑着看了一眼沈云溪。“怎么。不打算隐瞒下去了吗。你想现在就把瞒了四年多的秘密说出來吗。不过。我可告诉你哟。这样说出來云溪可不一定会原谅你。不过。我倒是可以帮你。帮你在云溪面前讨一点好。让她更快的原谅你。你觉得如何。”

“王爷。他的话你可千万不要相信。他不过就是想耍我们。”龙五立即向前阻拦着道。

他这话表面说得漂亮。说是给沈云溪出头。但这也不过是一个幌子。是想借此來打击凤轻尘罢了。所以。只要晨曦还在夜冥轩的手中。他就有盾牌來制服凤轻尘。

所以龙五他们方才这么紧张。

只因为他们明白晨曦在凤轻尘心中的地位。即便在这之前他们连面都沒有见过。但这些年他对沈云溪的那份深情他们可是瞧得真切。所以这一刻。他们是担心他因为她母女俩而做出什么傻事出來。

而龙五的这些话夜冥轩自是听得入耳。但他却并沒沒有否认。反而点头赞同着道:“诶。龙五这话可说对了。我就是耍你。可是你别无办法不是吗。”

说着。他看着晨曦。她许是有些不舒服。眉头紧蹙。有些苍白的嘴唇里还发出嘤嘤的声音。很是难受。

但。他却半点不以为意。他抬头看向凤轻尘说道:“怎么样。瑞王爷。有胆子吗。”

“夜冥轩。少跟我用激将法。你有什么目的直说便是。”凤轻尘淡然的道。

此刻。他管不了沈云溪到底有什么样的想法。在他的心里他只想晨曦平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