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591章 没有关系

第五百九十一章 没有关系

梁西城这话说得很有技巧,无疑是将沈沐天立于无法拒绝的境地。

他说完,便镇定的看着他。

他虽对这件事没那么紧张,可是他也不忍看着梁夫人为此郁郁寡欢。所以,在言辞上就稍微强硬了几分。

但,倒也和气。

沈沐天听后,先是一愣,然后轻笑出声,这惹得晨曦微微皱了眉头,似乎对此很不明白。

说来也是,这是一般都觉得很复杂了。

又更何况她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孩呢。

沈沐天低头,揉了揉她的脑袋,然后抬头对他们说道:“她的名字我想在你们问我之前就已经打听过了。所以我想不必我再在这里重复一次吧?”她的存在本来在沈府就不是什么秘密,所以他也没有必要跟他们玩迷藏。

再者说了,现在站在他面前可都不是什么普通人。

“既是如此,沈老爷又怎么解释她不但长得像我姨娘,而且连名字都一模一模样?我可不相信这世界还有如此雷同的人存在?”梁西城再次出声道。

沈云溪向前,“爹,你就实话告诉我们吧。”

沈沐天将目光投向沈云溪,“我刚刚说的就是实话,可是你们不相信罢了。还有,我想你们去佛堂并没有从她那里得到想要的答案吧。所以这件事你们就不要再去深究了。再问下去也只会是这么一个答案。”

沈云溪皱眉,望着沈沐天严肃的脸庞,他这样子似乎不像是在说假话。

可是,这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虽然他们没有得到他们的承认,可是他们基本上就可以确定茵姨的身份。

但,如果沈沐天这话属实,那么,连他也不知道她曾经的事了?

那她娘又到底是什么人?

沈云溪脑中思绪百转,然后她说道:“爹,那么我娘呢?你说她死了,那么她的家里人呢?”

这些话,她之前从来没有问过。

今天问起,不过是想力证自己的身份。

虽跟她没有太大的关系,但在了解这些事情之后也不能什么也不去管。

“她是孤儿。”沈沐天很镇定的回答。

沈云溪皱眉,对此并不相信。

可,沈沐天的神情看不出半点的破绽。

要么,他说的是实情,要么就是他掩藏得太好。

梁西城梁夫人相似一眼,显然也对沈沐天这回答不那么接受。

“好了。时辰不早了,有什么问题等明天再说吧。”沈沐天并不想在这个问题再纠缠下去,转头又对李管家吩咐道:“李管家,安排好梁夫人和梁少爷的住处。”李管家点头应下,沈沐天说完,他就抱起晨曦,“晨曦,走,跟外公去书房,外公有好东西送给你。”

“真的吗?”晨曦欣喜的道。

可是,刚说完话,她便收起脸上的笑容,转头小心翼翼的看向沈云溪,“娘亲,我可以收外公送给我的礼物吗?”

“去吧。记得不要太顽皮了。”沈云溪点点头,说道。

“谢谢娘亲,晨曦一定不会的,会乖乖的呆在外公身边。”晨曦灿笑着道。

看着她搂着沈沐天的脖子,一边笑着一边跟着她外公出了大厅,沈云溪唇角不自觉的勾起,不管事情的真相如何,她知道沈沐天对她们是真的疼爱。

如果他今天有意瞒着他们事情的真相,相比也是考虑到茵姨的关系。

或许,早在这之前,他们就想到了这一天,或许事先在这件事情上便有了共识。

否则,他们不会这么镇定。

“梁夫人,梁少爷,请跟我来。”李管家走到他们前面,有礼的说道。

梁西城看向他,“李管家,不用麻烦了。莫兮姐已经给我们安排好房间,待会儿我们直接过去就是了,李管家有事要忙就去吧,不必理会我们。”

李管家转头询问的看向沈云溪,后者向他点了点头,然后他说道:“那我就先下去了,两人请自便。”

梁夫人两人点点头。

待李管家出去后,梁西城走到沈云溪身边,“莫兮姐,现在怎么办?”

沈云溪抿头想了想,说道:“我会再找机会跟我爹问问情况,如果实在没有结果,我们就只有另寻他径了?”

“莫兮姐还有其他方法?”梁西城问。

沈云溪轻嗯一声,道:“滴血验亲。”

“滴血验亲?”梁西城梁夫人相视一眼,说道。

“不错。只有这个办法,才能最直接的验证这件事的真相。”

“可是,我姐姐她肯定不会同意的。”梁夫人出口道。

既然她会正面拒绝与他们相认,又怎么会让她滴血验亲呢?

沈云溪唇角轻勾,“如果真的那个那种情况,也只有难为她,不能由着她了。”

“莫兮姐这话的意思是把我姨母打晕,我们暗中操作?”梁西城想了想,问道。

“嗯哼。”沈云溪挑眉应道。

那又何必需要征得秦微茵的同意呢。

若跑去跟她说这事,不过是多费唇舌而已。

所以,有时候只有用点歪招。

“好。真到了没有办法的时候,就按莫兮所说的办。”梁夫人思索之下,赞同沈云溪的想法。

然后,几人又说了一会儿便分开了。

沈云溪想了想,去了书房。

还没走到书房,就听见真真笑声从里面传出来。

听着这爷孙两人的笑声,沈云溪也不禁扬起了唇角。

“叩叩叩——”沈云溪敲响房门,很快的,李管家就将房门打开了,“小姐。”

沈云溪点头,走进书房。

“娘亲你来了?”晨曦看见沈云溪从外走进,立即从沈沐天的腿上跳下,将她从他那里得到的宝贝炫耀似的捧到沈云溪的面前:“娘亲,你快看,这是外公送给我的礼物,我都好喜欢,也很漂亮。”

沈云溪看了眼,她手中的是一个成色有些深,质地很好的玉镯,但看上去并不那么新。

“这是你娘的遗物。”沈沐天起身,走到他们身边解释着道。

“哦。”沈云溪了然的点了点头,难怪看上去有些旧了。

“怎么样?你们事情都谈完了,还有什么想问我的吗?”沈沐天主动对她问起这事。

沈云溪对此有些诧异,在大厅里的时候他可是有些不愿提起的,但现在却……

“李管家,把晨曦先抱出去玩会儿,我跟小姐谈点事。”沈沐天将她的狐疑看在眼里,却也不说什么,只转头对李管家吩咐这说道。

“好。”

但,晨曦却有些不乐意。

沈云溪弯身,“晨曦,先去跟李爷爷玩会儿,一会儿娘亲就来找你。”

“好吧。”晨曦有些闷闷的应着,然后将玉镯小心的收在怀中,牵着李管家的手出去了。

沈沐天走回到座位上,指了指身旁的座位,对沈云溪说道:“云溪,坐下说吧。”

沈云溪点头,在座位上坐下。

坐定后,斟了茶递给沈沐天,然后也给自己斟了一杯,轻抿一口后方才对沈沐天说道:“爹,我娘她真的是孤儿吗?”

“嗯,当初我遇见她的时候,她的确是这么说的。”沈沐天说道。

“那么事实呢?”说是一回事儿,有时候事情的真相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没去查过。”沈沐天如实回答道。

“当初我娶她,并不是因为她的身份背景,更何况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信任,所以我没有理由再在背后去调差有关她的任何事。”沈沐天说道。

这话,说得倒是不假。

“那茵姨呢?你又是因为娶她的?”沈云溪问。

既然他摊开来说,她也没有什么可遮掩的。再说了,她始终觉得如果事情的真相不是他所说的那样,就算他们把这谎话圆得有多么好,也绝非是天衣无缝的。总有一些地方是他们可以查出漏洞的地方。

沈沐天轻轻一笑,看了眼沈云溪说道:“看上眼了呗,所以就娶了,也没有太多的原因。”

沈云溪挑眉,“那她也是孤儿吗?”

一个在佛堂里待了二十多年的人,没有见跟她有关的任何一人来找她,除了孤儿以外便真的是有心与家人不再有关。

更何况,就算是孤儿,也有自己的朋友,不可能真的是单身一人。

“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话。”沈沐天看了她一会儿后,沉声说道。

沈云溪没有回答,但不说话便是默认了。

沈沐天笑着摇了摇头,“云溪,这件事其实你没必要了解那么多。她跟你没有关系的。”就算有关系,但那种关系也被她生生的隔断了。

更何况,有些事沈云溪知道得太多,对她并没有好处。

或者,还很伤心,不能接受。

所以,还不如不知道的好。

沈云溪深沉的看着沈沐天,似要从他这句话中读出一些另外的意思来。

其实,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她没有必要知道这么多呢。

但既然她跟着梁夫人他们回来了,那么这件事就算跟她没有关系,也跟她有关系了。

所以,既然开了这头,就没有道理在中途隔断。

更何况,有些事她已经知道了,几乎没有伤害她的可能。

所以,如果沈沐天真的有这方面的考虑的话,那他便是多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