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598章 看透生活

第五百九十八章 看透生活

待沈云溪离开瑞王府之后,龙五从暗处走出,望着她们离去的背影,“王爷,小郡主没事吧?”

“已经吃过药了。凤轻尘皱了皱眉,“应该没什么问题。”

只是,这话连他自己听来都没有太大的信心。

“哦,那就好。”龙五松一口气的道。

……

那边,心悠不已的叶婉仪从下人口中听说沈云溪离开,便站在窗户前,望着窗外的景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娘……”

突然,身后传来素心的声音。

她一身翠绿的衣裙,脸上化着精致的淡妆,如此模样,乍看之下恍惚中倒也有几分名门闺秀的风范。

“怎么了?素心,有事吗?”

叶婉仪回过头,笑着对她问道。

她这话令素心皱了眉头,眼神奇怪的看着叶婉仪,“娘,我没有事,但有事的那个人分明是你呢。”

“刚刚吃饭你一直都心不在焉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要是遇见麻烦事可以跟我说的,娘。”素心轻轻的说道。

素心经过那些事之后,心,反倒细心了,对她这个娘也关心了很多。

这一点,叶婉仪颇感欣慰。

“没事,就是想起一些往事而已。”有关沈云溪的一些事,她并不想告诉她。

现在这样的素心其实也挺好的,若是让她想起那些事,或许结局会更糟糕。

她也曾想过找沈云溪报仇。

可是,这仇她又不是没有报过,但结果呢?

赔上的是她的女儿。

所以,这些事她也是看透了。

她也没什么可求的了。

“能跟我说说吗?”素心一手亲昵的挽着叶婉仪,问道。

叶婉仪微叹一声,在桌前坐下,然后拍了拍她的手,说道:“没什么可说的,事情都过去了。”

“哦。”见她都这么说了,素心也没有再多问。

叶婉仪看着素心素雅的脸,看着她眼中的平淡,她突然出口道:“素心,我们离开王府吧。”

“离开王府?”素心一惊,眼中满是诧异。

叶婉仪没有立即回答她的话,她站起身,站在原地目光扫了一圈屋内,长叹一声说道:“这里本来就不是我们的家,住了这么多年我们也是时候离开了。”

“可是娘以前从来都没有提起过?”素心依旧心有不解。

“突然想起而已。”叶婉仪笑道。

“那娘这话时真的还是一时兴起?”素心问。

叶婉仪点点头,“真的。”

微顿了下,说道:“所以,这几天你就简单的收拾一下,待一切都收拾妥当之后我们就离开。”

“可是离开王爷我们又能去哪里?”素心眉黛微蹙的问道。

“哪里都可以,先离开这里就是。”叶婉仪想了想,又说道:“不如就去五台山吧。”

在五台山有佛有庙,是安静之地,倒也不失为养身之地。

“可是……”素心似仍就想不通叶婉仪为什么突然有离开王府的想法。

但叶婉仪却不想再听她说什么,“好了。其他的就不要说了,如果你想跟娘一起走的话就跟我一起离开这里。”

说着,她向前一步,拍着素心的肩膀说道:“素心,你心中要明白娘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

在京都,虽然不是人人都知道素心的那点丑事,但在她们这个圈子里的那些人还是知道的。

所以,就算她们现在身在京都,身在这富贵之地,她们也犹如身在牢笼之中,大门不出,只有在这王府里待着。

甚至有时候素心想出去走走,也得乔装打扮一番,而且还要防止在她三尺之内不能有男人出现。否则,那一幕幕的丑事就会直接在大街上上演了。

所幸的是,这样的事暂时还没有发生过。

但,这却是她最担心的。

本来她还不想离开,可是沈云溪的再次出现刺激了她。

她没有忘记,沈云溪为什么会被烧死在佛堂,只是她没有死。所以现在报应就由她们来受了。

她只希望之前写在那纸上的秘密,她不会像其他人提起。

特别是凤轻尘。

所以,在事情可能爆发之前,她们还是离开的为好。

找一处地方,安静的过后面的生活。

“哦。”素心虽有些那么一点点的不情愿,但也没再多言。

“好了。快回房休息去吧。”叶婉仪欣慰的点点头。

素心走到门边,但却又突然停了下来,她转身看向叶婉仪,脸颊两边冒着可疑的绯红,“娘……”

她似欲言又止。

叶婉仪正走到床边,听见她的声音转过身来,“怎么了?还有话要说?”

素心抿唇想了想,说道:“嗯,表哥他回来了……”

听了这话,再看着素心脸上的那抹红色,叶婉仪的心突的咯噔一下,“他刚从战场回来,又是死里逃生,所以你就不要去打扰他了。他也有很多事情要忙。”

素心显然对她这话有些不高兴,“娘,你这是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你变了。”

“不要胡思乱想,快回房休息。”叶婉仪有些不耐的说道。

“娘,我没有乱想。我是真的觉得你这些日子变了。以前你不会这样的。”素心皱着眉头走到叶婉仪的身边,一定不定的看着她说道:“娘,以前你只要知道表哥回来了会第一时间带着我去见他,也从没想过离开王府,你说王府就是你的家,你一辈子都不会离开。可是你刚刚这些话跟你曾经说过的完全相反!娘,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叶婉仪抬眼看着她,“我没有怎么样?不管我有没有变,你只要按着我所说的做就行了。”

素心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可以去见凤轻尘。是,曾经她是一万个想他们之间发生点男女之情,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因为她体内的毒,凡是素心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她都没有安排男性。

或许,让人在前面探路,让男的在她出现的时候全部回避。

但凤轻尘的身边全是男人,如果素心去了……

那样的结果,她不敢想。

在她体内毒发作的第一天所发生的那一幕,还历历在目。

“娘,我知道我应该听你的话,可是你也要告诉我一个令我信服的理由呀。否则女儿怎么听你的。”素心不理解的说道。

叶婉仪目带厉色的看着素心,“素心,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素心皱眉。

“素心,你要明白当娘的是为了你好就行了。这就是最好的理由。所以即便你现在心里还有什么想说的话,我都不想听,如果你不想我不高兴,如果你想我今晚彻夜难眠的话,你就继续说下去!”叶婉仪是被这样的素心惹得有些火了。

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跟她说她体内毒的事。

她现在虽然中了毒,可是只要不发作,其他时候都是正常的。

可是如果让她清醒的时候,知道她体内毒素时是什么样子,那样的情况,她不知道她能不能承受得住。

见叶婉仪冒火了,素心终是妥协了。

她连忙抬手安抚这说道:“好好好,娘你不要生气,我不说了好吗?你要保重身体。我这就回房去休息,你也早些睡。”

说完,她便转身快速的离开了叶婉仪的房间。

看着她离开,叶婉仪有些颓废的在桌前坐下。

她一手按在太阳穴上,眉眼里都是无奈和痛苦。

她这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

老天爷要这么对她?

可是,她忘记了,这一切都是她自己招来的。

若非当初她的执念,若非她当初的痴心妄想,她今天又怎么可能是这样的?

她可以安安分分的做她的富贵太太?

哪会出现在这王府?

王府,本就不是她应该呆的地方。

好一阵子,叶婉仪才回过神,然后招来丫鬟,对她吩咐道:“看好小姐,不能让她去见王爷,一旦没了她的踪影就立即告诉我,知道吗?”

“知道了,夫人。”那丫鬟应声后便转身出去了。

叶婉仪起身,走到窗边,望着头顶的弦月,满目苍夷。

或许,她们要尽快离开了。

多一天都不行。

……

沈云溪抱着晨曦大步的走出了王府,头也不回。

晨曦窝在她的怀里,仰着头看着她,看着她冷沉着脸,她就知道娘亲这是生气了。

她摇了摇她的胳膊,“娘亲,你还在跟晨曦生气吗?”

沈云溪没有回答,继续大步的往前走。

但,刚走下台阶,就有侍卫走到她们的身前,一脸恭敬的说道:“见过王妃和小郡主。”

沈云溪停下脚步,眉黛不悦的看着她说道:“有事?”

“是,王妃。”侍卫依旧低着头,但手却是指了指他的身后,“王爷特意给小郡主安排了马车,王爷说小郡主今天玩了一天累了,这么晚还没吃饭,所以坐马车回去快一点。”

虽然他没有抬头,可是他却是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头上传来的冰冷目光。

“爹爹真好!”

“不需要!”

沈云溪晨曦两人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沈云溪低头看向晨曦,目有不悦,“怎么?你要坐马车?”

那侍卫一听,这话好像有些不妙啊。

可是他家王爷可是说了,不管王妃说什么都得让他们坐马车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