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兮:废弃王妃

275

275

四周一片虫儿鸣鸟儿鸣的声音。

花想窖只觉得浑身一阵阵的酸痛,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微微肇起眉,募地睁开眼,挣扎着做起身,转眼看向四周

这是哪里?

四周一片片的桃花树,却又四周书两炳的都是水,身下是特制的坚固的莲花床,满满的情新的水上气息参杂着淡淡的桃花淡

索绕鼻{司。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这么像南誉国?

她不是本来还在四国交界的凉林侮边吗?

花想窖觉得浑身酸痛,想起白己昏迷之前是不小心掉进了凉林侮里,直接被侮浪一拍就给拍晕了过去

花想空抬眼向四周看去,桃花香气漂浮,本来有些凌乱的心此时只剩下一片的疑问,再多的就是对萧越寒的担心,只是那

份狂躁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萧越寒的眼睛还是看不见,阿灵环在袖那里,那二百个士兵对战西通国玉千精兵

他他应该会没事的口巴

花想窖咬唇,心里隐隐的泛着疼。

却在看到桃花林下一身素白锦衣,龙冠玉面,翩翩走来的男人那张从窖淡定的脸时,她蹬时愣了一下,仿徨的站起身,却

浑身虚软,只能险险的坐在莲花**,本能的让眼中透出一丝晾讶。

“窖儿。’墨离缓步走来,脸上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温暖异常,直接反射到四周飘香的桃花树,

更反射向湛蓝的天空,让人有一爵间的目眩神迷。

花想窖呆呆的看着他:“你?”

他的眼神不再是那时的迷惑和对她的好奇,而是满满的温柔。

如同曾经的长卿所给予她的温柔一般

墨离储上莲花小船直到她身下这坚固的莲花造型的床边,站到她的面前。

花想窖有些呆滞,缓缓抬起眼,看着他。

熟悉的笑,熟悉的温柔,眼中也全是熟悉的色彩,可是那一爵间,花想窖却觉得万分的陌生。

“你终于,还是队复记忆了?’淡淡的,无彼无澜的,她轻声问。

似是没想到她会这样平淡的说出这一句,墨离有那么一爵间的诧异,随即温和的笑了笑,俯下身落坐于她身侧,静静的看

着她苍白的脸颊:“嗯。

见他应了,花想窖却是微微皱起眉,一爵间仿佛是找不到什么话要对他说,只是无力的哼哼了一声,便再无下句。

“窖儿似乎是不想理我?’墨离挑了挑柔和的剑眉,转眼淡笑着看着她。

化想谷叹唇,却是冷冷一笑,笑得有几分无奈:“没有啊,如此桃花美景,我竟然环坐在这绿彼荡漾的水上,白然是欣赏

美景多过于欣赏美男。

墨离笑了笑,只是看着她明显是不白然的脸,忽然抬起手,修长的手指好好牢于花想窖的下巴上,转过她的脸让她看向他

在看向他时,花想窖仿徨的躲避了一下。

其实不用问,她也知道那一日西通国围堵东寻国二百士兵是墨离设计的。南誉国在暗中已经与西通国结为兄弟之国,不管

是长卿还是墨离,白然都是对萧越寒有所仇视的。

她不怨墨离,她也无法去怨谁,要怨,也只怨这命运和白己罢了。

“窖儿在躲什么?’墨离的眼中仿佛还是曾经那般的温柔,还是那般的对她,不曾变过。

可是花想窖却在他的眼中能明显的读懂,他已经不是曾经的公孙长卿了。

或者,他一直都不是公孙长卿,白从他知道白己的真实身份后,估计他就已经变了。

花想窖,你知道你的长卿哥哥现在在想匹什么吗?化想谷静默的看着他,却是在心中对着另一个灵魂疑问。

没有人回答她,或者,那个花想窖早已经死在了心底。

“窖儿没有躲什么。”化想谷静静的回答,淡淡的看着他温柔浅笑的眼,只是忽然咧汁嘴甜笑了一下:“长卿,两年不

见,近来可好?”

墨离的手微微顿了一下,眼中也闪过一抹浅浅的不可思议,虽然稍纵即近。

化想谷眨了眨眼,不等他回答,便又问:“我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在你这里,能告诉我吗?”

墨离放下手,眼中的笑意渐无,换成了淡淡的面无表清,静静的看着她,似乎是仕扣量她。

“窖儿,可是长卿失忆时伤到了你?所以容儿才会对长卿这般疏离么?’他的眼中帝着一丝淌然。

花想窖转开脸,笑得万分美丽,却是未答,只是看向四周的桃花树:“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她继续问。

“两日前在凉林侮边,你失足落侮,萧越寒看不见你落到了哪里,我趁着他未找到你时将你从侮浪中救了出来,那你已经

昏迷。’墨离如实日著。

化想谷抵嘴:“所以,西通国忽然出现挡住我们的去路。是你早就知道我们会在那里路过,才会告诉西通国的元帅吧?”

墨离的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他转过眼看向花想窖:“窖儿”

“所以,你是还是长卿吗?’花想窖忽然转过眼淡淡的看向他:“还是曾经那个云淡风轻的公孙长卿吗?”

墨离皱眉,想说什么,花想窖却打断了他的话:“不对,你是墨离,南誉国的皇帝,心坏家国天下的帝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