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兮:废弃王妃

342

342

“你不骂我啊?”化想谷叹了吸鼻子,收住眼泪抽噎了两下,忽然觉得白己哭得像个孩子,便只好埋怨的瞪着他:“那你

刚刚还用那种表清看着我.还连个招呼也不打的就把我拽了过来.吓死我了”

萧越寒无奈的看着她,向来对一切者阴匈有成竹的人,此时面对这个总是阴阳匡气,时而聪明时而堪比笨蛋的复杂的小女人

无奈,不能打也不能骂,本来满心的担心和怒气终于还是被她这无原无故的率先的大哭大叫给催散。

“罢了,没事就好,我们回去吧。’萧越寒叹息道,持起缥绎,轻轻的揽着身上环在抽噎着的女人,无奈的叹笑了一下,

深邃的双眸淡淡的看了看她身后垂着的青丝,顿时抬起一手无比爱冷的揉了揉那头乱发,然后策马转身就要走出南塞城。

花想窖不再说什么,只是径白转过身看着马脖子上的毛毛发呆,感觉到萧越寒一手持着缥绎,一手轻轻扣在她的腹部,温

暖的大手把她刚刚在古墓下边给吓得凉透了的身心都捂的暖了过来,可是心里却还是有匹胆嗜氮

其实她白己明白是她白己的错,是她自己擅白跑出来计袖担。

可是她就是莫名奇妙的好想找机会大哭一场,最好可以狂隆的噢求着他把腰牌给她,让她去救轩辕奥。

或许她其实可墉另一种方法,不用偷腰牌就直接把轩辕奥救出来,可是现在,轩辕奥中了毒,更也不知道供基给她吃的

是什么东西,不过肯定不是好东西就是了·所以,当务之急是必须在这四天内把轩辕奥和白己都救了才行四天的时间,恐

泊也只有按照供基说的,拿腰牌去救人了。

那个腰牌

化想谷仕由萧越寒拘着自己,忽然停止了刚刚抑制不住的抽位,吸了吸鼻子,软软的靠在萧越寒胸前,闭上眼呼吸着身后

淡淡的温暖的龙延香的味道,却又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她要怎么办?

“你刚刚遇到了什么人?”忽然,本来正抱着她一起驾马向南零城门处准备好的马车那边行去的萧越寒忽然勒住缥绎,声

音中顿时又参杂了些许的冰凉。

“啊?’花想窖募然转头,看向萧越寒一直盯着白己后脖颈处的眼神,连陀抬起手摸了摸他视线所触及的脖子后边的地

方,摸到了那片红肿,工时想到之前她被人砍伤了脖子晕了过去给帝去了古墓的事。

“哦,我没遇到什么人啊.我刚刚在去找人的时候,有几个乱民看到我骑的马,可能是饿了,就冲上来想要抢马,我不小

心从马上捧了下去,把脖扭伤了而己.不过没事的啦.我又什么事,马儿也没被人家抢走”化想谷连陀转过,避开萧越寒

审讯一般的视线,有些院张的解释。

身后沉默了许久,沉默的让花想窖有些害泊。

她在犹豫,犹豫要不要告诉他。

她真的不想等到白己拿到腰牌离开时会被他误解,更也不想再看到那个冷冰冰的对白己的萧越寒。

可是她若是说她要去拿腰牌里的藏宝图去救轩辕奥,恐泊萧越寒会直接将她绑着回皇者队

“你刚刚要去见的是轩辕奥?’有些紧绷的声音在沉默了许久之后又在身后传来,声音却是有些缥缈,听起来像是从远方

传来的一样。

花想窖募然转过头看向他,看向萧越寒:“你想问什么?”

“想问我为什么一定要去见他?想问我和他有什么事是吗?萧越寒,你不相信我吗?还是,你从未相信过?”

萧越寒不语,只是看着她转过来的头,看着她的神色,忽然抿起薄唇,冷冷的瞪了她一眼,却是一爵间冷意全无,手下更

是搂紧了她。

“驾·’萧越寒踢了一下马腹,让她转过身去乖乖的坐着,不再跟这个女人扯嘴皮子上的功夫,手下却是越搂越紧。

他在无声的警告,警告她如此的质问,警告她目两着他的某些事清

花想窖却是在感觉到他紧搂着自己策马前行时,忽然咧汁嘴甜蜜的笑了笑,随即甜蜜的笑窖又化成了一道无奈,在萧越寒

看不见的地方,有一道隐约的恐嗅。

两人骑马走到暗影他们那边,回皇都的马车已经准备好。

似乎还是打算微服回去,马车还是来的时候乘过的那辆,外表看起来很普通。

萧越寒抱看化想谷下马,花想窖假意撒娇般的娇笑了一下,却是在脚下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忽然俏俏的狠狠捏了一下白己

的大腿,直到她因为疼痛而脸色发白时,她顿时忽然似是痛苦般的蹲到了地上。

“啊”化想谷抬住肚子蹲了下去,俏俏的又狠狠的捏了一下大腿。

刚转身要告诉暗影可以上路了的萧越寒陡然转身,只见刚刚还好好的花想窖忽然面色发白的似是哪里疼痛一般的蹲下身,

陕步走回去扶住她:“怎么回事?”

“我”化想谷叹着唇,小心的缥向萧越寒的眼:“我可能是寒毒刚解,体内有些不适应,忽然肚子好痛我肚

子好痛.’说着,花想窖更是声泪俱下的软软的靠进萧越寒坏里:“我肚好痛我们再等几天回皇都好不发?我好难

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