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兮:废弃王妃

第419章 江山美人(2)

第419章 江山美人(2)

“他不会!你少痴心妄想!我告诉你,萧越寒他绝对不会抛弃他的江山!不会!你别做梦了!你以为全天下的男人都像你一样吗?我告诉你,你的计谋不会得逞!萧越寒是不会来的!不会!”花想容忽然嘶吼着大叫。

她不想,不想知道……不想知道这场爱情最终的结果,究竟是鲜花盛开的执子之手,还是江山美人抉择中的无奈艰辛。

忽然间,她宁可从未活在这个世上过,宁可不懂过爱情,宁可像个傻子一样……什么都不懂……

秦丞相不语,只是冷笑着抬起眼看向当空的太阳:“还有半盏茶的时间……”

花想容闭上眼,垂下头漠然不语。

她怕,萧越寒会来,若是真的只身前来,那无疑就是自己来送死。

她更怕,怕他不会来,怕他又一次在江山于爱情之间,选择了他那个波澜壮阔的江山……

女人啊,你真是个矛盾体。

半盏茶的时间,不过只是拿起茶杯喝几口水的时间而己,眨两下眼睛,就过了。

“大人,午时已过!”忽然,后边有人禀告。

花想容一愣,也瞬间感觉到秦丞相禁锢在她身后的大手猛的僵住。

“哈哈——哈哈哈——”花想容忽然仰起头哑声笑出了声:“哈哈哈!秦之航!你输了!你输了!”

“他怎么可能不会来?!”秦丞相顿时暴跳如雷的猛的转眼向四周扫了一圈。

“哈哈哈……”花想容仰起头得意的笑着。

她没有比平时更庆幸,庆幸自己终究没能比得过他的江山,庆幸自己一直以来都做的不够好,庆幸萧越寒没有来……第一次庆幸,庆幸他萧越寒不够爱自己!

真的,她好开心……

开心到放肆的仰天笑着,却是感觉到嘴里流进咸咸的温热。

“哈哈……秦之航,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愚蠢的绑架犯,连对方来不来你都不清楚,我原来以为自己才是最愚蠢的那个,原来这世间竟然还有比我更笨的人!啊——”

“混帐!”秦丞相忽然怒从中来,顿时将一直绑在花想容身后的双手解了开,放开绳子就要一把将她推下去。

“没用的女人,你去死吧——!”

说着,秦丞相抬手就要往她肩上一拍。

“哈哈……”花想容大笑着闭上眼睛,满头的白发飘起,绝美异常,等待着自己终于要面对的,死亡的那一刻——

“等等!”

忽然,身后赫然传来一道阴沉的声音。

花想容陡然睁开眼,也同时感觉到秦丞相的手瞬间一下子拉住她差点坠落下去的身子,一把将她拽了回去。

“果然还是来了!”秦丞相冷笑着,擒住花想容颤抖的不可抑制的手腕,一把扭过她的身子让她看向那边缓步走来的男人。

花想容被动的募然转身,通红的眼惊恐的看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男人。

“不……不……”花想容忽然感觉哪里仿佛有一种天塌地陷的感觉,茫然的看着那个一直盯着自己,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的那个黑衣男人。

“别过来……”花想容忽然抬起手,慌忙的想要捂住头上那些恐怖的白发,慌忙的想要转过身背过去:“别过来……不要过来……不要来……不是他,来的不是他!不是不是!!!!”

秦丞相顿时一把松开花想容,将她推到旁边的一个打手面前被禁锢住,腰间的长剑悄悄出鞘,四周早已经等待多时的秦家余党同一时间握住身后的剑。

萧越寒穿了一身黑色的锦缎长衫,腰间一条黑色的宽腰带侧配了一把他向来不喜沾身的配剑,虽懂武,却向来不嗜武,虽主宰天下,斩人无数,间接的血腥满手,却向来不喜亲自杀人。

即便是曾经的曾经的曾经,花想容也从未见过这样满身肃杀之气的萧越寒。

她更是没有勇气看他,身后一直狠狠抓着自己的男人却是猛的将她整个身子转了过去,让她无法逃避的还是看向那边静静的伫立着的男人。

花想容顿时哭到失声,满眼是泪的失声痛哭的看着那个静默的看着自己的男人:“回去!快回去!!!!我都已经这样了,你干吗还来救我!!!!回去啊!!!萧越寒!你给我回去!滚回去当你的皇帝!滚啊——!!!!!”

忽然,花想容泪眼朦胧中,好像是看到萧越寒朝着自己淡淡的笑了。

花想容大哭着:“回去!不要救我!!!!快回去!!!!我求求你!!!!!!”明知道是来送死,你为什么还要过来……笨蛋!萧越寒你笨蛋!你疯子!

“柳无忧。”萧越寒淡淡的笑着看着满头白发的女人,仿佛是叹息一般,淡淡的念着她本来的名字。

她叫柳无忧,她说,她来自另一个世界。

所以她在这个世界里总是没有安全感,她怕好多好多东西,她矛盾,她想逃避,可是最终,这个倔强的总是向往自由洒脱的女人终究还是被他这个自私的帝王禁锢。

花想容听到他在念自己的名子。

他轻轻的念自己的名子,只是轻轻的,仿佛只有她听得清一样。

“为什么要过来?!你看不到你眼前这个女人现在是什么样子吗?你看不到我的头发吗!!!!!萧越寒你眼睛瞎了吗?!!!这么傻这么无能这么累赘现在又这么丑的女人!!!你干吗还要过来!!!你这个疯子!!!疯子啊啊啊——!!!!”花想容放声大哭,哭到喉咙沙哑,哭到整个人越来越无力:“你给我回去!!!回去当你的皇帝!!!不要管我——!!!”

萧越寒却还是笑着,从来都没有过的那么温柔那么温柔那么温柔的笑,眼中是毫不隐藏的自由,没有一丝一毫的束缚。那么温柔,那么温柔的看着她,温柔的叫她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