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兮:废弃王妃

萧越寒独白34

萧越寒独白(34)

既然已经相爱过,前尘往事便不再提。

在那个世界上,或许说是我真的大错特错的时刻,便是战事结束后要带她回皇都时,却因为她要拿着腰牌去救轩辕奥的事,而漠然不语。

我承认,我在为难她。

我硬生生的给了她一个去选择的机会。

我明知道她在想什么,明知道那是一个多艰难的选择。

可是最终,我还是不愿看见她那时脸上的所有表情,只是,当我将腰牌送到她面前让她选择后,不知过了多久,再次回到那个房间里。

看到那空空的房间,空空的桌子,满屋里却仍有属于她身上那淡淡的馨香味道。

我想不清。

寒毒之前被她胸前的那块神石解了,萧家祖训被我撕了,却不成想……

不成想原来和她之间的磨难还未结束。

我冷笑,面对着空空的房间,只觉得彻骨的冰冷。

手指捂上莫名疼痛的心口,萧家千年来绝情弃爱。

可是原来爱,便是这种滋味。

那种撕心裂肺到近乎彻骨的痛,终于是隐藏不住的完全爆发了出来。

再强大的人,也终究还是输给了那一个奇怪的“爱”字,原来,曾经闪闪躲躲不肯承认,到最终,也终究是萧家祖先所给予的惩罚。

她,最终,还是走了。

这便是,萧家祖宗对我的惩罚吧?违背了祖训,与一个女人情情.爱爱,忘记了江山社稷,忘记了身为一个帝王应该做的不应该做的。

终于,终于连我萧越寒也信了命。

命中注定如此,命中注定啊……

当我转身,对着暗影和那几位大人冷声道:“备车,回宫!”时,我发现自己已经彻底的定好了未来……

那个女人从此与我注定形同陌路,尽管依然那么爱,尽管很想看看她在哪里在做什么,可是,终究竟然这是她的选择,虽然她救轩辕奥是应该,但是她明知道这个结果会是什么,却也终究转身而去。

既然那个女人都毫不留恋,我又何必再执着。

男人,顶天立地,儿女情长那些事情向来并不是最重要的,可是,为什么心真的如此之痛。

在回皇都的路上,我默默的坐在马车里,偶尔听到暗影在外边沉声说着:“皇上,已经出了南塞城了……”

“皇上,已经过了江元城了……”

“皇上,马上就到笑城了,离南塞城越来越远了……”

“皇上……”

一路上,暗影一直想提醒我,提醒我转身回去找寻那个女人。

我闭上眼,那块腰牌确实是东寻国传世之宝,其实想一想,我究竟为什么会将那至关重要的东西真的让她拿走?

或许,或许是根本就知道以轩辕奥的实力,是绝对可以平安脱困的,那个女人不会有危险。

或许,在东寻国传出要通缉偷窃国宝的要犯时,那个女人已经到了北疆国,去过她最喜欢最想要的自由生活。

我以为只是这样,又或许是自己在为自己找说辞。

总之,我终究还是离她越来越远,走着相反的方向。

我以为,此生再也无法相见。

怎知……

就在东寻国毅康三年四月初九的那一天。

那个女人回来了,当侍卫来报时,我听到自己心头忽然滞住的声音,怔愣了许久,才想起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于是,淡淡的说了一个字:“宣!”

却不知,那一个字究竟用了我多大的力气。

为何要回来?

当看到那个女人默默的走进来时,看到她跪到地上,恭敬的开口:“皇上,奴婢自知己罪,请皇上责罚!”

责罚?

她明明知道这一回来,便再也逃不走,这整个江山并不是我的,尽管我曾经藏了太久太久,可是那失踪的腰牌却终究还是被朝中大臣发现,在一派逼问声中,暗影不得不冲出来说那腰牌被花想容偷走了。

这是我早就想到的结果,却从不知道原来这个女人果然是个疯子,明知回来是必死无疑,明明自己选择了那一条与我相返的路,又怎么会回来?

既然离去,又何故回来,落的一身罪名,几次离开,几次都有她的理由,现如今宁可承受这样的后果也不肯屈服一次,这不就是她此生的选择么?又为何,为何要回来?

为什么要回来?

我觉得自己很累,异常的疲惫。

闭上眼,叹息。

朝堂上一片喧哗,我静静的的看着一切,看着那个女人恭敬的跪在那里,看着丞相的怒言相向。

我知道秦之航对花谨庭的憎恨,也知道他早就想控制朝中大局。

我漠然的看着一切,直到他们跪了下来,要求我杀了花想容。

他们要求我杀了她?

我瞬间转过眼,淡淡的看向那个女人。

她也同时抬起头,看向我,眼中尽是洗尽铅华般的无奈和柔顺,还有一丝小小的期待。我明知道这个女人回来的目的是为了我,可是我偏偏狠心的不愿去想。

一如我所说的,我累了,真的累了。

对于这个常常不愿与我走向同一个轨迹的女人,我真的疲惫。

却不知她为何看到我眼神的绝然冰冷时,竟然微微一笑,仿佛是在嘲笑她自己。我顿时转过眼不再看她。

“花想容,你是否有话可说?”许久许久,久到我终于找到了一丝与她说话的力气,终于开口。

只是,她的话,却终究让我不得不转过眼深深的看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