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27章 这般美好

第27章 这般美好

唐丹青和花蝶都站远了点,本以为梁风扬会用飞刀对朽木墩子发威,不料梁风扬的双腿下沉,酝酿力量,一掌就朝朽木墩子拍了过去。

只听嘭的一声闷响,朽木墩子貌似没什么变化,可是当梁风扬的脚轻轻踢到上面,朽木墩子就四散开来,变成了一块块的木头。

“风扬,你好厉害!”或许是太激动了,唐丹青发出来的声音都有点发飘了。

“这掌力,真不是盖的,如果拍到了人的身上,哪怕是个魁梧的壮汉,都要被拍散架了!风扬,你是不是会硬气功?”花蝶惊叹又疑惑。

“不告诉你。”

梁风扬不会什么硬气功,可他却练就出了强悍的内劲,哪怕是铁布衫横练的高手,挨上他一拳一脚,也很难吃得消。

“气人!”

没有得到答复,花蝶有点郁闷,可旁边的唐丹青却是莞尔一笑,让她的高贵和眼前的原生态环境融为一体。

这种朽木墩子变成的木块很容易点燃,为了不浪费材料,梁风扬先用飞刀处理好了花斑蛇和山鸡,这才点了火。

花斑蛇和山鸡都被梁风扬提前预备好的细钢筋串起来,放好了各种调料,梁风扬把花斑蛇递给了花蝶,微笑说:“你来烤花斑蛇,我来烤山鸡。”

“好啊。”花蝶很开心。

唐丹青希冀说:“你们两个都有的烤,我烤什么?”

“你烤玉米啊,快点掰曹姐地里的玉米,我们就三个人,你掰六个就好。”梁风扬说。

“好啊好啊!”

唐丹青喊叫着,赶紧站起身,开始祸害曹雅芝的玉米地,很快就掰下来六个玉米。

唐丹青用细钢筋穿起了两个玉米,烤起来,玉米散发出了粮食的香味,花斑蛇和山鸡散发出了肉类的香味。

玉米先熟了,可目前只烤好了两个,梁风扬让唐丹青和花蝶先吃,他继续烤山鸡。

两个大都市来的美女,吃着在玉米地烤出来的玉米,美丽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这是一种她们以前从没有体验过的幸福,和青龙山、幽境湖、玉米地、狂野青年梁风扬联系在一起。

“你也吃。”

唐丹青把手里香喷喷的玉米递到了梁风扬的嘴边,梁风扬咬了一口,品味到了玉米的香甜,也品味到了唐丹青玉手的香甜。

就这样,唐丹青自己吃一口,再去喂梁风扬一口……

花蝶看在眼里,心里轻叹说,我的大小姐,你啊,不沉沦是不可能了,等我们回到燕津以后,对梁风扬的思念恐怕会让你发狂。如果梁风扬短期内能在燕津市出现还好说,如果他迟迟不去,你可怎么办呢?

唐丹青以前没有恋爱过,可她对梁风扬的爱一旦点燃,就会很猛烈,绝不是那么容易熄灭的。

花斑蛇和山鸡的肉都可以吃了,梁风扬把那瓶二锅头和三个酒杯都拿了出来。

梁风扬给酒杯倒上酒,三人碰杯后,梁风扬说:“但愿美好很长久,但愿美好不会散场。”

唐丹青一下子就哭了,晶莹的眼泪掉进了酒杯,美丽的瓜子脸蛋如带雨的桃花。

这种美好会很长久吗?这种美好真的不会散场吗?她只是过来旅行的,她的家不在清湖县,她的家在大都市燕津,她是来自燕津的豪门大小姐。

“丹青,你的嘴唇出血了!”花蝶尖叫起来,赶紧掏出纸巾去擦唐丹青嘴角的血迹。

刚才那一瞬间,唐丹青伤感到了极点,甚至把嘴唇咬出血来,看着唐丹青的嘴角那嫣红的血迹,狂野青年梁风扬的双眼湿润了。

此时梁风扬和唐丹青就进入了极度伤感的状态,调节气氛就只能是花蝶的事了。

花蝶说:“丹青,你放心好了,风扬是有心人,也是有志青年,他会在燕津出现的!”

梁风扬说:“丹青,我肯定会去燕津找你的。”

唐丹青哽咽说:“你什么时候去?”

梁风扬思索片刻说:“我肯定不会和你们两个一起走,可办完这边的事,我会尽快去燕津的,也许十月,也许十二月。”

“我等你,我相信,到了燕津以后,你会很辉煌的。”唐丹青的话音刚落,她的手机就响起来。

唐丹青从LV包里掏出了某大品牌的限量版手机,接听了父亲唐天路的来电。

“爸,你又想我了?”

“丹青,你出去玩也有段时间了,什么时候回燕津?”

“也许一周后,也许半个月后,我在清湖县很好,这边的风景很美,有花蝶陪着我,你就放心吧。”

“我建议你还是一周以内回来吧,我和你妈都很担心,更何况,你现在也开始在唐氏历练了,你可是财务部的总监呢,长时间不在集团出现不合适。”

父亲是董事长,母亲是总裁,而唐丹青自己是财务部总监,唐氏展望集团,完全掌控在唐家手里。

唐丹青和唐天路通话时,梁风扬和花蝶都分外安静,生怕发出任何声音引起唐天路的怀疑。

唐天路提出了让花蝶接电话,唐丹青吐了吐舌头,用眼神暗示过花蝶后,就把手机递给了她。

“老板,您好,我是花蝶。”

“花蝶,我提醒你,在清湖县,务必保护好丹青的安全,我虽然没去过清湖县,可我对那里也有一定的了解,知道清湖县民风彪悍,如果遇到了什么麻烦,及时通知我。”

“老板,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目前来看,我和丹青没遇到任何麻烦,在这边玩的很开心。”

“你们住哪里?”

“景和大酒店。”

“好。”

唐天路并没有细问景和大酒店的环境,或许是有事要忙,很快就结束了通话。

花蝶把手机扔给唐丹青,伸开双臂,仰头挺胸,感叹说:“我太佩服自己刚才出色的发挥了,如果不是路上刚好看到了景和大酒店的招牌,刚才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唐丹青对花蝶刚才的表现很满意,微笑说:“那你刚才为什么没说我们住在桃园大酒店?”

“提到桃园大酒店,就会想到袁雁山那个狗东西,喵个咪的,老娘都想拧断他的脖子了。”

对花蝶来说,拧断袁雁山的脖子,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可弄死了县城地界很有名气的袁雁山,也必然会引起一定的麻烦。

梁风扬点燃一根烟,笑着说:“尽量不要弄出人命来,我料定袁雁山不敢再对我们做什么了。”

“你以前杀过人吗?”花蝶说。

“我以前从没杀过人,但打人是常有的事,以前也没什么人把我惹到非杀了不可的地步。”梁风扬说。

“如果到了该杀人的时候,你敢杀人吗?”花蝶说。

“敢!”

梁风扬很干净利索说出了这个字。

花蝶的笑脸越发妖媚,举杯说:“为了你的神勇,碰一个。”

梁风扬和花蝶碰杯后,一口喝完了杯中酒,笑着说:“听你的口气,就好像已经在酝酿让我去杀了谁了。”

“你别误会,我可没那个意思。”花蝶说。

唐丹青貌似很怕吓到了梁风扬,微笑说:“风扬,我也可以作证,花蝶刚才的话没那个意思,等你到了燕津以后,我们只会给你带来好运,不会轻易让你去杀人的。”

“但是到了该杀人的时候,我是不会手软的。”

梁风扬又给自己倒上酒,一口下了半杯,揪下一块山鸡肉放到嘴里吃起来。

梁风扬和唐丹青、花蝶吃了不少东西,六个玉米吃完了,花斑蛇肉和山鸡肉吃掉了多一半,剩下的要带回去给曹雅芝吃。

梁风扬骑着电动自行车载着唐丹青,花蝶骑着从曹雅芝那里借来的电动自行车,一起离开了,走的还是小路,回到家就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此次青龙山之行可谓是很累很过瘾,刚到客厅,唐丹青就软软地倒在了沙发上,微笑充满了回味,甜声说:“真的好累啊,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特殊的日子。”

花蝶坐到了唐丹青的身边,开始给她捏腿了,可花蝶总觉得,还是梁风扬给她捏腿更舒服。

梁风扬拿了冰镇可乐过来,递给唐丹青和花蝶,然后自己打开一瓶喝起来,喝了两口可乐就坐到了唐丹青的身边。

花蝶很会来事,微笑说:“风扬,还是你来给丹青捏腿吧,我要去洗手间。”

“好。”

等花蝶起身去洗手间,梁风扬就开始用很细腻的手法给唐丹青捏腿。

唐丹青修长的双腿越发放松,某种气流在体内涌动,很羞涩地看着梁风扬的脸。

梁风扬也望向了唐丹青的脸,同时露出了一个很狂野的微笑,唐丹青立刻失神。

“风扬,知道看到了你刚才的微笑,我想到了什么吗?”

“想到什么了?”

“我好像看到了火光冲天的情景,你先是放了火,然后在火光中狂热的大笑,活脱脱一个土匪啊!”唐丹青说。

梁风扬亲了唐丹青的美脸蛋一口,赶紧让嘴唇远离,然后盯着唐丹青的脸看。

“你个混蛋,谁让你亲的?”唐丹青羞涩到了快要滴水。

“难道只许你说我是土匪,就不许我亲你的脸?我如果真变成了土匪,必须抢你做压寨夫人!”

梁风扬微笑说着,手劲比刚才稍大了点,唐丹青感觉到了疼,哦啊哦啊叫了起来。

洗手间蹲在马桶上的花蝶听到了,心里猛地一惊,我的天啊,唐大小姐,你和梁风扬做什么呢?你的叫声像极了翻云覆雨时发出的声音。

花蝶从洗手间出来,看到梁风扬和唐丹青都还穿着衣服,梁风扬依然在给唐丹青捏腿,她这就明白了,刚才那迷醉的声音不是热战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