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39章 该战斗则战斗

第39章 该战斗则战斗

现在的贺九斤,是清湖县天利房地产开发公司的采购部经理,混得很不错。

天利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董事长就是清湖县三大狂里高飞的父亲高有德,同时高飞也在公司帮忙,挂了个副总,但平时游手好闲,不做什么正经事。

更值得一提的是,梁风扬以前的铁哥们,现在的仇人叶鹏飞,就是跟着高飞混的,叶鹏飞不会正经八百的功夫,可打架的野路子也很厉害,目前是高飞手下的骨干打手。

贺九斤明显觉得梁风扬有点碍眼,轻咳一声说:“梁风扬,你先走吧,我想和雅芝单独聊一会儿。”

梁风扬站起身,面色阴沉走到了贺九斤的面前,这么看上去,身高175的他,体型比贺九斤小了很多。

“贺胖子,我说你个狗东西有没有眼力劲儿,你没看到我正开着店门做生意,你让我走,这里是你家?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家服装店叫什么!”

贺九斤的面色阴狠起来,眼神凌厉起来,咬牙切齿说:“梁风扬,别以为你有那么点狠劲儿就敢对我这么说话,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你再给老子乱喊乱叫不快点滚蛋,老子就一拳……”

嗷……

梁风扬实在是不想继续听贺九斤的狗吠了,出拳封了他的嘴。

这一拳打得够重的,淋漓的鲜血从贺九斤的嘴里流了出来,门牙也掉了三颗,其中两个吐了出来,另外一颗咽到了肚子里。

贺九斤彻底被激怒了,又嚎叫了两声,抡起醋钵大小的拳头就轰了过来。

梁风扬轻快出手捏住了贺九斤的拳头,猛地用力,贺九斤又是嗷的一声叫,强烈的痛苦让他面色惨白,冷汗淋漓,当下就弯身下去,肥胖的身体颤抖着,嘴唇也随之颤抖开来。

梁风扬连续对着贺九斤的脸和头顶轰了几拳,随之掐住了他的脖颈,竟然是一只手就把他那两百多斤的身体提了起来,朝外走了两步,猛地扔了出去。

只听砰的一声,贺九斤的身体飞出去,撞到了现代suV侧门上,随之滚落到地上。

雨中自然也有行人,此时已经有十来个人围过来看热闹,都是一脸的惊愕好奇。

有的人不明觉厉,有的人却看清楚了,挨打流血的人正是蛮横的贺胖子。

“梁风扬打了贺胖子!”

“贺胖子可是跟着高有德混的,梁风扬打了他,麻烦也就来了。”

“高有德可不好惹,他是我们清湖县的首富!听说以前贺胖子救过高有德的命!”

以前贺胖子的确救过天利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清湖县首富高有德的命。

三年前高有德被县里一个混黑的团伙绑架,关到了城郊的一个靠山的地窖里。

刚好贺胖子带着一个女人去山上鬼混,听到了呼救声,然后循着声音找到了那个地窖,歪打正着把高有德给救了。

那个混黑的团伙也随之被警方处理,外号叫小黄毛的老大被判了无期……

之后高有德认为,如果没有贺胖子,他必然被撕票了,所以他对贺胖子感激涕零,把贺胖子安排到了天利房地产开发公司,目前负责采购,绝对的肥差。

有了高有德这个清湖县首富做后盾,贺胖子自然就嚣张起来了,没少做过欺男霸女的事,甚至玩过清湖一中的女学生,说那些女学生细皮嫩肉,睡起来特别舒服。

清湖县三大狂里,贺胖子只把高有德的儿子高飞放在眼里,甚至没把袁雁山放在眼里,自然也没把梁风扬放在眼里。

为了护住曹雅芝不被贺胖子欺负,梁风扬是必须给贺胖子放点血的,必须让这个一肚子坏水的肥货知道什么叫疼。

同时梁风扬也算是把清湖县的首富高有德给得罪了,高有德的能量自然比袁发财和袁雁山父子两个强大很多。

梁风扬是谁?他是清湖县第一狂,他谁都不怕!事情涉及到了曹姐,他就更加的无所畏惧了!

贺胖子浑身疼痛难耐,拼力很久终于爬起来,肥大的脸上全都是血,以前他吃过了山珍海味,而今天却咽了自己的牙齿,发现牙齿真不好吃。

贺胖子的双眼睛瞪得像是铜铃一般大,恶狠狠说:“梁风扬,你小子等着,我的老板高有德手下有的是高手,必然会派人打断你的腿,到时候,就算你爬在地上求我,老子也要尿你一脸!”

“谁尿谁一脸也不一定呢,我暂且不脱裤子尿你了,你赶紧滚蛋。”梁风扬冷笑说。

贺胖子很诛心地说:“梁风扬,你小子抖起来可真是不计后果啊,就好像你是清湖县第一条好汉,你连高有德都不放在眼里了。”

“你再给老子磨叽,老子就真脱了裤子尿你一脸。”

梁风扬还真就做出了解腰带的动作,曹雅芝赶紧用眼神提醒他,你小子别乱来啊,这么多人看着呢,你可别真的当众撒尿。

贺胖子以前并没有和梁风扬正面交锋过,眼下感觉到,梁风扬真有那么一股子虎劲,他暂且顾不上面子了,钻进现代suV逃走了。

一路开着车,一路流血,一路嗷嗷叫,那张嘴咧的像是八万。

因为强烈的愤怒,他的屁股时而就会从座椅上颠起来,然后硕大的脑袋就会碰到车顶棚。

梁风扬很洒脱地笑了起来:“父老乡亲们,兄弟姐妹们,要是想买衣服,就请到店里来,如果不需要买衣服,那就都散了吧!”

有的人散去了,一边走着,一边还津津乐道刚才的打斗,很明显,蛮横的贺胖子在梁风扬的面前,几乎是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啊。

尤其是梁风扬单手提起了贺胖子那两百来斤的庞大身躯,径直给扔飞了出去,太骇人了,那一身的力气,可不是盖的!

还真有人顺便走进了店里,一边议论着什么,一边挑选起衣服来。

“你以前来过这家店买衣服吗?”

“我从这里买过一条裤子,感觉质量很不错,又有新款啊,不如试试看。”

“听你这么说,我也想从这家店买套衣服了,如果质量真的还行,那以后就经常来。”

梁风扬打了贺九斤一顿,倒是给店里招来了生意,可见这个贺胖子在清湖县的名声真不是一般的差。

想打贺胖子的人多了,只是一般人没能力把贺胖子给打了,而贺胖子纠缠曹雅芝,落到了梁风扬的手里,就只有挨打的份了!

服装店的生意暂时不错,让梁风扬很高兴,双手插在裤兜里,那双非常适合踢人的双腿轻颤了起来,狂野的风范又来了。

如果燕津的唐家大小姐看到了他此时的样子,或许是失神,或许会露出心醉的微笑。

而花蝶那个**的美女保镖,如果看到了他此时的样子,她那柔软细腻的手更有可能落到他的肩上,上身的饱满与他的距离非常之近,对他说,你很拽啊!

可曹雅芝脸上的愁绪却越发的浓烈,梁风扬打了贺胖子,那可就是得罪了清湖县首富高有德,麻烦恐怕要接踵而至了。

高有德是个轻易吃亏的人吗?显然不是!

自从经历了那次被绑架的事件,差点被撕票以后,高有德就更注重笼络各路高手了。

清湖县天利房地产开发公司的保卫部有不少能打的人,高有德的别墅也养着不少能打的人。

传说中,高有德睚眦必报。

传说中,高有德整人非常的狠辣。

进来逛的几个人都消费了,不出半个多小时就给店里带来五百多的营业额。

如果是平时有了这种营业效果,曹雅芝不知道会高兴成什么样子,或许她的腰姿还会扭上一扭。

可眼下,曹雅芝实在是高兴不起来,等这几个人出去以后,她急声说:“风扬,你听曹姐的,先去躲一躲,如果高有德派人找麻烦,找我就是了,我还真不信他们能把我一个女人怎么着。”

梁风扬轻笑说:“曹姐,你行啊,你很勇敢啊,以前都是我护着你,现在轮到你护着我了?我可告诉你,高有德特别狠,弄住了你,脱掉了你的裤子,用皮鞭抽你,灌你辣椒水,兴许什么指缝里钉竹签,老虎凳都会用到你的身上!还有那个贺胖子,他早就惦记上你了,弄住了你,必然会折磨你个死去活来!”

想起来就可怕,曹雅芝丰腴的身体颤抖了起来,面色惨白,嘴唇都在哆嗦,可片刻后却道:“我不怕,你快跑吧,不用管我,我一个女人,我不信高有德能弄死我!更何况,贺胖子是大刘的发小,大刘牺牲了,难道贺胖子就一点朋友之情都不讲了?”

梁风扬一点要逃跑的意思都没有,重新点燃了一根烟,眯缝着双眼看雨景,很简单的一句话:“你说的倒是轻巧,也许高有德不会把你怎么样,可贺胖子肯定不会放过你,那个恶心的家伙,惦记你可不是一天两天了,贺胖子属于那种没有底线的人,指望他讲朋友之情很难。还有以前的规矩,我护着你!”

曹雅芝很感动,她已经不止一次被梁风扬感动了,她的眼泪又流了出来,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只能是让梁风扬护着她了。

“要不你联系一下唐丹青,看她有没有办法帮你?燕津的唐家必然有很多高手,如果唐丹青对你有情有义,会派高手过来的。”

曹雅芝的想法有点不现实,可她是个女人,在慌乱中产生这种想法也不奇怪。

梁风扬释然笑着说:“燕津唐家的高手,肯定都在丹青的父亲唐天路的掌控中,如果丹青调动高手,肯定会惊动了唐天路,然后我和丹青在清湖县的事就穿帮了。到了那个时候,不只是清湖县的首富高有德要收拾我,就连燕津的大老板唐天路也要收拾我,就算我是清湖县第一狂,就算清湖县的歪脖树神是我哥们,我也会很麻烦!”

曹雅芝这就想清楚了,她刚才的想法很荒唐,她的红唇哆嗦起来:“是啊,不能通知唐丹青,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