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61章 丹青有情风扬有意

第61章 丹青有情风扬有意

纵然唐丹青大小姐对梁风扬非常的心疼,‘花’蝶也是要把梁风扬给收拾一顿的,否则窝在心里的火气就无法平复。

“‘花’蝶,你就别在这里展示力量了,要知道,你面对的不是二流身手的货‘色’,你面对的可是顶级高手梁风扬。”唐丹青提醒说。

“我知道,真打起来,五个我都不够他打的,可我就是很想修理他,如果他心够狠,就把我打个头破血流算了。

听到了‘花’蝶的话语,唐丹青表示担心。

在厨房沏茶的梁风扬也听到了,探出脑袋说:“放心,‘花’蝶,就算你把我打成重伤,我也不会还手的。”

“这可是你说的?”

“是我说的。”梁风扬的微笑阳光,声音清朗,随之也送给‘花’蝶一个特别的眼神。

既然‘花’蝶很想揍他,不妨配合一下,很久没挨揍了,他倒是很想让热辣美‘女’‘花’蝶揍他一顿。

片刻后,梁风扬沏茶端了过来,微笑说:“丹青、‘花’蝶,这是我从燕津的茶行买的龙井茶,比我在清湖县的茶叶好喝多了。你们两个尝一尝,看我这选茶叶的眼光怎么样。”

唐丹青品了一口茶,微笑说:“这应该是一千多一斤的那种龙井,味道还行。”

‘花’蝶也品了一口茶,故意说:“这茶和唐家大别墅万元级的极品狮峰龙井比起来,差远了。”

梁风扬没觉得丢面子,‘花’蝶虽然是在故意刺‘激’他,可说出来的是事实,他租来的房子里,任何一样东西,都是没法和唐家大别墅比的。

他从没有去过唐家大别墅,但他也能想象得到那种令人惊叹的豪华。

梁风扬本想坐到唐丹青和‘花’蝶的中间,这样他就能更好的品味两位美‘女’身上的香味了。

可‘花’蝶始终紧挨着唐丹青,一点要给他腾地方的意思都没有,梁风扬只能坐到了唐丹青的另一边。

唐丹青穿的是咖啡‘色’的套装,长‘裤’将双‘腿’的线条很完美的勾勒出来。

如果梁风扬的手落到了唐丹青的‘腿’上,就能体验到那种泛着弹‘性’的柔软质感。

刚在燕津见了面,就吃唐丹青的豆腐有点不合适,所以梁风扬只能是拼力让自己淡定下来。

接下来就看唐丹青的表现了,如果唐丹青热烈,他就热烈,如果唐丹青淡定,他就淡定。

‘花’蝶一直想着找茬呢,留意到梁风扬的眼神,嗔怒说:“丹青,刚才这小子在看你的‘腿’,我看他的眼神,他好像很想脱你的‘裤’子。”

唐丹青的脸颊本是粉白‘色’,可听到‘花’蝶的话语,瞬间就变得一片‘潮’红,嗔怒说:“‘花’蝶,你别‘乱’说。”

“本来就是。”‘花’蝶不以为然。

得罪了‘花’蝶,真不是闹着玩的事。

可又能怎么样呢,梁风扬微笑说:“‘花’蝶,你误会了,我刚才是看了丹青的双‘腿’,可我没想脱她的‘裤’子,我只是觉得她的双‘腿’线条太美了。”

‘花’蝶娇声说:“那你看我的双‘腿’,线条是不是也很美啊?”

梁风扬这就朝‘花’蝶那包裹在黑‘色’紧身‘裤’内的双‘腿’看了过去:“你的双‘腿’线条也很美,可你的‘裤’子太紧了,如果抬‘腿’踢人,‘裤’子会不会裂开?”

“好啊你,你够邪恶的啊,还盼着老娘‘走’光呢?我忽然很想试一下,如果抬‘腿’踢你,我的‘裤’子会不会裂开。”‘花’蝶心说,老娘的‘裤’子是‘花’好几千块从高级商场买的,有那么容易裂开吗?

“那你就踢。”

梁风扬心说,我让你的心里很不爽,如果你不给我来几下,估计就不会甘心,不如就让你那热辣的暴风骤雨快点降临到我的身上算了。

‘花’蝶站起身说:“你站起来!”

梁风扬站起来:“随便你踢,想踢哪里就踢哪里,哪怕你想一脚踢到我的脸上,也没问题。”

‘花’蝶修长的‘腿’抬起,一脚踹到了梁风扬的‘胸’口,只听嘭的一声,梁风扬纹丝不动,可‘花’蝶却后退三步,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梁风扬貌似轻松,可他的‘胸’口有点疼,刚才‘花’蝶那一脚非常的用力。

不过没什么,他的身体抗击打能力足够强悍,哪怕‘花’蝶用这种力道进攻数十次,也不会将他打趴下。

‘花’蝶的脑袋摇晃几下,饶有兴致看着梁风扬的脸:“你很行啊,看来你不但是个外劲高手,还是个内劲高手。”

“我是有点内劲。”

以前为了练内劲,梁风扬吃过不少苦头的,他的内劲是货真价实的。

以前养育他长大的梁爷爷说过,练功夫的人,并不是刻苦就能练出内劲,哪怕是拥有上乘的功法秘籍,如果没有天赋,也休想练出内劲来。

当时梁爷爷之所以这么说,无非就是怕梁风扬经过一番努力练不出内劲以后,会心灰意冷痛苦消沉。

梁风扬的确练出了内劲,他的天赋卓越到了让梁爷爷吃惊。

那一刻起,梁爷爷就意识到,自己从幽境湖边捡来的孙子是个世间少有的功夫天才。

“但凡会功夫的人都知道,内劲高手很难对付,你是越来越让人吃惊了,我啊,必须攻击你的特殊部位了。”‘花’蝶说。

梁风扬一听,坏了!男人身体的什么部位,在‘女’人的眼里最为特殊?莫非是,‘花’蝶想给他的那个阳刚部位来两下。

这个热辣的美‘女’也太邪恶了,想到真切处,梁风扬的头皮都有点发麻了。

梁风扬的确是个外劲和内劲并存的高手,可他的那个部位也不是金刚不坏。

如果‘花’蝶全力对着他的那个部位来一下子,简直不可想象。

唐丹青有点紧张了:“‘花’蝶,不许‘乱’来,你如果把风扬打伤了,我不饶你!”

“大小姐,你放心就是了。”

‘花’蝶的膝盖提起,当真对着梁风扬的那个部位顶了过去,只听嘭的一声,这个大美‘女’的膝盖和梁风扬的阳刚很扎实的碰到了一起。

不疼是不可能的,任何一个男人的那个部位都是软肋。

梁风扬的身体微微前倾,就连他的身体都倾斜后退了两步,眉头痛苦地皱了一下,很快又舒展开来。

‘花’蝶看出来了,她刚才那一下给梁风扬带来的冲击力很大。

‘花’蝶颇有成就感,嘴角‘露’出了俏皮的微笑:“梁风扬,狂野青年,刚才那一下子舒服吗?”

“舒服。”

“舒服到什么程度了?”

“舒服到了我很想穿透你的身体。”梁风扬说。

“你……”

‘花’蝶吓了一跳,再去看唐丹青的脸,发现唐丹青大小姐已经开始幸灾乐祸抿嘴笑了。

唐丹青也比较担心,梁风扬的那个是不是受了伤,如果伤的严重,那可就不能用了啊。

唐丹青很清丽,有着如水般的心境,可她也希望,自己的男人将来到了‘床’上能生龙活虎,让她舒畅之极。

等以后真和梁风扬走到了一起,必然每周都要战斗几次的。

唐丹青美丽的脸颊又红了,用眼神询问梁风扬,你的那个,没什么问题吧?

梁风扬用眼神回答她,我的那个,没有任何问题,不过就是被顶了一下,小意思,以后如果用到你的身上,必然很阳刚很用力。

悠然轻叹一声,‘花’蝶坐到了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颇为得意看着他:“如果不是你故意耍个‘性’,来了燕津还不联系我们,我也不会那么生气。也许我刚才打疼你了,可我如果不当你是朋友,也不会这么生气,也不会惩罚你。”

“我一直都知道,丹青和你,都很当我是朋友,其实,我到了燕津以后,没有马上联系你们两个,有我的道理。”

梁风扬的那个部位很不舒服,兴许都肿起来了,不过没什么,他的手里有神奇外伤‘药’老梁八味。

哪怕那个真的肿了,涂抹上去,很快就能好起来了。

坐到沙发上,梁风扬很轻松,犹如‘花’蝶刚才的猛烈攻击,对他没什么影响。

“刚才你说,你到了燕津以后,没有马上联系我和‘花’蝶,有你的道理,请问,你的道理是什么?”唐丹青说。

梁风扬看着唐丹青的脸,微笑说:“我想靠自己的能力,‘混’出个样子来。哪怕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哪怕你们有着通天的实力和关系网,我暂且还是不想让你们帮我安排工作。”

唐丹青越发的佩服梁风扬:“这个世上,像你这种男人已经很少了,有着现成的强大关系都不用,非要自己‘混’出个样子来。”

“多谢夸奖。”梁风扬笑脸阳光。

‘花’蝶的火气上来了:“夸奖你妹!”

唐丹青轻皱眉头说:“‘花’蝶,你个‘混’蛋,你是在骂我,还是在骂他?”

‘花’蝶赶紧解释说:“大小姐,你别误会,我不是在骂你,我是在骂他。”

唐丹青忍不住想笑,却还是控制住了,哪怕刚才‘花’蝶真是在骂她,她也不会摆出唐家大小姐的姿态和‘花’蝶大动肝火。

她们两个是好朋友,就像闺蜜一样好。

同时,这里是燕津,终于在这里见到了梁风扬,她的表现必须贴切点,这样对彼此日后的‘交’往有着莫大的好处。

唐丹青说:“那你想好做什么了吗?”

“修理自行车。”梁风扬说。

“你……,你个‘混’蛋,你也太……”

唐丹青很着急,因为她知道,养育梁风扬长大的梁爷爷,就是修自行车的。

梁风扬怎么可以这么没追求啊?

片刻后就意识到梁风扬是在逗她,可唐丹青还是非常的生气。

本来很想贴切的表现,可不出多久,唐丹青就让梁风扬给气得失态了。

唐丹青纤细的双手朝梁风扬的脖颈掐了过去,饱满的上身贴了过来,上身的山峦和梁风扬的身体紧紧贴到一起。

富有弹‘性’的绵软让梁风扬很舒服,梁风扬搂住了唐丹青的水蛇腰,让两个身体的接触更加紧密:“丹青,你别‘激’动,我都是逗你玩的。”

看着眼前的情景,‘花’蝶惊呆了。

‘花’蝶心说,我的大小姐,你别太‘激’动啊,小心他像吹气球一样搞大你的肚子。

“松开我!”

唐丹青的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了,尽管心里很喜欢梁风扬,可是刚在燕津见了面,唐丹青也不想和他太亲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