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78章 大赢

第78章 大赢

三把牌以后,阿东藏的方片a派上了用场,换掉黑桃K以后,变成了a同花。

这把牌,花蝶和杜碧彤都没什么好牌,可梁风扬的手里却是个链子567。

梁风扬知道,阿东手里的牌换成了不小的同花,但他还是要做戏跟上一跟的,让阿东这个水平一般的老千,稍微尝点甜头。

这把牌,梁风扬输进去了十多万,阿东赢了,可心里还是很不爽,心说,**的,梁风扬,你怎么才是个小链子,如果你是个K同花该多好啊。

接下来,阿东得到了发牌权,自然会继续出千,分别给猫姐和杜碧彤发了同花,其中猫姐是Q同花,杜碧彤是J同花。

杜碧彤知道猫姐的牌比她大,但也是装糊涂跟了几把,让猫姐赢了二十多万。

杜碧彤郁闷说:“猫姐,你可真是的,每次你的好牌遇到了我的好牌,都吃定了我,你就是我的克星啊。”

猫姐刚才输给梁风扬不少,这把牌赢回来二十多万,心里得到了些许的安慰,说话的声音又有那么点得瑟了。

“碧彤,别气馁啊,有你吃猫姐的时候。”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尽管不温不火,但阿东和猫姐还是赢回去了不少。

玩到目前,杜碧彤还是保本,梁风扬赢五十多万,花蝶输十多万,合计赢四十多万。

猫姐和阿东一共输掉四十多万,猫姐的心里非常不爽,心说,阿东,你可是个水平不错的老千,有你坐镇,难道咱们还输了不成?

如果现在就停下来不玩了,那么他们的确是输掉了,好在谁都没有要散场的意思。

猫姐最担心的就是牌局散场,她煞有介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瑞士名表江诗丹顿:“好不容易凑到了一起,那就玩个痛快,清晨六点散场,大家都没意见吧?”

梁风扬他们三人当然都没意见,可杜碧彤还是显得很难为情,轻叹说:“玩到清晨六点,一夜不睡,白天照顾食府生意都没精神了。”

猫姐赶紧说:“碧彤,你我都是爱玩的人,照顾酒楼生意,哪有咱们一起扎金花过瘾?你看到了吧,现场就有1500万现金,如果你赢个五六百万,可就相当于你的食府一年多的收益啊!”

杜碧彤故意让自己的双眼流露出了希冀,微笑说:“猫姐,那我可就借你的吉言了,如果真能赢这么多,肯定比食府赚钱过瘾啊!”

“猫姐最希望你赢钱了。”猫姐心里却说,杜碧彤,你快点输光吧,快点让你的钱都跑到我的兜里来。

牌局继续中。

终于又是花蝶发牌,她打算,给杜碧彤和阿东发对手牌,让杜碧彤狠狠赢阿东一下。

这把牌,阿东和猫姐先后两次切牌,但是影响不到花蝶发牌。

原因很简单,花蝶清楚知道手里扑克牌的所有顺序,她有着随便抽牌发的绝顶水准。

这把牌发下来,杜碧彤是豹子K,阿东是同花顺黑桃9、10、J。

同时,猫姐的牌也不小,是同花方片6、9、K。

当梁风扬和花蝶都飞牌以后,就是杜碧彤、猫姐和阿东大战的时刻了。

三人都是一路跟钱,谁都没有飞牌的想法。

阿东很着急,担心猫姐跟着起哄把杜碧彤给吓跑了,连续三次暗示猫姐,可猫姐也反过来暗示阿东,那意思是,她的牌也不小。

阿东很着急,都想对着猫姐那张肥大的丑脸扇一巴掌了,可他是跟着猫姐混的,他的巴掌不能轻易落到猫姐的脸上。

就这样,三人都是两万接两万的跟钱,很快,锅里的钱就过了百万。

刚才猫姐有点头脑发热,此时就稍微有点冷静了,再次端详了一下手里的K同花,心说,莫非是小了,莫非阿东的手里有更大的牌,或者说,杜碧彤手里的牌很逆天?

猫姐盯着杜碧彤的脸,轻叹说:“碧彤,如果不是三家没法比牌,我真想出钱看看你是什么牌。”

杜碧彤说:“那可不行,既然三家不能比牌,你就不能买我的牌,你要么继续跟钱,要么飞掉。”

猫姐显得很不甘心:“就咱俩的关系,你破个例。”

“不行。”

杜碧彤的态度很坚决,她的微笑却很温润,就犹如她并不想得罪猫姐。

杜碧彤现在根本就不怕得罪猫姐,以后都不打算当猫姐是朋友了,得罪了她又有什么?

猫姐又硬着头皮子跟了一轮,然后就扔牌了,只剩了杜碧彤和阿东。

阿东料定杜碧彤是个大同花或者是个很小的同花顺,但他并不认为杜碧彤是豹子。

扎金花的牌桌上,的确有同花顺倒霉遇到豹子的时候,但阿东相信,这一把,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杜碧彤和阿东继续跟钱,很快,锅里的钱就突破了两百万。

杜碧彤说:“阿东,不如这样,你我一人拿出一百万扔进去,开牌算了。”

如果扔进去一百万,那么阿东眼前的钱可就不多了,赢了还好说,如果输了,就会影响到接下来的牌局。

阿东这个老千终于被动起来,有点焦灼地盯着杜碧彤的脸看了看,然后就点燃一根烟抽起来。

很想把他的牌换得更大,可他现在手里并没有藏牌,换牌就要藏牌才行,谁都没有无中生有的本事。

“杜姐,也别一人扔一百万了,一人扔个五十万,怎么样?”

“不行。”

阿东有点不高兴了:“杜姐,咱们都这么熟了,你给我个面子行不?”

“不行。”

杜碧彤的声音听起来柔软甜美,可其中流露出来的坚决,也让阿东彻底死了心。

看来,一人扔五十万是没戏了,接下来,需要他去考虑的是,飞牌还是比牌。

都已经扔进去那么多钱,更何况手里还是同花顺9、10、J,飞牌绝对不是他的风格啊。

“豁出去了!”阿东大把抓着钱给锅里扔,然后又是一推,一百万都到了锅里。

杜碧彤的动作显得很慢,花费了很长时间,才把一百万扔到了锅里。

梁风扬和花蝶都没有帮忙,为的就是拖延时间折磨阿东这个狗东西。

阿东的额头泛出了一层汗,小心肝都快蹦跳出来了。

可猫姐的心里却不是很紧张,认为阿东是在演戏呢,这把阿东必赢。

杜碧彤说:“你是什么牌?”

“你先说。”

杜碧彤知道阿东是老千,担心她先报了牌以后,阿东会出千大过她。

“还是你先说。”

“你先。”阿东的眼神有点阴冷。

梁风扬已经准备好了对阿东大打出手,如果阿东这把牌耍花招,那就立刻给他一顿猛削,打他个昏天黑地,然后卷了钱,闪人。

杜碧彤倒是轻松了下来,别有意味瞟了阿东一眼,然后就去看别处。

就这样,僵持了快有五分钟。

阿东耐不住了,把他的牌摔了出来,大喊:“同花顺9、10、J!”

“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是豹子a呢,妈呀,阿东,你可真不是一般的猛,我是豹子K,差点让你吓飞。”杜碧彤纤细的玉手很舒缓地将豹子K放到了牌桌上。

阿东的脑海惊雷炸响!

轰隆隆,嗡嗡嗡,他的耳朵听到了各种奇怪的声响,而且非常的刺耳。

阿东的身体摇晃了起来,眼前黑了一下又亮了,如果不是猫姐有力的大手扶住了他,他就摔到地上去了。

输惨了。

可猫姐对阿东的千术还是很信赖的,她相信,只要还有本金,那就还有翻本的机会,距离清晨六点还早着呢。

此时梁风扬和杜碧彤是最大的赢家,花蝶不温不火,而猫姐和阿东手里的赌资都不多了。

牌局继续中。

阿东连续不断出千,可他的千术和花蝶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又是一个多小时后。

猫姐和阿东输光了,而阿东的钱也是猫姐的,提前约定是,输掉了算猫姐的,赢了以后对半分,阿东是只享受分红不承担损失。

也就是说,猫姐这个晚上已经输掉了六百万,而之前从杜碧彤手里赢到的五百多万,她分到手的无非就是两百六十万。

猫姐的心慌乱起来,本想大赢特赢的,没想到输掉了这么多。

到底是怎么回事?阿东的千术怎么就失灵了!梁风扬和杜碧彤的运气,是不是太好了?

虽然已经输光了,可猫姐和阿东都没发现花蝶出千,认为牌局没有任何问题。

杜碧彤微笑说:“猫姐,既然你和阿东都没钱了,那就先到这里,以后有机会了再玩?”

猫姐急促说:“不行。”

杜碧彤说:“那你还想怎么玩?”

猫姐的小眼睛乱闪:“你先借给我三百万。”

杜碧彤说:“不借,我算发现了,赌局上借钱出去,就会坏了运气,前段时间,我的运气一直都很糟糕,差点把这些年做生意赚到的钱都输光,以后坚决不在牌桌上借钱给别人。”

“谁说牌桌上借钱给别人,就会影响到运气?没这回事!碧彤,就咱们两个多年的交情,你借给我三百万怕什么?哪怕是又输掉了,我猫姐也有能力还你啊!我的雨露sPa会所一年的收益,比你的酒楼只多不少。”猫姐快急哭了。

杜碧彤很无奈地抿了抿嘴:“你别说了,没用,我不会借钱给你的,要不,你问问梁风扬或者花蝶?”

“小梁啊,风扬啊,你……”

不等猫姐说出借钱的话,梁风扬就很漠然地摆摆手,那意思很明白,你这个丑陋到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女人想从我的手里借钱,没戏!

着急上火,让猫姐**淋漓,喘息急促。

本来很帅气的阿东,已经变成了苦瓜脸,就连抽烟的姿势都显得特别难看。

猫姐忽然站了起来,可能是因为体型过于庞大,竟然是扇起了一阵风。

由于她用了很多化妆品和香水,所以她扇起来的风也是香喷喷的,格外浓郁。

如果只是闻到了这种香味,没看到那个恐怖的身影,或许是种享受,可一旦看到了那道恐怖的身影,就会受不了,心脏功能不健全的人还有可能丢了性命。

“你们等着,一个小时后我就回来了!”

阿东急声说:“猫姐,你去哪里?”

“去找北城虎。”

“哦。”阿东的脸色比刚才好看多了,他又兴奋了起来。

刚才都忘了,猫姐和北城区混黑大佬北城虎有点交情,北城虎是个很有钱的主,这些年来各种旁门收入,早就让他坐拥了上亿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