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99章 梁风扬修理红影

第99章 梁风扬修理红影

梁风扬来了,红影必须做个样子,免得这个混蛋挑她的毛病。www,

红影出去以后,花蝶呵呵笑了起来:“你能拿住红影,也算你有本事,红影很狂野,桀骜不驯,以前修理起男人来,从不手软,一脚踢爆男人下盘的事都做过,你以后可千万别落到她的手上。”

“我不会轻易落到任何人的手上,其中也包括红影。”梁风扬说。

花蝶的眼神流露出钦佩,红唇翕动:“说吧,你想让我帮什么忙?”

梁风扬把醉仙食府老田的故事讲给了花蝶,同时也告诉了花蝶,他是怎么收拾老田的。

花蝶哈哈大笑起来,身体一颤一颤的,让春潮般的波浪尽情弥散。

已经换上了那双高筒皮靴的红影,推开书房的门,迈着**的步子走进来。

看到花蝶笑成了这个样子,红影以为,花蝶在笑她,这让她的脸上布满了愠色。

她和花蝶是好友,她被梁风扬收拾,花蝶不帮忙也就算了,现在竟然取笑她。

红影本想微笑着对梁风扬说话,可她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实在笑不出来:“你看,我穿上了你送的皮靴。”

“走近点。”

“好啊!”

红影果然靠近了两步,修长的腿显得笔直丰腴,给人以美好的享受。

“很不错。”

梁风扬先是摸了摸红影腿上的皮靴,然后就对着她丰腴的腿抚摸起来。

温热细腻,颇有质感。

花蝶愕然到了极点,她真没想到,梁风扬这就开始抚摸菲佣红影的腿。

就算是用胆大包天,都不足以形容梁风扬此时的行为。

红影果然暴怒,膝盖猛地提起,朝着梁风扬的脸顶了过去,速度非常之快,用力非常之大。

可是梁风扬的脸并没有因此变成血葫芦,他侧身的瞬间就按住了红影的膝盖,随之抓住了她的左臂,将她拽到了怀里。

“哦啊……”

尖叫的同时,红影的臀部坐到了梁风扬的腿上,给他带来一片富有弹性的柔软。

恼羞成怒的红影面色绯红,咆哮起来:“梁风扬,我要和你决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在**决斗,还是在床下决斗?”

“你混蛋!”

“我是!”

“你无耻。”

“我是。”

“你……”

红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此时她只想让梁风扬灰飞烟灭,甚至连梁风扬是唐丹青大小姐的朋友都不想去考虑。

情况很糟糕,花蝶当然想劝架,可她知道,不管她说什么,都会显得很苍白。

红影不会听她的,梁风扬更加不会听她的。

“你想和我打没问题,但赌注是一百万,如果你输掉了,就必须给我一百万。你胜出的可能和零蛋非常接近,如果你不想破财,最好是打消这个念头。”梁风扬轻笑说。

“哪怕是输,我也要和你决斗。”

红影怒火攻心,她只想用拳头和双腿猛烈地对付梁风扬,没错,还有她身上的匕首,也很想刺入梁风扬的胸口。

弄死他!想到了这三个字,红影**的脸孔浮现出几分狰狞。

看到红影的这种狰狞,梁风扬微微皱了皱眉,心说,红影,看来我真把你给惹急了,你都想弄死我了。

三楼。

开阔的空间,梁风扬与红影相对。

花蝶站在数米外看着,非常焦虑,不管谁受伤,都不是她想看到的结果。

花蝶知道,红影的身上不但有匕首,还有一把威力强大的手枪。

如果红影用匕首,或许梁风扬能对付,可红影如果用枪,花蝶都不敢想下去了,因为红影的拔枪速度和开枪速度,都快到了极点。

红影的双拳和双腿猛烈对着梁风扬攻击,将她的格斗技能发挥到了极点。

红影是顶级高手,所以她此时爆发出了异常强悍的威力。

梁风扬应对起来却非常的轻松,不管红影是出拳还是出腿,都让他用很洒脱的招式化解了。

三分钟。

不知道红影出拳多少次,又出腿多少次。

但她的猛烈进攻,却没有给梁风扬带来任何威胁,她累得够呛,站在那里,略微弯身喘息,脸孔依然狰狞,双目依然有火光涌现。

梁风扬腰杆笔直,面色轻松,正用一种凌厉之中带着神采的眼神看她。

红影再次冲了过来,扫腿踢出,同时,拔出匕首,对着他的胸口刺去。

扫腿是个掩护,匕首出击才是真正意图。

就凭借这种气势和速度,能避开,相当不容易。

只听啪的一声,梁风扬的身体旋转,猛地一巴掌拍到了红影的手腕上。

红影尖叫一声,匕首脱手,飞到了几米之外,当啷一声砸落在地。

啪啪!

梁风扬的耳光扇到了红影的脸上,先是扇到了她的左脸上,然后到甩手扇到了她的右脸上。

红影的鼻血飞溅,嘴角也有血流出,有几颗牙齿活动起来,暂且不会掉落。

摔到地上的红影依旧是愤怒异常,却也无比的委屈,呜呜呜,红影哭了起来,晶莹的眼泪像是河水一般,在她那异国风情浓郁的脸孔上蜿蜒。

打哭了红影,梁风扬的本事岂不是太大了吗?

像红影这种性格的高手,必然是流血不流泪的,估计是太委屈了,所以才让眼泪尽情地流。

梁风扬走了过去,轻笑说:“还打吗?”

“不打了。”

“认输了?”

“认输了。”

“我拉你起来。”梁风扬伸出手来。

“多谢。”

红影的右手伸出,和梁风扬的手握在一起的瞬间,左手却突然拔枪,开保险的瞬间就要扣动扳机。

可她那根想扣动扳机的手指头,却让梁风扬的手指头勾住了,短促的瞬间,她手里的枪已经到了梁风扬的手里。

梁风扬一掌拍到了红影的肩头,红影的身体倒飞出去快五米,嘭的一声砸到了地上,七荤八素一起涌来。

一旁观战的花蝶很是惘然,红影果然动了匕首,也动了枪,好在她的匕首和枪,都没找到机会伤及梁风扬。

狂野青年梁风扬,可谓是盖世神功!

梁风扬走到了红影的身边,蹲身下去,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脸蛋,冷声说:“你活腻歪了?”

“没有。”

“可你分明就是找死!”梁风扬冷声说。

“我肯定还想活着,可是,如果你很想要了我的命,现在就可以动手了。”

梁风扬瞬间掐住了红影的脖颈。

强烈的窒息中,红影瞪大了眼睛,片刻后她的身体就颤抖起来,像是垂死的挣扎。

“风扬,你干什么!”花蝶冲了过来,想掰开梁风扬的手,却被他的肩头撞飞了出去。

“嗷……”花蝶痛叫的瞬间,身体已经摔到了三米外,够疼的,她的心里充满怨念。

眼看红影快被掐死了,花蝶再次冲了过来,急促说:“风扬,算我求你,放过她吧!”

“不行!”

“风扬,如果你弄死了红影,我们以后就不是朋友了,是仇人。”花蝶说。

“为什么帮她?”

“因为我和红影是好朋友,好姐妹!”花蝶说。

“好吧,我给你一个面子,暂且不弄死她,如果她以后还是找死,那就再说!”

梁风扬松了手劲,红影修长的脖颈俨然一片青紫,她大口喘息,剧烈咳嗽,刚才去鬼门关逛了一圈,当真是很不好受。

“红影,刚才如果不是花蝶为你求情,现在你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你的那片**将会变得冰冷,这个世界将从你的眼前消失,你也将从这个世界消失。”梁风扬说。

红影无语,她真的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强烈的恐慌和愤怒萦绕着她,以前都是她保护别人,此刻,她忽然希望有人能保护她。

很久以前,她就变成了一个非常坚强的人,出手时,强悍狂野,可作为一个女人,红影自然有脆弱的一面。

面对梁风扬,红影内心深处那本已隐藏起来的脆弱被猛烈激发了出来。

“饶了你的命,但我赢的一百万,你最好今天就能给我。”梁风扬说。

“我会网银转账给你。”红影的声音轻微,刚才打斗让她很累,而她现在受伤不轻,必须恢复一小段时间。

梁风扬和花蝶下了楼,又过了一会儿,红影才迈着落寞的脚步走下三楼。

可见,梁风扬已经手下留情,毕竟红影还能走路,不是被人抬下来的。

回到自己的房间,红影软软地躺到了**,目瞪口呆看着天花板。

刚才差点就死在梁风扬的手里,红影琢磨片刻,还是无法肯定,如果不是花蝶求情,梁风扬是否真会掐死她?

不得不说的是,刚才在三楼的生死关头,花蝶的行为让红影很感动,而这也是梁风扬的目的。

书房。

重新坐下后,花蝶却是笑了,而且她的笑很妩媚:“风扬,谢谢你!红影本是恨上了我,经过你刚才的精彩表演,她现在又开始感激我了。”

“你说对了,刚才在三楼,我的确是在表演,哪怕你不去求情,我也断然不能掐死红影。如果我真弄死了红影,那就和丹青没法相处下去了,而且唐丹青的父亲唐天路,会猛烈对付我。”

“聪明。”

梁风扬轻哼一声:“老子是谁?怎么会连这点智商都没有!哦,你还没告诉我,要不要帮我的忙。”

“这个忙不如就让红影来帮你吧,她是追踪高手,更容易在短期内找到老田已多年不见的前妻和儿子,正好,你也不用要她那一百万了,我知道你赚钱的心情很急切,可你真的不能要红影那一百万。”花蝶说。

“我也是这么想的。”梁风扬说。

红影仰躺在**流泪,听到敲门声,赶紧擦掉了眼泪,下床去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