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128章 特殊的混蛋

第128章 特殊的混蛋

房间有点隔音,可楼道里走动的杜碧彤还是听到了,还以为,林雨荷的小裤已经被梁风扬撕扯下来。

杜碧彤变成了一个**勇猛的女人,打开门闯进来,大喊:“什么情况?”

梁风扬有点郁闷:“杜姐,到底是什么情况,你看不见啊!”

看到林雨荷的衣裤还都在身上,梁风扬的双手甚至离林雨荷的小腹都很远,杜碧彤有点尴尬,不知道刚才梁风扬到底施展了什么神通,让林雨荷尖叫成了那个样子。

杜碧彤嘻嘻笑了笑,又出去了。

梁风扬松开了林雨荷,叼起一根烟,掏出了zippo打火机。

“还没丢呢?”

“你送的,不会丢。”梁风扬说。

“不过就是个一千来块的打火机,不用太在意。”

“打火机有价,情义无价。”

“你能忽略这种情义,就单纯当这是个打火机吗?”

“不能。”

“你呀……”

林雨荷的红唇嘟起,貌似很委屈,而此刻,她的心里就已经有点小幸福了。

梁风扬点燃一根烟抽了起来,烟气弥散,他的脸显得俊朗迷离。

在林雨荷的眼里,此时抽烟的梁风扬犹如一辆蒸汽机车,用很原生态的方式奔跑。

“等明年开春,黑框眼镜拳就完善了,我会教你的,而且不用你拜师。到了那个时候,你就可以在恶人的面前施展威猛的拳术,并翕动你的红唇,大声喊叫,嘿嘿哈哈,我有两个大西瓜。”梁风扬说。

“我哪里有两个大西瓜?”

“你低头就能看到。”

“妈呀,你个流氓,老娘一脚踢死你!”

林雨荷被挑逗得够呛,抬腿的瞬间,脚尖对着梁风扬的下盘踢了过去。

梁风扬抓住了她的小腿,将她拽到了怀里……

闹腾一番,林雨荷也没刚才那么气了:“希望到时候,你别提出什么恶心的条件,能痛快把黑框眼镜拳教给我就好了。”

“肯定不会恶心到你,只会让你感觉到美好,还有,我是真的很喜欢看你的散文,你以后有空了就多写点。”

“会写的,每次写散文的时候,我的心都能静下来,然后投入到一种物我两忘的状态中,那一刻,在我的世界流动的就只有我的文字,时而如涓涓细流,时而如奔腾江海,很美妙。”

当林雨荷离开醉仙食府已经是下午三点多,走的时候说,梁风扬,希望未来几天不要让我看到你,你太可恶了。

可梁风扬却说,也许今晚你就会看到我,不信你等着。

天渐渐黑下来,灯渐渐亮起来。

在醉仙食府吃过晚饭,喝了几瓶啤酒的梁风扬,来到了燕津大学,坐到了明镜湖边看风景,灯光下的湖面,别有一番情调。

如果这个时候,全校第一美女老师,娇美的林雨荷出现在他的身边,陪他看湖水,那将是很美妙的事。

以前当他坐在这里时,林雨荷就在他的身边忽然出现过,可这次,都过去了快半个小时,林雨荷连一点出现的苗头都没有。

倒是有一对情侣,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玩暧昧。

这个晚上林雨荷的确不会在燕津大学的明镜湖边出现,因为她正坐在卧室的椅子上码字。

她的小说存稿快没了,她必须弄出一部分存稿来,否则就会断更,她的读者就会催更和失望。

同时林雨荷也想到了梁风扬,不知道那混蛋正在做什么?

林雨荷忽然产生了强烈的灵感,她打算写一篇叫做《混蛋》的散文。

于是林雨荷关闭了电脑上的文档,拿出了那个写散文的本子,抓起了钢笔,在上面写下了《混蛋》。

灵感在她的脑海,犹如是奔流的江海,洋洋洒洒,写到三千字时,还是丝毫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同时就连她那行楷字体,较之以前都有了进一步提升,看上去更有书法气息。

她用很华丽很文青的文笔,写完了《混蛋》这篇散文,一共有八千多字,在她所有的散文之中,算是很长的了。

然后还觉得不过瘾,又写了一篇叫做《混蛋》的现代诗,都是以梁风扬为蓝本创作出来的。

不知道梁风扬看了以后,会崩溃还是会高兴,如果他怒了,会做什么?

林雨荷有种冲动,那就是立刻给梁风扬打电话,让他过来欣赏。

她很想看到梁风扬一脸黑线的样子,因为这能让她感觉到强烈的快乐。

仅仅是简单想了想,她的嘴角就流露出迷醉的微笑。

“老娘好过瘾啊!”

林雨荷自语一句,站起身舞动起来,长发飞扬,宽松的衣衫在荡漾,卧室本没有风,却像是有风从天边吹来。

看了一眼时间,梁风扬已经能肯定,这个晚上,应该不太可能和林雨荷在明镜湖边相遇。

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继续欣赏湖水,因为他过来,是为了欣赏风景,而不是为了等林雨荷。

手机响起,是杜碧彤打来的。

还是以前的铃声,可听起来却很急躁,难道是食府出了什么事?

“杜姐,怎么了?”

“猫姐来了。”

梁风扬顿时厌烦起来:“杜姐,你有没有记性?猫姐那种专门黑朋友的人,根本不值得交往,你还理她干什么?赶走她。”

“猫姐遇到了麻烦,不能赶走她,风扬,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你就回来。”

“稍等。”梁风扬很郁闷,毫无疑问,杜碧彤想让他帮猫姐的忙。

梁风扬回到了醉仙食府,在二楼的休息室看到了猫姐这个可恶的女人。

猫姐还是那么丑,惊世骇俗的丑。

梁风扬本打算等会儿吃点夜宵,可看到了猫姐,他立刻打消了吃夜宵的念头。

猫姐身上衣服华丽,可她的脸色却显得很疲惫,像被人给折磨到了。

“风扬……”猫姐面带微笑喊了一声。

梁风扬就当没听到,坐到沙发上点燃一根烟,用一种格外清冷的态度无视了猫姐。

杜碧彤坐到了他的身边,抓住了他的手,给他带来一片泛着热量的柔软,而此时,杜碧彤的身体散

发出的香味已经将他包围。

“风扬,北城虎那个混蛋,他竟然是想夺走猫姐的雨露sPa会所!”

“管我鸟事?”

“风扬,你怎么能这样?”

“本来也不关我的鸟事!”

“以前的事都过去了,猫姐付出了代价,也知错了,她现在都被北城虎整得身无分文了,难道还不能原谅她吗?”

“杜姐,我没权力左右你的想法,如果你想原谅猫姐,那是你的事,但是我不会原谅她的,因为我根本没必要原谅她,因为她对我来说,无关紧要,在我的心里,根本没她这号人。”

梁风扬的话就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刀子,刺入了猫姐的心脏,让她的心滴血,让她为以前的所为忏悔。

人的一生又能有几个真正的朋友?她以前和杜碧彤,本来是很好的朋友,多年的交往都没红过脸。

可是为了钱,为了提升自己的财富值,她却狠心联合阿东黑了杜碧彤一把。

如果知道有今天,猫姐绝对不会那么做。

扑通!

猫姐跪到了梁风扬的面前,她的行为没有让梁风扬心软,只是让他很想呕吐。

“滚蛋!”

“风扬,求你帮帮我。”猫姐痛哭起来。

“不帮!”

“求求你了。”

猫姐的双膝开始快速挪动,肥胖的上身剧烈抖动,双臂伸出就想抱住梁风扬的腿。

梁风扬出腿就是一脚踹到了猫姐脂肪很厚的肩膀上,猫姐应声摔到了地上。

杜碧彤看不下去了,起身冲过来,探身对着梁风扬咆哮:“你怎么能这样呢,你太狠了吧?”

“杜姐,我知道你很愤怒,我知道你恨不得给我一刀,但是,我对她,就是这么狠!她这种女人,走投无路了才过来装可怜,等她真缓过劲来了,又可能背后捅朋友刀子,早死早超生。”梁风扬愤懑说。

杜碧彤根本没心情去想,梁风扬刚才的话是否很有道理,她就是一门心思想帮猫姐。

看到杜碧彤也要给他下跪,梁风扬就有点无法淡定了,在杜碧彤修长的双腿弯曲的瞬间,梁风扬就将她搂到了怀里。

考虑到她有惧男症,梁风扬很快就扶着她的香肩,让她坐到了沙发上,然后只是抓着她的手。

“杜姐,你别给我下跪,你别逼我,否则我立刻就走,咱们两个的生意合作关系,立刻取消。”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不是!”梁风扬的眼神很认真,口吻亦是很认真。

“哦……”

杜碧彤感觉到了恐慌,她很怕失去梁风扬,因为在她的心里,梁风扬已经变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

杜碧彤开始沉默,这个房间忽然就没了说话的声音,更是没了喊叫的声音,安静到了让人害怕。

猫姐终于又制造出了声音:“嗷……,北城虎那个混蛋已经把我手里的钱都弄走了!嗷……,北城虎那个混蛋三十万就想接手我的雨露sPa会所!嗷……,我猫姐出来混也不容易啊,很喜欢燕津,可现在混不下去了。”

梁风扬权当是什么都没听到,可杜碧彤的那颗心却越发的柔软,嘴角抖动,再次流泪。

“猫姐,你先出去,我和梁风扬单独聊一会儿。”

“哦。”

猫姐连滚带爬离开了这个房间,但她并没有走远,就在外面站着,走廊因为她那肥胖身体的存在而显得很拥挤。

杜碧彤的微笑更妩媚了:“风扬,我的男人。”

“少勾引我,没用。”

“你的心是铁打的?”

“该帮的人帮,不该帮的人,坚决不帮,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以后也是这个样子。但是……”

杜碧彤隐约听出了转机,急声道:“但是什么?”

“猫姐对雨露sPa会所很在乎,因为那里是她的摇钱树,但是,如果她愿意将这棵摇钱树卖给我,我可以考虑出100万。”

“你这是趁火打劫!”

“我就是要打劫她,让她这辈子,还有她的后代都给老子记住,背后捅朋友刀子,是会得到报应的!”

“风扬,我终于很清楚地见识到了你的狠辣。”

“你害怕了?”

“有点。”

杜碧彤的红唇翕动,此时在她面前的就是梁风扬,而且是个更加深刻的梁风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