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137章 奇葩的林雨烟

第137章 奇葩的林雨烟

在私人别墅吃过午饭,唐丹青就去了唐氏展望集团,花蝶没和唐丹青一起过去,而是留在别墅教梁风扬千术。

练千术时,梁风扬由不得又想到了红影的邪恶,恨不得冲出这个房间,忽然出现在红影的面前,扛起她来扔到**,撕扯掉她的衣服。

红影那张异国风情浓郁的脸孔充满魅惑,山峦饱满,双腿丰腴,棕色肌肤很细腻。

花蝶的手落到了梁风扬的肩上,貌似在捏他,其实是在给他按摩,让他很是舒服。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琢磨什么,你可是答应过丹青,不对红影采取非常手段,现在丹青不在,如果你冲动了,对红影做了什么,我可承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还有,如果因为这个,你的分数被扣到了及格线之下,那就是你活该了。”

“咱们不愧是好朋友,都到心有灵犀的地步了,你都看出我想收拾红影了,不过你放心,我也不过就是在心里想上一想,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心里有数。”梁风扬说。

“我相信清湖县的梁风扬,会很有大局观,将来该你得到的,你都能得到。此时忍一忍,以后桃运无边啊!”花蝶说。

梁风扬的确比刚才更冷静了,用摸腿的方式对花蝶表示感谢。

花蝶接受了他的谢意。

花蝶的手机收到了来自银行的短信提示,萧氏景通集团的大少爷萧秋枫,已经打了一千万到她的账户。

钞票的刺激,让花蝶流露出**微笑,就连她的水蛇腰都荡漾起来:“如果这些钱都属于我,那该多好啊!可惜的是,这些钱都是你打败了烈熊和卡特赢来的,不会在我的账户上停留多久。”

“会分给你点的,你想要多少?”

“都要。”

“如果你脱掉裤子,挂到树上,也许我一高兴,就会把这一千万都给了你。”梁风扬说。

“你个混蛋,你怎么不脱掉裤子挂到树上?这种事,连你都不会做,本美女又怎么会做?我刚才不过就是开了个玩笑,嘻嘻,其实我只想要十分之一。”

一千万的十分之一,就是一百万,也不算少了,不过梁风扬绝对舍得给花蝶一百万,他很痛快地答应了。

“风扬,你好给力。”

“更给力的还在后头!”梁风扬说。

花蝶通过网银,给梁风扬的账户转账900万,她自己留下了100万。

看着账户余额,梁风扬感叹说:“我来燕津还没多长时间,但存款已经有1500万了,我很有必要在唐天路先生的面前得瑟一下。”

“这是你的本事。不过,你现在这点成就,还有你的影响力,还不足以在唐天路先生的面前得瑟,暂且还是不要让他知道这个世上有你这么一号人,免得他千方百计让你消失。”

“等以后有了足够的钱,就把唐氏展望集团给收购了。”

哪怕只是玩笑,梁风扬说出来的话也让花蝶颇为惊愕,这个梁风扬,还真是什么都敢想。

“你刚才的话,最好是不要让丹青听到,否则,她会用臀部使劲攻击你。”

“按照你刚才的说话,我现在就该打电话,把刚才的话告诉她。”梁风扬说。

花蝶又一次笑了个花枝乱颤,可见她的心情非常好,她已经开始考虑,买点什么东西犒劳自己一下,香水,内衣,车内装饰,都要买点。

萧秋枫很郁闷,他已经郁闷到了快要崩溃的地步,坐在私人别墅的沙发上,手里抓着翡翠烟斗,他发出了禽兽一般的嚎叫声。

花魁保姆雨烟被吓了一跳,抱怨说:“萧少,我记得你以前热烈的时候用烟斗烫我,我都受伤了,疼得要命,可你却发出了猛烈地嚎叫声,就好像受伤的人是你!而你刚才的叫声,和那次的叫声,很相似,我的心里好怕怕。”

“小贱人,老子现在没心情和你开玩笑,你最好是闭嘴,要多安静就有多安静。”

“我以前是花魁。”

“你难道忘记了我以前送你的一首现代诗《万人尽可夫》?”

“你的那首现代诗虽然是在侮辱我,却也淋漓尽致展现了你的文笔,我起先很郁闷,后来就很喜欢了!请问萧少,你什么时候再写首现代诗给我,叫《风花雪月浪蹄子》?”

萧秋枫的脸色阴沉,眉头紧皱,他连大哭一场的心都有了,花魁保姆浪起来,真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她是一个敢在闹市区就脱掉小裤的女人,她怕谁?

萧秋枫英俊的脸孔惨白阴沉,嘴唇颤抖说:“我身边的高手,烈熊和卡特,都让那个自称狂龙的家伙给废了,他们两个的脸上都会留下可怕的疤痕,尤其是卡特,胸骨都被打裂了,受伤非常严重,没有几个月好不起来。我还输掉了两千万,现在,我的小金库就剩五百万了,我都快活不下去了,你还有心情和我开玩笑?”

花魁保姆雨烟依偎到了萧秋枫的怀里,妩媚笑道:“那个自称狂龙的男人,想必是个高人,闹不好是唐丹青托付花蝶找来对付你的,也许,他根本就不是花蝶的朋友,而是一个和唐丹青有着特殊关系的男人。”

萧秋枫的敏感神经再次被刺激到,浑身都是一个机灵,他盯着花魁保姆的脸道:“你的分析很有道理,我怎么就没想到?看来本少爷是当局者迷啊,你继续分析。”

花魁保姆以前不是被萧秋枫睡,就是被他羞辱,极少得到他的夸奖,忽然之间得到了他的夸奖,激动的同时甚至有点不适应。

“你不如详细对我说一下,那个自称狂龙的男人,都有什么特点?”

“身高约莫175,和玉树临风的我比起来,很有差距,相貌只能算是一般,和英俊的我比起来,更有差距,尤其是他身上的衣物,很不成体统,一看就不是什么有钱人啊!”

“萧少,你果然被迷惑了,恐怕狂龙是故意以这种形象在你的面前出现,一个能轻松打败烈熊和卡特这等级别高手的男人,会缺钱吗?”

对啊,狂龙绝对不会缺钱,而且应该很有钱才对。

花魁保姆,在**的同时,也给萧秋枫带来了醍醐灌顶般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太兴奋了,萧秋枫使劲揉捏花魁保姆的胸脯,让她发出了嗷嗷的叫声。

这绝对不是男女温存那种享受,她太疼了,她的身体,正在承受一种很多女人都不喜欢的痛苦。

萧秋枫的双手离开了她的上身,她又感觉自己慢慢活了过来:“萧少,那个狂龙,他的身上,最值钱的东西是什么?”

“照妖镜。”

花魁保姆颇为惊愕,在现实生活中,她以前还没见过谁的手里有照妖镜,都说人间亦有妖,可又有谁见过真的妖?

“他真有?”

“真有,在明月茶楼的雅间,他拿了出来,我看到了,样式就和女人包里放的化妆小镜子差不多,可看上去非常的神奇,就是不知道,都有什么特殊用处。”

“既然是他贴身的东西,必然很特殊,如果能把这个所谓的照妖镜弄到手,就基本能确定他的身份,然后也就能查清楚,他和唐丹青大小姐到底是什么关系。也许,他还是你的情敌呢。”雨烟说。

“我不

喜欢情敌。”萧秋枫说。

“可情敌这种东西,不会因为你不喜欢就不存在。”

花魁保姆就开始聊她以前在夜场做花魁,有多少男人因为她争风吃醋。

有一次,两个富家子弟为了争夺她,相互抬价,居然抬高到了六十万,那也是她最贵的一个夜晚,为此,她得到了八次快感,爽疯了,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次的辉煌。

那一夜清晨,睡梦中的她,梦到了她那已经去世多年的母亲,当时在梦里,母亲流泪看着她,显然为她的堕落伤心。

雨烟感觉到了内疚,随后得到六十万后,花了上千块买了金元宝,在郊外一处空地上烧掉,希望母亲在得到金元宝以后能原谅她用身体换钱的行为。

看着花魁雨烟神采飞扬说着属于她的那种辉煌,萧秋枫的脸快要变成绿色。

雨烟发现,萧秋枫的巴掌已经抬起,随时都会落到她的脸上,这可不是她靠烧纸就能避免的痛苦,因为萧秋枫俨然是个活物。

惊吓之中,雨烟立刻闭嘴,可萧秋枫的巴掌还是落到了她的脸上,把她打得从沙发上摔到了地上,鼻血飞溅。

雨烟哭了起来,虽然是个纯正的浪蹄子,可她也是知道疼的,最喜欢的是热烈,最不喜欢的是挨打。

她很美,她很辣,她很浪,她会脱裤子,她会购物,她会烧纸,她哭起来可怜兮兮。

“雨烟,你别哭了,快去洗掉你的鼻血,过来陪本少爷聊天,本少爷一高兴,就额外奖励你个十万八万的。”萧秋枫说。

花魁保姆去洗手间洗干净了脸上的血,可她的左半张脸却微微有点肿,坐到了萧秋枫的身边,看上去还是那么哀怨委屈。

“我不想让父母知道现在的情况,否则他们又会说我没用,就更加不会给我钱花了,你觉得下一步,我该怎么办?”萧秋枫说。

“联系花蝶,试图从狂龙的手里,得到那个照妖镜,然后就可以根据这个照妖镜,确定狂龙的身份。这种特殊的东西不是人人都有,往往能证明一个人的身份。”雨烟说。

“既然那个照妖镜很特殊,狂龙又怎么会轻易交出来,而且他是个顶级功夫高手,就他那挠人的本事,太可怕了,当真是能把人脸上的肉挠下来,一道道的血槽,真恐怖!所以靠抢,行不通,只能通过钱。”萧秋枫说。

“是啊,你出足够的钱,狂龙自然会把照妖镜给你。”

“那我明天就联系花蝶,今天就先算了,本少爷现在又累又郁闷,就好像灵魂快要出窍了。”

“一起洗澡,我做个按摩给你,然后战斗一下,你的感觉就会好起来啦。”

对于花魁雨烟的提议,萧秋枫很为认可,然后他就抱起了雨烟,朝楼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