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155章 威武潇洒

第155章 威武潇洒

而此刻,贺初夏的脸色,更加凝重。(?最稳定)

林雨荷和杜碧彤都已经开始在心里大喊,梁风扬,强悍威武了。

赵世东站起身的瞬间,又被梁风扬一拳轰到脸上,摔倒在地。

赵世东已经连续被梁风扬倒两次,可他还是不服输,再次站起身,再次被梁风扬的拳头倒。

当梁风扬的拳头轰到他的胸口,将他第三次倒,他再想站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尽管很能忍,可还是从他的嘴里发出了痛苦的叫声。

此时的赵世东受伤程度,比躺在**上的司徒羽浪更重。

赵世东败了。

梁风扬很轻松很潇洒的胜出,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巅峰级高手的风采。

贺初夏站起身的瞬间,就开始鼓掌。

赵世东已经惨败,她当然是在为梁风扬鼓掌,黄开很快也跟着一起鼓掌。

既然他们两个都在鼓掌,林雨荷和杜碧彤又怎么会落后,她们两个也都站起身,开始鼓掌了。

林雨荷**的身体荡漾起来,水蛇腰欢畅扭动:“风扬,威武!风扬,霸气!风扬,狂野!”

贺初夏别有意味看了林雨荷一眼,没说什么,只是对着她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有的时候,她的温柔是友好,有的时候,她的温柔是愤怒,有的时候,她的温柔是嘲讽,其他书友正在看:。

看不懂她的温柔,就不会明白她的心,而林雨荷,对贺初夏的了解不多,所以看不懂她的温柔。

梁风扬已经走下了擂台,而黄开也已经走上了擂台,不同的是,黄开这次登上擂台,不是要和谁,而是要把受伤不轻的赵世东弄下来。

梁风扬走到了贺初夏的面前,盯着她娇美的脸蛋,微笑说:“我已经胜出,如果我没猜错,这2万的赌注,会由你来出。”

贺初夏的声音甜美轻柔:“请问,你是怎么猜到的?”

“通过你的眼神。”

“我的眼神并没有流露出什么。”

“可是,我能看懂你的温柔,我甚至看出,我败了赵世东,你很高兴。”梁风扬说。

贺初夏释然笑了笑,没说什么,心里却在想,这个梁风扬,怎么就这么厉害呢?

司徒羽浪已经通过墙壁上的电子屏幕,看到了梁风扬和赵世东的斗,其他书友正在看:。

如果赵世东能败梁风扬,尽管不是他亲自败的,可多少也能为他挽回点面子。

可赵世东竟然是让梁风扬连续三次轰倒,然后以惨败告终。

司徒羽浪已经嗷嗷叫了好几声,此时他的额头飘着一层汗,他的身体有点飘,他都快在**上躺不下去了,很想下地蹦跶。

强烈的吃惊,已经让他达到了火烧火燎的境界,尤其是在林雨荷摇曳身体为梁风扬叫好时,他的眼睛瞪得很大,他的嘴巴微张,痛恨这种**不属于他。

“梁风扬,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司徒羽浪会败你的!”司徒羽浪恶狠狠说出来的话,只有他一个人听到了。

贺初夏把梁风扬、林雨荷和杜碧彤都请到了她的房间,刚走进来,就能闻到一种迷离的香气。

贺初夏这个温柔似水的美人,浑身的肌肤都散发着香味,更何况,她还会用香水呢。

梁风扬三人坐下,贺初夏开始玩茶道,从任何一个细节都能看出,她是个茶道高手。

龙井茶是梁风扬的最爱,而贺初夏用来招待他们的,是很高端的龙井茶,梁风扬当然要多喝几杯。

梁风扬已经喝了五小杯,而林雨荷和杜碧彤的茶,一小杯都还没喝完。

林雨荷已经几次用眼神提醒他,你喝慢点,就好像你以前从没有喝过这么好的茶,这次算是逮住了。

梁风扬不以为然,犹如没看到林雨荷的眼神,他继续大喝特喝。

“风扬,你能喜欢我的茶,我很开心。”贺初夏微笑温柔。

这就变成风扬了,连姓都省了,林雨荷和杜碧彤都不用怀疑,梁风扬已经让贺初夏的身体湿润起来。

林雨荷的文艺气息再次泛滥,可这次

次的比喻却很特别,她觉得,梁风扬的风格,就像是一个装满荷尔蒙的喷壶,很容易让女人火热起来。

梁风扬又喝了一杯茶水,微笑说:“初夏姐,我伤了你的儿子……”

贺初夏赶紧断了他,就连她的脸蛋都不再是温柔的,嗔怒道:“提醒你,你叫我初夏姐,一点问题都没有,可司徒羽浪可不是我的儿子,他不是我生的,我也就比他大几岁,好看的:。”

林雨荷和杜碧彤都在强忍着笑,这种忍受估计有点痛苦,只见她们两个都抿嘴了嘴,身体不停地抖动。

“后妈也是妈啊,这个和年龄没关系,是个辈分的问题,以前司徒羽浪那小子不叫你叫妈,那是大逆不道。”梁风扬说。

“他一直叫我小姨,我也很开心,我从没有想过,我比他的辈分高。”

梁风扬此时的声音阴阳怪气:“那是你过去忽略了,好看的:!”

贺初夏真想把小茶壶里的水,都泼到梁风扬的身上,她不轻易动怒,可梁风扬却让她很为恼火。

“风扬,等会儿我就给你网银转账。”

“你不算把网银密码告诉我?”

“你……,你真逗。”

“你……,你真温柔,哦,你的温柔很容易让男人迷失,我想,司徒翰海活着时,肯定没少用痴迷的眼神看你,而你也没少给他轻歌曼舞,你们两个制造出了很多浪漫。”梁风扬说。

再去看贺初夏的双眸,已经变得湿润,泪水随时都可能流出。

梁风扬用了不长的时间,先是让她湿润,然后让她生气,再然后让她泪眼朦胧,可谓是挑逗美人一条龙服务。

从中,梁风扬也看出来了,贺初夏对司徒翰海非常的在乎,纵然司徒翰海比她大了不少,可他们之间,产生了爱情。

不管这种爱情应该用美好来形容,还是应该用荒唐来形容,毕竟是爱情。

网银转账成功。

梁风扬的账户上又多了2万,让他的存款达到了7多万,越发接近2万了。

杜碧彤再次发现,梁风扬的来钱速度,比醉仙食府的赚钱速度快了太多,那叫一个狂野,那叫一个过瘾,尽管这些钱没到她的账户上,可她也觉得过瘾。

梁风扬在林雨荷和杜碧彤的陪同下离开,当奥迪q5在柏油路上飞驰,贺初夏到了赵世东的房间。

医生已经给赵世东用过了药,可他看上去还是那么痛苦,很尴尬很没面子。

贺初夏坐到了**边,轻叹说:“本来这一切都不该发生,可你太自负了。”

“谁会想到,梁风扬这个无名小辈这么厉害,他的功夫,的确非常高。”赵世东说。

“你输掉的2万,我已经支付给了梁风扬,你不用有任何心理压力。”

“对不起。”

“没这么严重,而且发掘出了梁风扬这个巅峰级的高手,对我们来说,是好事,最起码,给瀚海报仇,有望了!”贺初夏说。

“但愿以后,梁风扬能同意和鬼影手一场。”

“这个,我会让他同意的。哦,我算和梁风扬做朋友,你们有意见吗?”贺初夏说。

赵世东和黄开面面相觑,因为他们都不明白,贺初夏是想和梁风扬做什么性质的朋友。

尽管他们两个以前都没过贺初夏的主意,可也不约而同想到了那方面。

贺初夏很需要男人,难道她喜欢上了梁风扬?

最终他们两个都表示,没意见,贺初夏已经开始酝酿,下一步该怎么做,其他书友正在看:。

在醉仙食府停止今天的营业之前,梁风扬对林雨荷说,今晚我想和你睡,可林雨荷却让他去死,。

梁风扬没有去死,只是目送林雨荷离开,并且在心里说,你别着急。

杜碧彤的宝马x5在路上飞驰,梁风扬坐在她的身边,今晚就算睡到她的家里。

来到了杜碧彤的家里,当梁风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水时,杜碧彤就去换衣服了,很快就穿着飘逸的睡裙出现在他的面前。

惹火的痕迹很清晰,杜碧彤的肌肤雪白细腻。

sp;面带妩媚微笑,杜碧彤迈着格外妖娆的步子,走到了他的身边,然后坐了下来,用肌肤的香气将他包围。

“亲,开始帮我治疗惧男症。”

梁风扬一时之间有点疑惑:“杜姐,这次你算通过什么方式?”

“还用问,当然是拥抱热吻,如果我的惧男症没有爆发,你的手就可以过分点了。”

“明白。”

梁风扬搂住了杜碧彤的娇躯,吻上了她的袖唇……

吻得很热烈,杜碧彤想到的是,她正在为心爱的男人付出,她是幸福的。

也许是这种想法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十多分钟,杜碧彤的惧男症并没有发作,她的心跳较快,但那是拥抱热吻的兴奋带来的。

又是五分钟后,杜碧彤的惧男症还是没有爆发,梁风扬觉得,他的手可以过分点了。

梁风扬的手穿过了杜碧彤的睡裙,当他的手摸到杜碧彤的腿,杜碧彤的惧男症发作了,很强烈,面色惨白的她,心跳骤然达到了每分钟8次。

梁风扬很怕杜碧彤的身体出现大问题,可他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怎么帮她,只能暂时远离。

约莫几分钟后,杜碧彤的心跳平稳了下来,惧男症消失,而她的眼泪却流了出来。

“都怪我。”

“你刚才都想到了什么?”

“虽然你的手在摸我的腿,可我想到的却是,你脱掉了我的小裤。”

“杜姐,你也太那个了,你别这么想啊。”

“你混蛋!你还抱怨起我来了!”

杜碧彤的粉拳头对着梁风扬捶了几下,然后就消停了下来,妩媚笑道:“虽然这次又发作了,可比起以前来,算是不小的进步了,过上两天,又能见到第三医院的心理专家君兰了,到时候看她怎么说。”

“那个君兰,也许真有点水平,可她有点老不正经啊。”

“人家看上去很嫩的。”

“可她毕竟已经是五十岁的人了。”梁风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