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159章 杜碧彤受委屈了

第159章 杜碧彤受委屈了

一起吃早点时,花蝶连声夸梁风扬做的早点好吃,吃过了早点,又欣赏了一下梁风扬做的小咸菜和葡萄酒,很想快点品尝,可必须要等春节以后才行。

梁风扬给杜碧彤打了个电话,说他上午有事,不去醉仙食府了,让杜碧彤有事就给他打电话。

花蝶开始教梁风扬易容术,梁风扬全部身心投入,可花蝶依旧觉得,哪怕这小子很有天赋,七天内学成易容术也非常困难,反正以前从没有人做到过。

从早晨八点半一直到中午十二点,梁风扬和花蝶一直在忙碌,不得不说,易容术的确很复杂,与天赋息息相关。

梁风扬做了打卤面,和花蝶一起吃过之后,继续学习易容术。

唐丹青一直在唐氏展望集团工作,同时也在想,花蝶是否已经开始教梁风扬易容术了,还有就是,花蝶住在梁风扬的家里,都会发生什么事。

唐丹青倒是不怕梁风扬和花蝶做出热烈的事来,否则她也不会同意花蝶住到梁风扬的家里。

唐丹青怕的是,如果花蝶告状,她该怎么处理,难道还要扣梁风扬的分吗?她是一分都舍不得扣了。

午饭唐丹青是和父亲唐天路一起出去吃的,很丰盛,可她也只是吃了几口,其实她一口都不想吃,可又怕唐天路问她什么,只能勉强自己吃了几口。

可唐天路还是很清楚地发现,宝贝女儿的心思非常重,传说中,只有一个男人才能让一个女人如此的牵肠挂肚食不甘味。

也就在这个上午,杜碧彤又去燕津第三医院,找了心理专家康君兰。

这次的治疗非常离谱,康君兰竟然是连催眠术都用上了,杜碧彤没想到,康君兰是个催眠高手,竟然真的将她催眠了。

然后康君兰开始引导杜碧彤,让她在催眠的状态下,幻想正在和一个男人热战。

仿佛之间,杜碧彤就感觉到,好像梁风扬正在脱她的衣服……

遗憾的是,哪怕是在被催眠的状态下,杜碧彤的惧男症还是发作了,同时也让康君兰医生的催眠效果彻底失灵。

当时康君兰很是意外,甚至都有点气急败坏,对着杜碧彤大喊:“你可真是个奇葩,我都把你催眠了,你的惧男症都能爆发,你已经没救了,我打算停止对你的治疗,你另请高明吧!”

杜碧彤顿时泪崩。

可康君兰并没有因为她哭得很厉害就安慰她,而是下了逐客令。

杜碧彤离开医院,一路上开车都在流泪,回到食府时,眼睛都哭红了。

很多厨师和员工问她,谁欺负了她,都打算提着菜刀拼命去了。

杜碧彤的回答是,我自己欺负了自己。

所有的人都很疑惑,不知道一个人怎么做才能把自己欺负到哭红眼睛的境界。

梁风扬在练易容术的时候,也想到了杜碧彤,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从医院回到了醉仙食府。

花蝶刚才一直在盯着他的脸看,很容易就发现了,他在走神,估计是想到了哪个美女。

花蝶出拳对着梁风扬的胸口打去,梁风扬格挡住了花蝶的拳头。

“看你的样子,是想让我先停下来,然后把你搂到怀里摸上一摸?”梁风扬说。

“谁稀罕让你摸?你也太对不起我了,我冒着那么大的危险,住到你的家里教你易容术,可你却在这么关键的时刻走神,看来杜碧彤的身体已经让你沉沦,看来杜碧彤的**味道很足,已经让你神魂颠倒!”花蝶很生气。

梁风扬将花蝶搂到了怀里,手落到了花蝶的上身,几分钟的暧昧后,梁风扬松开了花蝶。

点燃一根烟抽了起来,花蝶喘息片刻,并没有继续和梁风扬闹腾。

抽完一根烟,梁风扬继续练习易容术,一直练到了傍晚,他说:“花蝶,你在家等着,我去醉仙食府带饭菜回来吃。”

“你是想去带饭菜,还是想去见一见杜碧彤?”

“当然是带饭菜,我想,你也饿了吧。”

“那你去吧,最好是快点,如果两个小时内你还没回来,我就要砸东西了。”

“我会尽量快点的,你可不能随便砸房间的东西,小心我修理你。”

梁风扬送给花蝶一个很狂野的微笑,然后就快步走了出去,到了醉仙食府。

生意很忙,杜碧彤正在一楼照顾生意,脸色显得忧郁,看到梁风扬来了,她就露出了灿烂的微笑,而她的微笑之中也有忧郁。

看来今天上午的治疗不容乐观,否则她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梁风扬也对着杜碧彤笑了笑,暂时没问什么,而是到了厨房,吩咐厨师老田做几道拿手好菜。

老田很嗨,颠起炒瓢来更有劲了,因为他很感激梁风扬,很想在他的面前表现。

梁风扬到了二楼的休息室,刚坐到沙发上点燃一根烟,杜碧彤就推开门走了进来,坐到他的身边就已经是双眼湿润。

“你是不是已经感觉到了,康君兰没能力治好你的惧男症?”梁风扬说。

“呜呜呜……”杜碧彤痛哭起来,晶莹的眼泪打湿了她娇美的脸蛋,**丰腴的身体不停地抖动。

梁风扬没有打断杜碧彤的哭声,就让她哭下去,约莫几分钟后,杜碧彤的哭声变小,把上午的情况都告诉了他。

作为一个医生,康君兰的态度的确很恶劣,而她用上的治疗手段也够邪恶的,居然是催眠术带诱导。

“看来,我很有必要让康君兰领教一个刁民的厉害,别以为她已经五十岁,我的巴掌就不会落到她的身上。”梁风扬很恼火

“风扬,你不许乱来,我看算了,以后我也不会找她治疗了。”

“可是,我已经给了她五万块。”

“那个康医生,很贪财的,你还指望她退钱给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况,其中还涉及到了林雨荷这层关系。”杜碧彤说。

目前梁风扬很忙,他必须集中精力学习易容术,没工夫搭理康君兰。

“那就先这样,以后你不许再去找康君兰了,还有,如果康君兰再给你打电话说什么,你必须在第一时间告诉我。”

“好啊。”杜碧彤扑到了梁风扬的怀里,开始了热烈的拥吻。

品味杜碧彤的婀娜丰腴,品味杜碧彤滑润双唇的味道,梁风扬颇为舒畅。

十多分钟的拥吻,杜碧彤的惧男症并没有因此发作,可如果梁风扬撕扯她的衣服,可能惧男症就会剧烈发作。

梁风扬带着老田炒的五道菜,还有两盒米饭,离开了醉仙食府。

燕津冬日的冷风吹到他的身上,又让他想到了清湖县的那片风景,这个时节,清湖县比燕津更冷,不知道此时曹姐的身上,穿的是什么衣裳。

来回用了也就是一个多小时,花蝶对梁风扬的速度还算是比较满意。

当他刚把饭菜放到茶几上,花蝶就像是小狗一样对着他的身体嗅起来。

梁风扬叼起一根烟:“以前还从没有见过你这么**娇美的小狗,你可以去申请某个记录了。”

“你讨厌。”

“别闻了,我的身体有什么好闻的,快点吃饭吧。”梁风扬说。

“可是,我已经从你的身上,闻到了杜碧彤的味道,你可真行啊,过去带饭,还抓紧时间和她温存了一下,看来你已经离不开她了。”花蝶说。

梁风扬没去解释什么,而是抓起筷子开始吃菜,花蝶想夺走他手里的筷子,他避开了。

当花蝶的手再次快速伸来,梁风扬就抓住了她的手,将她**的身体搂到了怀里。

“啊……”花蝶终于尖叫起来,因为梁风扬的手穿过了她的杯罩……

花蝶疯狂扭动,可是一点用都没有。

梁风扬摸了个痛快,这才把手拿出来。

“你死定了!”

听到花蝶的咆哮,梁风扬哈哈大笑起来,尽情展现肆无忌惮的风采。

看到花蝶掏出手机,梁风扬抓住了她的手:“你想做什么?”

“给唐丹青打电话,告你的状,我好心来教你易容术,你却欺负我,看她不扣你的分!”

“就算你要找她告状,也要等以后见了她啊!你现在就打电话过去,对我们两个谁都没有好处,也许不出多久,唐天路的人就会找过来,弄走你!”梁风扬说。

花蝶娇滴滴哼了一声,把手机扔到了茶几上,暂且放弃了给唐丹青打电话告状的念头。

而且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梁风扬真被唐丹青扣了分,花蝶也会很痛苦,因为花蝶的内心深处很想让唐丹青和梁风扬走到一起。

花蝶终于抓起筷子开始吃饭吃菜,开始速度很慢,渐渐的,她的手就快起来。

“真好吃,味道真不错,没想到醉仙食府会有厨师能做出这么美味的菜。”

“这就是老田厨师做的菜,别看老田很一般,甚至还有点猥琐,可他的厨艺的确很高,对做菜很有悟性。”

“任何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闪光点,这句话是你以前对我说过的,现在我拿出来用一下。”

花蝶的心情比刚才好多了,她当真是吃了不少,并在心里再次对老田的厨艺表示肯定。

吃过饭,花蝶继续教梁风扬易容术,时间在紧张的节奏中一点一点过去。

林雨荷又到了醉仙食府,迈着**的步子来回走动,一楼大厅吃饭的人,大都是燕津大学的学生,看到全校第一美女老师就这么走来走去,少不了会有人和她打招呼。

“林老师,你的脸蛋真美。”

“林老师,你的身材真好。”

“林老师,全校第一高手司徒羽浪因为你被梁风扬打败了,你有什么感想。”

如果这些人只是恭维她,或许她不会说什么,可听他们提到了梁风扬和司徒羽浪的比武,她就很想说点什么了。

林雨荷娇声说:“我的感想就是,梁风扬很威猛,司徒羽浪很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