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162章 兴风作浪北城虎

第162章 兴风作浪北城虎

林雨荷没心情上班,已经回家去了,她打算创作两篇散文,然后就开始写她的小说。

当梁风扬回到家时,看到花蝶已经在**躺下,不管她是否睡着,她的双眸都是闭上的,她的呼吸很匀称。

梁风扬匍匐到她的身边,出手对着她的脸蛋拍了拍,花蝶顿时就睁开了双眼,如此近距离去欣赏花蝶的双眸,真的是很美。

而此时,花蝶那对美丽的双眸散发出的却是火光:“你个混蛋,你敢打我耳光?”

“我刚才只是拍了拍你的脸,我可没打你耳光。”

“拍脸就是打耳光。”

梁风扬很郁闷,花蝶简直就是没事找事啊:“你简直就是放屁!”

花蝶更加愤怒,一个翻身,竟然是骑到了他的身上,双拳捶打他的身体……

这种**的惩罚,给梁风扬带来的不是痛苦,而是快乐。

花蝶甚至有点怀疑自己,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忽然骑到了梁风扬的身上?难道还嫌他赚的便宜少吗?

花蝶起身的瞬间就跳下了床,站到床边想打他的腿,可他却避开了,随之也下了床。

继续练习易容术,此时的花蝶倒是稍微有点相信,梁风扬真的能够创造一个,以前从没有过的奇迹,那就是,七天内练成高超的易容术。

冬日里,燕津的夜色来的很快,还不到六点,天就黑了下来,这座繁华都市的灯火也亮了起来,天色阴沉,或许正酝酿着一场大雪。

梁风扬不是司机,不用跑长途,他对雨和雪都有着很特殊的好感,因为这两样大自然的事物,总是能让他想象到美好。

白天去劲武馆对付司徒羽浪时,林雨荷并没有告诉梁风扬,说她已经创作了一首很长的现代诗《狂野》,而此时,她已经憋不住了,正在醉仙食府杜碧彤的面前不停抱怨。

“我啊,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就没有在白天告诉他,话到了嘴边都没有说出来,真是有病,比你的惧男症都严重。”

“你那是风湿病,当然要比惧男症更严重。”杜碧彤说。

“你好讨厌,我才没有风湿病,我的身体好得很,我的腰不酸腿不疼,吃得多跑得快。”

“所谓的风湿病,就是风情湿润综合征,难道你没有?你很久以前就患上了此疾。”杜碧彤说。

“没想到啊,你居然这么有创造力,风湿病居然是风情湿润综合征,那你的身体岂不是更糟糕了,不但有惧男症还有风湿病?”林雨荷说。

风扬sPa会所的维修已经接近尾声,当初被北城虎破坏的痕迹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北城虎胸中那被梁风扬修理出来的创伤却还没有抚平。

彩虹酒吧的豪华房间,北城虎的怀里搂着一个**美女,嘴里叼着雪茄,正在聊**功夫。

这个**美女对北城虎的**功夫颇为欣赏,因为她已经因此快感快有一百次,而她对北城虎的势力更是非常的崇拜,出去以后,一说她是北城虎的女人,很多人都不敢招惹她。

这个女人,正是北城虎新找来的情人,人称小浪花,以前是某个做水产生意的大老板的情人,那个大老板车祸身亡后,小浪花出国呆了一段时间。

本是想找个外国老板,从而体验外国人的阳刚,可惜的是,运气不好,外国人的阳刚体会到了,可钱没赚到。

那个高大魁梧,浑身是毛的家伙,穿着从专卖店偷来的范思哲,在她的面前冒充大老板。

得到她的身体后的第三天,就被警察带走了,然后又从他在贫民窟的破房子里搜查出了很多偷来的衣服和内衣。

回国以后,小浪花就投入到了北城虎的怀抱,一心想做整个燕津市的名人,让燕津所有的人,都知道她小浪花。

依偎在北城虎的怀里,小浪花妩媚笑着说:“虎爷,你的势力范围什么时候才能冲出北城区?”

“小浪花,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话很找打,难道你不知道,现在就连岩昌区都有了我的生意?”

北城虎弄死何峥嵘以后,就整合了何峥嵘的生意,势力比以前更加强大了,可他绝对不会到此就满足,他的目标是整个燕津的地下世界,甚至更大的范围。

小浪花刚才那么说,无非就是为了激发北城虎的斗志,她觉得力道还是有点不够,于是就冒着挨打的危险说:“我可是听说了,北城区就有一个你惹不起的人。”

“谁?”

“虎爷,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当然就是梁风扬。”小浪花说。

北城虎的身体猛烈颤抖起来,不得不说,小浪花刚才的话触碰到了他的痛处。

他是北城虎的混黑大佬北城虎,很多人听到了他的名号都会胆颤,可他却惹不起梁风扬。

“你给我听好了,我不是惹不起梁风扬,我只是暂时还不想动他,总有一天,我会让他死在我的手里!”

“虎爷,我信你了,虎爷,我好佩服你,虎爷,求你轻点啊。”小浪花不得不求饶。

“滚蛋,三天内都不要在我的面前出现。”北城虎愤然说。

小浪花很后悔刚才提到了梁风扬,她只能是低头走了出去,接下来的三天都不敢在北城虎的面前出现。

老憨被叫了进来。

这个身高不过160,肥头肥脑身体滚圆的家伙,脑子颇为好用,否则他也当不了北城虎的师爷。

看到北城虎怒不可遏的神情,他就知道,刚才小浪花又惹到了北城虎。

老憨心说,这个小浪花可真妙,不是因为她的脸蛋胸脯,而是妙在那颗贪婪的心,北城虎,你迟早都会毁在小浪花的手里。

“虎爷,息怒。”老憨陪上了笑脸。

“你怎么知道我很生气?我刚和小浪花做了愉快的事。”

“虎爷,如果连你的愤怒都看不出,那我就不是你的狗了。”

老憨的话语让北城虎很为受用,这个狼性很强的男人,心情瞬间就好了很多。

“一个月内,我要送梁风扬上西天,你有什么好办法?”北城虎阴狠说。

老憨的心里猛地一惊,他发现,北城虎果然是活腻歪了:“虎爷,想灭掉梁风扬,当然要找个比他更厉害的人。”

“如果我找狙击手呢?”

“这个倒是可行,但狙击手并不好找。”

“我自然有办法。”

“虎爷,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你什么意思?”

“我是你的狗,我的意思当然是,祝愿虎爷早日灭掉梁风扬,灭掉了他,我们两个一起玩女人,隆重庆贺。”

离开了北城虎的房间,老憨的心里很焦急,他必须在第一时间把消息告诉

梁风扬,谁知道北城虎是否已经找到了狙击手?

但是老憨并没有在彩虹酒吧给梁风扬打电话,而是午夜以后回到家,才拨通了梁风扬的号码。

此时的梁风扬,正给身穿睡裙的花蝶做背部放松按摩,因为花蝶想在他那玄妙的按摩手法下睡去,从而让身体更舒服,让梦境更美。

听到梁风扬的手机响起来,花蝶撒娇说:“不许接电话,继续给我做按摩,不管谁打来的都不许接。”

“唐丹青打来的。”

“啊?那你快接啊!”

其实梁风扬已经看到是老憨打来的,也知道老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绝对有很重要的事。

“老憨,你找我?”

听到梁风扬叫出来的是老憨,花蝶修长的腿顿时就朝他踢了过去。

梁风扬刚避开,花蝶修长的腿再次踢了过来,而且这次踢出来的可是连环腿,如果不是他闪避足够快,还真就中招了。

梁风扬坐到了沙发上,很潇洒地翘起二郎腿,问他:“你怎么不说话了,不会是有什么人掐住了你的脖子吧?”

“梁老板,倒是没什么人掐住我的脖子,可我刚才听到,你很忙,所以很怕打扰到了你和美女的好事。”

“你这个老家伙,越来越让人愉快了,这也就意味着,你离死越来越远了,只要能让我高兴,你就能长命百岁,好好活着吧。”

“北城虎说,他要找狙击手,在一个月内灭掉你,你平时要当心了,他这边有什么动向,在我有所了解的前提下,我会在第一时间告诉你。”

“这个消息很重要,多谢你了,还有,北城虎简直是异想天开,就算他已经找到了狙击手,想灭掉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梁风扬和老憨通话结束后,将手机扔到了茶几上,轻叹道:“北城虎还真能折腾,我看他真是活腻歪了,我本来想让他活到春节以后呢,现在看来,是他自己不想活了啊!”

“要不咱们这个晚上就弄死他?”

“这个晚上还不行,如果这么快就让他死了,那我可就亏了。”

“怎么就亏了?”

“因为我还想从他的身上捞到更多的好处。”梁风扬说。

“你有的时候真的很贪心啊。”花蝶的微笑更**了,双眸之中散发出的光线分明是在勾引他。

搂住了她,吻上了她的红唇。

热吻后,花蝶又爬到了**,梁风扬继续给她做按摩,不出多久,她就在一种分外的迷醉中睡着了,做起了很热烈的美梦。

当梁风扬和花蝶下床,都快是早晨九点了,花蝶直喊罪过,可心里回味的却是她和梁风扬玩出来的暧昧。

当梁风扬在厨房做早点,花蝶就站在客厅跳起了健身操,水蛇腰和臀部一起扭动,尽情地让她的**弥散。

当他们两个一起吃早点时,梁风扬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看到是劲武馆的温柔美人贺初夏打来的电话,他顿时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梁风扬随手接了起来:“初夏姐,是你啊,你又想我了。”

“风扬,你真调皮,听你说的,就好像我以前经常想你,其实我们之间认识的时间还不长,难道不是吗?”

“你的意思是,我刚才和你开的玩笑很过分?”

“没有呀,我刚才不过就是随便那么说,你别多心。对于羽浪做出来的事,我非常的抱歉,你今天有时间吗?我去找你,当面向你赔罪。”

“你不用来找我,等中午我去找你,有些事的确需要当面说清楚。”梁风扬说。

“oK,那中午见,美酒佳肴等着你。”贺初夏再次对着梁风扬发出了格外温柔的声音。

梁风扬心说,美酒佳肴比不上你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