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163章 真好

第163章 真好

回头的瞬间,梁风扬发现,花蝶正用一种非常别样的眼神看他。

“你很好奇?”

“我不是很好奇,我只是很吃惊,我没想到,你和劲武馆的贺初夏,忽然就如此亲密了,为此,你铺垫了多久?”花蝶说。

“谈不上铺垫,我根本就没想到,会认识贺初夏,只是司徒羽浪那小子的挑战,让我有了这个机会。”梁风扬说。

“贺初夏是个闻名燕津的大美人,那些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的男人,恨不得把所有有关美人的褒奖都用到她的身上,如果你能把她给玩上一玩,可谓是艳福不浅啊。”

“对她,当然是先交朋友,再谈玩,如果她不乐意让我玩,我也不会非要去玩她。”

“你果真有这么高尚,难道你在见到贺初夏的时候,想到的不是那个睡字?”

“非也。”

梁风扬摇头晃脑,再去看他的表情就发现,此时他都有点文青了,也许是受到林雨荷影响的缘故。

“有一点必须提前告诉你,丹青和贺初夏,是很不错的棋友。”花蝶说。

“有这事?”

梁风扬不是一般的吃惊,他可从来都没有把唐丹青和贺初夏往一起想过,没想到她们两个还是很不错的棋友。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所以啊,你如果对贺初夏做了什么,让丹青不爽了,你的评分就岌岌可危了。”

这个问题貌似有点复杂,梁风扬不想继续聊下去:“开始练习易容术。”

花蝶开始指点梁风扬易容术,半个多小时后,就是梁风扬自己练习了。

花蝶开始琢磨,可否利用劲武馆,让唐丹青大小姐和梁风扬见面?恐怕现在唐丹青想梁风扬都快想得疯掉了。

想到真切处,花蝶自语说:“如果这段时间,丹青能去劲武馆就好了。”

“对啊!”

梁风扬的话音刚落,花蝶修长的手就拍到了他的脑门上,嗔怒说:“我可以走神,但你不行。”

快到中午,梁风扬到了劲武馆。

贺初夏本以为,梁风扬会连林雨荷林雨荷老师也叫上,没想到就是他一个人来的。

面对他,贺初夏的微笑温柔,双眸闪烁,红唇之间发出来的声音格外甜美,就连一星半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

“你来了。”

“初夏姐有请,不敢不来。”

“你这么在乎我?”

“那是。”

“为什么?”

梁风扬凑到了她的耳边:“因为你的美丽和温柔很让人着迷。”

贺初夏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真没想到,刚见面,梁风扬就会如此犀利地挑逗她。

自从司徒翰海去世以后,她就变成了一个寂寞的女人,而她的湿润,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本想发作,哪怕是不痛不痒,也要教训他几句,可想了想还是算了,因为她这次约梁风扬过来的目的,并不是教训他。

一起朝劲武馆大门走时,贺初夏迈出来的步子分外优雅,让高贵与她的温柔一起弥散。

贺初夏的房间,梁风扬走进来就看到,酒席已经备好,非常的丰盛。

落座之后,梁风扬说:“就我们两个人,你不打算多叫几个人?”

“不打算。”

“菜真多,咱们两个吃这么一大桌子菜,简直就是浪费。”

“你可以用劲吃。”

“吃饭可不是做别的,就算用劲,也吃不了这么多,一个持久力很猛的男人,在饭桌旁,也许坚持不了多久。”梁风扬说。

贺初夏笑了,她很快就低下头,用纤细的手捂住了嘴巴,用一种很为勾魂的眼神看她。

梁风扬都有点不敢正视贺初夏了,生怕再正视她几分钟,就会产生犯罪的念头。

贺初夏倒酒后,微笑说:“先碰一个,然后再说事。”

梁风扬和贺初夏碰杯后,将酒盅里的一两多白酒一饮而尽:“以前没怎么喝过舍得酒,现在品起来,味道还真不错。”

贺初夏也是一饮而尽:“舍得酒的味道,本来就很好,那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请你喝舍得酒?”

“你当然是想借此来告诉我,舍弃一些东西,就能得到另外一些东西,而你想让我舍弃的其实是犀利和杀伐!”

刚才梁风扬的话说到了她的心里,让贺初夏非常激动,她顿时就拉住了他的手,颤音说:“我并不是让你彻底舍弃犀利和杀伐,我没那个本事,也没那个资格,只要你在面对羽浪时,不要太狠,我就很感激了。”

话音刚落,贺初夏的眼泪就已经滑落。

梁风扬很清楚,正是因为贺初夏很爱司徒翰海,所以她才会对司徒羽浪这么好。

尽管司徒翰海已经去世有段时间,恐怕贺初夏的心里还一直有她。

忘年恋还能如此感情真挚深厚,真是很不容易,可惜的是,身为顶级高手,司徒翰海的命有点短。

“你别哭了,也请你放心,我不会对羽浪特别狠,虽然他是我的对手,但在我的心里,他还是个很不错的人,而且燕津大学有很多人都觉得,司徒少爷人很不错。”梁风扬说。

贺初夏稍微有点骄傲了,柔声说:“本来就是,以前羽浪可是做过不少善良的事和正义的事呢。”

一起畅饮。

梁风扬发现,贺初夏的酒量真不错,和这个娇美温柔的女人喝酒,可谓是很过瘾。

当梁风扬和贺初夏正喝得尽兴,门开了,一身便装的司徒羽浪,盯着梁风扬的脸,慢步走了过来,站到了他的面前,不动了。

此时司徒羽浪的表情有点呆滞,而他双眼之中的怒火却很清晰,可见他对梁风扬不是一般的痛恨。

如果这个时候,梁风扬扇出去一个耳光或者打出去一拳,司徒羽浪就会飞摔出去,血流满面受伤更重,但他并没有那么做。

“梁风扬,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司徒羽浪说完以后,就离开了这个房间。

“要想改变羽浪的这种想法,恐怕还需要过段时间。”贺初夏很无奈。

“我会当他刚才什么都没说过,但是,他以后如果再次挑战我,我还会应战。”

吃过饭以后,梁风扬和贺初夏坐在沙发上聊天,梁风扬想到了花蝶说过的话,那就是,唐丹青和贺初夏是很不错的棋友。

梁风扬很想见到唐丹青,

所以就很想对着贺初夏提起唐丹青,可是他现在对贺初夏的为人还不是特别清楚,冒然提起唐丹青,可能会引发不可预料的后果,所以他忍住了。

“风扬,你好像忘记了一件事。”

“什么事?”

“我已经是你的象棋老师了。”

“初夏姐,这个事我一直记得,而且是我主动想向你学习象棋的,只是我今天还有点重要的事,必须赶紧去办,所以学习象棋只能是以后了。”

梁风扬的话音刚落,贺初夏就抓住了他的手,就像是很怕他逃走一样。

贺初夏的手给他带来一片很细腻的温柔,但他还是把手抽了出来:“我真的有事。”

“是不是羽浪让你很生气,然后你也迁怒于我了?”

“当然不会,如果我真的对你也有什么意见,就会当面说出来,因为我这个人向来都不虚伪。”梁风扬说。

贺初夏开始盯着梁风扬的脸看,约莫看了两分钟,她的嘴角露出了灿烂的微笑,因为她发现了梁风扬的真诚。

“那好啊,你去办事吧,记得啊,咱们已经是朋友了,你以后有时间了,就来找我学习象棋,生活中有了什么不顺心的事,也可以告诉我。”

“你真是个好女人。”

梁风扬要走了,贺初夏送他出来,看着他打车离开,这才回到武馆,在她看来,梁风扬这样的猛人,应该开豪车才对,可他的确是打车离开的。

既然出来了,那么梁风扬就打算晚一点再回去,他让出租车停到了醉仙食府外,然后就走了进去。

林雨荷正和杜碧彤站在一楼大厅的吧台旁聊天,看到梁风扬来了,林雨荷包裹在黑色打底裤内的修长双腿轻颤,灿烂微笑:“风扬,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原来你还会出现啊。”

“你很想见到我?”

“也不是很想见到你,只是有点东西想让你看,你跟我来呗。”

林雨荷说着,就迈着婀娜的步子朝楼上走去,梁风扬欣赏着她曲线优美的背影,和她一起到了二楼的休息室。

坐到沙发上,梁风扬叼起一根烟,然后就掏出了林雨荷送他的zippo打火机。

看到这个打火机,林雨荷的双眸顿时就闪亮起来,娇声说:“怎么还没坏啊。”

梁风扬点燃了烟:“这是一个外号叫小狗的女人送我的,一千多块的东西呢,质量很好,不是那么容易坏的。”

林雨荷的拳头落到了他的身上,打了十多拳还是觉得不过瘾,又用香肩撞了他两下,这才嗔怒说:“谁是小狗啊,你可真气人。”

梁风扬搂住了她,对着她的脸亲了一口:“眼镜娘,我很珍惜你送给我的礼物,所以不会轻易弄坏,也不会轻易弄丢。

林雨荷狠狠瞪了他一眼,有心想离开这个房间,不让他看那首现代诗《狂野》了,可她已经希冀了很久,很想看到梁风扬的反应,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颇有意境的机会,又怎么会错过?

林雨荷打开了她的LV挎包,从里面拿出了写现代诗的厚重本子:“大坏蛋,你可以看了。”

“你又有了新的作品?”

“是啊。”

“可是我有点不敢看了,我怕看了以后又想打你的屁股。”

“放心吧,这次你看过以后,绝对不会那么生气了。”林雨荷心说,你一定会很开心,也许你会把我大夸特夸。

梁风扬的心里多少还是有点顾虑的,因为林雨荷就像花蝶一样,爱玩恶作剧。

但他还是打开了这个厚重的本子,上面颇为华丽很有文青气息的文字,曾经让他很陶醉,也曾经让他很愤怒。

不知道林雨荷的新作,会给他带来怎样的感触,终于,梁风扬翻到了那一页,看到了那个对他来说,颇为闪亮的题目《狂野》。

梁风扬开始认真欣赏林雨荷创作的现代诗《狂野》,刚看了不到五行,就已经喜欢上了。

他料定,这不会是一首让他很生气的现代诗,而是一首会让他很愉快的现代诗。

看到梁风扬已经投入到了她的文字之中,林雨荷很有成就感,嘴角流露出**的微笑,双眸透过黑框眼镜,散发出异样的神采。

这首现代诗没有之前那首让梁风扬非常愤怒的现代诗长,但也有三千多字,每个句子都很华丽很文青,而且淋漓尽致将梁风扬的风格展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