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205章 快乐的提升

第205章 快乐的提升

梁风扬赢到手900万,彭兰带着受重伤的三个高手离开,熊奎到了唐丹青和花蝶的车上,打算去唐家别墅了,梁风扬开车带着杜碧彤和林雨荷闪人。

梁风扬的车里再次响起了《狂野之歌》:“一二三,幽境湖;一二三,青龙山;一二三,老子是清湖第一狂……”

萧家别墅,先一步逃回来的萧秋枫已经把战况告诉了萧鸿舟,急坏了萧鸿舟,但他倒是能猜到,梁风扬不会把彭兰给打死。

“爸,快去救我妈!”

“你妈不会死。”

“我妈正在挨打。”

“我知道你妈正在挨打,可我也没有很好的办法。”萧鸿舟很低落,面对梁风扬这个狂野的对手,他再次有了无力感。

彭兰被梁风扬打得鼻青脸肿,浑身疼痛,好不容易才把车开回了萧家别墅,三个受伤很重的高手都到了配楼。

彭兰站在别墅楼房客厅痛哭起来,萧鸿舟很愤懑地坐在沙发上抽雪茄,萧秋枫耷拉着脑袋坐在萧鸿舟的身边。

“妈,不是我不救你,是我没能力救你。”萧秋枫低声说。

“秋风,你做得对,如果你当时下车冲过去,肯定会被梁风扬打出个好歹来,你逃回来就对了,你是萧家的希望。”彭兰坐到了萧秋枫的身边,把他搂在怀里安慰。

“熊奎呢?”

“被梁风扬翘到唐家去了。”

“梁风扬这个人,简直就是一颗原子弹,太强大了,我看,我们还是放弃对付他吧,以前不管吃了多少亏,都认了!”萧鸿舟叹息说。

“我也是这么想的,放弃对付梁风扬,我们萧家还可以辉煌下去,如果继续对付梁风扬,我们萧家就可能灭亡了。”彭兰说。

“找个机会,把我们的想法告诉唐家。”萧鸿舟说。

唐丹青和花蝶带着高手熊奎到了唐家别墅,唐天路和魏茵都在等结果,此时他们的想法很中立,如果梁风扬胜出,那就为他加分,如果梁风扬被彭兰找的高手打死了,那就是梁风扬命该如此。

听唐丹青和花蝶说过枫叶山脚下的战况,唐天路和魏茵果然都为梁风扬拍手叫好。

唐天路朝熊奎看去,微笑说:“你是个高手?”

“如果和梁风扬比起来,我不算高手,但我的确是个高手。”熊奎说。

“在你眼里,梁风扬的功夫是什么档次?”

“巅峰级!他是我见过的所有高手里,功夫最高的,他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听到熊奎如此的评价,唐天路忽然很爽,简直比女人带来的快感都爽,他没有很**的呼喊出来就算是很能忍了。

“说一下你过去的经历。”唐天路说。

“我以前打过黑拳,给几个老板做过保镖,在赌船上看过场子……”熊奎的经历很丰富也很血腥。

“以后为唐家效力,你的生活会稳定很多,希望你是个忠诚的人,而我们唐家惩罚不忠的人向来都很有手段。”唐天路说。

“老板,你放心,我会对唐家很忠诚的。”熊奎说。

“你也会对梁风扬很忠诚吗?”唐天路说。

“是的,我也会对梁风扬很忠诚,以后他就是我的梁爷,是我的偶像!”熊奎说。

唐天路和魏茵相互看了看,都笑了。

魏茵说:“丹青,回头你告诉梁风扬一声,他的打分从72分变成75分了。”

唐丹青撒娇起来:“才给提升了3分啊,不如提升到95分好啦,我在春节前就很想做风扬的女朋友。”

魏茵瞪了唐丹青一眼,嗔怒说:“你就这么着急想做梁风扬的女人?在我和你爸的心里,目前梁风扬的打分就是75分,只有他越来越出色,打分才会越来越高。”

“好吧。”

唐丹青心说,提升了3分也算不错了,但愿春节后,梁风扬的打分能继续提升,我真的好想做他的女朋友,依偎在他的怀里。

晚上。

醉仙食府的休息室,梁风扬和杜碧彤刚结束了疯狂的**,沙发显得很凌乱,到处都是暧昧的味道。

杜碧彤并没有马上提起裤子,依偎在梁风扬的怀里,妩媚笑着说:“也许不出多久,你就厌烦我的身体了,到了那个时候,我就没资格做你的情人了。”

“杜姐,你是名器啊,而且你美丽温柔,我不会厌烦你的,好好做我的情人吧。”

梁风扬的手机响起,看到来电是唐丹青,他的嘴角露出惬意的微笑:“丹青,老唐和老魏对我的表现满意吗?”

“你个混蛋,又叫我爸妈老唐和老魏,让他们听到了,一气之下就会扣你的分!”唐丹青嗔怒说。

“听你的意思,我在他们心里的打分提升了?”

“是呀,提升了。”

“提升到多少了?”

“从72分提升到了75分。”唐丹青柔声说。

“才给提升了3分?这也太不够意思了,怎么也给提升10分啊。”

“你就知足吧,一次给你提升了3分就很不错了,反正我父母对你的印象越来越好了,我们两个一起努力?”

“好!”

梁风扬和唐丹青聊了十多分钟,心情越发澎湃,杜碧彤也很为他高兴。

“真不错,你在唐家那边的打分提升了,而且你的存款也突破三千万了。”

“等春节以后,我们该考虑扩大食府的规模了,最好是能短期内开起第二家食府。”梁风扬说。

“我也是这么想的,希望能尽快找到合适的地方,找到更多出色的厨师。”杜碧彤满脸憧憬。

一段时间后,萧鸿舟和彭兰到了唐家别墅,态度很友好,当面对唐天路和彭兰表态,说放弃对付梁风扬,尤其是彭兰,甚至夸梁风扬是少有的奇才。

在唐天路看来,梁风扬能把燕津赫赫有名的萧家修理成这种程度,也算他的本事,至于彭兰说梁风扬是少有的奇才,也许是因为,梁风扬是第一个把她打得屁滚尿流的人。

当初如果不是唐丹青和花蝶亲口说,唐天路还真不敢相信,梁风扬居然在枫叶山脚下,把彭兰猛揍了一顿。

梁风扬知道萧鸿舟和彭兰到过唐家的事以后,更加松了一口气,接下来一段时间,梁风扬就不用再提防萧家对他出阴招了。

下午。

梁风扬到了劲武馆,见到了贺初夏,也见到了司徒羽浪,看到梁风扬的眉头皱起,司徒羽浪有点紧张,生怕梁风扬的拳脚会落到他的身上。

“风扬,我又做了什么让

你不高兴的事?”司徒羽浪紧张兮兮问道。

“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以后见了我,你不用这么紧张,你大可以放松心情哈哈大笑。”

梁风扬刚说完,司徒羽浪就哈哈大笑起来,貌似有点搞怪,梁风扬出腿踢到了司徒羽浪的屁股上,把他踢了一个趔趄。

“是你让我哈哈大笑的,我笑了,你又修理我。”司徒羽浪有点委屈。

“我让你大笑,可我没让你出洋相,我问你,你还没从燕津大学毕业,总是旷课很好吗?”

司徒羽浪真没想到,梁风扬会因为他旷课教训他,呵呵笑着说:“我比较聪明,就算不上课,该学到的东西也能学到。”

“虽然我不是你老爸,可你这一点比较像我。”梁风扬很欣慰地点点头。

司徒羽浪的心里有点苦闷,心说,你妹啊,梁风扬,你真是赚便宜没够啊。

司徒羽浪出去后,房间就剩了梁风扬和贺初夏两个人,暧昧气息立刻浓郁起来。

贺初夏的微笑温柔,声音甜美:“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来看乔雪辰的。”

“果然是个聪明的女人,而且还那么美丽,真是太没天理了,快点让我拧一下。”梁风扬说着,他的手就朝贺初夏的脸拧了过去,肌肤真细腻。

“哦啊……”贺初夏的脸蛋被拧疼了,却从她的红唇间发出了很**的声音,貌似梁风扬把她拧爽了。

梁风扬搂住了贺初夏的娇躯,微笑说:“想必前段时间我修理萧家的事,你都听说了。”

“听说了。”

“我厉害吗?”

“虽然你现在的状态有点傲娇,可我不得不承认,你很厉害。”贺初夏由衷说。

“既然我很厉害,那你就做我的情人吧。”

“难道你很厉害,我就要做你的情人吗?这个世上厉害的男人有很多,难道我都要做他们的情人吗?简直是没道理。”贺初夏嗔怒说。

“我和他们不同,我是清湖县的梁风扬,你最合适做我的情人了。”

“下辈子吧!”

“够狠的啊。”梁风扬抚摸贺初夏的上身,贺初夏再次发出了愉悦的声音。

“求你了,别摸了,我不是你的女人,我是你的朋友,我还是你的象棋老师,你这么做是不对的。”

贺初夏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梁风扬暂且不欺负她了,微笑说:“我要去地下室看看乔雪辰,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我把地下室房间给你打开,你一个人去见乔雪辰就行,我就不去见她了,我和她没话说。”

“也好。”

梁风扬到了地下室的房间,看到乔雪辰身上的衣服还有她的头发都有点凌乱,唯一没变的就是脸孔的美丽和冰冷。

看到梁风扬,乔雪辰的双眼再次迸发出仇恨的光芒,可见她对梁风扬依然很敌视。

梁风扬坐到了沙发上,乔雪辰快步远离,貌似很害怕梁风扬吃她的豆腐。

点燃一根烟,梁风扬悠然吹出一口烟气:“萧家已经彻底服软,以后不会对付我了,因为萧家不是我的对手!既然萧鸿舟和彭兰都放弃对付我了,你就没理由坚持下去了。”

“你胡说!”乔雪辰显得很激动,不太敢相信萧鸿舟和彭兰已经向梁风扬低头。

“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我可以让你和彭兰通话,或者我可以让彭兰过来看看你。”梁风扬说。

乔雪辰沉默了,开始琢磨梁风扬刚才说出的话是真是假。

梁风扬大概看明白了乔雪辰的心思,于是拨通了彭兰的电话,此时彭兰正在萧氏景通集团,看到来电是梁风扬,顿时有点尿急,这些天好像没记得得罪这位梁爷啊。

“梁爷,是你!”

“是我,现在乔雪辰就在我的身边,你们萧家都不打算对付我了,可乔雪辰还当我是敌人,所以你很有必要对她说点什么。”

“你把电话给她。”

“好。”

梁风扬的手机开着扬声器,刚才彭兰说出的每个字,乔雪辰都听到了。

听到彭兰叫梁风扬叫梁爷,乔雪辰吃惊到了极点,如果不是彻底服了梁风扬,以彭兰的风格,绝对不会叫梁风扬叫梁爷。

看来自己呆在劲武馆地下室的日子里,发生了很多事,梁风扬已经把萧家修理贴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