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225章 孰高孰低

第225章 孰高孰低

燕津的森林公园占地很广,各种树木种类繁多,真正的春天还没到来,可森林公园还是可以看到绿色。

梁风扬走在森林公园的小路上,不远处就是湖面,他看到湖边有道靓丽的身影,穿着淡紫色的防寒服,正面对湖水坐着。

林雨荷果然在呢,梁风扬放轻脚步靠近过去,一直到梁风扬出现在她的身后,林雨荷都没发现。

尽管不知道梁风扬就在她的身后,可林雨荷对梁风扬有怒气,还是开骂了:“梁风扬,你个混蛋,你简直是欺负我无极限啊,让我找到了机会,我非要把你扔到森林公园的湖里喂鱼,当你想爬上来的时候,我就一脚把你踹下去。”

“眼镜娘,机会就在你的身后。”

忽然之间听到了梁风扬的声音,林雨荷吓坏了,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惊魂未定的她扭身瞬间,身体失去平衡,差点摔到湖里去,幸亏是被梁风扬搂住了腰。

梁风扬把林雨荷抱在了怀里,对着她的脸亲了一口,笑着说:“就你,还想把我扔到湖里喂鱼?刚才你差点就把自己给喂了鱼。”

“你个混蛋松开我,如果不是你突然跑到我的身后,发出了可恶的声音,我又怎么会被吓到?我的身体又怎么会失去平衡?快点松开我,否则跟你急。”

“你已经急了,你再急还能急成什么样子?既然搂住了你,我就不会轻易放开你了,你不是想看湖水吗?我陪着你看。”

梁风扬说着就坐到了湖边,把林雨荷放到了他的腿上,感觉着那种绵软,很舒服地欣赏眼前的风景,湖面泛着寒气,梁风扬的心里却很温暖。

林雨荷的眼泪流了下来,带着哭腔说:“我算发现了,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混蛋,很狂傲很不讲理的大混蛋,你如果真想让我的心里好受点,就滚远点。”

“我是清湖县第一狂,我很少给人赔礼道歉,看在你是眼镜娘的情分上,我就当面给你陪个不是,前两天,我不该那么抚摸你。”

“你这是在道歉还是在气我?”林雨荷的表情很搞怪,不知道是哭还是在笑,也许她很想哭也很想笑。

“好吧,我和你保持五米的距离。”

梁风扬把林雨荷放到了湖边,然后就坐到了五米外,两人一起看湖水,都保持沉默。

比起燕津森林公园的湖,梁风扬更喜欢的是清湖县的幽境湖,他想到了以前的日子,想到了很多快乐又刺激的情景。

林雨荷琢磨的却是如何修理梁风扬,不把梁风扬狠狠修理一顿,她的心里就不舒服。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梁风扬和林雨荷同时回头,看到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在两个人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梁风扬对这三个人没什么印象,可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他们是来找麻烦的,估计不是找他的麻烦,而是来找林雨荷麻烦的。

那么美丽那么**,还戴着黑框眼镜,不是装叉却很像是装叉,林雨荷这风格果然很容易惹麻烦啊。

果然,那三人在林雨荷的身边停住,林雨荷的脸都给吓白了,眼神慌乱到了极点。

“何英亮,你还有完没完了,你到底想怎么样?在彩虹酒吧,我就对你说得很清楚了,我不会做你的情人!”林雨荷愤怒大喊。

梁风扬这就知道了,为首的男人叫何英亮,而且林雨荷和何英亮在彩虹酒吧见个面了。

梁风扬是谁?现在彩虹酒吧归了他,他就是彩虹酒吧的老板了。

但何英亮却不认识梁风扬,此时何英亮的眼里只有林雨荷,眼神不可谓不贪婪,想必已经被林雨荷迷住了。

“我何英亮英俊潇洒,高大魁梧,身价50个亿,我看上的女人,没一个能跑得掉,其中也包括你!如果你是个聪明的女人,那就乖乖做我的情人,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否则,你会很悲惨的,我有一百种手段折磨你!”

何英亮很傲也很狂,就是不知道,他的狂和梁风扬的狂比起来,孰高孰低。

梁风扬已经很想对何英亮动手了,但他还打算忍一会儿,看一下事态的发展。

何英亮和林雨荷的距离越来越近,林雨荷站起身的瞬间就朝梁风扬跑去,带着哭腔喊:“风扬,帮帮我!”

梁风扬起身瞬间拽住了林雨荷的手,把她拉到了身后,冷眼朝何英亮看去:“我不管你是身价50个亿还是500个亿,都赶紧从我的眼前消失,否则,打你!”

“打我?哈哈,你算个什么东西,你居然想打我?这个世上想打我的人多了,你得有那个能力!”何英亮停顿片刻,叼起一根雪茄,身边的人给他点燃了雪茄,他抽了一口,冷笑说:“刚才林雨荷叫你风扬,你姓什么?”

“梁。”

“你就是梁风扬?彩虹酒吧现任老板。”

“是!”

“传说中,你很拽很狂?可遇到了我,算你倒霉!你如果是个聪明的人,就不要给林雨荷做挡箭牌,否则就让你从燕津消失。”

“我好像看到幽境湖掀起了波澜,我好像看到青龙山冒起了黑烟,我怒了,所以幽境湖和青龙山也怒了。”梁风扬说。

何英亮以前没到过清湖县,自然也不知道幽境湖和青龙山,梁风扬的话让他满头雾水,轻笑说:“我看你是被我吓傻了吧?说的都是**什么疯话?杨虎山,你把梁风扬给我拿下。”

“是,老板。”

脸色发黑,三角眼,身材非常粗壮的杨虎山这就朝梁风扬靠了过来。

杨虎山的三角眼猛地一瞪,刚要出腿,梁风扬的鞭腿就已经抽到了他的腰间。

“哦啊……”

杨虎山一声痛叫,侧身摔到了地上,但他的速度很快,倒地的瞬间身体旋转就要站起来,梁风扬又是一个垫脚踹,一脚踹到了杨虎山的胸口,杨虎山又是一声痛叫,飞到了几米外,重重砸到了地上,一口鲜血喷出。

何英亮非常惊诧,按照常理说,他身边的高手杨虎山速度就够快了,在梁风扬的面前,居然找不到出手的机会?连续两次被打倒?

“梁风扬,看来你还有几下子,哦,杨虎山,你还能行吗?”

“老板,我还能行。”

杨虎山的抗击打能力真不是盖的,连续被梁风扬两次重击,居然又站了起来,刚才吐了血,嘴角的血淋漓滴下,放低下盘朝梁风扬靠了过来。

梁风扬打算给杨虎山一个出手的机会,从而通过另类的方式展现力量。

杨虎山一声暴喝,快速出拳轰过来,可他打出来的几十拳,都被梁风扬轻松化解了。

刚才出拳耗费了不小的体能,杨虎山都开始微微喘息了,梁风扬轻快的微笑让杨虎山愤怒到极点,再次出拳,却与梁风扬的拳头撞击到一起,杨虎山手骨的碎裂声清晰可闻。

该是梁风扬出拳的时候了,他的出拳速度明显要比杨虎山快很多,几十拳分别打到了杨虎山的脸部、胸口、肚子上,杨虎山的身体像是被机关枪扫射到了,猛烈震颤数秒,倒地后大口吐血,昏厥过去。

再去看高大英俊的何英亮,他的脸色都有点苍白了,梁风扬的强悍功夫吓到了他。

何英亮毕竟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尽管被吓到了,但他还能稳得住,朝身边的人看去:“短棍王,你怎么看?”

“老板,我立刻拿下梁风扬!”

短棍王的身体看上去没有杨虎山粗壮,但他的战斗力却在杨虎山之上,朝梁风扬靠近的瞬间,他的手里多了两根短棍,约莫五十公分长的合金钢棍。

两根钢棍交叉叠起的瞬间,金属破空声响起,同时从短棍王的嘴里发出了怪异的吼叫。

“有点意思。”梁风扬轻轻一笑。

“鄙视我是会付出代价的。”

短棍王话音未落,手里的两根钢棍已经交替朝梁风扬打了过去,攻击梁风扬的脑袋、肩颈、腰间,小腹,双腿……

短棍王挥舞短棍的速度像是闪电,两根短棍几乎是形成了扇面,将梁风扬的身体笼罩其中。

梁风扬用内劲护体,闪避格挡,尽管吃了几棍,但影响不是很大,他很快就发现了短棍王的破绽,右腿拔起,一脚踢到了挥舞的双棍中间。

当短棍王双棍夹击攻击梁风扬的腿时,梁风扬的右腿快速抽出,同时一拳轰到了短棍王的面门。

“嗷啊……”

短棍王的鼻梁骨被轰平,整个鼻子都从脸上消失了,惨叫一声,摔到了八米外。

再去看何英亮,他的脸已经是非人的颜色,强烈的惊吓让他步步后退,怪叫一声就想逃走,却被梁风扬出腿绊倒在地,落了个嘴啃泥。

梁风扬揪着何英亮考究的头发,把他提起来,对着他的小腹轰了三拳,打得何英亮吼叫蹦跳,如果不是头发被梁风扬揪着,身体就被打飞出去了。

“梁风扬,你的功夫真高,我服了!”

“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底细,但我想,让你这么一个狂傲的人服别人,很难,不过今天我还有事,不想陪你玩下去了,带着你的人滚蛋吧。”

梁风扬甩手把何英亮扔到了地上,然后拉着林雨荷的手离开了。

刚才打斗的场面都快把林雨荷吓傻了,随着梁风扬的脚步快步走着,林雨荷不停地喘息。

来的时候林雨荷也开着车,所以离开的时候,梁风扬和林雨荷分别开两辆车。

一起到了醉仙食府的休息室,林雨荷还没有从惊魂中解脱出来,面色苍白的她大喊:“吓死我了……”

旁边的杜碧彤很吃惊,一个劲地问,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你倒是说啊!

林雨荷把森林公园的打斗情景说了出来,委屈说:“何英亮简直是阴魂不散,自从那次咱们去彩虹酒吧玩被他看见,他就开始纠缠我了,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