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271章 美妙会有时

第271章 美妙会有时

两天后,检测结果出来了,鲁剑棠给出的答案是,这幅气势恢宏的《波澜图》,含有一种很神奇的慢性毒药,这种毒药是用断肠草、马钱子和夹竹桃三种植物调制出来的,至于名字就不清楚了,因为以前还没遇到过这种奇毒。

如此的结果,让梁风扬和唐家人都非常的愤怒,刘景兰身为全国著名的山水画大师,平时善良随和,一旦歹毒起来真可怕。

唐家别墅的书房,梁风扬说:“如果我每天面对这幅画,结果如何?”

“即便你不面对这幅画,在保存不妥当的情况下,这幅画的毒性也会慢慢挥发出来,导致的结果应该是,半年内,你的身体体质每况愈下,最终死于脏器衰竭,其中肝脏和肾脏损坏尤其严重。”鲁剑棠说。

“那就不用保存了,一把火烧掉就是了。”梁风扬说。

“不用那么极端,我知道该如何保存这幅画,不如就交给我保存吧,以后必要的时候,可以拿出这幅画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鲁剑棠说。

对此,梁风扬和唐家人都没有意见,鲁剑棠很快就把《波澜图》妥当保存了起来。

按照唐丹青提供的消息,后天温柔美人贺初夏就会离开燕津,回南方老家,那个叫云水的小城。

云水是个县级市,隶属于南方大都市银海,距离银海市区大概有150公里,山清水秀,四季如春,是个宜居的美丽小城。

贺初夏并不想在离开燕津之前和梁风扬见面,所以她并没有给梁风扬透露离开燕津的日期。

可这个晚上,梁风扬还是到了她的别墅,找到了她,看到梁风扬来了,贺初夏顿时什么都明白了,她让唐丹青保密,可唐丹青最终还是告诉了梁风扬。

“你还是来了。”

“是啊,幸亏我来了,否则在你离开燕津之前,我连你的面都见不到了。”

此刻从梁风扬的眼神里流露出了火热,却从贺初夏的眼神里流露出了羞涩。

一起到了书房,贺初夏微笑说:“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拿酒。”

梁风扬点点头,贺初夏走了出去,梁风扬坐到了椅子上,点燃一根烟,轻叹一声。

贺初夏拿了红酒和高脚杯过来,起开红酒,倒进了高脚杯,微笑说:“来燕津这么多年,让我最高兴的就是认识了三个人,你能猜到是哪三个人吗?”

梁风扬和贺初夏碰杯,喝了一口红酒,这才说:“司徒翰海,唐丹青还有我。”

“对。”

司徒翰海曾经是贺初夏的丈夫,已经去世了,而唐丹青和梁风扬还活着,在贺初夏的心里,他们两个都是值得信赖的挚友。

虽然贺初夏离开燕津几乎是定局,可梁风扬还是想在最后的时刻劝住她:“离开了燕津以后,你再想见到我和丹青,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以后肯定还有见面的机会,除非你们不想见我。”贺初夏柔声说。

“听说云水是个山清水秀,四季如春的小城,我以后肯定会过去找你玩的。”梁风扬说。

“我知道你是个有心人,哦,既然你在我离开之前过来了,我想送你一样礼物,你想要什么?”贺初夏说。

“你的身体。”梁风扬说。

贺初夏更羞涩了:“为什么不是我的心?”

“因为你的心以前就给了我,在你离开之前,我想得到你的身体,但你可以拒绝。”梁风扬说。

贺初夏没有马上回答,她坐到了古筝旁边,纤细的双手拨动琴弦,弹起了《高山流水》。

梁风扬用心欣赏,他仿佛看到了高山,他仿佛看到了流水,而他却很真实地看到了贺初夏的眼泪,温柔美人的眼泪掉落到了琴弦上,然后在她的手指头拨弄下,伴随着磅礴的乐音飞溅开来。

眼前的人和古筝乐音,都美到了让人心痛,梁风扬已经不需要再等贺初夏的回答,他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他走了过去,抱起了贺初夏就走出了书房。

贺初夏双臂环住了梁风扬的脖颈,双眼望着他的脸,呼吸越发的急促。

梁风扬脱掉了贺初夏的衣物,一起到了浴室,一起洗澡,当水流刚冲到两个人的身上,梁风扬就入侵了贺初夏的身体。

从浴室到松软的大床,梁风扬和贺初夏的热烈比高山流水更澎湃,温柔美人贺初夏很会玩,让梁风扬舒畅到了极点。

而梁风扬强健的身体也给贺初夏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热烈后,梁风扬搂着贺初夏的娇躯不想松开。

“风扬,你就这么把你的象棋老师给睡了,以后你的象棋水平会不会得到质的飞跃?”

“也许会,也许不会。”

“你都把我睡了,如果你以后还是臭棋篓子,就有点对不起我了。”

“如果我以后经常睡你,也许我就会变成象棋高手了。”梁风扬微笑说。

“你好坏!不过可以告诉你的是,如果你以后去云水市找我了,这个晚上做的事,我们还可以继续做。”贺初夏说。

“我会去的。”

梁风扬和贺初夏梅开二度,又是长久的热烈后,贺初夏简直累坏了,香汗淋漓的她依偎在梁风扬的怀里,显得很柔弱,而她的内心却有种刚烈。

天亮了,贺初夏想起床,可梁风扬再次匍匐到了她的身上,梅开三度后才一起穿好了衣服。

“我做早点给你吃?”

“好!”

贺初夏很喜欢梁风扬做饭菜的手艺,能在离开燕津之前吃到梁风扬做的早点,对她来说是享受。

梁风扬做了早点,和贺初夏一起吃过了早点,可他还是有点舍不得离开。

“昨晚我都把你伺候好了,所有我会的招式都用上了,你还不满意?”贺初夏微笑说。

“很满意,那我走了,哦,明天你离开的时候,我想送你。”梁风扬说。

“不用的,如果你真的对我好,明天你千万不要出现。”贺初夏轻声说。

“好吧。”

梁风扬很清楚,如果明天他出现了,会让贺初夏在离开的时刻更痛苦。

一个多小时后,梁风扬到了醉仙食府,杜碧彤很快就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伤感,同时也从他的身上闻到了贺初夏的味道。

“她明天就走了,你今天应该陪她。”

“她不用我陪,也不用我送。”

“那你得逞了吗?”

“你猜。”

“我猜啊,你都舒服坏了,我都有点嫉妒贺初夏了,也很想玩一场远行的游戏。”杜碧彤娇声说。

“如果你很想远行,可以去郊区玩。”梁风扬笑着说。

“你好讨厌。”杜碧彤捶打梁风扬的身体,上身的饱满很快就贴了上来。

梁风扬到了燕津大学,慢步朝明镜湖走去,他看到了一道靓丽的身影,一眼就看出,那个穿着画格子裙子的人就是林雨荷。

自从在狂野武馆把林雨荷推进了游泳池,让林雨荷穿着衣服游泳,到现在林雨荷还在生他的气,甚至都不理杜碧彤了。

梁风扬很想尽快化解和林雨荷的矛盾,他由不得加快了脚步,听到脚步声,林雨荷回头看到是梁风扬,顿时就尖叫了起来。

“我来了,你就这么害怕?”梁风扬微微一笑。

“你那么可恶,我当然害怕,我怕你会把我推进湖里!”林雨荷很生气。

“你是我的宝贝,我当然不会把你推进湖里。”梁风扬坐到了林雨荷的身边,笑着说:“如果你的屁股很凉,你可以坐到我的腿上。”

“就算我的屁股凉成八瓣,我都不会坐到你的腿上,你就是个混蛋,我的心情刚好了点,你就来了,你成心的啊?”林雨荷都快哭了。

“我又不知道你在这里,我过来是看明镜湖的,可不是来看你的,还有,冰凉的感觉是没法让你的屁股变成八瓣的,如果你很想让屁股变成八瓣,我可以帮你的。”

梁风扬的手动了动,没有拍上去,可已经是把林雨荷给吓坏了。

林雨荷妈呀叫了一声就想跑,胳膊被梁风扬抓住了,很快整个身体都被他拽到了怀里。

“你个混蛋松开我!”

“你越是说我是混蛋,我越是不松开你,如果你说我是个大英雄,也许我会松开你。”

“好啊,大英雄,你松开我呗,搂着我,会破坏了你的英雄气概。”

“越是美人,越是能彰显我的英雄气概,所以我不但要搂着你,还要抚摸你。”

梁风扬的手落到了林雨荷的上身,慢悠悠抚摸了起来,林雨荷越是扭动,梁风扬就越是舒畅。

“你们看,林老师在和梁风扬做什么呢?”

“梁风扬在摸林老师呢,好暧昧啊,好舒服啊,我也很想摸林老师。”

“你就省省吧,你的手还没落到林老师的身上,就被梁风扬打死了。”

“梁风扬真有艳福,连我们学校最美的女老师眼镜娘都是他的女人了。”

听到了这些议论,林雨荷拼力挣扎,摆脱了梁风扬的怀抱就跑进了树林。

梁风扬到了树林,看到林雨荷正靠在一棵树上流泪,他微笑说:“如果你做了我的情人,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美得你!”

“你现在最想做什么?”

“用刀砍你。”

“要不你去我家,我给你一把刀。”

“不去。”

林雨荷心说,你以为我傻啊,到了你家,指不定你会把我欺负成什么样子,就算你真的给我一把刀,我也没能力砍到你的身上,我的裙子倒是有可能被你脱掉。

“中午一起吃饭。”

“不吃。”

“如果你不和我一起吃午饭,我就当着你们同事的面,脱掉你的裙子。”

“你真邪恶,你真可恶,我陪你吃午饭就是了。”林雨荷吓坏了,如果当着同事的面,裙子被脱掉了,她以后就没脸过来上班了。

“走吧,去醉仙食府。”

“好。”

林雨荷只能是和梁风扬一起到了醉仙食府,看到林雨荷来了,杜碧彤很高兴。

“雨荷,前些天你都没过来,我好想你。”

“哎,自从和梁风扬好上以后,你就不是以前的杜碧彤了,变成了一个和梁风扬穿一条裤子的女人,他没给我安好心,你也没给我安好心。”林雨荷轻叹一声。

“我和风扬,都没给你安坏心。”杜碧彤搂住了林雨荷,微笑说:“中午想吃点什么?”

“我想先把梁风扬吃了,然后再把你吃了。”林雨荷嗔怒说。

“哎呀,眼镜娘真是越来越厉害了,男女通吃啊。”杜碧彤哈哈笑起来。

“你们都好讨厌。”林雨荷的眼泪流了出来,可她的心情却比前些天好多了。

一起吃饭时,林雨荷原谅了梁风扬在狂野武馆的邪恶行为,不和他闹了,当然也就不会和杜碧彤闹下去了。

杜碧彤的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如果林雨荷一直和她闹下去,她会很痛苦的,现在终于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