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297章 绽放的林雨荷

第297章 绽放的林雨荷

刚走进卧室,梁风扬就开始脱林雨荷的衣服,林雨荷很陶醉也很慌乱,当杯罩都被揪掉后,林雨荷瞪大了眼睛:“梁风扬,你要干什么?”

“演绎《我的情人》。”

“刚才我都朗诵完毕了,如果你还是意犹未尽,你放下我来,我再朗诵一遍。”

林雨荷尖叫起来,可梁风扬就好像什么都没听到。

梁风扬也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和林雨荷一起到了浴室,笑着说:“你以前又不是没洗过澡,那么紧张做什么?”

“我不想和你一起洗澡,这算什么啊?”

“可我们两个已经开始一起洗澡了。”

“好吧,算你狠!”

林雨荷只能去享受冲浪浴缸的温润,但愿梁风扬不要入侵她的身体,虽然梁风扬已经看到了她的整个身体。

约莫一个小时后,梁风扬和林雨荷都躺到了松软的大**,拥抱在一起。

梁风扬假装睡着了,林雨荷叫他,他也不出声。

林雨荷自语说:“梁风扬,你个混蛋肯定没睡着,搂着我的身体,你怎么能睡得这么香?”

梁风扬还是不出声,林雨荷气坏了,居然是骑到了梁风扬的身上……

“哦啊……”

当梁风扬入侵的瞬间,林雨荷发出了一声痛叫……

很轻柔,如涓涓流水,很长久,就好像这种**的震颤永远都不会结束,就好像整个世界都在随着这个节奏荡漾。

林雨荷哭了,她使劲捶打梁风扬的胸口,带着哭腔大喊:“你个混蛋,你不是说过吗?不会违背我的意愿,可你刚才做了什么?”

“是你自己坐上来的。”

“不会吧?”

林雨荷回味片刻发现,真的是她主动的,天啊!她还不是梁风扬的情人呢,却主动把身体给了他。

“如果没有你那些铺垫,我就不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来,如果不是你让我喝了红酒朗诵《我的情人》,我就不会在这个晚上把身体给你,你妹的!你赔我的第一次!”

“怎么赔?用第二次来赔你的第一次吗?”

“你个混蛋,你是不是还想用第三次来赔我的第二次,用第N加1次来赔我的第N次。”

“正确,你不但是个文学家,你还是个数学家。”梁风扬吻上了林雨荷的双唇。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经历过刚才的陶醉,梁风扬睡得很香甜。

林雨荷的身体还在疼,她的心里很乱,眼泪已经几次涌出,盯着梁风扬的脸看了一会儿,林雨荷抬手就扇了他一个耳光,很轻柔的一个耳光,但是要比抚摸稍微重点。

梁风扬感觉到了,但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很快,林雨荷又扇了梁风扬两下,嗔怒说:“你个混蛋,你以为你得到了我的第一次,我就要做你的情人吗?我做你妹的情人,也不对,如果我做了你妹的情人,我不是变成百合了吗?我谁的情人都不做!”

现在梁风扬还真有个妹妹,一个很美丽很清纯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叫白小荷,就在清湖县呢。

林雨荷了解白小荷的存在,所以她又说:“以后如果见了白小荷,我肯定会提醒她,不要再给你做妹妹了,否则肯定会被你给睡了。”

梁风扬的嘴角露出了清淡的微笑,林雨荷更加肯定梁风扬已经听到了她的话语。

林雨荷拧住了梁风扬的耳朵:“你给我起来!”

“好!”

梁风扬果然起来了,居然是梅开二度,林雨荷开始后悔不该拧着梁风扬的耳朵把他揪起来。

第一次的时候如涓涓流水,第二次就犹如是汹涌的波涛了,林雨荷被震撼到了,也被折磨到了。

“我完蛋了!”

林雨荷带着哭腔喊了一声,就歪倒在了梁风扬的怀里,也许是太累了,她睡得很香甜。

早晨。

叶莲娜已经做好了早点,可林雨荷没吃早点就离开了,她的面色清冷,她的眼神茫然,从中梁风扬看出了林雨荷对他的痛恨。

该发生的事已经发生,梁风扬很希望林雨荷对他的痛恨能尽快变成深爱,然后变成他的情人。

梁风扬和叶莲娜一起吃早点,叶莲娜微笑说:“老板,恭喜你,你果然把林雨荷拿下了,我依然可以从你的身上闻到她的味道。”

“你是不是也很想让我把你拿下?”梁风扬说。

“你最好是不要把我拿下,否则后患无穷。”叶莲娜说:“我现在对你来说就已经是个麻烦了,难道你想让我变成更大的麻烦?”

“你就不怕我处理掉你这个麻烦吗?”梁风扬说。

“……”

叶莲娜无语了,吃过早点以后,又开始从三个方面分析,其实她不是个麻烦。

首先,她的相貌和身材很好,能给梁风扬带来美妙的视觉享受。

其次,她的功夫很高,照顾豪宅的同时还能保护豪宅,随时都能出手完成特殊任务。

而且,她的存在可以让豪宅更吉祥,能给梁风扬带来好运。

梁风扬对前两点是认同的,但是对第三点却不是很认同,他不指望叶莲娜能给他带来好运,只要不给他带来噩运就行。

梁风扬的巴掌拍到了叶莲娜的臀上,叶莲娜啊呀叫了一声,有点紧张地蹦跳起来。

“走吧,我带你购物去。”

“又去购物?”

“是啊,你不喜欢?”

“好喜欢,非常喜欢。”

叶莲娜美滋滋跟着梁风扬购物去了,她发现做梁风扬的手下,好处还是挺多的,最起码梁风扬很舍得给她花钱。

当梁风扬和叶莲娜在商业街购物时,陆家别墅的气氛却很紧张,陆坤、刘景兰和陆不凡一家三口都到了书房。

“景兰,如果今天就联系唐天路,是不是有点太快了,其实我在燕津的影响力,不比唐天路小。”

“现在燕津商界已经有传言说你失踪了,如果你还不快点露面,就会影响到集团的生意,再说了,我们都被动成什么样子了,你还想那些干什么?”刘景兰说。

“好吧。”

陆坤只能是拨通了唐天路,此时的唐天路正在唐氏展望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正琢磨呢,陆坤这个老家伙怎么还不联系我?

看到来电是陆坤,唐天路轻轻一笑,接起来说:“老陆,你回来了?这趟银海之旅感觉

不错吧?在银海花家住的舒服吗?”

陆坤本以为唐天路和梁风扬都没有查到行踪,听到唐天路提到了银海花家,陆坤大吃一惊,刚才已经酝酿好的思路都乱了。

“你想怎么样?”

“不用紧张,如果想灭了你,你现在已经变成灰了。既然你给我打了电话,就是想坐下来谈谈?”

“老唐,我不想和梁风扬斗下去了,求你做个中间人,我们坐下来好好聊一聊。”

“行吧,今晚九点,在我的家里聊。”唐天路说。

放下手机,陆坤软软地靠到了椅子上,脑袋歪到了一边,轻叹说:“没面子,真是很没面子啊,如果让商界的大佬们知道了我的丑事,我就没脸混下去了。”

“这些都不重要,陆氏的生意越做越大,陆家的财富越来越多才是最重要的。”刘景兰说。

“没错,我会越来越强大的,以后我会是燕津首富,我还会是全国首富,会有很多人崇拜我,会有很多人惧怕我……”陆坤充满了幻想,富贵是好事,可贪得无厌就会显得很累。

唐丹青给梁风扬打了电话,说是晚上九点,陆家人会来唐家别墅,要谈一谈。

梁风扬一阵狂笑后说,也该是谈的时候了,我有段时间没见陆不凡了,不知道身为燕津三少之一的他是不是比以前更欠揍了?

下午。

梁风扬到了醉仙食府,见到了他的情人杜碧彤,一身长裙让杜碧彤显得高贵华丽。

休息室。

依偎到梁风扬的怀里,杜碧彤妩媚笑着说:“我不过就是个开饭店的,可很多人误会我是豪门阔太太,怎么破?”

“不用破。”

“我也觉得不用破,以后你的家族就会是豪门,虽然我只是你的情人,可也算是阔太太了。”

“见雨荷了吗?”

“她今天没来,我给她发了微信,她也没回。”

“果然很伤感,就像雨打芭蕉一样伤感,你给雨荷打个电话。”梁风扬说。

“嗯?哦?哇?风扬,快点老实交代,你对人家雨荷做了什么?”

“也没做什么,就是简单的梅开二度了,第一次如涓涓流水,第二次如汹涌波涛。”

“晕菜哦,倒塌哦,问题很严重哦,雨荷肯定恨上你了,希望你这次别把我也给连累了!”

杜碧彤显得很紧张,因为她不想和林雨荷产生矛盾,赶紧拨了林雨荷的手机,幸亏没关机。

“碧彤,什么事啊?”

“你在哪里?”

“不告诉你。”

“既然不告诉我,那就是在你的办公室了?”

“嗯。”

“听说你已经是梁风扬的情人了?”

“不是。”

林雨荷有气无力说出了不是两个字,然后就挂断了。

“我不能让雨荷也和我冷战。”杜碧彤急得跺脚,片刻后就跑了出去。

杜碧彤到了林雨荷的办公室,林雨荷有两个同事在,看着林雨荷办公桌上的喜糖,杜碧彤就明白了,林雨荷的这两个同事要结婚了。

“碧彤,你是来看我的笑话的?”

“这是什么话,我不管看谁的笑话,都不会看你的笑话,我是来祝福你的。”

“我昨晚做了很荒唐的事,居然主动把身体给了梁风扬,我很痛苦,我恨不得时间能倒流,让我再变回处子身,可一切都不可能了。”林雨荷泪如雨下:“你居然说是来祝福我的,我都这么悲催了,你还祝福我,你讨厌!你可恶!你给我滚!”

真激烈啊!就像是机关枪一样激烈,突突突的喷出了火舌!难道昨晚梁风扬对林雨荷就很激烈吗?

“雨荷,走几步给我看看!”

“走你妹呢,你给我滚!”

“看你,我比你大,你经常叫我杜姐,你给杜姐点面子,别这样。”杜碧彤坐到了沙发上。

林雨荷也意识到了,自从认识并变成了好朋友,她还是第一次对杜碧彤如此激烈。

“也是啊,和我梅开二度的是梁风扬那个混蛋,不是你!”林雨荷坐到了杜碧彤的身边,很快就靠到了她的肩上:“我不是处子身了,任何安慰对我来说都是苍白的,我很想跳楼。”

“如果这个世上所有不是处子身的女人都跳了楼,恐怕就没几个女人了吧?既然这个世上的女人还有很多,那就说明,女人不是处子身以后,也能活得很有味道,让**绽放,让妩媚绽放,让风韵绽放,各种热情各种绽放……”

“可我不想绽放,我只想含苞待放。”

“如果含苞待放的时间太长,不等花开就枯萎了,既然到了**的季节,该开花就开花吧!”杜碧彤说。

“碧彤,我又对你刮目相看了,算啦,我明白你的用意,告诉你吧,我不会和你冷战的,可我不想理梁风扬了,不用劝我,否则跟你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