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314章 黑手南三路

第314章 黑手南三路

起风了,海水越发汹涌,走在沙滩上,梁风扬和花采倪听到了海浪怒吼的声音。

“你说我们两个会不会被海浪吞没?”花采倪微笑说。

“当然不会了,就算是海啸来了,我都能扛起你来溜掉。”梁风扬说。

“你那么狂野,就算海啸来了,你也不用跑啊,你应该和海浪战斗才对,用你强大的腿功,用你泛着寒芒的飞刀,和海啸搏斗,让海啸在你这个清湖县第一狂的面前败退。”花采倪说。

“海啸是大自然的产物,强大的摧毁力不是我这个**凡胎的人能抗衡的,所以海啸真来了,我只能扛起来你狂奔,真到了那个时候,我的表情肯定很狼狈,就连我的眼珠子都会瞪大,嘴巴都会咧开。”梁风扬说。

花采倪呵呵笑起来,她的心情貌似好点了,迈出来的脚步也更有动感的魅力了。

梁风扬搂住了花采倪的软腰,当身体的侧面贴到了梁风扬的身上,花采倪就羞涩起来。

“来之前不是都说好了吗?不吃我的豆腐,你这是做什么?”

“搂你。”

“你搂住了我,那就是有了身体接触,就相当于你吃了我的豆腐。”花采倪有点生气,可她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那么绵软。

梁风扬就像是什么都没听到,把花采倪搂得更紧了,花采倪的呼吸越发的不匀称了,但她并没有推开梁风扬,也许是很喜欢他身上的味道。

“你有没有发现,身后那对情侣,比我们两个亲密多了。”梁风扬笑着说。

“什么?我们背后有人?”花采倪惊愕起来。

“你小声点,别惊动了他们,否则他们就不敢朝我们靠近了,现在他们在十米外,很快就到我们身边了。”梁风扬说。

花采倪很紧张,不知道身后是什么人,难道真是忠叔背后的人派来的高手?

身后那对情侣步步靠近,男人搂着女人的腰,时而对着女人的脸蛋亲一口,说着情话靠近,甚至还聊到了做那事的各种姿势,要不要在沙滩上澎湃起来,听起来很惹火。

梁风扬和花采倪故意放慢了脚步,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近,此时不到五米了。

忽然,那个精壮的男人和那个高挑的女人同时做出了拨枪的动作,也就在这一瞬间,梁风扬的手里多了两把飞刀,旋转身体时,两把飞刀同时飞出,其中一把刺入了女人的脖颈,另外一把刺入了男人持枪的手腕。

女人轰然倒地,就那么歪倒在沙滩上不能动弹了。

男人手里的枪已经落到了沙滩上,可他很快又做出了拔枪的动作,当他的左手摸到另一把枪,梁风扬已经冲了过来,一脚踢飞了那把枪。

从他的嘴里发出了痛苦的怒吼声,一个高扫腿踢了过来,梁风扬避开的瞬间,猛地一拳轰到了他的小腹上,他一声痛叫,弯身的瞬间,脸部被梁风扬的膝盖顶到,仰身摔到了地上。

时间很短促,梁风扬的动作行云流水,快到了让花采倪反应不过来,当然了,这一男一女两个高手也根本反应不过来,因为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功夫如此强大的人。

料理掉那个女人后,梁风扬和花采倪一起把这个受伤不轻的男人弄到了观海山的树林里。

这里一片黑暗,梁风扬掏出了林雨荷送他的zippo打火机,打燃后,故意在男人的眼前晃动起来。

“哎吆,还是个帅哥,可惜的是,脸都被我打变形了,牙齿也飞了几颗。”

“不要杀我。”从他的嘴里发出了颤抖的求饶声,可见他对死亡很惧怕。

“你的同伙,那个很漂亮的女人,已经死了,尸沉大海,你呢,活命也不是不可能,我问你什么,你老实回答,就能活命!”梁风扬冷声说。

“好。”

“你叫什么?”

“黑枪。”

“这个名号听起来很邪恶啊,也就是说,你经常给人放黑枪,在别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你的子弹就要了人的命?”

“是!”

“你好像很骄傲啊!”只听啪的一声,梁风扬的巴掌扇到了黑枪的脸上,打得黑枪昏昏沉沉,快要死去。

黑枪明显没有刚才那么骄傲了,嘴里不断发出极度痛苦的声音,脸部和腹部传来的剧痛正在折磨着他。

“忠叔背后的人让你们过来刺杀我和花采倪?”

“是。”

“那个人是谁?”

当梁风扬问到这里,黑枪又不敢开口了。

梁风扬又说:“你把那个人说出来就能活命,否则你只有死路一条。”

“你保证送我出国,我就说。”

“世界之大,你想去哪个国家?”

“加拿大。”

“好,你把那个人说出来,我会给你找个安全的地方养伤,等你的伤好后,找关系送你去加拿大。”

“南三路。”黑枪说出了忠叔背后的人。

“果然是他!”

花采倪的身体剧烈颤抖,顿时痛哭起来,梁风扬只能把花采倪搂到了怀里。

黑枪这个人还有用,所以梁风扬并没有立刻了结了他的性命,至于去加拿大,恐怕只能等黑枪下辈子了。

梁风扬和花采倪把黑枪弄下了观海山,装到了梁风扬奔驰suV的麻袋里,然后弄到了海景别墅。

从地下停车场有通往地下室的秘密通道,梁风扬和花采倪从秘密通道到达地下室,然后把黑枪扔到了某个房间。

麻袋解开了,黑枪像是滚地葫芦翻滚到了地上,不知道这是到了哪里,强烈的疼痛还在折磨着他。

“你们这是把我……把我弄到哪里了?”“一座很豪华的海景别墅,可惜你是在地下室的房间,暂时看不到外面的风景。”梁风扬说。

“你们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们了,我受伤很重,快点给我疗伤。”黑枪颤音说。

“三天内,只能给你吃饭喝水,三天后才可以给你疗伤。”梁风扬说。

“我会死的。”

“只要你的求生信念够强,你就不会死。”梁风扬停顿片刻又说:“如果你撒谎,那肯定会死!”

“我没有撒谎,忠叔本来就是南三路的人,南三路让忠叔潜伏到花家,就是想窃取肾病秘方,后来花云逸激怒了南三路,才被忠叔给杀掉了,现在事情败露,忠叔只能是逃跑了。”

“忠叔在哪里?”

“南三路的别墅。”

“哪个房间?”

“这就不知道了,自从忠叔进入别墅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但他肯定还活着,他和南三路的关系很铁,南三路不会弄死忠叔。”黑枪说。

“说了那么多话,你也该休息一会儿了。”梁风扬冷冷地瞟了黑枪一眼,然后就和花采倪一起离开了地下室房间。

书房。

当梁风扬、花采倪、红影走进来后,门就紧紧关上了。

红影已经了解到了海边沙滩发生的情况,知道梁风扬和花采倪抓了黑枪回来,并且把黑枪那个同伙女人给料理掉了。

“浩坤制药公司名义上是制药公司,可这家制药公司生产的药物没有任何特色,效益很差,但老板南三路很有钱,恐怕几十个亿是有的,真正给南三路带来巨额财富的是洗钱和放贷。”花采倪说。

“也就是说,南三路一直以浩坤制药公司为壳子,做黑生意?”梁风扬说。

“是的,我之前就想到了几个最有可能对我父亲下手的人,可一时之间无法肯定到底是谁,原来真的是南三路,我要亲手杀了他,为我父亲报仇!”花采倪非常的痛苦,娇躯颤抖,眼泪再次流出。

“南三路这个人,应该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但凡做洗钱生意的人,实力都很强大,关系网和战斗力都不会弱。”梁风扬说。

“是啊,南三路在卧虎藏龙的银海,也算个很强大的人物了,对付他,我们必须谨慎,不能出现纰漏,否则就可能很被动。”花采倪苦笑说:“虽然我杀掉南三路的心很急切,但你们放心,我不会丧失理智的。”

“我也相信你能稳得住。”梁风扬微笑说。

一个小时后,花采倪回到了她的房间,梁风扬带着红影到了他的房间。

坐到沙发上,梁风扬叼起一根烟,搂住了红影的香肩:“给我点根烟。”

“不怕我燎了你的头发?”

“不怕。”

“我都快是你的情人了,对你会越来越贴心的。”红影给梁风扬点了烟,微笑说:“这个晚上我就很想去南三路的别墅看看。”

“你不能去,你的行动必须按照我的意思来,就算你能力强大也不能胡乱逞能,如果你坏了事,我就把你……”

“把我怎么着?把我扔到海里去?你舍得吗?”红影带着怨念说。

“就算我舍不得把你扔到海里去,如果你坏了事,本来应该属于你的奖励也会落空。”梁风扬微笑说:“你和俄罗斯女郎叶莲娜一起来的,你是不是很怕叶莲娜的风头盖过你?”

“嘻嘻。”

“就算你不想说,我都猜到了,你在和叶莲娜攀比呢。”抚摸着红影绵软的小腹,梁风扬说:“你们两个谁更听我的话,我就对谁的印象更好。”

“听你的就是了,要不我伺候你洗澡吧?”红影很妩媚。

“现在可不是享受的时候,南三路疯狂起来,随时都可能对花采倪的别墅采取行动,你先出去吧,保护别墅的安全。”梁风扬说。

红影做了个oK的手势,又用臀部碰了梁风扬一下,这就出去了。

浩坤制药公司的老板南三路已经是快五十岁的人了,脸很肥,个头大概在162左右,身体肥胖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圆球。

南三路的别墅很豪华,这座造价过亿的别墅,环境虽然没有花采倪的海景别墅那么好,可豪华程度却一点都不逊色。

书房的墙壁上有多幅字画,都出自华夏的书画名家之手,就好像南三路是个很有品味,很有艺术细胞的人。

只有真正了解南三路的人,或者是那些被南三路残害的人,才知道他到底有多黑。

南三路面朝墙壁,后背着手,站在他身边的人就是他的师爷杨宏。

这个杨宏不过就是三十多岁,相貌俊朗,身材高大,而且还是哈佛大学的博士,学的是哲学。

“你看这幅《百转千回图》,是不是又发生了变化?”南三路叹息一声。

“老板,你的心情不同,《百转千回图》看上去当然不同,人一百天就会有一百个不同的心情,所以《百转千回图》一直都在变化。”杨宏说:“既然黑枪和红妹到现在还没消息,肯定是出了事,其实花采倪并不是很难对付,就凭她的善良,弄死她就不难,可现在,花采倪的身边多了一个梁风扬,功夫出神入化,飞刀强悍无匹,麻烦啊。”

“用你的哲学,摧毁梁风扬!”

南三路说出这话的时候却不知道,幽境湖和青龙山就是梁风扬最为强大的哲学,在狂野青年梁风扬的面前,哈佛大学出来的哲学博士杨宏的水平,未必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