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330章 高端享受高端谋略

第330章 高端享受高端谋略

梁风扬把手机放到了书桌上,看着花采倪那被怒火烤红的脸蛋,笑着说:“该得到的钱要得到,该杀的人也要杀!”

花采倪长出了一口气,明显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我还以为,一个亿就能把你收买了。”

“我的狂野是无价的,一万个亿都不行,况乎一个亿?”梁风扬的微笑邪魅。

“你说现在南三路身在何处?”花采倪疑惑说。

“我估计南三路已经躲起来了,也许藏在银海的某处,也许到了外地或者国外。”梁风扬说。

“如果南三路到了国外,想弄住他就没那么容易了。”花采倪说。

“只要南三路还在地球上,就必须弄住他,我肯定会给你个亲手杀死南三路的机会。”梁风扬说。

王翠芙走了过来:“南三路不但是花采倪的杀父仇人,也是我的杀妹仇人,我也要亲手杀死他!”

“到时候你们两个一起动手。”梁风扬说:“我喊一二三,你们两个就一起动手。”

花采倪和王翠芙都没意见,就等着弄住南三路那一刻了。

午夜。

梁风扬已经躺到了**,忽然听到了敲门声。

身穿睡衣的梁风扬走过去把门开了,看到是花采倪,微笑说:“采倪,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我好像没想到什么,只是想过来看看你是不是在做坏事。”花采倪走了进来。

“我一个人怎么做坏事?既然你来了,不如我们两个一起做坏事吧?”梁风扬笑着说。

“去你的!你知道我过来是做什么吗?”

“有事问我?”

“是呀,白天的时候说,我和王翠芙一起动手杀南三路,可致命那一刀归谁?”

“归你们两个啊,到时候你们两个都手持尖利匕首,一个刺喉咙,一个刺左胸,都致命!”

“好。”

花采倪心说,梁风扬,你还真有办法。

其实这对梁风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人体有多少致命处,梁风扬都知道,就算十个人想同时弄死一个人,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攻击是致命的,梁风扬都能合理分配。

“我回房间了,晚安。”

花采倪想走,可她的手却被梁风扬拉住了,看着花采倪羞红的脸,梁风扬轻笑说:“看来你真把那件很重要的事忘了,我必须提醒你一下,我的老梁八味和你的九华膏效果比拼,你输掉了,按照赌约,你要给我做全身按摩的。”

“你都帮我换过睡衣了,还想让我给你做全身按摩?你可真是赚便宜没够!”花采倪嗔怒说。

“一码归一码,既然我赢了,你就必须给我做全身按摩,让我享受到胜利的成果,否则,我就再给你换一次睡衣。”梁风扬说。

“你个混蛋,好吧,我给你做全身按摩就是了,可是呢,你的三角地带,我是不伺候的。”

花采倪狠狠瞪了梁风扬一眼,这就出去准备按摩用的东西了。

当花采倪再次走进来,梁风扬身上的睡衣已经不在了,浑身只有一条小裤躺在**,已经做好了享受的准备。

看着梁风扬强健的肌肉,还有某个阳刚的轮廓,花采倪美丽的脸瞬间羞红了,嗔怒说:“你就欺负我吧,小心我以后和唐丹青一起修理你!”

“欢迎你们一起爱我!欢迎你们一起修理我!”梁风扬露出了很愉快的微笑。

“只修理你,不爱你!”花采倪的脸仿佛比刚才更红了,那是一种桃花般的粉红,莫非是动了情?

花采倪纤细的双手涂抹了精油,在梁风扬的身上游走,给他带来绵软和舒畅。

背部按摩,腿部按摩,胸口和肚子按摩,唯独没有触碰梁风扬的小裤。

花采倪把两块从热水里取出的砭石放到了梁风扬的胸口和小腹上,微笑说:“你是不是很想让我脱掉你的小裤?”

“如果你很想脱掉我的小裤,那就脱吧,我绝对不会怪你的,也不会对你有任何不好的看法!”梁风扬说。

“你显得很宽容啊,可你知道自己此时的宽容有多邪恶吗?我脱掉了你的小裤,也是你爽了,我吃亏了,我才不做这种傻事!”花采倪瞟了一眼梁风扬的小裤,忽然很想对着他的那个部位踢一脚。

约莫三分钟后,花采倪就双手抓着砭石,开始让砭石在梁风扬的身上游走,砭石所到之处,光滑温热,舒服至极。

“好啦,按摩完毕,你好好休息吧!”

花采倪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出去,看到红影在走廊站着,她顿时羞涩起来,很担心红影误会。

红影走过来,嘴角露出了**的微笑:“采倪,你对风扬真不错,经常给他做按摩啊?”

“你误会了,我并不是经常给梁风扬做按摩,只是输了赌约,所以只能给他做按摩,当初如果你先叶莲娜一步找到王翠芙,我就不用给梁风扬做按摩了。”花采倪无奈笑着说。

红影知道梁风扬和花采倪当初的赌约,听到花采倪如此说,红影就有点不好意思了:“叶莲娜当时之所以比我快,是因为她运气好,不代表她的追踪能力比我高,而且就算我是后到的,我带回来的东西也很有利用价值而且很值钱呢。”

“好啦,我知道你也是个高手,还有别的事吗?”

“没了。”

“你早点休息。”花采倪对着红影笑了笑,然后就走开了。

红影打开了梁风扬的房门,看到梁风扬只穿着小裤躺在**的样子,红影妩媚笑着走到了床边,匍匐到了**,柔软的手对着梁风扬的胸口抚摸起来:“刚才花采倪有没有把你的某处伺候一下?”

“当然没有,要不你伺候我一下?”

“我还不是你的情人呢,过些天一起去观海山,我要在观海山的观海石上做你的情人!”和梁风扬狂热地吻过后,红影就出去了。

想象着各种美妙,梁风扬进入了梦乡。

上午十点,南三路的师爷杨宏准时到了花采倪的别墅,开过来的是豪车,可跟在身边的却自有三个人。

局面很被动,可杨宏看上去却很潇洒,就好像前段时间那些悲催都没发生过。

“功夫盖世的梁爷,我终于见到你了,我用生命保证,你是我杨宏活到今天见过的最有气场的人,从你的身上,我看到了幽境湖和青龙山的精神!”

杨宏倒是很会投其所好,甚至提到了幽境湖和青龙山,可他这种行为并没有给梁风扬留下任何好印象。

在梁风扬的眼里,杨宏就和南三路一样该死,可现在绝对不是弄死杨宏的最佳时机,杨宏应该比南三路晚死才对。

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梁风扬微笑说:“杨宏,我听说你是美国哈佛大学出来的哲学博士?”

“是啊。”

“那么你用哲学的观点分析一下,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用哲学的眼光来看,你是个不可战胜的人,因为你的狂野是无敌的。”

“说的不错。”

梁风扬心说,你刚才说出的话我很爱听,可我怎么就对你一点好感都没有呢?

“南爷愿意出一个亿和解,而且一个亿明天就能到你的账户。”杨宏这个时候没提到花采倪,因为他知道,这一个亿最应该给梁风扬。

可梁风扬却望向了花采倪的脸,微笑说:“采倪,不如这一个亿就用你的账户来接收吧!”

“不了,还是用你的账户。”花采倪更想接收南三路的命,而不是钱。

梁风扬再次朝杨宏看去:“南三路呢?”

“他的身体欠佳?”

“人在哪里?”

“别墅。”

杨宏并没有透漏南三路的真正藏身地,可梁风扬和花采倪都觉得,南三路已经不在平时住的别墅了。

“你可以走了。”梁风扬说。

“好,梁爷,那我先走了,以后有了机会,我必须和你豪饮!”

杨宏带着三个人离开,当车在路上飞驰时,他也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刚才真怕梁风扬和花采倪把他给扣住了。

杨宏还是有点水平的,他能看出来,梁风扬对他没好感,之所以痛快让他离开,就是因为觉得他有利用价值。

杨宏目前的心态很清楚,那就是尽量在南三路和梁风扬之间周旋,日后局面对谁有利,他就依附于谁。

让他郁闷的是,梁风扬至今对他没有好印象,所以之后一段时间,他必须要有出色的表现才行。

如果今天过来的是南三路,就可以亲手杀掉他了,想到此,花采倪就伤感起来,丹凤双眼充溢着泪水。

梁风扬的手刚落到花采倪的香肩上,就被她打开了。

花采倪嗔怒说:“不许碰我,你的手最可恶了。”

“你的手最柔软了。”梁风扬显得很陶醉。

“流氓!”

“别乱叫,我分明就是个君子!对了,等南三路那一个亿到账后,我给你五千万。”

“那一个亿都归你,我一分都不会要的,我只想要南三路的命。”

“既然我答应你了,就必然会给你创造一个亲手杀掉南三路的机会,可该归你的钱,你还是要收下的。”

花采倪的微笑温柔起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已经帮了我很多,我很感激你,这些钱都归你,你不用多说了。”

“好吧!”既然花采倪不想要,那么这一个亿就归梁风扬了。

“你那么痛快让杨宏离开,是想利用他?”

“是的。”

“你想怎么利用他?”

“让他带我们去找南三路。”

“他会吗?”

“如果他是个聪明人,他会这么做的。”

“如果他真这么做了,你会放过他吗?”

“目前看来,杨宏绝对是个满肚子坏水的人,我绝对不会和这种人做朋友,也不会让他做我的师爷,所以只能送杨宏去一个神秘的地方,那就是阎王殿。”梁风扬说。

“我也是这么想的。”花采倪说。

又是一天。

上午,梁风扬的账户多了一个亿,是杨宏代表南三路打过来的。

然后杨宏就拨通了梁风扬的电话,微笑说:“梁爷,你对我的表现满意吗?”

“很满意,我越发觉得你是个人才,我越发欣赏你了,你不是想和我豪饮吗?不如午饭来花采倪的别墅吃吧!”

听到梁风扬如此说,杨宏喜出望外,发现自己真是太有水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