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342章 雷厉风行第一狂

第342章 雷厉风行第一狂

晚上。

梁风扬和林雨荷到了海潮迪厅。

看到他们两个,赵玉颜的微笑热情,一起走进海潮迪厅,到了豪华的房间。

当梁风扬和林雨荷坐下后,赵玉颜开始煮茶,微笑说:“林雨荷,以前风扬就在我的面前提过你了,说你是他的房东,很美丽很善良很有气质,能认识你,我很荣幸。”

听到从赵玉颜的嘴里说出的荣幸,林雨荷很高兴,甜声说:“认识你,我也很荣幸,你是个很有传奇色彩的女人。”

“还传奇色彩呢,悲催色彩还差不多,不过现在好了,自从做了风扬的情人以后,我过得比以前好多了。”赵玉颜一往情深朝梁风扬看去,用眼神告诉他,我的幸福就是你带给我的。

喝过茶后就开始喝酒,海潮迪厅已经热闹了起来,生意很不错,喝酒的人和蹦迪的人都很多。

但是在林雨荷看来,赵玉颜的海潮迪厅完全没法和梁风扬在燕津的彩虹酒吧比。

当然了,林雨荷并没有鄙视赵玉颜的意思,因为赵玉颜能混到今天已经很不容易了。

三人手里的百威酒瓶时而碰撞到一起,林雨荷和赵玉颜的脸上都挂上了酒红。

“既然你回来了,不如就把叶鹏飞也叫过来吧,还有高飞。”赵玉颜说。

“如果你觉得合适,我就叫他们过来。”梁风扬说。

“现在我和叶鹏飞见面时,彼此都有了一颗平常心,没什么的。”赵玉颜微笑说。

梁风扬这就电话通知了高飞和叶鹏飞,说他回来了,在海潮迪厅。

没一会儿,高飞和叶鹏飞就来了,分别和梁风扬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

高飞上下打量着梁风扬,哈哈笑着说:“清湖县第一狂,你的身上越来越有霸气了。”

“那是必然啊,越混越好,当然就越来越有霸气了,否则就对不起清湖县第一狂的名头啊。”梁风扬发出了狂野的笑声。

“身价多少了?”

“50个亿。”

“多少!”高飞刚喝了一口啤酒,立刻惊得把啤酒吐到了地上,用万分不敢相信的眼光看着梁风扬的脸。

“也就是50个亿,不是500个亿,更不是5000个亿,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风扬,你果然很猛啊,现在你的身价都是我的好几倍了,佩服,真心佩服!”高飞对梁风扬的佩服再次得到升华。

叶鹏飞也相信,梁风扬没有吹牛,而梁风扬的能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作为铁哥们,叶鹏飞最想对梁风扬说的就是,平安就好,快乐就好,他没有说出口,可梁风扬却从他的眼神读懂了,然后大手拍到了他的肩上。

梁风扬把林雨荷介绍给高飞和叶鹏飞认识,然后笑着说:“燕津大学最美丽的女老师林雨荷,也已经是我的情人了。”

高飞和叶鹏飞同时竖起了大拇指,什么是逍遥,梁风扬这才是逍遥啊。

“风扬,你听说了吗?现在袁雁山抖起来了!”高飞说。

“怎么抖的?抖到什么地步了?”梁风扬说着,就朝林雨荷看去:“清湖县,三大狂,高飞,雁山,梁风扬!我和高飞都在这里,另外一个就是袁雁山。”

林雨荷莞尔。

高飞点燃一根烟,轻笑说:“袁雁山的父母都搬到东河市住去了,袁雁山留下来经营桃园大酒店,而他现在和东河市一个混黑大佬联合,把桃园大酒店八楼最大的三个房间改成赌场了。”

“我靠,果然很能抖啊,都开上赌场了,没少坑害清湖县的老百姓吧。”

“袁雁山的赌场,能玩的东西很多,什么龙虎、百家乐、轮盘、梭哈,扎金花、斗地主……”高飞说:“很多人在他那里输了钱,其中有的人把楼房买了,有的人借了高利贷……”

“袁雁山的赌场里少不了老千,难道就没人怀疑有假?”梁风扬说。

“很多人怀疑有假,可还是耐不住赌瘾啊!”高飞说:“我去过两次,运气还都不错,玩龙虎和百家乐,都赢了点,目前我倒是没发现谁是老千。”

“袁雁山不让你输钱,是怕你找他的麻烦,即便有东河市的混黑大佬给他撑腰,可强龙不压地头蛇啊,你高飞在清湖县还是很有名头的,实力明显比袁雁山强大。”梁风扬停顿片刻,忽然冷笑起来:“我是谁?我是清湖县第一狂!袁雁山这个狗东西,开赌场骗清湖县老百姓的钱,我不同意!”

“我也认为袁雁山非常不地道,连起码的做人底线都没有,风扬,要不我们这就去袁雁山的赌场走一朝?”

“好!”

说风就是雨,雷厉风行,霸气外露。

梁风扬要过去,林雨荷当然要跟着一起去,但赵玉颜就不打算去凑热闹了。

梁风扬开上了他的奔驰suV,高飞开上了他的限量版大切诺基,风驰电掣到了桃园大酒店。

袁雁山正在八楼的赌场忙活,很快就有人给他报信说,清湖县三大狂里的另外两个都来了。

什么!

梁风扬和高飞都来了!

以前高飞就来过他的赌场两次,袁雁山不觉得奇怪,可梁风扬竟然回来了,而且来了。

不妙啊不妙。

袁雁山的身边站着东河市混黑大佬董永川配给他的保镖,是个高手,可袁雁山还是吓得哆嗦起来。

“老板,来的是什么人,怎么把你吓成了这个样子?”外号叫猫头鹰的保镖很不理解。

“清湖县第一狂来了!”

“清湖县不过就是这么大点的地方,清湖县第一狂又能厉害到哪里去?如果那个叫梁风扬的人敢在赌场捣乱,我打断他的腿!”猫头鹰恶狠狠说。

“恐怕你打不过梁风扬。”

“老板,你放心就是了,梁风扬绝对不是我的对手,我打倒他,只需要一分钟!”

猫头鹰的话音刚落,梁风扬、林雨荷、高飞、叶鹏飞就过来了。

梁风扬已经听高飞说了,东河市的混黑大佬配给袁雁山一个战斗力强大的保镖,外号叫猫头鹰,想必这个大放厥词的人就是猫头鹰了,说出了那么狂妄的话,简直就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梁风扬暂且不想对猫头鹰发难,他想认真看一看,袁雁山的赌场都有什么猫腻,所以他假装没听到猫头鹰的话。

“梁爷,你回来了!”袁雁山对梁风扬很是客气。

可是听到自己的老板叫梁风扬叫梁爷,猫头鹰的心里很不爽,他看梁风扬的眼神更阴冷了。

“是啊,回来看看,刚回来就听说,你开赌场了,所以就过来给你捧场了,哎吆,你的赌场看上去有点档次啊,都是怎么安排的?”梁风扬说。

“你看,这个房间是龙虎和百家乐,其他两个房间有轮盘、梭哈、麻将、扎金花、斗地主……”袁雁山笑着说:“对清湖县的人们来说,龙虎和百家乐、轮盘都是时尚玩法,扎金花和斗地主是接地气的玩法。”

“我也很喜欢玩龙虎和百家乐,哦,你这里玩的都是现金啊,也不兑换筹码。”

“小赌场,小打小闹,兑换筹码太麻烦,玩现金更直接更刺激,梁爷,如果你身上没带钱,我拿点钱给你,你玩会儿?”

“我身上还真没带钱,不如这样,你拿十万块给我,赢了我带走,输了算你的!”梁风扬的要求可谓是霸气无礼。

“好。”

袁雁山没脾气,而猫头鹰的肺都快气炸了。

袁雁山去给梁风扬拿钱了,猫头鹰冷冷瞟了梁风扬一眼,跟了过去。

“老板,你不用这么惧怕梁风扬,我立刻就放倒他,打得他满地找牙。”

“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能动手,如果你把局面搞砸了,影响了赌场的经营,就连东河市的董爷都会怪罪你的!”

“哦!”

开赌场就是为了赚钱,所以不管是东河市的混黑大佬董永川还是袁雁山本人,都不希望出事。

袁雁山拿了十万块现金给梁风扬,然后对着高飞笑了笑:“你们随便玩。”

梁风扬用袋子提着钱,另外一只手搂着林雨荷的香肩,微笑说:“雨荷,你想玩什么?”

“我也不知道玩什么,不过听说,龙虎和百家乐都挺有意思的。”林雨荷说。

“龙虎和百家乐的道理差不多,但龙虎比的是一张牌的点数,而百家乐比的是多张牌,龙虎出了和没压中是要赔一半钱的,而百家乐出了和没压中,不赔钱。”

梁风扬这样说着,就搂着林雨荷的香肩到了龙虎的牌桌旁边,周围有不少人下注,其中有的人在看线路图走势,预测的叫嚣声不绝于耳。

“该出龙了!”

“不对,应该是虎。”

“已经连续三把是虎了,该拐弯了。”

“也许是和,压和吧,压中了一赔八啊!”

梁风扬盯着算得上漂亮的女荷官看了两秒钟,给他的感觉是,这个荷官就是个老千。

澳门和拉斯维加斯的荷官,很多都是洗牌高手,在上岗之前要经过严格的培训,而且荷官是会不断晋级的,级别越高水平越高。

但澳门和拉斯维加斯的正规赌场,虽然荷官可能会千术,但一般是不会出千的,否则会受到博彩监管部门的重罚,正规赌场只靠对赌场有利的规则和赔率,就吃定赌客了。

眼前这个荷官,是从东河市那边过来的,必然是东河市混黑大佬董永川的人,就算她的水平一般,千术还是会的。

玩龙虎和百家乐,认为自己能看懂线路图,认为自己掌握了长赢打法的都是傻子。

这一把梁风扬没下注,结果还是虎的点数大,已经连续出了四次虎。

而这次压龙的人分明更多,压在龙上的钱也更多,荷官的嘴角露出了灿烂的微笑,在她的眼里,所有压钱的人都是傻子。

梁风扬咳嗽了一声,笑眯眯看着荷官:“这把我10万块压虎,不过,你靠边,让他来发牌!”

梁风扬指了指一个五十多岁的赌客。

“我?”赌客有点晕了。

“哈哈,老刘,这些天你都输掉二十多万了,好不容易能当上一次荷官,也很不错啊!”

“老刘,发牌发牌,看你能发出什么牌来!”

被称作老刘的赌客很慌乱,说真的,他还真想替荷官发牌过过手瘾,可是袁雁山和猫头鹰已经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