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352章 各种奇妙

第352章 各种奇妙

一起吃过饭,唐丹青和花蝶有事先离开了,梁风扬和田依清继续留在家里。www,

叶莲娜去厨房收拾碗筷了,梁风扬刚点燃一根烟,就看到田依清的嘴角扭动了一下。

“依清,是不是身上的伤很疼?”

“也不是特别疼,这点疼痛我能忍,可我想,我的小腹和后背肯定有了淤青,如果被我妈看到了,她会心疼的,她会流泪的,我不想看到妈妈的眼泪。”

“我手里有神奇的外伤药老梁八味,涂抹到你的身上,估计不出几个小时,身上的淤青就消失了。”

“会有这么神奇的外伤药吗?”田依清不是很信。

“我的老梁八味就是这么神奇,你和我一起到楼上。”梁风扬先一步上楼,田依清迟疑片刻跟了过去。

到了卧室,梁风扬拿了老梁八味出来,微笑说:“你看,容器很普通,可里面的外伤药却非常神奇,你到**,我给你抹药。”

“啊?”

田依清发出了疑问的感叹,忍不住朝梁风扬的床看了一眼,心想,如果我到了这张**,梁风扬会对我耍流氓吗?她会不会脱掉我的裤子?

“不用怕,我对你没有恶意。”

梁风扬说着就打开了盖子,顿时,奇异的香味飘了出来。

以前田依清绝对没有闻到过如此奇妙的香味,仿佛之间,她好像到了一片山地,周围全是各种颜色的鲜花。

“真好闻,看来是好药,好吧,风扬哥,我听你的,可你不许欺负我。”

“不欺负你。”梁风扬说。

田依清坐到了**,面容羞涩,轻声说:“我应该怎么配合你。”

“脱掉上身的衣服。”

“好。”

以前田依清还没在哪个男人的面前脱过衣服,在梁风扬的面前解扣子时,她的手都在颤抖。

梁风扬更加清晰看到了田依清的火热之中透出来的清纯,火热是她的身体给人的感觉,清纯是她的品行给人的感觉。

脱掉了上身的衣服,杯罩包裹着饱满的胸脯,大片雪白鲜嫩的肌肤呈现在梁风扬的面前。

真白真细腻!

水润到了让人很想咬一口。

梁风扬发动了内劲,才让那种上涌的沸腾渐渐平息了下来:“哦,你的小腹和后背都有淤青,不如先给你的小腹抹药,你躺到**。”

“好。”

田依清仰身躺到了**,饱满的胸脯显得更傲人了。

梁风扬把老梁八味涂抹到了田依清小腹的淤青上,同时他也体验到了田依清小腹细腻的质感,真美妙啊。

清凉的滋味让田依清舒服多了,娇声说:“风扬哥,这种叫做老梁八味的外伤药是你亲自制出的吗?”

“养育我长大的老人把秘方传给我,而现在用上的老梁八味,就是我亲自制出的,香味奇妙,功效更奇妙,你很快就体验到了。”

“我已经体验到了。”

暂且不管疗效如何,就这种香味,就够奇妙的了。

如果一个女人的身体散发出了这种香味,必然是招蜂引蝶,让人群驻足。

不出多久,小腹部的老梁八味就渗入了那片淤青,不断发挥着强大的疗效。

按照梁风扬的要求,田依清爬到了**,滚圆的臀显得很翘,那弧度让人喷血。

田依清平展的脊背雪白细腻,有几片淤青,都是被花蝶的拳头打出来的。

梁风扬严重怀疑,花蝶在修理田依清的时候就故意设计好了用药的环节,就是为了让他吃田依清的豆腐。

可田依清的豆腐不能随便吃,梁风扬不想给田依清留下心理阴影,所以他的动作很谨慎,抹药时触碰到了田依清的肌肤,但动作很轻。

田依清也能感觉到,梁风扬只是在给她抹药,而不是在吃她的豆腐。

“好了。”

“啊,你是说,我身上的淤青已经消失了?”

“不是,我是说,抹药完毕,至于你身上的淤青,等你睡上一觉就好了。”

“我可以在你的**睡觉吗?”

“当然可以。”

“那我睡了,你出去吧。”

“好。”

听到了田依清干脆霸气的话语,梁风扬笑了笑就走了出来,老田居然能生出这么美丽可爱的女儿来,也算个强人了。

客厅。

看到梁风扬走了过来,叶莲娜妩媚笑着说:“你的房间躺着一个貌美肤白的大美女,你怎么淡定跑出来了,你应该匍匐到她的身上,分开她的双腿啊。”

坐到了叶莲娜的身边,将她丰腴的身体搂到了怀里,梁风扬抚摸着叶莲娜的腿说:“要不我把你的腿分开吧?”

“不用你动手,我自己分开。”

坐在沙发上,叶莲娜把双腿分开了一个很惹火的弧度,一张一合几下,迷醉笑着说:“老板,我的身体是不是特别**特别高端特别让你想得到?”

“嗯是的你说的没错。”

“嘻嘻,不给你。”

叶莲娜心说,我才不会这么早就便宜了你,否则你对我失去了兴趣,我想从你的手里捞钱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当田依清一觉醒来已经是黄昏时分,坐起身的瞬间,立刻就朝小腹看了过去。

啊……

淤青消失了!

老梁八味的疗效真强大!

既然小腹部的淤青消失了,那么后背上的淤青也应该消失了,此刻田依清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但她还是跑到了洗手间,用落地镜子看了一下,脊背平展光滑,除了让自己骄傲的线条外,已经没了淤青,肌肤还是那么白那么嫩。

“真好!”

田依清蹦跳起来,饱满的山峦也蹦跳起来。

当田依清穿好衣服来到客厅,晚饭已经准备好,梁风扬微笑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伤已经好了。”

“是呀,谢谢你,风扬哥,你和你的老梁八味,都好神奇。”田依清微笑灿烂。

“该吃饭了。”

“又吃饭呀!”

“不想吃?”

“想吃。”

田依清的微笑更甜美了,而刚才简短的几句话,蜀省的乡音味道特别浓郁。

一起吃过饭,天黑了下来。

奔驰suv在路上飞驰,梁风扬要送田依清回家。

品味着车内古龙水的味道,田依清微笑说:“风扬哥,你是好人,你的准女友丹青也是好人。”

“以后,丹青和花蝶都会当你是朋友的,你的风扬哥我更会当你是朋友,所以除了你的母亲之外,你已经在燕津有朋友了。”

是的。

田依清已经在燕津有了朋友,而且都是非常强大的朋友。

幸福袭来,田依清美丽的脸蛋无比红润。

把田依清送回家后,梁风扬就开车到了狂野武馆。

豪华的房间,搂住了乔雪辰的娇躯,对着她的脸蛋拧了拧,梁风扬笑着说:“冰山美女快变成火热美女了,雪山要变成火山了。”

“很想让我在你的面前喷发?”

“要不我们两个一起喷发?”

“流氓劲儿的,松开我!”

乔雪辰貌似怒了,可她的心里却有只小鹿跳啊跳。

有人来了。

而且是几个特殊的人物。

走在中间的人身高约莫180,圆脸,身体粗壮,头上带着黑色礼帽,其他四人在他的两边,都是脸色阴沉,身体壮硕的男人。

五人刚走进狂野武馆,就有人迎了过来:“几位是来找人的,还是来练功夫健身的?”

“找人!你们的馆主梁风扬在不在?”头戴黑色礼帽的圆脸男人说。

“在,你稍等。”

梁风扬很快就知道了,来了五个人,而且都是神秘高深的人。

看来是南三路的儿子南洛飞到了。

以前梁风扬还没怎么接触过和尚,所以他打算好好会一会南洛飞。

梁风扬和乔雪辰走了出来,看到眼前的五人,梁风扬发出了狂野的笑声:“来者应该是泰国曼谷天佛寺的天信大师吧?”

“没错,我就是天信,梁风扬,看来你已经提前了解到了我的行程?”南洛飞的声音很是冰冷。

“呵呵。”

梁风扬没有回答南洛飞刚才的问题,只是笑了笑,然后说:“来吧。”

一起到了房间,梁风扬和南洛飞等人都坐下了,乔雪辰煮茶。

闻到了茶香味,南洛飞就知道了,这种龙井茶非常的高端,普通人是喝不到的。

“天信大师,喝茶吧,放心,茶里没毒,就算要你的命,我也不会通过下毒的方式。”

梁风扬心说,而且,你是泰国曼谷天佛寺很有威望的高僧,我也不能轻易弄死了你。

“我知道你不会给茶里下毒。”

天信抓起茶杯一饮而尽:“好茶,可见你的生活很优越。”

“还好。”

“虽然我已经是出家人,但你杀死了我的父亲,我不会不闻不问的,杀父之仇必须有个了断。”

“你的父亲南三路恶贯满盈,做过的坏事数都数不清,光他手里无辜的性命就有好几条,其中包括你的亲生母亲,杏林女王的父亲花云逸,王翠芙的双胞胎妹妹王翠蓉……,很多很多。”

“我的父亲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你杀死了他,我必然要讨个说法!”

以前南洛飞甚至想亲手杀死南三路,无奈南三路是他的生父,他不能干出戮父的事来。

可别人杀死了他的父亲,他也必须以儿子的身份,与杀父仇人拼一拼。

当初,其实是花采倪和王翠芙一起杀掉了南三路,但归根到底,南三路还是死在了梁风扬的手里。

这个问题,梁风扬分析的很透彻,而且他只想让南洛飞找他寻仇,而不是找花采倪和王翠芙寻仇。

“你想必提前到过银海,在银海你都做了什么?”

“杀掉了杨宏。”

“哦,你父亲生前的师爷杨宏,已经死在了你的手里?”

“是的,我打碎了他浑身的骨头,超度了他。”

“你有没有伤害到花采倪和王翠芙?”

“没有。”

“为什么没有对花采倪和王翠芙下手?”

“因为她们都不是坏人。”

“我是坏人吗?”

“你显然不是个坏人,否则我会出阴招对付你,不会正大光明出现在你的面前。”

不愧是天信大师,有着一颗明亮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