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360章 这是气魄这是原则

第360章 这是气魄这是原则

一起走进来,梁风扬说:“雨荷,我带了老梁八味过来,去你的卧室,我给你用药。”

“算你有点良心。”

没见到梁风扬时,林雨荷还在想,不知道身上的伤要疼多久,梁风扬带了老梁八味过来,那就太好了,因为她很清楚老梁八味的神奇。

卧室。

梁风扬脱掉了林雨荷身上的衣裤,同时也揪掉了她的小裤,看到了林雨荷身上的伤痕,也看到了她的惹火部位。

虽然身体都是梁风扬的了,可赤条条在他的面前,林雨荷还是有点羞涩。

梁风扬给林雨荷用上了老梁八味,奇异的香味和清凉的滋味,让林雨荷很舒服。

躺到林雨荷的身边,梁风扬把当时出现濒死现象的真正原因说了出来,林雨荷更加委屈了,如果自己当时真被弄死了,岂不是冤死了吗?

“唐丹青太霸道!花蝶太可恶!”

“平时丹青并不是个很霸道的人,当时的情况特殊,所以她就表现出了霸道的一面。至于花蝶,过些天她会向你道歉的,她也觉得当时打你那么狠很过分。”

“很多时候,道歉都很苍白,如果我能狠狠打她一顿就好了。”林雨荷轻叹说:“自从认识花蝶以后,我有几次都很想打她一顿,可惜的是,我打不过她。”

“等我彻底康复,就立刻把黑框眼镜拳教给你,等你能熟练运用这套为你量身打造的拳术后,你的战斗力会提升的。”梁风扬说。

“我会变成一流高手吗?”

“看你的悟性。”

“真好!”

林雨荷顿时开心多了。

匍匐到了梁风扬的身上,林雨荷娇声说:“当时我亲吻了你的脖颈,被花蝶猛揍一顿,今天我要和你翻云覆雨!”

“来吧。”

“好啊,我来了!”

林雨荷解开了梁风扬的裤子,让梁风扬入侵她……

也许是考虑到梁风扬还没有痊愈,所以林雨荷很主动很温柔,如流水般的热烈持续了很长时间,两人都是舒畅至极。

杜碧彤已经明白过来了,梁风扬和林雨荷之所以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出来,就是在做那事呢。

真是的。

你们两个身上都有伤,都没有痊愈呢,就不能忍忍啊,啪啪个屁呢。

此刻就连杜碧彤都觉得,林雨荷这个眼镜娘有的时候很讨打,心说,如果让花蝶知道了,在梁风扬还没痊愈时,你就和他翻云覆雨,又是一顿揍。

梁风扬和林雨荷一起来到客厅,两人的身上都散发出了暧昧的气息,一看就是刚经历了舒畅的**。

杜碧彤白了他们两个一眼,冷哼一声:“风扬,刚才对着雨荷用了不小的力气吧,等会儿你会不会又昏迷了?”

“当然不会。”

梁风扬坐到了杜碧彤的身边,点燃一根烟,悠然吐出了一口烟气,狂野气息也开始弥散。

林雨荷也坐下了,扶着杜碧彤的香肩,开心说:“风扬终于要教我黑框眼镜拳了。”

“什么时候教你?都念叨很长时间了。”

“他说,等他好了就教我。”

“哦哦,既然是风扬为你量身打造的拳术,一定很适合你,而且很强大,可是叫黑框眼镜拳是不是有点不太正规?不如起个更霸气的名字。”

“眼镜娘美丽又可爱,所以这套拳的名字也应该可爱啊,放心吧,练好以后,威力会很强大的。”梁风扬说。

“很期待。”林雨荷的微笑迷醉。

晚上。

醉仙食府的休息室,梁风扬坐在沙发上抽烟喝茶,同时也在勾画未来的生意和生活。

手机响起,看到来电是田依清,梁风扬的嘴角露出了轻快地微笑。

“依清,是你啊。”

“风扬哥,你好点了吗?”

“好多了,估计再有一个星期就痊愈了,你做什么呢?”

“我在风扬sPa会所,和我妈在一起呢,要不你过来吧,我很想见你。”

“好。”

梁风扬开车到了风扬sPa会所,见到了刘秀莲,也见到了田依清,她们母子两个看上去有几分神似,但田依清的相貌和身材都远远在刘秀莲之上。

今年19岁的田依清有着美丽的容颜和修长婀娜的身姿、雪白细嫩的肌肤,娇嫩**,的确是个非常少有的大美人。

宝贝女儿是刘秀莲的骄傲,她不允许任何人蒙骗或者欺负她的女儿,为了保护女儿的安全,她会拼命。

可很多时候,如果一个人的能力有限,哪怕拼命也会显得很苍白,该受到伤害的亲人,还是会受到伤害。

一个人如果想免于伤害,要么自己很强大,要么自己身边的人很强大。

刘秀莲和田依清都不算强大,但梁风扬却很强大。

自从田依清来到燕津以后,刘秀莲的心态就变得复杂起来,希望梁风扬保护田依清,却又不希望梁风扬伤害到田依清。

以前刘秀莲甚至有过用身体来报答梁风扬的念头,但刘秀莲并不想让梁风扬得到田依清的身体。

“风扬哥,你果然好多了,当时听杜姐说到你的情况,我都快吓死了呢。”

田依清在梁风扬的面前蹦跳起来,看着梁风扬的脸,她的神采飞扬。

虽然没有任何身体的接触,可刘秀莲却从田依清和梁风扬之间看到了暧昧,由不得在心里说,依清,我的好女儿,你该不会是已经喜欢上梁风扬了吧?

“我已经没什么事了,很快就会彻底好起来,而且我比以前更强大了。”梁风扬的微笑阳光。

“真好。”田依清修长的双腿轻颤着,风情万种,微笑说:“我想去你的彩虹酒吧玩。”

“好。”

梁风扬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可刘秀莲却焦虑起来:“依清,别去酒吧了,没什么好玩的。”

“也许别的酒吧没什么好玩的,可风扬哥的彩虹酒吧肯定很好玩啊。”

田依清很想去,看到她和梁风扬一起走了出去,刘秀莲只能是无奈叹息了,不知道宝贝女儿和梁风扬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杨琳走过来,微笑说:“你在担心什么?”

“没担心什么。”

“你的焦虑都写到脸上了,否定没有用的。”

“哎!”

“别叹息,你的女儿和风扬之间,不会出问题的。”

杨琳心说,至多就是,梁风扬心血**了,揪掉你女儿的小裤,探索她身体的秘密。

杨琳貌似在安慰刘秀莲,可她此时的想法却堪称邪恶了,刘秀莲没看出来。

但是杨琳总体来说,对风扬sPa会所和对刘秀莲,都很不错,之所以刚才的想法邪恶,就是因为,梁风扬和田依清之间,的确很容易做出邪恶的事来。

坐在梁风扬的奔驰suV里,听着动感的音乐,田依清很嗨,婀娜的身体一直在小幅度扭动着,身材好,身体很协调,所以扭动起来很好看。

奔驰suV停到了彩虹酒吧的地下停车场,梁风扬和田依清下了车,梁风扬笑着说:“彩虹酒吧的音响和灯光都是最一流的,你可以肆意扭动。”

“怕我会太颓废。”

“人都是需要颓废的,只要不是每时每刻都颓废就行,把生命的十分之一拿来颓废,不是坏事,但不该碰的东西,坚决不能碰。”

“风扬哥,你果然是个有原则的人,我最佩服的就是你这样的人。”田依清迟疑片刻说:“以前我的一个初中同学,一个学习成绩很好的男孩,后来就是因为染上了毒瘾,毁了!你的彩虹酒吧果然没毒品吗?”

“绝对没有,海洛因和冰儿完全杜绝,就连那些卖摇头丸、K粉和LsD的都不敢来我的场子,一旦抓住了,腿会被打断的!”梁风扬说。

“风扬哥,你做得对,哦,LsD是什么?”

“一种可以让人产生幻觉的液态致幻剂,化学名字好像是叫什么麦角酸二乙基酰胺,对人的身体伤害很大,过量就会引起死亡。”

梁风扬带着田依清到了彩虹酒吧,看到他来了,红影和老憨赶紧都迎了上来。

“风扬,你好点了吗?”红影急声问。

“你看我现在的状态,脸色红润,人很有精神,当然是好多了。”

一起到了豪华的房间,梁风扬和田依清都坐到了沙发上,老憨坐到了梁风扬的另一边,叼起烟斗抽起来。

按照梁风扬的意思,红影开了一瓶很高档的红酒,倒在几个高脚杯里,碰杯后,梁风扬喝了一口红酒,微笑说:“这些天,彩虹酒吧还稳定吧,有没有捣乱的人?”

红影和老憨都沉默了,像是有什么难言之语,最终,老憨还是开口了:“有个外号叫牛角蛇的人,两次派手下来彩虹酒吧卖毒品,都被红影派人赶走了。”

“只是赶走了吗?我以前说过的,遇到卖毒品的,狠狠地打,你们都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

梁风扬暴跳如雷,他的身体刚所有好转,红影和老憨都很怕他情绪太激动出现问题。

红影搂住了梁风扬的肩膀,对着他的脸亲了一口,微笑说:“风扬,你别激动,我之所以对待牛角蛇的人很宽容,就是因为……”

“不用有任何忌讳,说出来就是了。”

“牛角蛇真名叫牛云柏,他的父亲叫牛俊哲。”

“什么?哪个牛俊哲?”梁风扬很为吃惊:“难道是唐氏展望集团的运营部总监牛俊哲?”

“就是他!”

“以前我见过牛俊哲几次,他是个很斯文很有能力的人啊,怎么他的儿子还涉毒?”梁风扬很愤怒。

“牛俊哲的确是个很有能力的人,但他就是没把儿子教育好。”红影说:“牛俊哲和爱人在儿子牛云柏不到十岁时就离婚了,之后牛云柏一直跟随牛俊哲生活,变成了单亲家庭的孩子,平时牛俊哲对牛云柏的关心很少。”

牛俊哲是唐家的骨干。

而牛俊哲的儿子却变成了毒贩子,甚至想把彩虹酒吧当成丢售毒品的场所。

梁风扬轻叹一声:“我终于明白你们的难处了,但我可以明白告诉你们,就算那个外号叫牛角蛇的牛云柏是牛俊哲的儿子,该修理了也要修理,他的手下已经过来两次了,如果第三次过来,打断腿,扔出去!”

“好!”

红影和老憨比之前有底气多了,身为唐家的准女婿,梁风扬连唐家的骨干都敢修理,这种气魄,太狂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