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369章 痛恨延续

第369章 痛恨延续

啪啪!

秦良玖连续拍了青蝎的脑袋两巴掌:“以后这种长别人气势的话,尽量少说。

“是,老板。”

就算你不让我说,梁风扬也绝对是勇武的猛人,青蝎如此地想。

“青蝎,下一步怎么办?”

“过段时间,让罗青峰出手。”

“我也是这么想的。”

秦良玖的脸色阴冷,心说,梁风扬,你别给我狂,不除掉你,我誓不罢休。

罗青峰是秦良玖手下的神秘高手,平时都隐藏在辉煌拍卖行,极少露面,算是个逆天级的强大杀手。

鲍醉波冷哼一声,分明是对青蝎给出的计策很不满:“如果罗青峰也失败了呢?青蝎,你会亲自出手吗?”

“有可能。”

“如果你亲自出手,你能打赢梁风扬吗?”

“能。”

“既然能,不如你现在就出手吧!”鲍醉波冷笑说。

青蝎无语。

他是谁?他可是秦良玖手下的二号人物,师爷大人,怎么能轻易出手去和梁风扬拼命?

不到万不得已,秦良玖也的确是不想让青蝎出手,他搂住了鲍醉波的香肩,微笑说:“亲爱的,青蝎可不能随便出手,他是我的师爷,他是我们的核心屏障。”

“哎……”

鲍醉波心说,遇到了梁风扬,就连青蝎都不好使了。

几天后。

彩虹酒吧一直在维修中,进展很快,过段时间就能重新营业,而这次事件的负面影响也不容小觑。

至于秦良玖手下的夜色雪茄吧,恐怕短期内是没法营业了,而此时焦头烂额的秦良玖,根本就没心情维修夜色雪茄吧。

自从和梁风扬交锋以来,秦良玖的损失很惨重,他太想早点灭掉梁风扬了。

又是一个晚上。

梁风扬到了醉仙食府,刚好林雨荷也在,看到他,林雨荷露出了妩媚的微笑,给了他一个眼神,就跑到休息室去了。

片刻后,梁风扬走了进来,慢步朝林雨荷看去,林雨荷的脸颊越发羞涩,娇娇欲滴令人陶醉。

“这段时间练功夫了吗?”

“练了,每天早晨起来练两个小时。”

“不错。”

“不知道我的功夫有没有长进。”

林雨荷出腿踢来,梁风扬避开了。

出拳,出腿……

林雨荷的速度比以前明显有了进去,招式的杀伤力在提升。

梁风扬避开了林雨荷的几次进攻,笑着说:“对于你的进步,我是肯定的,但你的确打不过我,不用努力下去了。”

“你不许躲,让我打几下。”

“怕你疼。”

“我不疼。”

“好。”

梁风扬站在原地不动。

林雨荷出拳打到了他的胸口,他纹丝不动,可林雨荷却痛叫一声后退了两步,赶紧安慰右手。

林雨荷刚想喊疼,就听到梁风扬说不许喊疼,红唇翕动,没喊出来。

“继续。”

“我才不怕你。”

林雨荷的鞭腿抽到了梁风扬的腰上,此刻的梁风扬就像是一棵雄壮的大树。

林雨荷收腿的瞬间痛叫一声,满是怨念看着梁风扬,再也忍不住了,痛叫起来,很快就开始倒在沙发上撒娇。

梁风扬只能是坐到了她的身边,给她揉手揉脚,顺便也揉了揉她的饱满。

“风扬,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和花蝶一战,其实我没有打败你的**,我也知道,自己无法做到。”林雨荷停顿片刻说:“可我很想打败花蝶。”

“也许你明年就可以和花蝶一战了,但你至多也就是和花蝶打个平手。”

“哦哦。”

林雨荷很郁闷,但转念一想,能和泰拳高手花蝶打个平手,也很不错了。

真到了那个时候,花蝶必然对她刮目相看啊。

梁风扬收到一条微信,是田依清发来的,我在燕津大学明镜湖边等你。

梁风扬的嘴角露出轻快地微笑。

“竹林细雨不就是田依清吗?”

“是她。”

“不错啊,风扬,你这就和田依清勾搭上了,什么时候把她变成你的情人?”

“目前还没这个打算。”

“不信。”

“随便你信不信。”

梁风扬离开醉仙食府,走进了燕津大学,距离开学的日子更近了,返校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已经有不少人在议论,今年的大一新生中,会不会有很高端的美人。

田依清即将成为燕津大学的大一新生,而她就是很高端的美人,想必会轰动整个燕津大学。

梁风扬看到了坐在明镜湖边的田依清,粉衫粉裤子,可谓是一身粉啊。

婀娜的韵味飘来。

清新的气息飘来。

田依清今天没用任何化妆品和香水,可她的身体散发出的味道却很好闻。

坐到了田依清的身边,梁风扬微笑说:“依清,你叫我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事。”

“哦。”

“我们是朋友了,就算没什么大事,我也可以叫你一起聊一聊吧?”

“当然。”

“很想早点开学,很想早点开始大学生活。”

“你们大一新生开学会比其他年级更晚一点,耐心等着吧,到时候你会很轰动的。”

“什么轰动?”

“像你这样的顶级大美人,必然会打败原来的校花,变成新的校花。”

“又要当校花,好烦。”

我的天。

很多自认为很美的女孩,想当校花当不上,可田依清却当校花当烦了。

也是。

不管是初中还是高中,不管是到了哪所学校,她都是校花。

很多人羡慕她的容颜身姿,可她自己却有点懊恼,因为她过去的生活一点都不轻松,手里没钱花,同时也很心疼打拼的母亲。

现在母女两个的生活都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有能力享受大都市的物质繁华了,自然也就找到了开心的理由。

“风扬哥,谢谢你。”

“怎么又说谢谢,真烦。”

“嘻嘻,不许学我。”

“你当校花当烦了,可我听你说谢谢也听烦了,你呢,到了燕津大学以后必须还是校花,但你以后不许总是对我说谢谢了,否则打你屁股。”

“讨厌。”

女孩的屁股能随便打吗?

忽然之间,田依清就想到了她以前和梁风扬的暧昧,虽然不是很过分,却让她很羞涩。

不好。

老田来了。

顿时,梁风扬的冷汗都流出来了,很想呵斥老田两声,让他立刻滚蛋,可这样貌似太残忍了。

梁风扬打算保持沉默。

老田已经走到了田依清的身边,嘴唇哆嗦:“依清,爸来看你了。”

“你算什么人啊?我没有爸爸,你也不是我的爸爸,你给我滚!”田依清愤然说。

“依清,现在的我,早就和以前不同了,我已经变成了一个有爱心和有责任心的人。”老田说。

“在我的心里,只有你混蛋的一面,还有我和母亲经历的痛苦,没有别的。”

田依清快步跑走了。

看着田依清的背影,老田的脸一片茫然,这可是我的女儿啊,可她不想认我,跑走了!

“你啊……”

梁风扬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老田了,恨不得一脚把他踹到湖里去。

可就老田那点水平,如果真把他一脚踹到了湖里,估计他就上不来了。

“依清都走了,你还看个毛呢,走吧,回醉仙食府。”

梁风扬很愤懑地离开了明镜湖,老田跟在身后,脚步无比的沉重,犹如戴上了镣铐。

醉仙食府。

梁风扬没有修理老田,因为下不去手。

他把杜碧彤叫到了休息室,愤然说:“是你刚才告诉老田说,田依清在燕津大学明镜湖?”

“老田问你去了哪里,我说去明镜湖找依清了,老田忽然就跑出去了,我本来想叫住他的,可他跑得太快。”杜碧彤很内疚。

“短期内,老田还是不适合和依清见面,如果老田给依清带来的刺激太大,绝对不是好事。”

“是我不好,你打我一顿吧。”

“舍不得。”

“就知道你舍不得打我。”

其实杜碧彤也很怕梁风扬修理她一顿,听到梁风扬说出舍不得,顿时松了口气。

醉仙食府关门后,梁风扬回到了他的豪宅,俄罗斯女郎叶莲娜正坐在客厅看电视。

“你回来了。”

“是啊,回来了,可你见到我,怎么一点都不高兴?”

梁风扬坐到了叶莲娜的身边,搂住了她丰腴的身体。

品味到了梁风扬身上的阳刚气息,叶莲娜富有俄罗斯风情的娇美脸孔略微有点红。

“想住别墅。”

“你的要求是越来越高了啊,这就嫌弃我的豪宅了?”

“老板,我没嫌弃你的豪宅,可我觉得,像你这么狂野的功夫高手,最应该住大别墅了,档次不能比唐家别墅低。”

唐家别墅代表的是燕津别墅的最高水准,燕津可以和唐家别墅媲美的别墅,还真不多。

“让我摸摸你,也许我们很快就住上大别墅了。”

“就算我脱掉睡裙,让你摸个够,恐怕短期内也住不上大别墅,所以你还是不要摸我了。”

起身的瞬间,叶莲娜故意在梁风扬的面前晃动臀部,屁股被打了一巴掌,这才尖叫着上楼。

真你妹的。

你这个俄罗斯女郎,不刺激老子会死啊?不但想住大别墅,还在老子的面前晃屁股。

梁风扬的身价已经超过了55个亿,对他来说,买座豪华的大别墅很容易,只是他目前还没那个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