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373章 不买老唐的账

第373章 不买老唐的账

虽然周建木不知道秦良玖涉毒的事,但他知道夜色雪茄吧被一个很英俊的高手砸烂的事。杂志虫

秦良玖和青蝎料定那个英俊高手是梁风扬的手下,现在看来,那个英俊高手就是梁风扬本人啊,难怪欧冬灵都不是对手。

周建木把他的想法说出来,梁风扬承认了。

“是的,夜色雪茄吧就是我亲手砸的,当时我砸了个痛快,让秦良玖损失了五千多万,过瘾啊。”

“厉害,狂野!”

周建木佩服得五体投地。

就这易容的手段,明显高于巴塞因,周建木的心里更加踏实了。

“周叔,你的声音有点沙哑,算是男人里较有特点的声音,易容改变的是你的容貌甚至体型,但改变不了你的声音,到时候……”

不等梁风扬说完,周建木就用另外一种声音说:“风扬,你尽管放心。”

我去!

周建木此时发出的声音不是沙哑的,而且有点嗲,简直就变成了娘炮啊。

“周叔,你刚才发出的声音很妙,可你的取向应该没问题吧?”

“我的取向肯定没问题啊,我很喜欢美女,非常喜欢,可就是那方面的能力,有点不中用了。”

周建木如此说着就哈哈笑了起来。

晚上。

梁风扬到了唐家别墅。

唐天路和鲁剑棠正在下象棋,看到梁风扬,唐天路微笑说:“哎吆,臭棋篓子来了。”

“唐叔,要不我臭你两盘?”

“我正有这个打算,剑棠,这盘棋已经下了一半,目前的局面对你有利,你让梁风扬继续,看他能胜出吗?”

“好。”

鲁剑棠让到了一边,梁风扬坐下了,观察片刻,也没发现棋局对他有利,但他发现了两个很不错的炮架子,不如就先炮唐天路一下。

梁风扬的炮落到了唐天路的相上,笑着说:“唐叔,你看我的棋艺是不是有所提升?”

“刚才你那个炮,如果不轰出来,是种威慑,我的两个马都不敢挪窝,可你的炮轰出来了,对你来说就是被动了。”

唐天路毫不犹豫灭掉了梁风扬的车,撇撇嘴说:“我发现你的棋艺比以前更臭了,让人发愁啊。”

“棋艺高低不算什么,我活着又不是为了下象棋。”梁风扬不以为然。

唐天路别有意味看了他一眼,继续走棋,不出多久,本来可以胜出的局面,被梁风扬给输掉了。

唐天路用眼神对梁风扬表示鄙视,但鲁剑棠依然在用欣赏的眼神看梁风扬。

“剑棠,刚才风扬的表现,你怎么看?”

“风扬输掉的是象棋,可赢到手的却是人生啊。”鲁剑棠微笑说。

“那我赢的是象棋,输掉的就是人生了?”唐天路愤懑说。

“老板,你的人生已经很成功了,以后会越来越成功,你赢了棋,也赢了人生。”

鲁剑棠并不是在拍唐天路的马屁,因为完全没那个必要,他说的都是事实。

“剑棠,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象棋对梁风扬来说无非就是娱乐,就和台球差不多,输赢都无所谓,但我却很喜欢在下象棋时品味人生,对吧?”

“是。”

唐天路朝梁风扬看去:“周建木呢?”

“在狂野武馆。”

“如果你是个聪明的人,来我这里,你应该把周建木带上。”

“唐叔,我过来是想和你聊一聊,然后看看丹青,带周建木做什么?”

“也许你还不知道,我已经在别墅给周建木准备好了房间,他以后可以住在我这里。”

唐天路的意思很明白了,他想把周建木发展成他的人。

可是,对古董、珠宝和赌石都非常精通的周建木,对梁风扬来说是个宝贝,他怎么可能把周建木让给唐天路?

“唐叔,你考虑得很周到,就和你的棋招一样高,但周建木在燕津有自己的房子,暂时先藏在狂野武馆,等日后我彻底摆平了秦良玖,周建木就住到他自己的房子里去了。”

唐天路的脸色阴郁起来:“梁风扬,你少在我的面前装糊涂,你明明知道我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打算把周建木让给我?”

“不打算!”

“想让我用别墅的机关对付你?带电的铁笼,机关枪?”

“唐叔,如果你今天还想这么玩,我不会配合你的。”梁风扬朝唐丹青看去,微笑说:“丹青,不如我们到楼上去吧?”

“好。”

唐丹青甜美一笑,就陪同梁风扬一起上了楼。

到了书房,梁风扬坐到椅子上,抱起唐丹青来放到了她的腿上:“花蝶呢?”

“你怀里搂的是我,怎么想到的是花蝶啊?她在配楼里和其他保镖梭哈呢,要不你也去玩几把?”

“我只是看到花蝶没在你的身边,有点好奇,所以才问到了她,难道你吃醋了?”

“我吃谁的醋,也不会吃花蝶的醋,你和花蝶尽管暧昧,就算你脱掉了花蝶的小裤,我都没意见。”

“花蝶的千术那么高,其他保镖也敢和她梭哈,不想混下去了?”

“花蝶和别墅的保镖玩牌,不会出千的,输赢全靠运气。”唐丹青说。

“那还好。”

否则,就真该为其他保镖着急了,和一个千术非常高的人玩牌,那是倾家荡产的节奏啊。

而一个千术高手,不管是在和谁玩牌,都忍不住想出千,哪怕是玩恶作剧,都想露一手。

梁风扬的手顺着唐丹青光滑的小腹不断朝上移动,很快就触碰到了唐丹青的杯罩,将杯罩拨到一边,就抚摸到了饱满的胸脯。富有弹性的绵软,泛着体温的光滑,令人陶醉。

唐丹青喘息着,用轻微的扭动配合梁风扬的抚摸,面色潮红,娇娇欲滴的情调仿佛桃花盛开。

“好啦,你先停下吧。”

“正过瘾呢。”梁风扬有点郁闷。

“就算你很过瘾,也必须给我停下来,身体是我的,我现在不想让你摸了。”

“好吧。”梁风扬的手很不舍地离开了唐丹青的胸脯。

“你啊,就不能让我爸的心里痛快点,他想让周建木来唐家,你让周建木过来就是了。”

“周建木是我淘到的人才,为什么要安排到你们唐家,我以前又不是没给你们唐家找过人才,不能我找到的所有人才都到你们唐家啊?”梁风扬冷声说。

“你个混蛋,你的脾气这么大,就不怕我的心里难受?”唐丹青丹凤双眸湿润,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总之我不会让周建木来唐家的,周建木是我的人。”梁风扬愤懑点燃一根烟。

“就算周建木到了唐家,以后你有什么事想让他帮忙,随时随地都可以的。”唐丹青说:“难道你还怕以后非但得不到我,还会闹僵了和唐家的关系?”

“那倒不是!哦,丹青,你别说了,我不会让周建木来唐家的。”

“好吧。”

唐丹青很郁闷,白了梁风扬一眼,走出书房,很快就到了客厅。

“有效果吗?”唐天路问。

“他不同意。”唐丹青说。

“哎,这个梁风扬,和我们唐家界限分得很清楚啊。”唐天路很恼火。

“如果你想让这种界限变得模糊,那就把梁风扬的打分从89分提升到90分,让我做他的女朋友。”唐丹青说。

“丹青,我的好女儿,如果我现在就让你做了梁风扬的女朋友,就太便宜那小子了,还是等他的打分真正提升到90分吧,就他现在的表现,我恨不得扣他的分。”

“唐叔,如果你对我的表现很恼火,不如就把我的打分从89分扣到0吧!”

梁风扬走下楼,可谓是语出惊人,客厅里每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梁风扬是什么意思?难道他都不在乎唐丹青了吗?

唐丹青的牙齿咬着嘴唇,眼泪噗噜噜流着。

梁风扬很无奈地看了唐丹青一眼,走出了别墅楼房,很快就开车离开了。

“梁风扬这个混蛋!”

唐天路吼叫一声,抓起茶杯扔到了地上。

啪的一声,茶杯碎裂,唐天路愤然起身,朝楼梯走去。

到了书房以后,唐天路还是气得不行,把很多书都扔到了地上,唐丹青和鲁剑棠过来以后,只能是把散落在地上的书又放回了书架。

鲁剑棠给了唐丹青一个眼色,唐丹青先出去了,鲁剑棠留下来劝唐天路。

“老板,梁风扬的做法也没有错,如果换位思考的话,你也会这么做的。”

“梁风扬对唐家缺乏信任,在梁风扬的眼里,少有把我当长辈的时候。”

“毕竟丹青还不是梁风扬的女朋友,而且以前唐家多次鄙视过梁风扬。”

“哎,我的女儿,本来就不该和梁风扬有任何关系,可我的女儿偏偏跑到了清湖县,遇到了梁风扬。”

“要不你就把梁风扬的打分提升到90分?”

“美得他!”

唐天路面色阴冷,心说,虽然89分到90分就1分,但我非要让梁风扬感觉到其中的难度不可!

魏茵在外面和几个朋友玩,唐丹青生怕事态恶化,只能是给魏茵打电话,让她回来。

魏茵回来以后,对梁风扬的表现也很不满,提议唐丹青和梁风扬冷战,可唐丹青不同意,说如果和梁风扬冷战,我会很痛苦的,生活里多点快乐不好吗?为什么要自寻痛苦?

“丹青,如果最终我和你爸不同意你做梁风扬的女朋友,你会怎么办?”

“出家。”

“你敢!”

“我当然敢,而且说到做到,所以,你们最好是让我做梁风扬的女朋友,这样也能早点抱上外孙子。”唐丹青说。

对此,魏茵很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