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406章 很高很妙很牛掰

第406章 很高很妙很牛掰

又是一个早晨,天空很蓝,白云漂浮,秋高气爽,让梁风扬很想浪漫一下。

梁风扬和唐丹青、花蝶一起到了岩昌区的枫叶山,这次过来,变红的枫叶比上次带着田依清过来更多了点,但整座枫叶山依然是红绿相间的颜色。

爬到半山腰,坐到枫林间,唐丹青依偎到了梁风扬的怀里,轻叹说:“你竟然是把西伯利亚训练营出来的高手阿廖沙给打死了,如果你能让阿廖沙活下来,也许他会变成唐家的高手。”

“根据我的了解,以前阿廖沙给一个俄罗斯大佬当保镖时,不但把那个大佬的几个女人都给睡了,最终还把那个大佬给打死了。”

梁风扬看到唐丹青的脸色变了,轻笑说:“如果让阿廖沙到了唐家,指不定他会做出什么来。”

“哦,风扬,你是对的,看来阿廖沙没到唐家,对唐家来说是很庆幸的事。”唐丹青说。

“你们唐家的高手已经够多了,回去以后好好提醒你的父亲唐天路,不要总是琢磨着找高手找人才,找到好的高手和人才,需要缘分的。”

梁风扬的口气有点冷,可他说出来的话,却是发自肺腑为了唐家好。

看到梁风扬和唐丹青热吻抚摸,受到刺激的花蝶再次感觉到了口干舌燥,很想参与却不能随便参与。

“风扬,星河公司的公关部经理韩珍珍不是找过你了吗?快点告诉我们,你都是怎么修理韩珍珍的。”

花蝶娇滴滴说着,可梁风扬就好像没听到她的话,继续和唐丹青热吻着。

约莫十分钟后,当两人的嘴唇分开,梁风扬才朝花蝶看去:“很想知道我是怎么修理韩珍珍的?”

“不只是我,丹青也很想知道的。”花蝶说。

“是啊,我也很想知道。”

唐丹青心说,难道你把韩珍珍那个出了名的**给睡了吗?你就不怕她的身体有病?

梁风扬把他在狂野武馆修理韩珍珍的情景讲了出来,唐丹青和花蝶都哈哈笑起来,两个大美女笑得是花枝乱颤。

“真过瘾,可惜我和花蝶都没看到,要不你再修理韩珍珍一次,让我们欣赏一下。”唐丹青娇声说。

“丹青,你好像比以前更加邪恶了。”梁风扬说。

“胡说,我才不邪恶呢,我是唐家大小姐,我是高贵优雅的,我怎么能随便邪恶呢?”唐丹青说:“提醒你哦,韩珍珍的身体很脏的,不许随便碰她。”

“我清楚。”

梁风扬心说,我就是因为韩珍珍很脏,所以才没把她拉到**,而是狠狠修理了她。

花蝶嬉笑说:“韩珍珍是很脏,可是星河公司总裁郭文达的老婆耿凝丝可是很极品的,华夏国著名女打星啊,有相貌有身材,身体的柔韧性很好呢,到了**的话,爆发力或许会让男人惊叹的。”

梁风扬呵呵笑,其实他也是这么想的。

同时他也感觉到了,唐家对星河公司很感兴趣,也许唐家日后也想涉足娱乐圈。

又是一天后,莫良涵果然给梁风扬提供的账户打了一个亿,让梁风扬的身价更接近90个亿了。

按照梁风扬当时的意思,给钱以后,莫良涵还要带着郭文达和郭晨飞父子两个到狂野武馆谢罪的,否则就会要了他的命。

连续三次吐血后,莫良涵的身体变得很憔悴,和之前比起来,就像是换了个人,以前精神饱满,现在就像是随风飘摇的树叶,随时都可能凋零。

下午。

狂野武馆很热闹。

莫良涵带着郭文达、郭晨飞父子过来了,同时莫良涵的师爷魏轩和高手侯希武也过来了。

梁风扬连西伯利亚训练营出来的阿廖沙都给打死了,所以侯希武在面对梁风扬的时候,显得更谦虚了。

同时,田依清也过来了。

看到田依清,郭晨飞的眼神很复杂,那张脸红到了极点,很狼狈很没面子。

这次算是在田依清的面前把脸给丢尽了,而生死关头,郭晨飞也觉得面子没那么重要了。

莫良涵和郭文达都还没有说什么,郭晨飞就给田依清鞠了个躬,低声说:“田依清,以前是我不好,是我不知道天高地厚,以后我不会纠缠你了。”

“最好如此,否则你会更悲惨的,我的风扬哥可不是好惹的,他会保护我的。”田依清很有面子。

郭晨飞退后几步,站到了郭文达的身边。

梁风扬点燃一根烟,朝莫良涵的方向吹了一口烟气:“莫良涵,该是你给我梁某人三鞠躬的时候了。”

莫良涵没办法,这次来狂野武馆,做的就是丢人的事,鞠躬算什么,脑袋还在就行。

莫良涵走过来,面对梁风扬三鞠躬,而此时的情景,都被乔雪辰摄录了下来。

莫良涵很想阻止乔雪辰的摄录行为,但他没那个胆量,而对于乔雪辰来说,摄录下了这个精彩的瞬间,非常的愉快。

刚坐回沙发上,莫良涵就剧烈咳嗽起来,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师爷魏轩拍打他的后背,可看到莫良涵再次吐血后,心就极度消沉下来。

这已经是莫良涵第四次被梁风扬气得吐血了,很不妙啊,要知道,人是会被气死的。

像那种来日方长的话,魏轩在狂野武馆是不敢说的,他想让自己的脸色自然,却怎么都无法做到。

“莫老板,我本来想留你喝茶吃饭的,现在看来,你的身体不允许啊,一看就是和女人睡觉累的,以后注意点。”梁风扬轻笑说。

“是是。”

莫良涵心说,老子都是让你给气的啊,怎么变成了和女人睡觉累的?清湖县第一狂,你果然是气死人不偿命啊。

莫良涵等人离开后,梁风扬在狂野武馆的豪华房间,发出了狂野的笑声,他的笑声仿佛是让狂野武馆更恢弘了。

乔雪辰说:“是不是该进一步利用郭文达和耿凝丝了?这两口子很好用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梁风扬显得很陶醉。

“你是不是已经开始幻想和大明星耿凝丝睡觉的美妙滋味了?”乔雪辰说。

“你猜错了。”

梁风扬拧了拧乔雪辰的鼻子,旁边的田依清,美丽的脸蛋红透了。

乔雪辰出去以后,豪华的房间就剩了梁风扬和田依清两个人。

“风扬哥,我可以依偎到你怀里吗?”田依清说出来的话,让梁风扬的心里狠狠惊了一下。

“这样不好,我是你哥,又不是你的男朋友,也不是你的情人,以前你也说过类似的话。”

“你让我很有面子,此时我就是很想依偎到你的怀里,表达对你的钦佩,没别的意思。”

“果然吗?”

“嗯。”

田依清这就依偎到了梁风扬的怀里,不管她想要表达的是什么,饱满的胸脯都贴到了梁风扬身上,那种泛着香味的绵软让人陶醉。

梁风扬并没有随便**田依清的身体,只是轻轻搂着她,给她带来了大哥哥的温暖。

晚上。

梁风扬回到了豪宅。

热情似火的俄罗斯女郎叶莲娜走过来,臀部荡漾几下,就扑到了他的怀里。

搂住了叶莲娜的软腰,感觉着她的轮廓,梁风扬微笑说:“怎么忽然这么热情?”

“不习惯了?”

“就算你每天都对我这么热情,好像也没什么,其实你的身份应该得到升级了。”

“从保姆升级为情人?”

“正确。”

梁风扬的微笑很陶醉,可叶莲娜的脸色却清冷起来,一把推开了他,开始用俄罗斯语骂人,叽里咕噜,叶莲娜的嘴唇不停地碰撞,骂起来还没完没了了。

“一看你就是荷尔蒙过剩。”

梁风扬轻快一笑,这就上楼去了。

看着梁风扬的背影,叶莲娜很想给他来一脚飞踹,可她不敢啊。

午夜后。

梁风扬到了郭文达的豪宅门外,施展开锁技能,打开了豪宅大门。

耿凝丝已经睡下了,但郭文达一点睡意都没有,正坐在书房看一本书,是关于厚黑学的一本书。

这本书都快被翻烂了,可郭文达还是看不够啊!

梁风扬已经站到了郭文达的身边,可他还是没有发现,当梁风扬的手拍到了郭文达的肩上,吓得他猛地一机灵,看到是梁风扬,顿时尖叫起来。

梁风扬扇了他一个耳光,郭文达吓得面无血色的脸被打红了。

“梁爷,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不欢迎吗?”

“你这种方式,太吓人了,你是怎么打开房间门的?”

“这个小区很豪华,可这里的门禁对我来说形同虚设,你的防盗门也是国际先进水准,可在我的眼里,也不过就是小孩子的玩具罢了。”

梁风扬坐到了椅子上,叼起一根烟来,都彭打火机朝郭文达递过去:“来,给爷点根烟。”

郭文达的手哆嗦着,接过了都彭打火机,给梁风扬点燃一根烟,陪着笑脸说:“梁爷,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你可是星河公司的总裁,是莫良涵手下的得力干将,你就这么听我的话?”梁风扬的嘴角笑出了一个弧度,狂野的味道开始在郭文达的书房慢慢弥散。

“以后,你就是我的老板。”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郭文达活到今天见过的最强大的人。”

“很好。”

忽地一下,梁风扬的手里多了一把飞刀。

郭文达不知道这把飞刀是怎么到了梁风扬的手里,就好像是从天边飞过来的。

“梁爷,你……”

“放心,我不会要你的命。”

飞刀侧面贴到了郭文达的脸上,给他带来一片泛着杀气的冰凉,这种滋味比零下几十度的冰窟窿更让人窒息。

郭文达被吓傻了。

“吐舌头。”梁风扬说。

郭文达吐舌头。

“瞪眼。”梁风扬说。

郭文达瞪眼。

“趴到地上。”梁风扬说。

郭文达趴倒了地上。

“很好,你可以站起来了。”梁风扬说。

郭文达站起来,规规矩矩站在梁风扬的面前:“梁爷,你这个人很有意思,你的本事更是逆天级的,日后跟着你混,想必能活得很好?”

“是的,如果日后你跟着我混,必然比现在活得好,但有一点很重要。”

“梁爷请指教。”

“你不能被莫良涵给打死了,如果他要了你的命,你连命都没了,就没法跟着我混了。”

“你的意思是,莫良涵会对我下杀手?不会的!”郭文达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很是慌乱。

“也许莫良涵不想对你下杀手,也没想过要灭掉你,可莫良涵的师爷魏轩,已经把你当成眼中钉了,如果魏轩在莫良涵的面前陷害你,莫良涵就非常可能对你下杀手了。”

“有道理。”

想到了魏轩那个人,郭文达也是非常的痛恨。

梁风扬说:“为了你自己的安全,你也应该除掉魏轩才对。”

“我?”

“就是你!”

“我怎么除掉他?”

“自己琢磨,哦,我来了,难道不打算让你的老婆孩子过来见见我?”

梁风扬如此说,就好像郭晨飞是耿凝丝生的,实际上,耿凝丝不过就比郭晨飞打个十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