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407章 让人颤抖的手段

第407章 让人颤抖的手段

“梁爷稍等。”

郭文达到了卧室,看到穿着睡裙的耿凝丝睡的正香,从神情就能看出,耿凝丝的梦境并不轻松。

“凝丝,醒醒。”

郭文达摇晃耿凝丝的身体。

耿凝丝吓醒了,身体蜷缩起来,颤抖说:“不要杀我,真的不要杀我,我以前从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我只是个演戏的!”

“是我。”

“哦,是你,你这个老东西,你吓死我了,我以前对你说过多少次了,我睡着的时候,不要忽然叫醒我!”耿凝丝很愤怒。

“不是我要叫你,是梁风扬。”

“什么?梁风扬!”耿凝丝非常震惊,刚才她就梦到,梁风扬要杀掉她。

“就是他!”

“在哪里?”

“书房,他是开锁进来的,没想到,这个小区的门禁和我们的高端防盗门,都挡不住他。”

“厉害!”

耿凝丝跳下床,这就要冲出去,胳膊却被郭文达拽住了。

“你去哪里?”

“去见梁风扬。”

“你就这么去见他?”

“不可以吗?我身上的睡裙又不是透明的。”

耿凝丝走了出去,郭文达也出来了,一起到了书房。

看到了梁风扬,耿凝丝反倒是没有刚才那么慌乱了,微笑说:“梁爷,你大半夜开锁跑过来,是来杀我的吗?如果你真的很想要我的命,我的命就给你了!”

看着身穿睡裙的耿凝丝对着他挺起了胸脯,梁风扬微笑说:“我梁某人向来都不是乱杀无辜的人,我们之间那点怨恨,不足以让我对你起杀心,更何况,你是华夏国很有实力的女打星,要了你的命,华夏国就少了一个好演员。”

耿凝丝的心里比刚才舒服多了,微笑说:“那你来干什么?”

“聊天。”

“果然很狂野,就连找人聊天的方式都是这么狂野,聊什么?”

“我想见的不只是你,还有郭晨飞呢,等他过来了,我会训话的。”

听到梁风扬说的是训话,耿凝丝笑了,忽然之间很想挠梁风扬痒痒,这个男人,真折磨人。

郭晨飞也过来了。

躺到**时,他的身上甚至连一条小裤都没有,此时却穿上了便装。

“梁爷,欢迎你来我家。”郭晨飞陪着笑脸说。

“嗯。”

“梁爷,你是不是可以训话了?”耿凝丝说。

“好像可以开始了,你们一家三口站成一排,给我保持立正的姿势,竖起耳朵听。”梁风扬很严肃。

郭文达、耿凝丝、郭晨飞在梁风扬的面前站成了一排,都是立正的姿势,都竖起了耳光。

“以后,我就是你们的老板了,听话就能混得好,不听话就去见阎王,训话完毕!”

热烈的掌声响起。

梁风扬在掌声中哈哈笑。

这就走了?

是的,梁风扬训话之后就离开了郭文达的豪宅,可郭文达一家三口的心却还在颤抖。

尤其是耿凝丝,身体颤抖的同时,饱满的胸脯不停地鼓荡,睡裙都跟着飘动起来,就好像刚才梁风扬对着她的身体做了什么,给她带来了强烈刺激。

渐渐的,郭文达的神情精彩起来:“莫良涵不可能斗得过梁风扬的,以后我们就跟着梁风扬混,让莫良涵见鬼去吧!”

自从被莫良涵玩了以后,耿凝丝就痛恨上了莫良涵,此时耿凝丝得到了莫大的安慰。

至于即将成为燕津大学校学生会主席的郭晨飞,对梁风扬的感觉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崇拜!

一段时间后,已经到了十一月份,梁风扬的生意越做越大,身价越来越高,很快就能达到90个亿,距离100个亿也不是很远了。

郭晨飞不在躲避,又回到了燕津大学,并且变成了校学生会主席,而郭晨飞的女朋友方采琳,变成了校学生会副主席。

本以为郭晨飞再次在燕津大学出现就会一脚踹了她,不曾想到,非但继续让她做女朋友,而且比以前对她更好了。

即便校花的位置被田依清取代了,但郭晨飞对她好,方采琳依然觉得很庆幸。

至于星河公司,则是开始面临各种危机,最严重的就是,董事长莫良涵自从被梁风扬气得几次吐血后,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了,目前只能躺在**休息,日渐憔悴。

下午。

莫良涵的别墅,他躺在**,面色苍白,额头的皱纹深了很多,人比前段时间瘦下来快30斤,就连说话都变得很吃力,多说几句话,心率就会时常。

从燕津某著名三甲医院请来的几个专家刚给莫良涵做过诊断,说莫良涵的身体是心力交瘁引发的,只能通过上品补药才能得以好转。

其中有个中医养身专家给莫良涵开了补药,但莫良涵对这个人的水平很不屑,并且想到了银海的杏林女王花采倪。

华夏国中医领域,还有人比花采倪的水平更高吗?显然没有。

看着床边的师爷魏轩,莫良涵的嘴唇哆嗦,用很轻易的声音说:“明天,你就去银海,请杏林女王花采倪过来给我看病。”

“是!”

魏轩心里却犯起了嘀咕,杏林女王是十分高贵的存在,我请她,她就会来吗?更何况,她未必有时间亲自过来。

星河公司的总裁,已经认定梁风扬是唯一老板的郭文达也在旁边,他说:“老板,如果花采倪没时间过来,怎么办?”

“你想气死我吗?”

莫良涵剧烈咳嗽出来,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嗓子里传来了粗重的声音,大口喘息。

魏轩看郭文达很不爽,但他也不得不承认,郭文达说出的这种情况,非常可能发生。

“即便花采倪没时间过来,我也会把你的情况和她说清楚,让她开药给你,老板你吉人自有天相,会好起来的。”

“嗯。”

莫良涵闭上了双眼,对他目前的状态来说,睁着双眼都是体力活儿了。

狂野武馆。

梁风扬正和乔雪辰聊着什么,黑鸭过来了,说是当红

明星南宫香寒来了。

“请她进来。”

梁风扬的双眼放光,显得很激动。

乔雪辰妩媚笑着说:“你啊,早就想搂着南宫香寒的娇躯热烈了吧?”

“你又懂?”

“好懂呢!”

乔雪辰出去了。

南宫香寒进来了,一身宽松的休闲装让她的身体分外丰腴,充满了成熟的质感。

迈着高贵优雅的脚步走到他的面前,南宫香寒的微笑很温润,声音甜美灵动:“风扬,有段时间没见了,你还好吗?”

“你觉得呢?”

“你浑身充满了精气神和力量感,你显然很好啊。”

坐到了梁风扬的身边,用香味将他包围,南宫香寒打开挎包,拿出了一条皮带:“你看,正宗的鳄鱼皮带,送你的。”

梁风扬把皮带接过来,欣赏片刻就能认定,这条鳄鱼皮带至少要十来万一条了,款式和品质他都非常的喜欢。

“你还真行,送我礼物,连个包装都不打,就连皮带盒子都去掉了。”梁风扬拧了拧南宫香寒的美脸蛋,笑着说:“难道在你的心里,我梁某人是个很不讲究的人吗?”

“你是个狂野的男人,所以我就选择狂野的方式送你礼物了,难道这样不好吗?”

“很好,非常好,啪啪的好!”

果然是啪啪的好,梁风扬脱掉了南宫香寒的衣服,把扔扔到了**,翻云覆雨,猛烈荡漾。

南宫香寒的娇躯在舒畅中震颤……

热烈平息了下来,可南宫香寒波澜壮阔的身躯还在起伏,依然沉浸在动感的迷醉中。

抚摸着梁风扬的胸口,南宫香寒微笑说:“上次我们两个在枫叶山热烈,被你身边那个叫田依清的女孩听到了,虽然当时她和我要了签名,但我还是很怕她会鄙视我,哦,她有鄙视我吗?”

“鄙视了。”

“怎么鄙视的?”

“她说,南宫香寒好奔放啊,那么喜欢和你睡!”

“呜呜呜……”

南宫香寒的嘴里发出呜咽的声音,但她的眼泪并没有流出来,因为她此时很愉悦很幸福。

“现在你是星河公司名下的演员,或许不出多久,我就是你的老板了。”

“你?”

“不可以吗?”

“这个世上很多事都是有可能发生的,过段时间你就知道了,也许元旦以前就会有个闪亮的结果。”梁风扬抚摸着南宫香寒的胸脯,笑着说:“但是,刚才我说的话,你不要轻易告诉任何人,如果消息从你这里走漏了出去,我就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真狠,我都被你吓尿了。”

南宫香寒赤条条下了床,朝洗手间走去。

晚上。

郭文达给梁风扬打来了电话,把魏轩明天就会出发去银海找花采倪的事告诉了他。

看来莫良涵已经不行了,所以才着急忙慌让魏轩去请杏林女王。

很有必要在魏轩之前赶到银海,见到花采倪。

梁风扬连夜出发,开着他的奔驰suv上了高速公路。

了解到情况的俄罗斯女郎叶莲娜气得蹦跳起来,用手机对着梁风扬吼叫,你个混蛋,去银海怎么不带上我?

梁风扬的回答是,需要你的时候,自然会叫上你。

清晨。

梁风扬到了银海,闻到了大海的潮味。

把车停到辅路边上,梁风扬拨通了花采倪的号码,此时的花采倪已经起床,正在别墅院落锻炼身体。

看到来电是梁风扬,花采倪的嘴角笑出一个惹火的弧度,接起来微笑说:“伟大的清湖县第一狂,你大清早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呀?”

“我到银海了,有非常重要的事找你。”梁风扬说。

“你过来吧。”

花采倪很吃惊,梁风扬竟然连夜赶到了银海,到底出了什么大事?难道是梁风扬身边的某个人得了重病?

梁风扬开车到了花采倪的海景别墅,见到了一身运动装的花采倪,娇美婀娜,风情万种。

梁风扬的微笑阳光,伸开了双臂,花采倪并没有扑到梁风扬的怀里,双手放入裤兜,修长的双腿弯曲出一个弧度,用迷离的眼神看着他。

“给个面子好不好?”

“你伸开了双臂我就要给你面子吗?难道你脱掉了裤子,也要我给你面子?”

“你妹的,刚见面就想让我修理你?”

梁风扬放下双臂,走过来,对着花采倪的臀拧了一把。

“哦啊,好疼呢,你个混蛋!”花采倪捂着屁股蹦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