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415章 搞笑滑稽赛海浪

第415章 搞笑滑稽赛海浪

一个多小时,梁风扬和谢雨晴你一句我一句,聊的不亦乐乎,谢雨晴时而就说,好佩服你,好崇拜你,你好强大,你好震撼……

谢景鹏的表情很窘迫,心说,都这么长时间了,你们两个还在单独相处中,梁风扬,你也真行啊,难道我叫你姐夫,你就要睡我姐?

姐,如果你疼了,你就叫出来。

姐,如果你爽了,你也叫出来……

谢景鹏的幻想湿润邪恶,如果让谢雨晴看穿了他的幻想,必然一个耳光扇飞他的脑袋。

几天过去。

梁风扬依旧在云水。

一直到现在,金天航都没采取报复行动,就好像他已经偃旗息鼓了。

但这段时间,金天航可没闲着,他和师爷南枫,一直在查梁风扬,已经了解到了梁风扬在燕津创造的很多奇迹。

这条过江龙果然强大无匹,那种彪悍和那种狂野,让人颤栗啊。

南枫建议金天航和梁风扬讲和,可是现在云水市甚至包括银海,都有不少人知道了红日娱乐城被砸,金天航被修理的事。

所以,金天航更想把面子找回来,否则他就混不下去了,抽着雪茄,面色冷冽,金天航愤然说:“讲和以后,就算我们真的可以和梁风扬井水不犯河水,日后也会更加被动,等梁风扬离开云水以后,就会涌现一批敢和我们作对的人。”

“路还是要一步步来走,先讲和,后图谋,你别忘了,红日娱乐城的花魁赛海浪。”

“哦!”

金天航顿时有所顿悟。

所谓的赛海浪,那就是比海浪更要浪,浪高十米不算什么,浪高一百米更汹涌。

红日娱乐城被砸之前,赛海浪一般都呆在五楼,能点赛海浪作陪的人,非富即贵,如果没有身份也没有钞票,赛海浪是不鸟的,单次八千,一夜两万,的确是不便宜。

“金爷,不如现在就把赛海浪叫过来,我们的速度越是快,越是有好处。”

“在我看来,我们的速度越是快,梁风扬得到钱的速度也就越是快,得到好处的是梁风扬,不是我们。”

“目前最重要的是稳住梁风扬,否则他可能把红日娱乐城三层到六层也都给摧毁了,真到了那个时候,金爷你的损失就更惨重了。”南枫说。

金天航被吓到了。

如果梁风扬把整座大楼都给破坏了,那金天航的损失就无法估量了,恐怕整个云水市的人都会笑话他。

“好吧,按照你的意思来,你给赛海浪打电话,让她来我的别墅。”

“是。”

南枫这就拨通了赛海浪的电话。

虽然是出来卖的,但赛海浪的身价高,目前已经有了千万身价,在云水有套200多平米的豪宅,同时她还有一辆很豪华的SUV,除了要被各种各样的男人玩之外,其他方面的生活品质还不错。

她太感谢老妈把她生得如此漂亮了,让她不但可以卖还可以变成花魁,让很多男人为她疯狂,总想领教她的**功夫。

身上的吊带领口很低,没戴杯罩,赛海浪的小半个胸脯都露了出来,很注重保养皮肤的她,看上去细嫩婀娜。

至于那张很漂亮的脸蛋,哪怕是素颜时,也显得风尘气息很重,稍微一笑就是一副卖笑相,能勾住很多男人的魂魄。

红日娱乐城被砸关门,影响了她的财运,赛海浪的心里很不爽,恨不得把那个叫梁风扬的过江龙给一屁股坐死。

以前赛海浪还真是用屁股坐死过人,她猛地坐到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男人身上,那个男人呼喊一声,好爽,然后心脏病发作,死了,之后的事是金天航帮忙摆平的。

“坐死你,坐死你……”

赛海浪红唇翕动着,臀部一次次晃动着荡起。

手机响起,看到来电是南枫,赛海浪红唇翘起,轻叹说:“好你个南枫,红日娱乐城关门了,你给我打电话,难道又想让老娘在闲暇之余免费陪你?你那么持久,一分钱都不给老娘,不乐意陪你睡。”

南枫是金天航的师爷,而且是个很强大的阴谋家,不是赛海浪这么个出来卖的女人能得罪得起的,所以她只能是接了起来,柔声细语说:“南哥,你找我?”

“赛海浪,你来金爷的别墅,他要见你。”

“行。”

赛海浪心说,老娘还真是没有休息的命啊,这才刚歇了几天,就要被你们两个轮了。

以前赛海浪就被金天航和南枫轮过,差点累死她,所以她觉得,今天又要被轮。

换上一套国际品牌的衣服,赛海浪显得稍微有点高贵了,习惯用眼神勾引男人的她,不管什么时候,眼神都有点不正常,初中以上的男孩,都会明白,那种眼神叫勾引。

开着SUV到了金天航的别墅,见到了金天航和南枫,赛海浪妩媚笑着说:“金爷,有什么吩咐?”

“脱了裤子说话。”

“为什么?”

“因为你是花魁。”

“好吧。”

赛海浪的微笑甜美,可心里却很愤怒,难道就因为老娘是出来卖的,就连说几句话都要脱了裤子才行?老娘穿着裤子也能和你们男人说话,因为说话用的是脸上那张嘴。

脱掉裤子,赛海浪修长的美腿露出,线条的确是很曼妙,肌肤细嫩,粉红小裤还带着金色小花,包裹着她的生财之处。

抚摸着赛海浪的大腿,金天航朝南枫看去:“你也一起摸,不要浪费资源。”

“好。”

看到金天航摸的是右腿,南枫开始摸赛海浪的左腿。

忽地一下,金天航的手朝赛海浪的某处摸去,而南枫也朝赛海浪的某处摸去。

于是南枫的手按到了金天航的手上,嘿嘿笑着说:“金爷,我们两个不谋而合。”

金天航却苦笑起来,把手移开了,盯着赛海浪的脸:“下午你和南枫一起去见梁风扬,你的表现好点,给你20万,哦,提前给你10万,之后再给你10万。”

“多谢金爷抬举。”

一笔就能赚20万,让赛海浪很愉快。

她打算赚够三千万就上岸,目前还差两千万。

“穿好裤子。”

“好。”

赛海浪穿上了裤子,庆幸自己没有被金天航和南枫给轮了。

下午。

南枫带着赛海浪来到了午夜电波迪厅,只是他们两个人,身边甚至连个保镖都没有。

见到了梁风扬和谢雨晴,南枫的脸色从容,可心里却很愤怒,心说,谢雨晴,没想到啊,你居然和梁风扬这个猛人搅和到一起了,金爷想把你弄到手,想吃了你的午夜电波迪厅,更有难度了啊。

“你就是金天航的师爷南枫了?”

“梁爷,是我。”

“她是谁?”

“赛海浪。”

“哈哈哈……”

梁风扬狂野大笑起来。

赛海浪被这种以前还从没有听到过的狂野笑声吓到了,刚才还很红润的脸变得一片苍白。

“赛海浪,很不错,想必你特别浪了?”

“我浪我快乐。”

“好好好。”

梁风扬连连点头:“来吧,到那边的房间聊。”

房间。

坐到沙发上,梁风扬叼起一根烟来,用都彭打火机点燃,眼神显得迷离,轻笑说:“金天航让你们过来,目的是什么?”

“给梁爷钞票,给梁爷美女。”

“给多少钱?”

“三百万!”

“我呸!”

梁风扬一口唾沫吐到了南枫的脸上,南枫无比尴尬,还没来得及擦掉脸上的唾沫,梁风扬就一拳轰到了他的脸上,鼻血喷出,南枫飞摔到了地上。

赛海浪吓得站起身,后退几步,修长的双腿不停地颤抖。

“梁爷,你嫌少了?”南枫说。

“这也太少了,才三百万,少了两千万,我分分钟送金天航上西天,别以为这里是云水,我就弄不死他。”梁风扬说。

“那好,我和金爷沟通一下。”

翻滚在地上的南枫,拨通了金天航的手机,把梁风扬的意思告诉了他。

开口就是两千万!

特码的,这个梁风扬,胃口真不是一般的大。

如果不答应,非但不能把铁风带回来,就连南枫自己都危险了。

南枫同意。

半个小时后,就把两千万打入了梁风扬提供的账户。

南枫终于松了一口气,既然梁风扬得到了两千万,那么之后的事就好聊了。

“梁爷,你把铁风弄到哪里去了?”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梁爷,看你说的,铁风是金爷的人,而我这次过来,除了给梁爷送钞票和美女,也要把铁风带走的。”

“再给三千万。”

“什么!”

南枫顿时吼叫起来。

嘭……

梁风扬出拳轰到了南枫的胸口,南枫再次被打飞起来,摔到了三米外。

“我全力一拳,能把你打飞出去二十米,全力一脚,能把你踢飞出去三十米,刚才那一拳已经给你留情了,别给脸不要脸。”

南枫已经吐血。

很显然,吐血比刚才鼻子流血更加严重,南枫清晰感觉到,自己受了严重的内伤。

梁风扬的狠辣和目中无人,让南枫恐慌到了极点,梁风扬不当他是人物,那就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

梁风扬貌似看穿了南枫的心思,微笑说:“是啊,南枫,你和金天航,在我的眼里,都没什么面子可言,也许你又想问为什么了,看在你已经吐血的情分上,就不让你浪费口舌了,我直接告诉你,因为我是清湖县第一狂,你们和我不是一个级别的!”

“梁爷,佩服。”

南枫的声音微弱起来,看那神情,又想吐血,一口血涌到嗓子眼,又被他咽了下去。

再次拨通了金天航的手机,南枫把梁风扬的意思告诉了他。

金天航脸色大变。

刚才开出的两千万,就已经算是狮子大开口了,现在又要三千万,梁风扬到底想干什么?

如果不给,非但无法带回铁风,南枫估计也彻底完蛋了,至于赛海浪,死就死了。

金天航再次同意了,他也是有了吐血的冲动。

半个多小时后,金天航再次给梁风扬的账户打了三千万,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梁风扬就进账五千万,这种来钱的速度,让谢雨晴非常震撼。

“梁爷,我是不是可以带铁风走了?”

“好啊,你带她走吧。”梁风扬手指了指赛海浪。

“她是赛海浪,不是铁风。”

“铁风也不过就是个名号,从现在开始,我给赛海浪改了名号,她就叫铁风,你带她滚蛋吧。”

“梁风扬,你出尔反尔!”

南枫的话音刚落,梁风扬的手里就多了一把飞刀,下一刻,飞刀刺入了南枫的喉咙。

飞刀封喉,南枫一命呜呼。

“啊……”

赛海浪吓得惨叫起来,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长发似乎要竖起来。

谢雨晴也非常震惊,没想到梁风扬在得到两笔钱合计五千万后,竟然是用飞刀杀掉了南枫。

“你不该杀他的。”

“留下他的命,让他和金天航合谋算计我们?南枫已经对我动了杀心,我当然要提前杀了他。”“也许……,也许你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