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435章 梁风扬大战庄梧桐

第435章 梁风扬大战庄梧桐

奔驰suv在路上飞驰,田依清想去郊外枫叶山,这个时节,枫叶都已经凋零,但枫叶山依然有着别样吸引人的风景。

阴天,云层很厚,没有风,随时都会下雪。

奔驰suv停到了枫叶山脚下,梁风扬和田依清一起下了车,雪花飘落,越**漫。

田依清伸过手来,梁风扬就当没看到,歪着脑袋看天,就好像在和飘飞的雪花对话。

田依清的红唇嘟起,很委屈,伸出的手又放下了,娇美脸蛋的潮红却越来越浓郁,那种粉嫩快要滴水。

开始爬山。

田依清再次把手伸出来,如果还是不去拉田依清的手,恐怕她就要发飙了。

梁风扬拉住了她的手,那片柔软细腻让他很惬意,娇美婀娜,热情似火的田依清,浑身都是宝啊。

只爬了不到二十分钟,梁风扬和田依清就坐下来,雪下的比刚才更大了,大片的雪花在周身飞舞,就好像整座枫叶山都在天上。

“屁股凉。”

“坐到我的腿上,你的屁股就不凉了。”

“如果我坐到了你的腿上,你的屁股就更凉了。”

“我不怕凉。”

“好呀。”

田依清这就坐到了梁风扬的腿上,感觉到了梁风扬的阳刚,田依清怦然心动。

“我妈和老田,他们两个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怎么说。”

“现在他们两个经常一起睡觉,我妈一点避讳我的意思都没有了,复婚的节奏啊。”

“那就让他们复婚吧,这样你就有一个完整的家了,你过去失去的东西,你的父亲老田都会弥补给你的。”

“但愿吧,反正我比以前更幸福了。”

田依清心说,我的幸福,大部分都来自于你,如果你是我的男朋友该多好啊。

一直到现在,田依清并没怎么想过做梁风扬的情人,却一直幻想,如果梁风扬是她的男朋友,她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也许她会很奔放,也许她会很狂野,也许她会忘乎所以的欢叫,我的男朋友是清湖县第一狂。

“我还是有点冷。”田依清进一步暗示梁风扬。

“哪里冷?”

“上身。”

“给你温暖。”

梁风扬的手顺着绵软的小腹伸进去,抚摸到高耸的胸脯。

田依清的喘息很急促,雪花飞舞,她却一点冷的感觉都没有了,有种燥热侵袭她的身体。

雪在下,暧昧在延续。

漫天雪花飞飞扬扬,梁风扬和田依清紧紧拥抱,在飞舞的雪花中热吻。

痴狂的吻让田依清忘却一切,有的只是青春的甜蜜。

热吻后,梁风扬抚摸田依清的长发,拨下去大片的雪花,他笑着说:“没想到啊,今天的雪下得这么大,我们回去吧?”

“好。”

梁风扬把田依清送到燕津大学,然后就开车到了狂野武馆。

二馆主乔雪辰正站在大门外欣赏雪景,丝毫不介意纷纷飘落的雪花将她包围。

乔雪辰本来就是个冰山美女,除了在梁风扬的面前火热之外,给大部分人的感觉就是一尊冰山。

在雪花的烘托下,冰山美女的魅力无限放大,让梁风扬欣赏到了非同一般的美丽,快乐在内心世界疯狂延伸。

搂住了乔雪辰的软腰,一起走进了狂野武馆,到了馆主的房间,梁风扬撕扯掉了乔雪辰的衣物,闯入了她的身体。

翻云覆雨的节奏只能用剧烈才形容,也许是梁风扬太猛了,乔雪辰的欢叫声疯狂至极。

梁风扬和乔雪辰、黑鸭一起吃过晚饭,这才开车离开,本来想回家去的,可半路上却接到了唐丹青打来的电话,到了唐家别墅。

唐家人的表情都很凝重,就好像出了那种天塌下来的大事。

梁风扬疑惑说:“是不是唐氏的生意受到了挫折,我需要灭掉谁,你们尽管开口,前提是,对方必须是恶人。”

唐丹青笑了:“唐氏的生意蒸蒸日上,上坡路还能走上几年的,可是,庄梧桐却开始行动了,他给我写了一首情诗,取名丹青如玉。”

梁风扬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邪魅王子庄梧桐,竟然给他的准女友写了情诗,欠骟的玩意!

忽地一下,梁风扬的手里多了一把飞刀,恨不得飞刀立刻就朝邪魅王子的阳刚部位飞过去,飞过去了,庄梧桐以后就再也不会想女人了,就连说话都会变成娘娘腔,再搭配上兰花指就棒极了。

“收起你的飞刀。”唐天路发话了。

忽地一下,飞刀从梁风扬的手里消失。

多次见识过梁风扬飞刀的神奇,可唐家人还是又被震撼到了。

梁风扬的飞刀,可谓是杀人利器啊,很多时候,比枪械来得更突然。

庄梧桐送给唐丹青的情诗,是用钢笔写在檀木片上的,檀木片散发出了一种迷香,显然是提前用香料浸泡过的,容易让人沉迷。

标题为丹青如玉的情诗,洋洋洒洒上千字,字体俊美硬朗,内容含情脉脉,可谓是妙语连珠,颇有文采。

看过之后,梁风扬的嘴角抽搐两下,手指头弹了一下,檀木片四分五裂。

看到梁风扬毁了庄梧桐写的情诗,唐丹青的微笑愉快妩媚:“风扬,如果让你也给我写首情诗,你能写多少字。”

“十个字。”

“哪十个字?”

“我爱你,我很想和你睡觉。”

果然是十个字,很直白很真诚很狂野。

唐丹青依偎到了梁风扬的怀里,妩媚笑着说:“比起庄梧桐那洋洋洒洒上千字,我更喜欢你的那十个字。”

唐天路和魏茵的第435章梁风扬大战庄梧桐

表情窘迫,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宝贝女儿就已经和梁风扬一同狂野起来了。

当梁风扬和唐丹青的嘴唇刚贴到一起,唐天路就咳嗽一声,低沉说:“你们两个先别急着亲密,梁风扬,我问你,你打算怎么处理庄梧桐这个邪魅王子。”

“让他的邪魅停摆。”

梁风扬干净利索。

唐天路迟疑片刻说:“我看还是不要弄死他,打成重伤,然后通知银海公孙家为好,也算是我们给了银海公孙家几分面子。”

“唐叔,身为燕津唐氏掌门人,你没有惧怕银海公孙家的道理。”

“这不是惧怕,而是留一条合作的后路,假如鱼死网破和银海公孙家拼个你死我活,对谁都没有好处,严重不符合商人的利益原则。”

“那就按照你说的来。”

梁风扬当然明白,唐天路的说法很有道理,只是他非常想把庄梧桐的命给要了。

当着梁风扬的面,唐丹青给庄梧桐发了一条短消息——明天上午十点,我在枫叶山等你。

看到这条消息,庄梧桐瞬间就从**弹起,怪笑中,身体几个旋转,然后又躺到了**,还是刚才的姿势。

从庄梧桐在**玩出的特技就能看出来,他的功夫非常高,也是外劲和内劲都很强大的巅峰级高手啊。

梁风扬和庄梧桐的枫叶山之战,必然会异常激烈。

这个晚上梁风扬就住在唐家别墅,但他并没有和唐丹青睡在一个房间。

玉面狐狸樊香菱本以为这个晚上梁风扬会回来,没等来他,樊香菱很落寞,开始了扪心自问,难道自己已经爱上了狂野青年梁风扬?

唐丹青和庄梧桐约好的见面时间是上午十点,梁风扬和唐丹青提前一个小时就到了枫叶山,随同一起来的还是唐天路、魏茵、鲁剑棠、花蝶。

昨天的一场大雪给枫叶山披上了雪白的盛装,山体起伏的线条一片白茫茫,就好像是巨大美人的身体。

梁风扬等人欣赏美景的同时也在观察周围的动向,不排除庄梧桐识破这是个骗局后会施展花招。

快到十点了,枫叶山脚下,只可以看到唐丹青一个人,梁风扬等人都隐藏起来。

庄梧桐到了。

他的坐骑在银海公孙家,他在燕津没车,打车到附近路上,一路狂奔朝枫叶山进发。

庄梧桐在飞奔,他的嘴角带着邪魅的微笑,那种邪魅和周围的雪景融为一体,他认为,昨天的那场大雪就是为他下的。

奔跑到唐丹青的面前,庄梧桐快要控制不住浓烈的**,喊了一声丹青,这就要把唐丹青搂到怀里。

前方的一片雪地忽而炸开了,梁风扬竟然是从雪地里飞了出来,呼哈一声大叫,扫腿踢到了庄梧桐的脸部。

嘭的一声巨响,庄梧桐被踢飞出去十多米,翻滚到了雪地上。

这一腿太猛了,惊呆了唐天路、魏茵、鲁剑棠和花蝶,他们甚至怀疑,庄梧桐已经被突如其来的扫腿给踢死了。

庄梧桐血流满面,鼻子被踢歪了,但鼻梁骨没有断裂,虽然地面上有厚厚的雪,可他被踢飞出去十多米远,还是被摔得够呛。

爬起身,庄梧桐吼叫一声,梁风扬,老子要跟你决斗,前冲时,庄梧桐的面色从邪魅变得狰狞,扫腿呼啸踢来,梁风扬仰身避开。

庄梧桐的扫腿再次踢来,梁风扬的扫腿也踢了出去,双腿撞击的瞬间,梁风扬和庄梧桐同时出拳,梁风扬的速度约莫是每秒钟九拳到十拳,庄梧桐的速度约莫是每秒钟七拳到八拳。

至于力量方面,梁风扬轰出来的重拳,外劲与内劲一起爆发,甚至可以超过三千斤,而庄梧桐轰出来的重拳,力量在两千斤左右,差距显而易见。

十余秒的快拳对决,庄梧桐的双手鲜血淋漓,梁风扬的双手也是一定程度受伤,当两个人的身体弹开时,又是激烈的鞭腿和扫腿。

三分钟打下来,梁风扬占据上风,却还是没能把庄梧桐拿下,可见公孙家第一高手,邪魅王子庄梧桐,战斗力无比的彪悍。

如果失去了庄梧桐,恐怕公孙南俊会痛苦到吐血的。

梁风扬和庄梧桐同时腾跃而起,同时出腿飞踹,双脚接触的时间,庄梧桐闷叫一声,身体朝后飞去,梁风扬的身体也朝后飞去。

当梁风扬的身体落地,双腿在雪地上滑动时,庄梧桐却横将摔到了雪地上,身体在雪地上连续打了二十多个滚,这才算停下。

庄梧桐不动了,看样子是昏迷了。

而梁风扬,依然可以露出狂野的微笑。

观战的所有人一起在白雪覆盖的天地里唱起了《狂野之歌》——一二三,幽境湖;一二三,青龙山;一二三,老子是清湖第一狂……

当庄梧桐从昏迷中醒来,就已经到了唐家别墅的地下室房间。

刚才就好像做了个很长的梦,甚至梦到了阎王老子和黑白无常,阎王老子用耳光扇了他,黑白无常用脚踹了他。

到了阴曹地府,他就像个受气的孩子,那里一点都不欢迎他,所以他又回来了。

回想起了和清湖县第一狂梁风扬的枫叶山之战,庄梧桐痛哭起来,脸部本来凝固的血迹被泪水冲洗,化作红色水流,顺着他的脸孔流淌。

“我输了,我竟然真不是梁风扬的对手,想我邪魅王子,竟然败给了清湖县第一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