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491章 一起奇葩

第491章 一起奇葩

梁风扬站到了花采倪的身边,笑眯眯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然后拧了她的脸一把:“你的这张脸,怎么就越看越好看呢?”

“少来,如果你还想呆在这个房间,就给我老实点,不许动手动脚,不许影响我工作,否则你就滚。”花采倪很来脾气。

梁风扬丝毫没放在心上,又拧了花采倪的脸一把,气得花采倪尖叫起来,扑过来要和梁风扬拼命,可她饱满的胸脯却软到了梁风扬。

当梁风扬的手机响起时,花采倪正在咬他的胳膊,咬住就不松口了。

但这并不影响梁风扬接电话:“你找谁?”

“梁老板,我是三叉帮的陆元,赖爷让我见你,坐下来好好聊聊。”

“哎吆,是陆二爷啊。”

“不敢当。”

“我在杏林堂,你过来吧。”

“好,其他书友正在看:。”

陆二爷出发了。

梁风扬坐到了沙发上,嘴角露出了轻笑。

花采倪坐到了他的身边,看着他胳膊上的几个牙印,微笑说:“疼吗?”

“不疼。”

“不疼呀?那我岂不是很没有成就感,看来,修理你,还得靠丹药。”

听到花采倪如此说,梁风扬顿时想到了以前花采倪用丹药修理他的情景,那种强烈的疼痛真不好受。

“你以为你给我丹药,我就会喝?”

“有的时候,你看到的不是丹药,而是一杯水,或者是一道菜。”

“你还想给我下毒?我们可是好朋友,如果你给我下了毒,那你就是这个世上最奇葩的女人。”

“你本来就是个奇葩的男人,所以在你的面前,我就很有必要做个奇葩女人了。”

“……”

梁风扬无语了,片刻后吻上了花采倪的双唇。

热吻后,花采倪的脸蛋袖润起来,依偎在梁风扬的怀里,显得很陶醉。

“做你的女人,应该很爽吧?”

“你这么问,我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你了,不如你自己来体验。”

“目前我还不想体验。”

花采倪白了梁风扬一眼,离开了他的怀抱,又坐到了真皮椅上。

三叉帮的陆二爷来了。

看到他是一个人来的,梁风扬笑着说:“三叉帮的陆二爷,果然是个有胆量的人,看来我以前听到的传言不虚。”

“梁老板,难道你以前就听说过我了?”

“何止是听说过,简直就是如雷贯耳,我几次听人说过,三叉帮最仗义最有头脑的人,不是赖武坤,而是你陆二爷。”

梁风扬说出来的话,就像是洪流在陆元的身体里横冲直撞,陆元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这种强大的惬意了。

而梁风扬之所以这么说,无非就是想让陆元惬意,而陆元到底是不是一个很仗义很有头脑的人,梁风扬以前也没怎么听说过。

无非就是杏林女王花采倪对梁风扬说过一些有关陆元的情况,让梁风扬觉得,陆元这个人,还是很有利用价值的。

值得利用的,是陆元在三叉帮的威望,而不是陆元真正的人品。

“其实我已经对赖爷说过了,认为他找你手下的剧组收保护费,很欠考虑。我对赖爷说,清湖县第一狂梁风扬很不好惹,而且还是燕津唐家的准女婿,我们只可以和梁风扬做朋友,不可以做敌人,可赖爷没听我的意见,这才有了之后的事。”

陆元说出来的话虽然有添油加醋的嫌疑,但也基本吻合他的原话。

陆元之所以在梁风扬的面前抱怨赖武坤,是复杂的心情导致的,而不是说他就是很想当着梁风扬的面抹黑赖武坤。

对此,梁风扬也是很清楚的,他知道,目前陆元,一点背叛赖武坤的意思都没有。

“身为三叉帮的老大,赖武坤这个狗东西的水平和你比起来,差得很远,其他书友正在看:。”梁风扬说。

陆元的老脸都有点袖了,不知道是该兴奋还是该恐慌,片刻后露出了很不自然的微笑。

陆元其实很想谦虚的说,其实他的水平和赖武坤比起来还是很有差距的,可又担心在梁风扬的面前吹捧赖武坤,会让梁风扬不爽,然后修理他。

所以陆元话到嘴边,又咽到了肚子里。

梁风扬的微笑越发狂野,大手落到了陆元的肩上,稍微用力,就疼得陆元呲牙咧嘴叫起来。

“怎么?陆二爷,你就这点出息?我肯定了你几句,就吓坏你了?”

“多谢梁老板的肯定,能得到梁老板的赏识,我陆元很荣幸。”

“很好,总之我对你还是很满意的,说吧,赖武坤答应给我的五千万还没到账,就让你提前过来了,赖武坤什么意思?”

“赖爷让我过来,传达的肯定是友好的信息,我已经劝过赖爷了,让他和你交朋友。”陆元陪着笑脸说。

梁风扬冷笑一声,轻皱眉头盯着陆元的脸看了一会儿,放慢了语速说:“如果陆二爷你想和我梁某人交朋友,我很有兴致,至于赖武坤那个狗东西,就算了吧!”

陆元听明白了,梁风扬一点和赖武坤交朋友的想法都没有,即便交锋暂且平息下来,日后也还会有交锋的时候。

如果自己一直站在赖武坤的一面,那么日后不免又和梁风扬变成了敌人,闹不好会死在梁风扬的手里。

“梁老板,以前,在我陆元的心里,没有英雄人物,但是认识了你,我陆元的心里有了英雄人物,你是我陆元心里唯一的英雄。”

“既然如此,你就当我是你的老板吧,回去以后,给我好好监视赖武坤,他那边有什么动静,记得通知我,等赖武坤灭亡了,你就是三叉帮的第49章一起奇葩

老大,银海的港口码头,随便你混。”梁风扬说。

“是,老板!”

陆元终于当梁风扬是他的老板了。

如果赖武坤知道,让陆元提前过来找梁风扬会是这个结果,他恐怕宁可杀掉陆元,也不会让陆元来见梁风扬。

陆元离开了。

开车在路上,陆元的心情无比复杂,从此刻开始,他的老大就变了,从赖武坤变成了梁风扬。

人生无常,本来以前没有考虑过的事,现在却开始面对了。

赖武坤的别墅。

看到陆元,赖武坤急声说:“你和梁风扬聊得怎么样?”

“还好。”

“怎么个意思?”

“梁风扬说,只要和平相处,慢慢就是朋友了。”

“他的意思不就是说,现在还不算朋友,日后可能变成朋友?”

“梁风扬基本就是这个意思。”

“他妈的,这个清湖县第一狂,他还真傲。”

赖武坤的脸色冷冽,恨不得手撕了梁风扬,可惜的是,他没那个能力,。

“你信不信,梁风扬一定会死在我的手里?你信不信我日后能变成银海首富甚至是华夏国首富?”

赖武坤多次在陆元的面前表现过他的野心,而这次,悲催中的赖武坤,更是把他的野心表现得淋漓尽致。

从事不同的行业,创造财富的潜力截然不同,就赖武坤平时做的生意,虽然算大生意,但财富提升速度注定他一辈子都休想变成银海首富,至于华夏国首富,更加没戏。

而梁风扬的准岳父唐天路,早就是燕津首富了,或许未来有希望成为华夏国首富。

而梁风扬用狂野开路,或许日后的财富,会超过唐家,变成华夏国首富,甚至可以在世界财富榜上占据非常显赫的位置。

晚上。

梁风扬和美女导演向海棠一起到了海边。

单独和梁风扬来到海边,和在海边拍戏的感觉完全不同。

踩在沙滩上,向海棠的脚步**,嘴角的微笑浓郁,正在体验梁风扬带给她的幸福。

向海棠很主动地挎住了梁风扬的胳膊,柔软的身体贴过来,迈起脚步时,臀部就会触碰到梁风扬的身体。

梁风扬对着向海棠的屁股拍了一把,疼得向海棠蹦跳起来,嗔怒说:“你个混蛋,疼我了,知道不?”

“当然知道,你,就是要让你疼,否则我你岂不是没有意义了吗?”梁风扬说。

“有的时候啊,你真的好坏。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很想让你抱起我来,在海滩上奔跑。”

“这有何难?”

梁风扬抱起了向海棠丰腴的身体,在海滩上奔跑起来。

伴随着梁风扬奔跑的脚步,向海棠的整个身体都鼓荡起来……

海景别墅。

花采倪在书房看书,她很郁闷,因为此时梁风扬在陪着向海棠,而不是在陪着她。

花采倪甚至认为,这个晚上,梁风扬会和向海棠在海边做热烈的事,可是,连唐丹青都不吃醋,她又有什么吃醋的道理?

不断地给自己宽心,可花采倪的心里还是很不舒服,忍不住沉吟了一声,上半身都匍匐到了书桌上,歪着脑袋看着莫名的方向,眼神越发的迷离。

一直到午夜,梁风扬和向海棠还在海边,梁风扬坐到了沙滩上,向海棠坐到了梁风扬的腿上,梁风扬的手已经顺着小腹,抚摸到了向海棠的胸脯,富有弹性的绵软,手感好到了极点。

“我又不是你的女人,你就好意思摸我的胸?”

“既然你好意思坐到我的腿上,我就好意思摸你的胸。”

“那我不在你的腿上坐着了。”

向海棠嘴上如此说,可屁股却舍不得挪开,不管是坐在梁风扬的腿上,还是梁风扬抚摸她,都让她很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