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高手

第562章 猛烈变幻的风云

第562章 猛烈变幻的风云

耿拓坐到了梁风扬的身边,显然没有立刻离开的意思。

“有什么事,不妨直说。”

“是黑蛇老板让我来见你的,我之所以一个人过来,表达的就是诚意。”

“黑蛇想让你和我聊什么?”

“陶家的陶山强,的确是黑蛇老板让人暗杀掉的。”耿拓说。

“黑蛇让你过来,就是告诉我这个?”

“是的,既然是朋友了,那就要坦诚,黑蛇老板的意思是,你和陶家交朋友,不如和他交朋友。”耿拓说:“梁老板,如果你和黑蛇老板联合起来,在燕津,足可以藐视一切了。”

真是很荒唐。

损失惨重的黑蛇,都快被刺激成傻子了,否则又怎么会有如此天花乱坠的想法?

“暗杀陶山强的那个狙击手呢?”

“走了。”

“去了哪里?”

“银海!”

听到银海两个字,梁风扬的心猛地颤了一下,一直以来盘旋在他的心头的那种直觉,终于得到了印证。

“那个狙击手是银海公孙家的人,黑蛇背后的人,是公孙大少爷公孙满楼?”

“梁老板,你果然是个高人,你刚才说的正是事实。”耿拓说。

“哈哈哈……”

梁风扬发出了狂野的大笑。

耿拓在这种狂野的笑声中震颤起来,就犹如他的身体随时都会散架,变得支离破碎。

耿拓最怕的就是,大笑后,梁风扬就会拧断他的脖颈,因为梁风扬要想杀他,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

在梁风扬的面前,耿拓的确是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就连他随身携带的枪,都变成了摆设。

但是,狂笑后,梁风扬并没有要了耿拓的命,只是拍了拍他的肩头。

“你不用害怕,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叫黑蛇过来。”

“梁老板,有什么话,你可以对我说,就不用叫黑蛇老板过来了吧?”

“黑蛇的架子那么大,又怎么能交朋友?”梁风扬脸色阴沉下来。

“哦。”

耿拓开始琢磨,梁风扬叫黑蛇过来,到底想干什么?

梁风扬是想和黑蛇喝酒畅谈,还是想在这个夜里杀掉黑蛇?

梁风扬没有去看耿拓的脸,但他却能感觉到耿拓激烈的心理活动。

如果不给耿拓吃一颗定心丸,恐怕他是不会轻易叫黑蛇过来的。

“如果我想杀黑蛇,有的是机会,不用专门把他叫到我的武馆。”梁风扬说。

“梁老板,我这就给黑蛇老板打电话。”

耿拓认为,梁风扬刚才的话很有道理,或许梁风扬叫黑蛇过来,并不是想对黑蛇下杀手。

此时的黑蛇正在他的别墅,心情糟糕到了极点,只有女人才能让他的心情稍微好点,所以他的怀里正搂着一个**的女人,而这个女人的身上,也就剩下一条小裤了。

当黑蛇正要脱掉这个辣妹的小裤时,忽而接到了耿拓的电话。

当黑蛇的手移开,辣妹显得很不尽兴,抱怨了一句,就自己脱掉了小裤,让她的身体一览无余。

黑蛇怒了:“你他妈把小裤穿上,我要亲手脱掉你的小裤,否则老子杀了你!”

辣妹吓坏了,赶紧又把小裤给穿上了,战战兢兢等待黑蛇通话完毕。

“老耿,你和梁老板聊得怎么样?”

“很尽兴,该告诉梁老板的,我都说了,梁老板很想见到你。”

“现在?”

“是的。”

“我马上到。”

黑蛇看向了辣妹的脸:“穿上你的裙子。”

“黑蛇老板,你不是要亲手脱掉我的小裤吗?为什么要让我穿上裙子?难道你想从头再来?”

“我要带你去个地方,如果你的表现很好,我奖励你五十万。”

“骗人。”

“这就给你五十万。”

黑蛇立刻用手机给辣妹转账五十万,冷笑说:“我是燕津鼎鼎大名的黑蛇,我怎么会骗你?”

这个晚上的收获简直是太大了,竟然得到了五十万,为此,她愿意去做一切可以用身体来完成的动作。

黑蛇带着辣妹出发了,当然了,忘不了带了几个高手。

在和梁风扬的交锋中,黑蛇的损失已经很惨重,伤了上百个手下,但目前他的手下还是有高手存在的。

两辆车停到了狂野武馆大门外,梁风扬和乔雪辰、黑鸭、耿拓已经在外面站着。

下车后,看到耿拓安然无恙,身上甚至连一点受伤的痕迹都没有,黑蛇更加放心了。

迈着很霸气的脚步走过来,黑蛇微笑说:“梁老板,久仰。”

“我们两个也算玩了一段时间,你感觉如何?”

“梁老板,你的手段够高够狠。”

“进来吧。”

梁风扬在乔雪辰和黑鸭的陪同下朝里走,耿拓已经走到了黑蛇的身边。

一起到了馆主的房间。

梁风扬和黑蛇坐到了沙发上,乔雪辰和黑鸭站在梁风扬的身边,耿拓和几个高手站在黑蛇的身边。

陪在黑蛇身边的辣妹,已经开始对着梁风扬抛媚眼,得到了黑蛇的五十万,她要好好表现的。

黑蛇微笑说:“听闻梁老板很喜欢美女?”

“这个世上,恐怕没有哪个男人不喜欢美女。”梁风扬说。

“你看我身边这个女人怎么样?”

“很一般。”

“梁老板,她的**功夫可是顶级的,能让男人飘飘欲仙,我是专门带过来给你玩的。”

“没兴趣。”

梁风扬的确看不上黑蛇身边的女人。

黑蛇很苦闷,那五十万算是白给了,而他即将付出的代价,会惨重到让他自己都不敢第562章猛烈变幻的风云

相信。

有人沏茶端了过来。

梁风扬微笑说:“茶里不会有毒,尽管喝。”

可黑蛇还是不太敢喝。

梁风扬有点不耐烦了,端起一杯茶,泼到了黑蛇的脸上。

茶水顺着黑蛇的脸孔流下,让他显得无比狼狈。

黑蛇身边有个高手怒了,右手已经做出了掏枪的动作,下一刻,这人的脖颈就多了一把飞刀,轰然倒地。

“梁风扬,你敢杀我的人!”黑蛇咆哮起来。

下一刻,梁风扬的拳头轰到了黑蛇的脸上,黑蛇的鼻子立刻从脸上消失,身体飞出去数米,撞击到墙壁上又翻滚到了地上,不能动弹了。

混战开始。

黑蛇带过来的几个高手,远远不是乔雪辰和黑鸭的对手。

梁风扬只管喝茶开戏,不出两分钟,黑蛇带过来的高手就都倒下了。

耿拓没被冲击到,可他已经吓尿了,双腿无法站立,瘫软到地上。

为什么会是这样?

耿拓颤音说:“梁老板,你不是……,你不是说不会对黑蛇动手吗?”

“我是说过,可我刚才又改变主意了,因为黑蛇很可恶。”梁风扬说。

耿拓已然明白,梁风扬并不是见到黑蛇以后才改变了注意,梁风扬叫黑蛇过来,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杀掉黑蛇。

黑蛇死后,他还能活吗?

耿拓不想死,爬过来就要跪在梁风扬的面前,却是被梁风扬一脚踹飞了出去。

耿拓不是功夫高手,抗击打能力不能和黑蛇比,吃了这一脚,飞摔出去,大口吐血,片刻后就咽了气。

乔雪辰和黑鸭都很吃惊,本以为梁风扬会留下耿拓,弄死黑蛇。

没想到的是,耿拓先黑蛇一步走了。

鼻子被梁风扬一拳轰没的黑蛇,受伤程度惨不忍睹,但黑蛇毕竟还活着呢。

黑蛇带过来的那些手下,受伤都不轻,都被黑鸭用车拉着扔到了几公里外的路边。

黑蛇被关到了狂野武馆的地下室。

乔雪辰说:“黑蛇受伤这么重,随时都会玩完,如果你的本意不想让黑蛇死,最好是把她拉到医院。”

“只要他能撑到章亦姗和陶咏文过来就可以了。”

梁风扬这就拨通了章亦姗的电话,让她和陶咏文来狂野武馆。

乔雪辰明白了,梁风扬没想着让黑蛇活下去,无非是要给章亦姗和陶咏文留个亲手报仇的机会。

章亦姗和陶咏文到了,在狂野武馆的地下室见到了躺在地上的黑蛇。

没看到黑蛇的鼻子,只是看到,黑蛇那张脸,恐怖得不像是人脸。

陶咏文疑惑说:“他已经死了?”

“虽然他一动不动,但他还没有死,你们如果要亲手报仇,动作就快点。”梁风扬说。

陶咏文嗷的一声叫,冲了过去,对着黑蛇狠踹了起来,几十脚落到了黑蛇的身上,黑蛇死战了。

砰砰砰……

章亦姗又对黑蛇打了机枪,其中有两颗子弹,彻底打烂了黑蛇的脸。

“山强,我和儿子给你报仇了!”

章亦姗痛哭起来。

陶咏文也流了眼泪。

离开地下室,到了狂野武馆的馆主房间,章亦姗和陶咏文的心根本无法平静。

梁风扬说:“接下来铲除黑蛇保安公司,就是你们陶家的事了,黑蛇和耿拓都被灭了,再去铲除黑蛇保安公司就容易多了。”

“梁风扬,谢谢你!我现在终于相信了,你是燕津第一高手。”章亦姗说。

“来自你这个老女人的佩服,让我很高兴。”梁风扬说。

章亦姗白了梁风扬一眼,娇声道:“虽然我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但我也很风韵啊,从我的身上依然可以找到美丽和高贵。”

“……”

梁风扬简直无语了,章亦姗好像在勾引他。

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勾引他,不管招数多么猛烈,他也不会上钩的。

陶咏文也很是愕然,心说,老妈,你在梁风扬的面前,是不是有点太**了?

可就算给陶咏文三个胆子,他也不敢在母亲的面前说出**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