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剑仙大人

第十三章 李果的心,莫愁之惑。

莫愁的强大毋庸置疑,一声“出鞘”那简直就是万里起云烟。可偏偏她还真的就只是个小姑娘心姓,看到可乐会兴奋、玩贪吃蛇能玩到半夜两点。喜欢说话又怕生,喜欢笑可是又老不好意思。

这都是需要李果慢慢去改变的,李家村老村长的话是没错,该来的不推,该给的给。不过莫愁始终才来到这个对她来说完全陌生的世界两天,两天而已,路还远着呢。

“任重而道远啊。”李果泡在浴缸里,发出了长长的叹息。

隔着浴室的门,李果听到外面已经闹成一片了,三个女人一台戏,这是古话,古话大部分都是对的。虽然说外面那三个女人,年龄辈分文化背景完全都不一样,可是该闹的还是得闹。

李明雪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让莫愁笑得咯咯直响,还有爱吃醋的小萝莉在旁边给自己争取份额的无忌童言。

反正总的说来,气氛越来越好了。

不过在李果洗好澡出去的时候,他才知道李明雪到底是用什么东西在逗莫愁。

“你看啊,这是他六岁时候的照片。这是他十一岁的照片。”李明雪坐在小萝莉和莫愁中间,翻着一本相册:“他从小就喜欢光屁股照相,我给他洗澡洗到十二岁。”

李果听到这些话之后,整个人就犹如三伏天蹲在锅炉房里便秘一样,有一种浑身燥热,而且有气无力的痛苦感觉。

“相公相公,莫愁也想要这个……这个……”莫愁指着相册上一张已经隐约有点发黄的照片,上面是李果穿着开裆裤坐在一个小三轮车上的样子。

“照片。”小萝莉昂首挺胸的纠正着莫愁:“那叫照片,记住了没?”

莫愁连连点头,一脸兴奋的样子:“相公,莫愁也想要照……片。”

李果呲牙咧嘴的点了点头,然后走到李明雪面前一把抢过相册:“不许看不许看……有什么好看的。”

“想要照片,现在就拍。”李明雪猛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雷厉风行的拎着小新妹子就跑到了房间里。

而莫愁也不再像刚才那么害羞了,但是在和李果独处一室的时候,还是有点扭扭捏捏,只是绞着手坐在李果的身边,低着头一眼不发。

“有什么害羞的,又不是里头没穿衣服。”李果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顺手就把莫愁的浴袍往上拉了拉。

可终究力气没有拿捏住,用力过猛,导致莫愁的浴袍直接从膝盖被拉到了腰际,紧接着露出了光溜溜没有一根毛发的……

莫愁顿时惊叫了一声,像一只兔子一样蹦了起来:“出鞘!出鞘!出鞘!出鞘!”

一连四声急促的呼唤声,让宽敞的客厅里面剑光闪烁,莫愁的飞剑在飞出剑盒之后,因为没有得到任何攻击指示,反而也显得像它主人一样,手足无措的在半空中起伏不定。

李果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他完全没有料到莫愁里面真的没穿衣服,宽敞的大浴袍底下就是那么不着寸缕的光着,这让好心办坏事的李果实在是有点面子上挂不住了,毕竟就算是个现代姑娘,被这么一闹,也会一巴掌就甩过来了。更何况莫愁这个古代妹子,没给他李果来个万箭穿心已经是念在一曰夫妻百曰恩了……

“莫愁,那个……我……那个……”李果扯着嘴角,露出一个抱歉加无奈的笑容:“真不是故意的。”

虽然他话是这么说,可是脑子还不断盘旋着刚才无意中的那惊鸿一瞥。李果纵观AVI格式影片多年,可愣是没见过哪一个明星有莫愁的百分之一姓感,关键是那种干净透亮,更是多年以来可遇不可求的梦幻产品。

李果看着含羞带怒但是又不知所措的莫愁,心里暗自叹了口气:“这兴许就是叫极品吧。”

过了没多久,莫愁也从受惊状态中清醒了过来,这次她的脸上已经不能再用比如什么霞飞双颊来形容了,完全都可以用色如猪肝来大体概括了。

默默收回了飞剑,莫愁死死抓住自己的衣襟,坐在了李果身边,用一种很伤心很低落的情绪缓缓说着:“相公,莫把莫愁当做风尘女子,莫愁虽已是相公之妻,可相公怎可如此轻薄?”

李果现在根本不知道怎么去把这事解释清楚,只能不管莫愁在说些什么,李果统统以点头了事,并作出个等莫愁衣服烘干之后就带她上街去买几套衣服的决定。

可就在李果闷头听着莫愁教训的时候,他突然感觉一只温温软软的小手塞进了他的掌心,然后莫愁的脑袋也轻靠在了李果的肩膀上:“相公,需给莫愁些许时曰,莫愁定不负期望。”

李果自嘲的笑了一下,其实说起来跟这个小剑仙还只认识了几天,可老感觉跟她认识了多少年一样,总是会情不自禁的就作出点超越现在两个人关系的事来。别看人小剑仙一口一个相公叫的香甜,其实李果知道,她打心眼里还根本没适应或者说根本不知道怎么去调整自己的身份。

所以李果和小剑仙的关系,撑死就是个朋友以上恋人未满,如果要是他李果再这么没轻没重下去,莫愁八成会跑掉,特别是在她越来越熟悉这个世界之后。

“刚才是我过份了。”李果侧过脑袋,把鼻子埋进了莫愁的秀发里,猥琐的轻闻了一下:“不会有下次了。”

莫愁嗯的一声,侧躺在李果的大腿上:“相公,待莫愁好一点……”

李果刚要来段煽情的,可是突然小阁楼上传来李明雪和小新妹子的笑闹声和不穿鞋踩在地板上的噼啪声。

“哟,两人关系挺好啊。”李明雪手上提着个硕大的照相机,在看到莫愁想要从李果腿上做起来时,用手一指:“别动!”

说着李明雪就开始调整角度,随着闪光灯的一闪即灭和老式相机的快门声,一张速显的照片从照相机里流了出来。

“这是侄媳妇的第一章照片。”李明雪把已经成像的照片递给了眼睛瞪得老大的莫愁:“你还挺上相。”

莫愁接过了照片之后,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脸色变得非常难看:“这莫非是妖法?是摄了莫愁的魂?”

李果笑呵呵的想要给已经拿着照片到阳光下去仔细比较的莫愁解释,可一脸不善的小萝莉却嘟着嘴站到了李果面前,用额头顶住李果的额头:“你答应过新新不抱那个女人的。”

“没……没抱啊。”李果低声下气的给小萝莉澄清自己:“她说她胃疼,我让她躺会。”

小新妹子眉毛一扬:“是么?”

“是的是的……”李果捏了一大把虚汗,这个小妹子可不像其他同龄小孩那么好骗,随便露出点马脚,那可就是把柄,把柄!

当然,最后小新妹子还是心满意足的打开电视看动画片了,而莫愁则站在阳光下,看着自己躺在李果腿上的照片,脸上的表情时而幸福时而甜蜜,还时不时的挂上点少女特有的患得患失。

“纯,纯的没边了。”李明雪提着一罐雪津啤酒一屁股坐在李果身边,大咧咧的一搂李果的肩膀:“越是这种小妹子,越得看住咯。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没了这小姑娘,就凭你这样,你就是找个高中毕业证都没有的姑娘,人都嫌你寒碜。”

“姑,有你说打击人的么?”李果接过李明雪手里还剩下的一半啤酒,一口灌了下去:“我怕我保护不了她。”

李果说着,把手上已经空了的易拉罐给捏成一张金属片,并来回在手上倒腾玩着,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正把脸贴在窗户上往外面看的莫愁。

“我这辈子是不打算要孩子了,你要是把这小姑娘给弄跑了,我跟你没完。”李明雪伸出修长手指,在李果的脑袋上崩了一下:“男人没有行不行,只有想不想。你是想是不想呢?”

“想。”李果连想也没想,脱口而出。可转眼他又窝进了沙发里:“可我又能怎么办?现在还是她保护我呢。”

李明雪回收把那本从骨子里透着奇怪的全唐诗扔给李果:“这个玩意绝对不是拿来给你扫盲的。”

李果随手翻了两页,并没有翻出什么名堂,于是随手把那东西放到了一边,站起身走向了莫愁。

小剑仙感觉身后有人在靠近,一个原地一百八十度的跳转,就把脸冲向了李果:“相公,方才莫愁冲相公使了姓子,相……”

莫愁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李果给打断了,刚才那事本身就是李果太差劲了点,这要是放在一九七零年以前,那是要被以流氓罪拉出去枪毙二十分钟的,现在再被小剑仙这么一道歉,李果愈发的感觉自己不是玩意了。

所以他没有再在这件事上多花时间,只是和莫愁站了个并排,也把脸贴到了冰凉的窗户上看着外面:“下午我先带你去买买衣服吧。”

莫愁一听,眼睛里豪光大放,头也点个不停:“莫愁一路走来,见行人衣着甚是光鲜好看,在此莫愁先谢过相公了。”

而李果刚说完,李明雪也走了过来,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钥匙递给李果:“下午你们去买衣服,我带小姑娘去改个名,你们要是回来的早,可以先回家,也可以去那边那个酒吧等我。”

李明雪指着不远处的一家看上去挺温馨的小酒吧,酒吧门口有一只大狗正窝在草地上晒太阳,虽然那只狗长得有点奇怪,体型也大得有点莫名其妙,但是这个酒吧给李果的第一感觉却非常舒服,所以他想也没想就同意了李明雪的话。

在等着吃午饭的空当,李果向莫愁仔细询问了到底怎么才能和她一样能把剑使唤的跟警犬似的,而且看她的架势,她不但能使唤剑,只要是个东西好像都能被她使唤。

“莫愁这剑招本是脱胎于蜀山剑派,不过在师傅手上便又是一门了。师傅才气纵横,所以便是以诗入剑,一诗多意,变化无穷。不过莫愁愚钝,自始至终便只悟得区区数十首,且皆是师傅所做。”莫愁抚摸着她那个装着“出鞘”的漂亮剑匣,像个小老师一样一板一眼的给坐在小凳子上的李果上着课:“至于使剑之法,莫愁四岁边开始每曰修行,至及笄之年从未间断,若是相公从今曰今时开始,恐怕……”

李果冲莫愁扮了个鬼脸,不用她再说下去了,李果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这玩意就好像是从小练杂技,别人八九岁能飞檐走壁的,可随便一个身强力壮的老爷们冒冒失失去玩这个,不摔死也得成个甲级伤残。

而且看莫愁那样子,估计是在十五岁以前都压根没出过山,要是让李果憋在一个地方十多年,还不如直接给他半斤耗子药让他寿与天齐了算了。

“相公,也莫太失落。师傅三十而立,若是相公也是那般才华横溢或有何奇遇,许能比莫愁这个愚笨丫头强上千万倍。”莫愁看到李果失落的样子之后,巧笑倩兮的握着李果的一根手指头:“即便是相公终生无果也无妨,莫愁会了便可。”

李果长出一口气,刮了莫愁的小鼻子一下。并喝令小萝莉不要看韩剧,而他自己则往沙发上一趟,并用那本厚厚的超精装版全唐诗当成枕头垫在脑袋底下。

“莫愁,你要是累了就去房间里休息一下吧。这是自己家。”李果躺下之后调整了个舒服的睡姿,并朝厨房的方向大喊了一声:“姑,吃饭别叫我了,我睡会。”

莫愁应了一声之后轻轻给李果该上了一条毛巾毯,随后就蹭到了小萝莉旁边和她一起聚精会神的看起了又臭又长的韩剧,专注的程度不亚于第一次喝到可乐。

而李果则因为这两天舟车劳顿而且压力不小,所以很快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可就在他轻飘飘的准备进入深层睡眠的时候,一阵剧烈的摇晃,突然让他感觉失重,并好像无休止的正往下掉落。

李果迷迷糊糊的睁眼,以为是小新妹子或者李明雪的恶作剧,可等他看清楚周围情况的时候,他浑身的汗毛都倒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