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剑仙大人

第三十八章 有心理病的剑

李果的童养媳来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又穿上了李果第一次见到她时的那身胜雪的白衣,翩翩冉冉。被屋子里的风吹起的衣角,让她看上去像一朵被春风吹上天空的白玉兰。

而她脚下的“出鞘”,细长的剑身泛着冷冽的青光,像是深海里的夜明珠,即使是光天化曰,也掩盖不住那种由内而外的幽光。

相比较桌子上那根豪光大放的宝剑,出鞘更内敛也更文静。可气势上却稳稳压了正在虎躯巨震的湛卢一头。

如果说湛卢有一代帝王的气质,那它在出鞘面前,就成了李治。而出鞘,俨然就是武则天……

“莫愁,你怎么来了?”李果收回了手,走到莫愁身边,把她从剑上抱了下来:“怎么又穿上这衣服了?”

莫愁张了张嘴,有点不好意思:“新衣裳莫愁留得过年穿……”

李果顿时黯然了,莫愁这句话说的多么让人心酸……就凭她的长相和能力,这说句不好听的,找个身家五六个亿的山西煤老板,那就是随便挑挑的事儿,而且还绝对不会当二奶。

可跟着李果,居然几件李宁森马都得留着过年穿。这着实是给了李果一记响亮的耳光。

“相公,莫管这些个不打紧的事了。”莫愁指着桌上的湛卢:“是出鞘告诉莫愁,这有一把神兵要出世,于是莫愁就赶来看看。没想到老远就闻到了相公的味道。”

莫愁的话是不错,可这话听在李果的耳朵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或者说是别扭。为什么是叫老远就闻到了李果的味道……

而看到莫愁和李果甜甜蜜蜜,小雪妹子面带笑容的走了过来:“剑仙就是剑仙,这都能感觉的出来。”

莫愁看了一眼小雪妹子,扭头看了看李果:“相公,你若是要纳妾。根据大唐律例,必先跟莫愁商议,再申报官府,取得文书,方可纳妾哦。”

莫愁的话,让李果和小雪妹子的表情齐刷刷的僵硬在了一边,两个人对看了一眼,实在想不出应该怎么应对莫愁这种天然呆少女的奇思妙想……

幸好,外面的窗户上,还挂着一个姓格开朗的鸟子精:“大仙,这就得看你的本事了,我家雪姐姐可是极品,你扛不住的。还有,我看见110和消防队的已经进小区了,楼底下也围了最少五十个让我赶紧跳下去的孙子,你们是不是快点?”

李果摸了摸额头,捏住了莫愁的鼻子甩了甩:“别说这个了,赶紧把正事办了。”

莫愁骄傲的挺了挺胸:“相公,那你就小心了。方才莫愁过来时,觉得这剑虽和相公的身残志坚相差甚远,不过相公现在还艹控不得身残志坚,且这剑上却有着一股浩然正气,若是心存歪念,这剑气可是要伤人的。”

李果点头,并看了一眼在一边紧张兮兮的小雪妹子:“你这还有要交代的么?没有我就要上了。”

“哥哥,路是你选的。只要你不后悔就好。”小雪妹子说着手上凝聚了一团白光,从李果的头顶泼洒了下去:“还……还有,以后不要那么激烈了,你脖子上的伤口,差一点就伤到了血管……”

小雪妹子这话,顿时让莫愁羞成了一个大红脸,连话都说不出来,连连推着李果去拔剑。

李果当然也是满心尴尬,所以他也是埋头走到了湛卢的旁边,深呼吸了几口:“我要发功了!”

说着,李果闭上了眼睛,把手按在了湛卢的剑柄上,开始按照书魂大叔所传授的精神力接驳大法和一把剑交流了起来。

莫愁也是责无旁贷,她让出鞘分成了数十把小剑,把李果围成了一个圈,接着每把剑上都绽出了一层光幕,把李果紧紧的围在了里面。

这些李果都已经完全不知道了,他全心全意的在心里呼唤这湛卢的名字,寄希望能像电视剧里那样,有另外一个声音一起回应他。

但是他失望了,这把剑根本没有和莫愁的出鞘那么牛逼,记得出鞘姐姐可是用她的实际行动教训过李果的。而这湛卢,除了在他脑子里的嗡嗡声之外,连个公母都分不出来……

李果也不知道他自己和这湛卢的精神同步率到底到达了多少,只是原本还能听见鸟子精咋咋呼呼的和楼下的围观群众对骂,以及莫愁和雪妹妹的交流声,可现在这一切都消失了。

而且不但是声音的消失,就连桌上的饭菜香、眼前的光亮、手握在剑柄上的冰凉、破窗户吹进来的冷风,这些乱七八糟的感觉统统的消失在李果的世界里了。

剩下的,只有无尽的黑暗和一种急速下坠的眩晕感。

在下坠的过程中,李果总觉得自己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在闪烁。可偏偏又因为速度太快,什么都看不清楚。所以为了看清楚那些东西,李果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浏览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的东西。

等到他差不多都快因为太过集中而脑溢血的时候,他才依稀能分辨,这些连在一起的东西到底是些什么。

电影!

对的,就是电影!

李果发现这飞快闪过的图片,连在一起,就成了一部支离破碎的电影。没有主角,只有对手,没有声音,只有画面。

他默默的看着,这些画面的拍摄角度,如果没猜错,应该都是从湛卢的角度拍出来的。画面里充斥着血、支离破碎的身躯、恐惧的眼神和对生命的渴望。

李果渐渐的,不再忍心去看这些东西。可偏偏抱着这样的想法时,他却没办法让自己停下来。

他依稀感觉,这是湛卢用一种无声的方式正在向他诉说着什么。

可,这究竟是什么呢?

李果不知道。

无数张或恐惧、或悲伤、或决绝的脸从李果眼前飞驰而去,渐行渐远。

整个基调都异常的阴暗。

而小雪妹子说,湛卢是一把英雄之剑。那这些剑下的亡魂,想也知道都是该杀之人。可李果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感觉到一种莫名的伤感。

不对!李果陡然反应了过来。这些不是他的想法,而是拥有这些记忆的湛卢的想法。

它在悲伤!作为一把剑,一把杀人的剑,一把从诞生开始就应该拿去杀人的剑,在悲伤。

可这悲伤里,又依稀透着一股义无反顾,一种英雄式的义无反顾。湛卢带着那种即使我不想但是不得不的情绪,很矛盾也很煎熬,像是忍着眼泪在和人诉说自己心里委屈。

图片的播放速度,渐渐慢了下来。李果也觉得自己不再下落,停在一片虚空中的李果,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他轻轻抹去脸上的泪水,长长的叹了口气:“你,不想杀人?”

没有声音,没有回答。

“可你不得不杀人?”李果没有管是否有回答,只是继续说了下去:“是么?”

依旧没有回答,依旧没有声音。

李果也沉默了,他从数不清的绝望表情中看到了“杀戮”这个词的具体含义,但是他也算是真正的明白了“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句话的含义。

他不是野心家,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阴谋。李果只是单纯的想让自己活的更安全,让他身边的人更安全。可,湛卢作为一把凶器,一把杀人的剑,它告诉李果一个血淋淋的事实——这个世界根本由不得任何人随心所欲。

李果心里很复杂。

他在思考,真正到了关键时刻,自己能不能下手去抹除一个鲜活的生命。也许能,也许不能。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敢拍着胸脯告诉所有人,自己喜欢杀人。

不过很快李果就坦然了,他在虚空里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依然是那种自嘲的口气:“难怪人家都说心理病是会传染的。我差点就被你搞成了神经病。我说,你就不能换个角度看世界?”

李果的话好像激起了什么,他耳边响起了一阵阵的嗡鸣声。

“你在问我?其实我也不知道。”李果没心没肺的调侃着,这把有心理病的剑:“你要是会想事的话,你就能明白错对了。其实我也不喜欢杀生,我家过年杀鸡都是请隔壁二叔过来帮忙。可你得明白一件事,有些东西,你没的选。人么,活一辈子,不就求个心安理得、问心无愧么。”

又是一阵沉默,不过这次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很快那种嗡嗡声就变得短而急促了起来。

“我真不知道,反正我答应你,不到万不得已,我都把你当耍酷道具。这总行了吧?”李果一脸无所谓的调侃着:“我还不信,不杀个把人,我一辈子就活不下去了。”

这话刚说完,李果的眼前豁然开朗,周围的嘈杂声再度袭来。鸟子精骂街的声音和楼底下警察叔叔的扩音喇叭,已经把这里弄得人声鼎沸。

而李果的手,还握在湛卢上。湛卢身上肆意挥洒的光芒已经彻底的消失不见了,而那呼啦啦像电风扇似的正气小风,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李果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因为握着湛卢的他,感觉湛卢好像在酝酿什么,就像是海啸前的大退潮一样。

“相公,别动!”莫愁在圈外提醒着李果:“恭喜相公,这剑是要归灵了。”

“归灵?”李果看了看忐忑的小雪妹子和激动的莫愁妹子:“那是个什么?”